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当年迈患病的父亲问我:把我接到你家,你老公同意吗?

当年迈患病的父亲问我:把我接到你家,你老公同意吗?

Photo by Dominik Lange on Unsplash.
 
作者:加加妈妈,爱码字的大学老师,80后妈妈,已出版畅销书《妈妈的远见才是孩子的起跑线》。本文来自:加加妈妈( qiyiguojiajia )。
 
前段时间看《阿加莎·克里斯蒂自传》,感慨于拥有超常想象力的阿婆作为普通女性其实也有着诸多的日常琐碎,尤其是看到她和第一任丈夫离婚的原因,竟冒出一身冷汗。她在自传中写道,在她母亲去世之后,她的丈夫无法忍受她长时间悲伤的状态,最终导致两人离婚。
 
对于这个离婚导火索,她写得似乎特别简略,很容易让人猜测就离婚这件复杂的事来说,可能背后远远不只这一个原因那么简单。但是,作为亲历过照顾患病的父亲和父亲去世后长时间悲伤的人,我深知这个看似荒谬且冷血的原因会对婚姻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当家里有老人患病,整个家庭的生态可能都会随之改变。
 
在我爸去世这么长时间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完全是事后总结,其实这种改变是从事情一开始就可以觉察到的,只不过在那种情况下很容易用照顾老人这件表面上最最重要的事来掩盖其他矛盾,自我欺骗。而最终逼迫我从混沌中清醒过来直面这个问题,完全是因为我老公的一句话。
 
那是去年五月份的时候,我爸在北京确诊癌症并很快开始治疗。我妹妹整天忙着带我爸看病,我妈在家带孩子搞后勤,我妹夫工作特别忙,但也要在我妹忙不过来的时候去医院帮忙,而我远在广州除了心理支持其他一点儿忙也帮不上。跟老公唠叨起这些的时候,没想到他竟然跑题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对你妹妹他俩的婚姻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我只记得当时好像被人拿着一桶水从头浇了下来,突然觉得“丈夫照顾妻子的爸爸是责任是义务是天经地义不然就是负心汉”的这种感性认知特别幼稚。
 
虽然法律上来说,两人结婚之后“我爸爸也是你爸爸”,可是也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民间智慧。老公的“先见之明”让我人间清醒,在担心着我爸的同时不禁也担心起我妹和我妹夫。
 
不过,我妹夫是一个特别善良宽厚的人,用实际行动奠定了自己女婿界天花板的地位。八月初,当我们决定把我爸从北京接到广州来,我调侃老公说:人家的婚姻经受住了考验,该我们了!而在这调侃之下,我知道自己有多严肃,他也一样。
 
我们知道在照顾我爸之外会有很多问题要去面对去解决,而只靠“孝心”这种感性因素根本无法应对,想要处理得周全需要的是智慧。
 
可说起“智慧”二字,简直是一门玄学,我也不清楚这其中都包含什么,也没有人给我一本智慧手册照着做,只能跟着感觉走。可是很快,必须要用到它的场合就出现了。
 
那是在回来广州之前,我爸找了个刚好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机偷偷问我:把我接去广州,征瑞(我老公)同意吗?
 
我的脑袋瞬间就炸了。
 
我一下子想起十几年前,当有一次我说我要辞职做家庭主妇时,我妈直接跟我嚷嚷了起来:你要是没工作,我跟你爸老了去哪儿啊?
 
我义正言辞地嚷了回去:赡养双方老人是法律规定的,跟我有没有工作啥关系啊?
 
可是在这义正言辞的背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心虚。那时的我刚结婚不久,对于婚姻中夫妻的权力关系以及女性的社会地位等问题还处于摸索之中。
 
虽然我受过高等教育,也极力希望打破某些传统的束缚,可是在老一辈的观念里,我仍然是女儿,永远无法等同于儿子。我理解他们的想法,但更加希望为了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自己能够做到在他们眼中等同于儿子的事。
 
十几年过去,我们两夫妻的权力关系早已定型,我们相互依赖但又各自独立。可是,我爸依然会有此顾虑。
 
当他问我我老公同不同意时,我有些气恼,感觉他就是老封建思想,觉得女人不就得什么事都听男人的,甚至连照顾自己的父亲都做不了主;我又有些心疼,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生了大病成了累赘,还要过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生活?但同时我还在想,他这么说是不是也表达了对我老公的一种尊重?毕竟他也明白这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不管他的话里包含几层意思,我到底该怎么回答呢?我可不能跟他强调这是法律对我老公规定的责任和义务,我也不想为了消除他的顾虑而大言不惭拍着胸脯跟他保证我老公啥都听我的叫他往东他不敢往西。
 
我的脑袋炸了很久,最后以一种嬉戏的语气跟他说:你别想太多了,不同意他怎么会跟我一起来接你?但你也别期待太高,他可能做不到像我妹夫一样贴身服侍还给你清理大便,哈哈哈哈……总之,一切有我呢!
 
