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题图:文中配图皆来自犀利姐。
 
作者:秦华(Coach Lily),诺言嘉宾,金融从业十年,现为职业教练,专注于帮助人们认知自我,创造内外一致、知行合一的理想职业,著有《写给孩子的财商启蒙课》;犀利姐(兵姐),诺友,某跨国公司财务总监,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资深会员(FCMA),国际注册会计师公会专家志愿者,画家,2017年出版画册《素面朝阳-张兵水墨作品集》。本文来自:华说职场人生(ID:Coach_Lily)。
 
我和犀利姐是 2019 年 2 月份在高琳教练的活动上认识的。犀利姐说她遇到了瓶颈,不知道怎么突破,但在场所有人听了她的经历后都觉得她已经站在自由之巅了,让人无比羡慕。我当时就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后来看到她在成长部落的分享讨论,让我对她更加感兴趣了,于是就邀请她来了直播间。
 
犀利姐以前在央企做到很高的职位,后来转到外企,现在是一家跨国公司北亚区的首席财务官,同时是 CIMA(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公会)百年以来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会员评审委员。她还是画家,出版过画册,办过画展。
 
这次直播是我在犀利姐北京的家里面进行的,特别难得可以和嘉宾同框。在直播开始之前我俩已经畅聊了两小时,本来有点担心接下来没啥可说的,但我们在直播上又聊了两小时!
 
这次对话的主题是:如何获得自由的人生?
 
—— 秦华
 
国企历练:在挫折中的自我接纳
 
Coach Lily:你觉得自己自由吗?
 
犀利姐:我是比较自由的,自由在我的价值观里占第一位。我期待的自由包括时间上的自由,财务上的自由,选择权的自由。当然,最顶级的是灵魂上的自由,这个虽然有点高,但是特别重要,就是说你没有那么多绳子捆绑你,你才可以充满创造力。我们公司的人说我自由散漫,我想我会一直自由散漫下去,哈哈哈。
 
Coach Lily:自由散漫 vs 财务工作,感觉这人设不太匹配啊。自由散漫的人能做财务吗?
 
犀利姐:财务人听上去是比较拘谨,风险承受能力比较低,但是也会有不一样的财务。我在国企比较循规蹈矩,根据规定一步一步做就 OK 了;到外企的时候,余地会大一些,我找到一些规律,做起来自如一些。我做传统财务的工作很少,是财务报告出来以后我才有作用,从一大堆信息中做出专业判断,给决策者提供建议,为企业创造价值。我特别喜欢了解业务,把公司各个产品线搞得特别熟,专业程度只比业务部门的头儿们差一点点。我不会只聚焦在财务方面。
 
Coach Lily:我接触过的做财务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是不知道怎么就进了这个行业。很多人后来发现自己很讨厌这个职业,而你做得很成功,我想知道你是怎么选择进入这个行业的?这是不是你喜欢的?是怎么一直走到现在的?
 
犀利姐:首先财务专业不是我喜欢的,我考大学的第一志愿是北大中文系,但我差一百分没有考上,所以调到上海海事大学财务会计专业。当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内心是非常愤怒的,想把它撕掉。我高中成绩蛮好的,高考的前一年,我还参加了武汉大学少年班的考试,差一分没考上,我没有特别失望,因为我的志不在此。但由于高考严重失误,录取的大学和专业都不是我想读的,但是读下来好像还行。我们那时候的人比较规矩,尽管不喜欢但还是会把事情搞好,我的专业成绩特别高,大学毕业时是“上海市优秀毕业生”。
 
Coach Lily:你大学毕业后在国企待了 10 年?
 
犀利姐:13 年,我在两个特大型的央企待了 10 年,在一个政府机关的行政事业单位呆了 3 年。
 
大学毕业后的前 5 年工作挺开心的。同事们叫我犀利姐,因为我说话直接,快人快语。比如我负责机关报销的时候,领导秘书带着餐费单据来了,我一审单据发现不对,问秘书:“这不是领导家门口的小饭馆吗?你确定按公司招待费报销吗?”小秘书可能也没经验,就把我原话转给那位领导了。后来我知道自己工作中经受的一些痛苦,就是因为我没有沟通技巧而导致的恶果。
 
Coach Lily:快人快语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要看它摆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面,所以个人的特质和环境的匹配还蛮重要的。
 
很多在体制内待了很长时间的人虽然觉得受限制很不舒服,但又很怕出来,担心自己在体制外是不是还有竞争力。你在体制里面待了 13 年,是什么让你觉得说,“我一定要出来,而且我相信我出来肯定还能活得不错”?
 
