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历经三年,我的房子成了法拍房

历经三年,我的房子成了法拍房

作者:惜时。

“你一定要有房,不然我把蛋下在哪?”网上女性的一句玩笑,不知戳中了多少男人的痛点。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房有车”成了男性的标配,房子则是必选项。

 

在资本的鼓吹下,房子还分为了学区房、刚需房、经济适用房、改善住房、洋房、别墅等多种类型,条件差的要在县城买房,条件好的要在省会、首都买房,甚至住别墅……在这条攀比的路上,上不封顶,多多益善。很多父母从生子后就开始进行“冲刺跑” — 奋斗二十年,为自己的“建设银行”买一套房,不能让孩子打光棍!

 

“有房才能有老婆,没房只能打光棍!”在这样的社会氛围和舆论导向中,我也不能置身事外,潜移默化地被拉上了攒钱买房的赛道。

 

从小到大在农村长大的我,一直也这样告诫自己:“买房子是自己的事,坚决要靠自己,不能啃老,父母的钱是他们用来养老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让父母半生的努力投进来。而且,房子这个东西,没必要住得太好,只要有就行了,没必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但等到自己花了 22 万首付在昆明买了一套房后,我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装修基金、契税、装修、家具……周围人家里有的,我一个不少的也都弄了。钱自然是不够的,不够的钱还是从父母牙缝里抠出来的。

 

经过短短三年,我就发现自己已经“油尽灯枯”、“无以为继”了,不仅房子没落到手里,还经历了一波房价大跌,自己连买房投进去的本金都收不回来了。失业且多次逾期后,我的房子变成了法拍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拍卖。

 

通过我的自述,大家可以探访整个社会中的低端“房奴”的生存现状,从“法拍房主”这个角度上,看到这波“法拍房”是怎么产生的。

 

以下是我的自述:

 

24 岁买房,我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我一直都想要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而且是很迫切地想要,不能是在遥远的十几年后,而是要在不远的将来 — 就在四、五年后!18 岁上大学后,初次见识了大城市繁华景象的我便暗暗立下目标。

 

17 年大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教育机构,成为了一名教育培训者,主要是讲课和辅导高中生课程,收入还行。经过一年半的积蓄和大学四年勤工俭学,到了 18 年年底,我的手里也有了 14 万的存款,再加上父母资助的八万,首付 22 万在昆明呈贡经开区买了一套房子。

 

选择经济开发区房子也是无奈之举,昆明市区的房价都已经达到了 1.2 万左右,就连“鬼城”呈贡区都达到了 1 万,我的这些钱根本不够付首付,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呈贡经开区单价只有 7200 元的“远大新” — 90 平的小户型。

 

这里除了一纸蓝图,其他什么配套都没有,想要去最近的春融街地铁站都要 7、8 公里,没有公交车,打车要 20 元。但是这里规划的是呈贡经开区的唯一住宅区,且规划有地铁 7 号线,我决定用时间来赌一下它未来的发展。

 

我买的房子是小高层,而且是小户型,楼前篮球场,楼后幼儿园,楼下是地下停车场,楼间距宽,采光好,想着自己平时可以住,就算以后自己不住,也好出手,这笔“长期投资”稳赚不赔!所有的想法都是美好的,在 2018 年,大家都无比相信房价会越涨越高,没有人相信房价会跌,都对未来非常乐观,谁知,18 年却是房价的最高点!

 

早买早轻松,反正是刚需。大家都在贷款,疯狂涌入楼市,银行的房贷利率不断攀升,一度达到了 7%,我在年底买的房,43 万的贷款贷 30 年,利率 6%,月供 2600,这就给自己埋下了隐患。

 

累点就累点嘛,毕竟自己还年轻,以后用钱的地方也不多,攒一攒就能还上了。再看一下身边其他的同学,还没有人在大城市买房,我俨然已经成为了同龄人中佼佼者,买房带来的是无尽的喜悦。

 

五年努力,我的青春全都凝结在了房子里

 

对房子,我倾注了自己所有的爱 — 能力范围内,想给自己的房子用最好的。

 

19 年年底,房地产公司顺利交房了,接房的过程中,装修公司全程在旁陪同,生怕错失一个良机,一有机会就上去各种推销和忽悠。其实,房地产公司早就将客源销售给装修公司,整个产业链无缝衔接,一波带走客户。涉世未深的我耳根子软,经不起装修公司的忽悠,也不考虑自己当前的经济状况,直接与装修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

 

没买房子之前,我并不清楚买房子需要花这么多钱,而且很多钱是看不见的。办理接房手续之前,需要缴纳契税、公证费、装修基金、物业费等乱七八糟的各种费用,加起来也得有四五万。再加上 19 年年初就开始还装修贷款,接房后,我口袋里是分文不剩。但现在又和装修公司签订了 15 万的全包装修合同,只能啃老和贷款。