听了我的话,我爸也跟着笑,表情总算放松了下来。我不知道这个回答智不智慧,但隐隐约约中感觉到了在这种状况下我的第一条“处事原则”:在我老公和我爸之间画条线,相互之间都不要有道德感所带来的负担。
 
把我爸接回广州之后,我们的生活状态不可避免发生改变,虽然我们不住在一起,独自的空间让影响已经有所降低,但最基本的一点,我会把很多精力用在我爸身上。
 
我坚持只要自己能搞定的事绝对不让我老公插手,我希望我爸能够踏踏实实依赖我,而不是其他人,从而让他有更多安全感。对于这一点,我从来没有明说,但是我老公是个明白人,我们很快就默契地分好了工,如果我没让他帮忙,他就在家负责带孩子做饭。
 
记得回到广州的第一个周五,是我儿子的生日,但是那天上午我要带我爸去医院,不清楚要花多长时间,于是全家商量好周六再给他过生日。好在一上午就搞定了,把我爸送回家,我在回自己家的路上路过蛋糕店顺手买了两块小蛋糕。
 
回到家,儿子自然是预料之中的惊喜。但预料之外的是,吃饭时我老公语重心长跟儿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妈妈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当时,我真的是被惊到了。
 
他继续跟儿子解释:虽然姥爷现在这样,但是妈妈也不会说因为自己爸爸都这样了就怎样怎样……汉语的博大精深让我们都能理解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我默默吃饭,没有插话,内心五味杂陈。
 
我不清楚他到底从哪里判断出我有大智慧,两块蛋糕吗?但说实话,我买蛋糕时真的什么都没想,刚带我爸从医院出来,我又累心情又沉重,整个人基本处于游离状态。
 
可是他就这么给我戴了个高帽子,道德绑架吗?就好比说你真是个好人,那你还好意思做坏事当坏人吗?想着想着我甚至有些气恼,我爸都这样了难道我就不能任性地怎样怎样吗?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能。他说的没错。
 
我们曾经讨论过生活的戏剧化问题。比如说我曾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我出门后忘记带东西又返回,拿了东西关门时声音有些大,隔壁的妈妈突然开门愤愤责骂我说:我儿子高三了,正在睡午觉,你能不能关门小点儿声。我们那个门确实是有点儿问题,就算轻轻关落锁时也会发出挺大声音,但我知道这不能作为借口,所以我马上道歉,但道歉的同时又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如果用戏剧化来解释的话,那个妈妈就是因为儿子上了高三而给自己的生活加了太多的戏,让自己本来平凡的生活显得不平凡,但这种过分戏剧化的生活不光影响自己也会影响到别人。正常的生活本就是平淡无奇的,没有太多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强行加戏的结果只能是使生活变得不正常。
 
所以,我老公给我戴的那顶高帽也让我很快意识到了第二条处事原则:正常生活,不加戏。
 
在这两条基本原则之下,我们的生活得以最大化的正常运转,我们的关系也没有受到任何冲击。期间,我在心里也曾暗暗抱怨过我老公,只是我叫他时才来帮个忙,就不能多主动参与吗?可是,我现在对此充满感激。
 
虽然在我们的小家因为分工不同很多事一直是靠他主导,大到买房装修,小到买菜做饭交水电费还信用卡,我基本全都不用管,但是在我爸这件事上如果当初我默许他来主导一切,结果很可能不是现在这样。
 
我很欣慰自己在我爸最需要我的时候可以独当一面,而不是全靠女婿,也很感激女婿该出手时就出手,在跟医院扯皮时解决了我能力之内解决不了的问题。
 
即便是在我爸去世之后,在无可避免的悲伤时期我也没有忘记第二条原则。事实上,我也看到了一些学术研究就丧亲对丧亲者婚姻的影响这一问题做出的分析,但是不同的研究结论大相径庭,有的认为影响很大,有的却发现几乎没有影响。
 
我的个体生活也不是学术研究可以体现的。到底有没有影响,或者会不会发生影响,我知道在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努力控制了一些变量。现在,我大概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些变量的控制可以称之为“智慧”!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