犀利姐:我是陷入了绝境不得不出来,哈哈哈。我的朋友和社会关系都在体制里面,原本想在体系内平步青云,安稳过一辈子的。因为性格不够圆融,在复杂的体系里面,不能应对自如。1998 年部门年底业绩考评,我倒数第一,要被扣奖金扣工资,我从外地出差回来发现这一状况,心里接受不了,问同事怎么考评的,都不告诉我。部门里我专业水平最高,工作最辛苦,考评结果让我莫名其妙。当时我住得也特别不好,孩子老公跟我挤在西直门地下室跟同事合住,并排两个单人床,我和孩子睡一起,老公睡另外一床。儿子幼儿园回来在床上蹦高,把床板跳塌了,我都没有钱去买一个新的单人床,只好把床板放在地上凑合。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必须离开。我当时有机会调到大集团总部,但是我的路被我得罪的领导堵死了,所以我其实是被逼上绝路离开的。
Coach Lily:你离开第一家央企的时候是在你从天津调到北京以后。你之前为什么想去北京?
 
犀利姐:在天津才几年好像职业生涯就到头了,那不是我喜欢的,所以我跟集团大领导毛遂自荐来北京。调来北京以后干得很嗨,一年有九个月在出差,当时孩子不到两岁,我也顾不上。我从天津到北京,工资降了一半,从一个合资公司的大姐大变成了 nobody 。北漂没有职位、没有宿舍,上班在王府井,我住人民大学我哥的单身宿舍,每天公交车来回四个小时,怕迟到,经常打车,上班赚的工资不够我打车的钱。尽管如此,我的热情特别高。但后来就是因为没有技巧处理复杂的关系,在 1999 年的时候,原来相信我、对我特别友好的领导处处为难我,我陷入人际交往的恐慌,价值体系摧毁了。
 
我开始认识到这个社会是复杂的,人是会变的,像我这么思想简单的人需要修正认知,但是那种修正变得不是我自己了,比如我说话躲躲闪闪,见领导说假话,这些我都做不到。我一想算了,这家不行我换一家,我当时比较狂,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谁怕谁呀。
 
到第二家央企的时候,我先做 CFO 。后来公司给我 CEO 的职位,我那时候年轻,大学毕业十年,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我跟领导说,做总裁可以,书记我也要自己做,领导同意了,所以我三十岁出头成了某央企的党政一把手。后来天有不测风云,遭遇权力线突变,换领导以后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Coach Lily:你被打趴下了,爬起来,风光一阵子,又受挫了。什么让你觉得在体制内不行,还是到外企去吧?
 
犀利姐:因为随着阅历增加,对自己的了解也越多,觉得要改变自己特别难。人家一触发我的敏感神经,我说话就特别尖锐,但我又不想改。
 
Coach Lily:所以你其实是接纳自己了,对吧?
 
犀利姐:对,我别无选择。我没有背景,全靠自己打拼,所以我从来都是很接纳自己的。
 
Coach Lily:这点现在很多人做不到,尤其当碰到挫折的时候。你看到了造成挫折有自己一部分原因,但你接受了这一点,然后把自己放到一个能发光发亮的地方,让你的性格成为你的资源,而不是硬要把性格拧过来。
 
犀利姐:我在第一家央企的时候拧了一小下。我不是跟我的直接领导有问题吗,我找了领导的领导请求帮助,我领导的领导竟然跟我说:“你去道个歉,这个事情就过去了。”我感觉这好像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也做不到。
 
当时还有一些现实生活的困境。孩子来北京了,要上学,没户口,没房子。老公为了来北京陪我,他的工作也不如意。这些现实困难由我引发,亟待解决。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朋友 Freda,猎头找到她,希望她去到一家英国公司去做财务经理,她不想去,就把这个机会介绍给我了。我面试了九个月,过程特别曲折艰难,要求特别高。这就是我现在的公司,我已经在这里工作 16 年了(编者注:本次访谈时间是 2019 年)。
 
进入外企:寻求合适的发展土壤
 
Coach Lily:我想知道你从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是个特别自由的人?
 
犀利姐:我原来不知道我喜欢自由,就在体制内顺着藤爬。后来发现顺藤爬不行,不开心,太累,所以我转到外企是想休息一下,活得简单一点,自由一些。自由的感觉如此美好,再也没有回体制的想法。
 
Coach Lily:你在外企呆了 16 年。我遇到一些人,就算在外企,职位很高,也总是有危机感,要么是年龄的危机感,要么是觉得往上走就碰到天花板,但是我在你身上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你是怎么做到的?
 
