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那个当着孩子的面暴打妻子的男人,停职就完了?

那个当着孩子的面暴打妻子的男人,停职就完了?

昨天热搜上的那个当着孩子暴打妻子的男人王鹏飞,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

我看了,看得是无比窒息。

视频里男子在孩子在场的情况下,先是连续猛击妻子的头部,打得啪啪作响。孩子大概只有两三岁,一直在大哭。妻子挡着孩子,还给孩子说“你别害怕”。然后男人变本加厉,把妻子摔在沙发上继续打,还用锁喉,抱摔在地上。妻子既没有叫喊,也没有反抗,一看家暴肯定是家常便饭了,屋子里只有孩子的哭声和男人打妻子的扎心的声音。然后看似婆婆样子的人出来,把孩子抱到一边,但是任由男人继续打妻子。(视频在这,太恶劣,不建议看)

这种非人的恶,用再难听的话骂,也不为过。

后来这个男人王鹏飞就职的公司——陕西空港新丝路商贸有限公司发了声明,说对王鹏飞予以停职,并移交集团纪委进一步调查处理。

公司处理当然好,但是我们要问的是:停职就完事了吗?法律怎么处理?

如果一个人在路上这样暴力殴打另一个人,还是一个带孩子的女人,这是不是犯法?怎么到了家里,就不是了?只需要工作单位出来让停个职?就算了?

单位有纪委,看起来是国企。国企处理当然好,但国企也是企业,不是法院。还有微博出来澄清说王鹏飞不是政府部门的人。这种澄清让人感觉很奇怪。想说明什么呢?他是不是政府工作人员,跟他犯了法是不是应该立即处理有关系吗?法院是给政府开的么?

晚一点中国妇女报发了陕西妇联的消息,说到了正点:我们国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我找来给大家看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自 2016 年 3 月 1 日起施行。其中第三十三条规定:加害人实施家庭暴力,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治安管理处罚和刑事责任,是停职就可以追究的么?其实怎样处理,法律里也有规定——

第二十三条,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第二十八条,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应当在七十二小时内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驳回申请;情况紧急的,应当在二十四小时内作出。

第二十九条,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一)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二)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三)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四)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不仅有反家庭暴力法,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当着四五岁的孩子殴打妈妈,对孩子造成的心理伤害,将是终生的。王鹏飞的行为也明显触犯了未成年人保护法。

(https://gkml.samr.gov.cn/nsjg/bgt/202106/t20210610_330495.html《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全文链接)

这个视频能流出来,其实是极小概率事件。因为有太多偶然因素——这家正好有摄像头,这是大多数家庭不具备的;正好暴力发生是在摄像头前面(这是在客厅,如果是在卧室恐怕就拍不下来);正好受害者能把文件传出来,没被王鹏飞恶意删掉;正好有人能发在微博上,将事件公布于世……如果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没有,这样的曝光都不可能。用常识想想就知道,家门后面,黑暗里针对女性的暴力犯罪有多少。

而且,这个视频结束的时候,其实暴力并没有结束。我们不知道暴力什么时候结束的,怎样结束的。后面妻子还受了多少皮肉之苦,孩子还受了多少心灵创伤……

家暴这个社会问题,其实一直就没有消失过,只不过很多时候被遗忘了——被丈夫烧死的藏族姑娘拉姆,前媒体人马金瑜,都不过是不久前的事。而且被曝光出来的,都是极其恶劣的事件,或者有很多偶然性。大部分的暴力在社会上是无声的。 

所以曝光一个就要处理一个。新丝路公司停职处理得好,但这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要问:法律保护在哪里?难道不应当第一时间立案,并对受害女性和儿童采取保护措施?另外只要法律也是不够的,因为法律是底线,在这之上,需要赋能当地妇联等组织,做好社区支持,让罪恶曝光,施害人得到惩罚,对受害者女性提供保护。

转头看另一个数据,2021 年人口净增量只有 48 万,相比前一年是断崖式下跌,这趋势很快就会进入负增长。

看到这个数据,再回看 2012 年社科院蔡昉领衔完成的《中国人口发展报告2011/12》,预测全面二孩,每年出生 4700 万;而实际现在放开三胎,2021 年出生也只有 1062 万,比预测的四分之一还不到。这样重大的预测失误,来指导政策,只能说明专家们也太不了解情况了。我不是人口专家,但是问女性为什么没有生育意愿,不需要数据就知道——一大堆生活工作压力先不说,看这一个视频就够了,结婚生孩子,然后让孩子长大看着自己被禽兽暴打么? 

因为新书《力量从哪里来》的发行,我接受了一些媒体的采访,其中就有“为什么书中没有写婚姻”的问题,其实细心的读者应该能够发现,我先生在书里是常出现的。我没有把婚姻及情感问题拎出来单独表达,深层次的原因是,我对婚姻的认知,并不仅限于自己的婚姻。这些年做慈善、做教育,对女性和儿童身处的环境也多了一份敏感和觉察。

跳出个人生活看婚姻,说到底,婚姻制度是对女性的一种束缚。追溯历史,婚姻是男权社会用力确保男性利益和男性财产的子孙继承的,是把女性物化的。虽然现在中国大部分婚姻是自由婚姻,但是这种物化和工具化女性的文化因素还是无处不在。为什么有这么多男性打骂妻子毫无顾忌,因为心底里觉得妻子是“他”的“财产”,可以随便怎样对待。 

如果一个社会对女性保护做得不到位,说明社会不文明。儿童友好、女性友好、弱势群体友好,是现代文明的象征。或者反过来看,对女性明目张胆不友好的地方,都是野蛮而凶残的。塔利班对妇女的歧视和限制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禁止妇女外出工作,不允许妇女充当教师、工程师以及大多数职业;禁止妇女外出露出身体,妇女出门必须戴一种叫“布尔阁”的长面纱,从头到脚将身体全包起来,只允许露出两只眼睛;禁止妇女大声地笑,陌生人应该听不到妇女的声音;禁止妇女穿高跟鞋,以免妇女行走时发出声音,男人不能听到妇女的脚步声;禁止妇女骑自行车或摩托车,即使有男性直系亲属陪同也不行……

这种中世纪式的野蛮让人不寒而栗,但却发生在 2022 年的今天的世界,身处其中的人也无能为力。因为说到底,不论是妇女还是儿童,都是弱势群体,是需要公权力保护的,而不是被公权力漠视甚至欺凌的群体。

所以这一个案例,用这样一个极小概率的形式出现在大众面前,希望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停职处理”就被广为宣传。而是有执法部门及时介入,有反家庭暴力法的切实执行,进一步支持社区组织的工作,在基层对妇女儿童提供保护,推动女性生存环境的切实改善。 

 

一诺新书《力量从哪里来》在京东和当当均有销售。已经收到书的朋友们,读后感可以直接发送到奴隶社会邮箱 nlsh88@163.com,期待看到更多女性力量。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