 

经过几番纠缠,家里又艰难地掏出了 3 万的现金。其余的钱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向银行贷款。但装修贷款利率远远高于住房贷款,达到了 7.5%,而且还有保证金,算下来利率更高。贷了三年,月供 3500,我每月还贷达到了 6100 元。

 

好在房子装修的质量不错,我非常满意。对房子,我真是奉献了自己所有的爱:智能马桶 6000 元,好太太智能晾衣架 2500 元,方太油烟机 10000 元,地板砖是马可波罗,门和地板都是实木的。这是我的人生首套房,也可能是唯一一套房,还是我的婚房,我一定要把它搞得漂漂亮亮的!

2020 年双 11 在淘宝上买的沙发,自己很喜欢,忍不住想拍几张

次卧的榻榻米床,自己设计的,增大储物空间

为省钱,餐厅没买餐桌,自己每次回家骑自行车

主卧的衣柜采取“顶天立地”的设计,多放东西是王道

为省钱,尽量自己做饭,每天吃白菜土豆为生

▲ 图片来自作者

 

房子掏空了我的钱包,占用了我的休息时间。五年当中,我不敢和同事出去聚餐,不敢对暧昧对象表白和追求,因为这些都需要钱,而这正是我所没有的。五年来,我没有社交、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花天酒地,我的青春里面没有一丝放纵,因为我的身上有沉重的枷锁,我的道路已经被规划好,不允许我有一丝的差池,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 躺在沙发上在阳台晒太阳和学习,是我买房后感受到的最大快乐

 

在陌生的大城市里奋斗,没有家人,没有情感寄托,我只有在周末回到房子时会有一丝细微的归属感。自己终究是无根的飘蓬,在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有了根。

 

苦痛挣扎,万般努力化成了无尽悔恨

 

2020 年以来,国家出台相关政策,坚持“房住不炒”,导致很多城市的房价大幅下跌。作为二线中的二线,昆明也不例外,而我处于呈贡经济开发区的“远大新”房子价格,则是跌得更凶,一度跌回了 18 年的水平。

 

我的毛坯房加上装修费算下来差不多是 9000 元一平米,如果再把利息加进去的话,成本要达到一万一平米。而现在精装房的房价只有 7000 元/平,相当于我买房子三年,不只没有赚钱,还亏了 27 万!

 

2021 年,国家对教育机构进行全面整治,再加上学校规定的老师要为学生补课和经济不景气,这使得我们教育培训行业的市场需求越来越小,我的工资收入直线下滑,还贷款已经捉襟见肘,但合理使用花呗和借呗还可以勉强应付。

 

长期加班熬夜、过度焦虑,再加上营养不良,我的身体开始亮红灯

心情不好的时候,偶尔也会改善一下伙食

虽然我穷,但我的猫没养瘦,他是我在这个城市中唯一的情感寄托

▲ 图片来自作者

 

屋漏偏逢连夜雨,多年的加班熬夜和过度劳累,我的身体也逐渐开始量了红灯。看病买药、住院打针,这些都是我从未考虑过的问题,现在却成了给我的当头一棒。我的资金链开始断裂,房贷和装修贷的逾期开始逐渐增多,我只能再次将魔爪伸向自己那年迈的父母。

 

27 岁失业,我的“掌上明珠”变成了法拍房

 

失业,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教育培训行业的整顿不只是我想象得那么简单,而是彻底地改变。我没有意识到这种风向标的转变,自然也就没有做过一丝准备,然后我就失业了。在找寻工作三个月无果后,我只能接受现实,让房子进入法拍程序。

 

房子进入法拍程序后,我竟然没有一点的难受和痛苦,反倒有一种解脱的感觉,是那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悠闲感。房子法拍之后,虽然自己会赔不少钱,但是应该也能到手 20 到 30 万,我可以再找工作,谈女朋友了,实在不行就去三线城市,这是我唯一的想法。

 

现在抖音上有很多短视频说,现在的法拍房越来越多,见到的法拍房房主的素质也越来越高,他们很淡然,对银行处置其房子无动于衷,这样的态度让他们感到很诧异。但是我却对这样的状态很清楚,这是对命运不公的无奈,哪怕是有一点办法,谁他都不会允许别人动他倾注了心血的房子,这份坦然是对现实的屈服。

▲ 小区住户越来越多,楼前的底商也都招满商户了

 

现在房子周围的配套开始逐渐完善,住户越来越多,公交车也通了,但是我却没能挺过去。没错,我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命运就是这样弄人!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