犀利姐:我确实没有危机感,加入公司以来,我好像还挺游刃有余的。我从做中国区财务经理开始,没做几年,公司赞助我去读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 CIMA, 2007 年开始我升职到北亚区的财务主管,分管俄罗斯、韩国、孟加拉、缅甸、文莱、印度等七个国家的财务,2012 年升任北亚区 CFO,在公司一直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年龄不是问题。
 
Coach Lily:我感觉你身上有源源不断的学习力,这是怎么来的?你是如何面对挑战的?
 
犀利姐:学习是我最大的能力,也是我的武器。我在财务领域考了好几张国际资格证书,我还会想方设法去认识那些在自己领域做得特别好的人,找人家聊天。我会不断学习,保证我随时可以找到理想的工作。
Coach Lily:找行业里的顶尖的人去跟他们学习是一条捷径,但很多人不敢去,觉得自己是无名之辈,谁会来理我。你就从来没这样怀疑过?
 
犀利姐:没有怀疑过,我很早就是这样。本科的时候写毕业论文,上海社科院的陆先生在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跟我的论文相关,我从学校跑去他们单位,不停地跟人说我要找这位专家请教,找到陆老师拼命问各种问题。对,我就会干这种事。哈哈哈,我犯神经的时候就会这样。
 
Coach Lily:听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这种神经可以多犯犯,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如果你想走捷径,这是特别高效的一条捷径,大不了就被拒绝嘛,但如果成功,就能在短时间内大大提高认知。看起来,你以前那个犀利的风格到了外企变成你的资源了,能解决问题。
 
犀利姐:犀利确实成了我的个人品牌,但犀利需要有硬实力。我是 CIMA 资深会员、财务专家、我们公司的特种兵,哪里有困难,我会主动请缨。缅甸、印度、萨哈林岛,这些地方没人愿意去管,我就跟老板说我来。我对自己的团队非常维护,特别花力气帮自己的员工升职加薪。
 
Coach Lily:你在专业上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方,这是你的资本,所以就算说话犀利一点,但你能给公司提供价值,而且让员工觉得安全。
 
犀利姐:我在国企的时候不会当领导,以为凶的领导就是好领导。在外企,我是个很关心员工的领导,母老虎型的,哪个部门对我的员工不好,我立马就冲出来了。我的工作就是让我的员工开心,我跟我的员工工作之外是朋友关系。
 
记得有一个 staff,生活遭遇不幸,先生在两个孩子还年幼的时候去世了。她遇上一个喜欢的人,但是她自我怀疑,不相信有人会对她的小孩好,不相信还可以获得爱情。她跟我说这个的时候我立马就心血来潮了,哗哗哗哗就帮她写了一封特别长的情书,就跟那个人表白。现在她已经结婚,过得非常幸福,这种事情让我很有成就感。
 
成为画家:创造人生的巅峰体验
 
Coach Lily:给大家说一说你是怎么变成画家的?
 
犀利姐:是个意外,因为我们家没有跟画画沾边的人,我也没有想过要画画。2015 年 5 月的某一天,一位老师发了一个朋友圈,关于清华美院研修班招生,我在底下留言,说唉呀好想去,就是发发感慨而已。
 
那位老师说:“你为什么不试一试?”我胆子大的本性暴露出来了。报名要三个作品,我在家里也不知道怎么画,也不敢跟人家说我要去清华美院,但是我知道有一种绘画是情绪表达,我异想天开画了三幅画发出去了。
 
拿到那个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全身像打摆子一样,害怕。2015 年 8 月 20 日,我去清华参加开班仪式,绘画课每天早上 8 点到下午 4 点,人体写生,一个月。我一下子就晕菜了,心想怎么一上来就要连续画一个月呀。
 
Coach Lily:你以为是课外兴趣班吗?
 
犀利姐:对,我以为是课外班的那种,结果是个全天候的大师班, 我的同学都是功成名就的画家。我一张白纸,空降到这个班,没来得及想这个班怎么读。在公司像我这个级别请假七天以上是要经过老板的老板批准,我心想完蛋了,这一个月假怎么请?
 
