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的女邻居60岁上大学64岁优等毕业:人生,不怕晚

我的女邻居60岁上大学64岁优等毕业:人生,不怕晚

题图:文中主人公照片由 Chris 本人提供。

作者:非非马,媒体人出身,而立之年赴英学习电影研究,曾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从事写作和中英文化交流。本文来自:非非马FM(ID:feifeima-uk)。

我在英国学习生活 12 年,见了不少中年人在高校继续学习深造的事儿,也一直听闻英国有为数不少的老年人会去读本科甚至研究生。

比如之前就有报道介绍一位 93 岁的老先生 Clifford Dadson,成功从 Open University(开放大学)毕业,获得了艺术方向的学士学位。这位工程师是在妻子过世之后决定去读书的,也成了 Open Uni 目前为止最年长的毕业生。

▲ 来自网络

但我的确没想到,我真会在自己的生活中遇到一位“老年大学生”,就是我的女邻居 Chris。

我至今都记得我第一次听到 Chris 读书经历时的震撼,以及那种备受鼓舞的兴奋感。因为,不瞒大家,中年如我,彼时已经逐渐接受了一个“现实”,人到中年之后,想要再在某个新领域深耕,获得专业级别的积累,几乎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了。然而,Chris 的故事,却打破了我的认知局限,重燃我的希望,让我看到了一种崭新的可能。

Chris 今年 66 岁了。她是 60 岁开始读 Open University 的本科,在 64 岁以一等成绩毕业(见题图),学的是 Computing and IT (计算机与互联网)。

如果不是去年底她先生突然被查出罹患癌症,她原本计划要在今年秋天继续读一个硕士的。

Chris 告诉我,她在少女时期非常反叛,对读学位毫无兴趣,于是不顾父亲的反对,在中学毕业后就没再继续学业,而是进入了一家大银行去工作。

▲ 年轻时的Chris

由于她天资聪颖,学习能力极强,在工作中很快就获得认可,之后在职业上也发展得比较顺遂,做到了公司中层。她是那家大银行里最早使用电脑和互联网的女员工之一,也因此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后来她之所以会选择读计算机与互联网专业,一是因为兴趣,二是因为她退休后去做义工,在业余时间教社区的老年人学习怎么使用电脑。

我无意于过度“美化” Chris——关于为何会在 59 岁那年做下这个“勇敢的决定”,她非常坦率地告诉我,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什么“自我成就”、“自我实现”的动机,而是,为了取悦她的父亲,满足他的一个心愿。

她是被父亲领养的孩子,但父亲待她视如己出,从小就在教育上为她倾心投入,比如教她学习多种乐器等等,“我父亲一直希望我能读一个学位,但是,我年轻时太叛逆了。”

▲ 童时的Chris

她父亲一直活到 99 岁才去世,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时间里,他的健康每况愈下,“我希望能在他百年之前,读下这个学位,我知道这一定会让他十分高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在学习时特别“赶时间”。原本是六年的 part time 本科课程,她赶在 4 年之内完成,还拿下了 first class。但十分遗憾的是,就在她毕业前半年,她的父亲去世了,“他临终前没能看到我拿这个 degree。”

不过,Chris 承认,虽然取悦父亲才是她最直接的求学动机,但她自己内心深处也一直是个非常有好奇心、渴望学习新知的人,学习本身所带来的智力快感,会让她感到特别愉快。这也是她想要继续读硕士的原因。

是的,Chris 看上去就是一个生命力非常旺盛、特别有能量的 lady,外表看上去也要远远年轻于她的同龄人。

但是接着,Chris 就告诉我,她其实自十三岁开始,就饱受偏头痛的困扰,基本每个月甚至每半个月就会发作一次,每次发作一到两天时间,她也因此长期吃药。她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完成学业的。

“多年的抗病经历已经让我接受了这样一个现实,我每个月都要计划好两三天的时间留给这个随时来袭的病痛,学习和它平安相处,我允许自己这两天时间里脆弱、低落,允许自己彻底躺平,什么都不做,直到它过去。

然后,我就又活过来了!哈哈。也正是因为这个经历,我会特别珍惜我又活过来的这段时间,想要把这些时间过好,不虚度。”

▲ 年轻时的Chris

Chris 是一个做事非常有计划的人,会做年度规划、月度规划、以及每周每日计划,她还在自己的书房里特别放了一块白板,在上面写下每月、每周、每日要完成的学习进度,她将这块白板形容为自己的“成事秘诀”。正是靠着这种严格的纪律与执行,她才能够在四年时间里完成了原本六年的学业。

除了这种纪律性,家人的支持、尤其是她先生 Adrian 的支持也至关重要。在那段时间,虽然她不再需要照顾已经成年的孩子和自己的孙辈,但她需要照顾自己 90 多岁的父亲。