我走出美院教室,在清华东门银杏大道上来回溜达,五分钟以后我横下一条心,给远在吉隆坡的老板打电话,说我从明天开始要请一个月的假去学画画。他完全没有料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我可以感受到电话那头的愤怒。他当然没同意,可是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我一辈子不可能再有这种机会,必须孤注一掷。我清楚自己违反了公司的程序,不想为难老板,第二天我跟老板说我辞职。他没理我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做重要决定的时候只会看到最重要的那件事,其它都向后退去,退去,退去。最后的解决方法特别好,非常感谢我的老板,他让我跟英国时区上班,这样我白天在清华上课,下午 5 点开始到半夜 2 点上班,第一个月绘画课我就是这么度过的,工资没影响,画也画了,所以我还挺开心的!️
▲ 犀利姐作品:迈阿密海滩之三
 
Coach Lily:我们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这么幸运,碰到愿意支持你的老板,但是我觉得决心还是蛮重要的,如果自己都不是很坚定的话,肯定没有解决方案。
 
这个让我想到我学习拍摄纪录片的时候,我上完第一节课后就觉得我不可能全职上班,因为时间精力匀不过来,白天上班,晚上上课,有很多作业要做,后面还要拍片子,我的孩子才一岁多。我第二天就走进老板办公室,说我上不了五天班,让我上三天班吧。那时候就像你说的,我脑子里就只有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学。后来我老板也妥协了,但因为我还在工作签证上,最多只能减为一周四天,变更的人事和法律程序就走了四个月,办下来的时候刚好毕业作品的拍摄开始。所以我觉得当你足够想要的时候,别人能够感觉得到你这个决心。同时,你也要对公司有价值。我和当时的老板关系很好,她很需要我,也很尊重员工作为一个人的精神追求,所以我们就可以共创出一个解决方案。
 
犀利姐:确实如此。后面我弹性工作了两年,一半时间上班,一半时间画画,我说服老板的老板批准了我的弹性工作计划,所以我的直接上司也不那么为难了。亚太区总裁特别有意思,他说:“艺术家养不活自己,你不要辞掉工作。”每次地区总部开大会的时候他会跟我说:“把你那些画在 PPT 里放一下,让大家熏陶一下。”
 
Coach Lily:其实每个人除了员工这一个身份之外,我们还是一个完整的人,还可以有工作之外的追求。当你做了一些很勇敢、很不同的事情,说不定也鼓舞了其他人去追求想做的事情,或者,至少让你在职场里变成一个更有趣的人。
 
犀利姐:我喜欢那些在自己领域里面做得很好,生活很有趣的人,我的同事很多都这样,他们让我看到了另外的世界,生活还可以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变成一个艺术家对他们来说也很有意思。
 
Coach Lily:你刚入画画圈子的时候,周围都是大咖,你一张白纸,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心理活动,会不会觉得,“天呐!这怎么下得了笔啊?”
 
犀利姐:我靠脸皮厚撑过去的。我的老师杜大恺先生是一名七十多岁的长者,风度翩翩,是清华美院的资深文科教授(相当于院士水平)。开学典礼上,老师说:“你们的画册拿来看看。”于是同学们把画册递给老师点评。我连毛笔宣纸都没有摸过,我跟老师说:“老师对不起,我没有作品集,我的作品就是我自己,一张白纸”。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跟老师说:“明年我给您看我的作品集。”我就是靠这种厚脸皮在这个画家班里活下来的。
 
刚开始上课的时候很痛苦,一上来就画人体,裸体模特不停变换姿势,同学们轻车熟路跟着老师画,我站在老师身后瞪着大眼珠子看。当时特别希望自己是一只蜜蜂或者一只蚊子,不要让老师感觉到我的存在,怕老师发现我是冒牌货,把我踢出去。
 
我就这样看了十天。老师说:“画画课你不画怎么行?”我硬着头皮开始画,画得稀巴烂,老师开玩笑:“张兵你拿的不是毛笔,是竹笔吧。”我画的模特像躺着的怪物,线条全是断的。一只菜鸟闯进画家班,难堪是肯定的,确实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我当时铁了心说,一个月下来,如果不行就回公司上班。
▲ 学画一年半,犀利姐履行承诺,交出了作品集
 
Coach Lily:直播前我们聊的时候,你说到你在画画中得到的鼓励和赞扬,多过你财务职业生涯中得到的全部?
 
犀利姐:是的。我在国企的时候倍受折磨,很少得到领导的表扬。在意外闯进来的绘画世界,我得到了特别多名师的肯定,杜老师给我画册写前言的时候,说我有绘画天赋, 这是一种极大的鼓舞。
 
Coach Lily:我们怎么看待天赋?你就是很偶然地发现了,对吧?如果你那天朋友圈没看到这个招生信息,后面都不会发生。
 
犀利姐:对,纯粹偶然,我即使有绘画天份也藏得太深了,在喜马拉雅的底下。如果不是这么厉害的老师说这种话,我肯定不信。你看我被鼓舞了以后,开始玩雕塑了,创造力被打开以后,什么都想玩,这是很神奇。
 
Coach Lily:很多人也许有这样的焦虑:我可能有什么天赋被埋没了。被埋没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觉得挺重要的就是要多表达你的愿望,别人听到了,也许就会给你提供相关的信息。然后机会出现在你面前时,你用行动去积极回应,这样一来,你就能挖掘出更多的可能性。
 
你怎么看你自己的身份?比如说财务和艺术这两条道路上,你分别还想走多远?
 