在她母亲去世之后,她父亲就搬去和他们同住。照料老人,在任何国家、任何家庭,都不是一个 easy job。在这个过程中,她的先生 Adrian 承担了家中绝大部分的工作,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妻子的爱。

“我很幸运遇到 Adrian,如果是我的第一任丈夫,我根本不可能在照顾老父的同时还完成自己的学习。”是的,在 Adrian 之前,Chris 有一个一点点家务都不愿承担的老公,两个人都要工作,可却永远是 Chris 独自照顾三个孩子,还要给全家人做饭洗衣。

“在我出身的年代,英国男人就是这样的,都天然就认为家务是 housewife 们的工作。但问题是,我也是一个职场女性,我并不是一个全职主妇。”

Chris 印象很深的一个记忆是,有一天她因为最小的孩子异常哭闹而无法准备晚餐,结果前夫回到家后不止没有一点体贴,还因此而感到不满,然后,他就拿出了一张报纸,在餐桌边读了起来,一边还吩咐她快点准备好晚餐。

这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倒骆驼的时刻。

曾经,因为三个孩子的缘故,Chris 多次犹豫是否要走出离婚这步。后来,她终于忍无可忍。她十分庆幸自己的选择,因为,结束了这段婚姻,她才真正迎来了新生,以及新的可能性。她也才发现,原来英国除了她前夫这样的大男子主义者,还有 Adrian 这样的类型。

“对于一个想要做出点个人成绩、又不想牺牲婚姻家庭的女性来讲,找一个能够真正用行动支持你的 partner,至关重要。如果发现老公是你前行的负资产,那你一定要趁早卸下负资产,而不是像我一样,拖了好多年都没行动,还一起生了三个孩子。”

▲ 母亲Chris与三个孩子

Chris 说,就算她年轻的时候偶尔起心动念想要去读个学位,以当时的现实条件,也绝无可能实现,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三个孩子,已然耗尽她的全部时间与精力。这是现实存在的客观困难,也是她直到 60 岁才得以重新起航圆梦的客观原因。

虽然,没能在父亲去世之前满足其夙愿,一直都让 Chris 感到遗憾,但走过这趟“ 60+ 的学习旅程”,她倒是有了一个额外的收获:人体的衰老,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可怕,至少应付学习是没有问题的。

她说:“人们总是习惯给自己没有去学习找各种理由,但其实,这世界上唯一能阻止你学习的人,就是你自己。”

是啊,连 93 岁的 Clifford Dadson 都能顺利完成本科学业,何况更加年轻的我们。

真正阻止我们前进的,其实从来不是衰老本身,而是我们对衰老的恐惧。

平时有不少读者朋友会给我留言讲述自己的职业焦虑,比如,30+ 或者 40+ 了,却感觉到自己一无所长或者职业技能不突出、没有核心竞争力,不知如何突破职业瓶颈;有的人,则对眼下的职业方向不满意,可 35+ 甚至 40+ 了再去学习考证做转型,又担心已经为时太晚……

我想,我的女邻居 Chris 的故事,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关于职业规划或者职业转型的例子,因为毕竟,我个人也会认为,从职业规划发展的角度来讲,早点定方向、早点积累、早点开始,无疑会更有优势,但是 60+ 的 Chris 乃至 90+ 的 Clifford Dadson,他们可以带来的正面鼓励是什么呢?

如果你真的对现状不满,现在终于下定决心要“重新开始”了——不论是继续在原先领域深造,还是在一个新领域开始做专业性积累,你的年龄以及这个年龄所意味的体能、精力、记忆力在一定程度上的衰退,都不应该成为你的恐惧与担忧。相对于年轻的学习者而言,你固然会有些劣势,但它并不是不可克服的劣势,而你的成熟度却是你的优势。

其实,人在离开校园走上社会之后,尤其是女性在结婚育儿之后,无论是想重回校园 full time 读书,还是想 part time 再读一个学位深造,亦或仅仅是在工作生活之余给自己划出固定的阅读时间、维持一种终身学习的习惯,想要坚持完成哪一样,都非易事。它需要我们有好的外部支持,也需要我们有勇气,尤其是有行动力。

某种意义上讲,人的勇气大多时候来自于我们有信念、有信心,你相信自己想做要做的事是对的、并且是有可能实现的,我们的勇气才有所附依。对于凡人而言,在透不过一丝光亮的无边黑暗里,是极难诞生勇气的。而有了信念、信心和勇气,我们也会更容易有行动力。

这世界上的确有很多事情,都不在我们掌控之内,但这些事情里,绝不包括“学习”。

讲述这样一个故事,既是对我自己的鼓励(比如我自己一直都很希望在心理学、艺术史、建筑史等领域有更深入系统的学习和积累),更希望它也能鼓舞到你。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