犀利姐:参加你的线下活动,参加邱天的新书签售会等等,这些都不是我常规的行为,我没有准确的答案,我将来到底会干嘛。我现在对教练领域感兴趣,说不定将来做点什么;做艺术家是我很喜欢的,特别沉浸,说不定可以做点什么,我在跨国公司,英文也还可以,商业的东西也懂一些,说不定给中国的艺术跟世界经济链接做点贡献也未可知。我的优先次序里,CIMA 的位置是特别高的,我归属于这个国际专业会计组织,今年 6 月份成为了 CIMA 百年历史上中国大陆唯一的评审员,我特别开心。我跟 CIMA 评审团的的主席说,这是我职业生涯的金牌。
 
十年前老板给我做事业规划,我表态说我做到北亚区 CFO 就 OK 了,亚太区的 CFO 我不想做,要管十几个国家的财务、税务太麻烦。工作上我会拿出 80% 的力气把事情做好,拿 20% 的保护自己不要出差错。我是公司的财务专家,哪个国家需要我出力,都可以找我。
 
Coach Lily:你工作只是花你 80% 的力气对吧?20% 是给一些回转的余地。我看到很多职场人,百分之百的精力都用上,甚至可能 120%,整个人绷得很紧,于是就特别容易断。我觉得人生是需要留白的,留白才会有弹性,才会有回转的余地。
 
还有一个我觉得特别重要的是有关个人品牌。犀利姐你在 CIMA 的工作帮助你在行业内树立起你的个人品牌,而不仅仅限于公司。这时候,你就不会被你当下的工作所限制,你有很大的视野,也拥有很多行业的资源,为今后的职业发展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犀利姐:我工作上喜欢游刃有余,不要用上全身的力气。留下 20% 的精力,万一发现别的天赋呢?我在 CIMA 做很多志愿者的工作,是 CIMA 的校外导师,帮助年轻的财务专业人员的职业发展。CIMA 有会员群,基本是各大公司 CFO,工作机会时常有,找工作很容易。如果在专业领域里站在金字塔尖,被别人看到的机会会多很多,人脉会广。虽然我并没有完全的安全感,我有时也会怕丢工作,所以也会和猎头朋友保持联络,了解市场行情,但我从不怀疑自己的市场竞争力。
▲ 犀利姐作品:吐鲁番青蛙巷民居
 
现场问答
 
提问者1:刚才听您说建议找业界比较牛的人聊天,我有一个问题,你需要先跟他们建立关系吗?在萍水相逢的关系里,很难在短期了解你的情况;在短暂的聊天当中,他/她能否给你一些有建树的意见,这些都需要商榷。所以我不知道您是不是有什么方法论或者说具体的建议?
 
犀利姐:特别简单,找你的领导聊,她/他能做领导肯定在某方面比你强。我从第一家央企跳到第二家央企的时候,特别没底气,因为 CEO 没做过,我跑回原来的公司,请大领导吃饭聊工作,我坦白说我去某单位做 CEO 了,哪些地方需要帮助,领导就会传授很多实战经验给我,有不明白的事情随时可以回来请教,所以你的领导是你的资源。还有就是比你做得好的朋友、同学。你不要躲在一个角落里,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人才有吸引力。
 
Coach Lily:我觉得有趣不是刻意做出来的,当你更加自由地做自己的时候,你自然会有趣。
 
犀利姐:你要特别享受成为你自己,想各种办法爱自己。我考 CIMA 也有很糟糕的时候,有一门课考三次每次就差一两分就是过不去,等我考过了,给自己买特别大的礼物,一旦克服了特别大的困难,我就会奖励自己,这也是爱自己的一个方法吧。
 
提问者2:作为在海外子公司的 CFO 如何平衡总部和当地管理层之间的关系?
 
犀利姐:首先我没有这种总部和 local 的界限,我是总部招聘的,老板在英国总部,工作地点在北京,我就是公司的一部分。不要把两者对立起来。因为你是一个有价值的人,公司才用你,不是因为你是 local 的。其次就是提高跟总部的沟通能力吧。我工作语言是英文,会议很多,所以我就会往死里练口语,我考过同声传译,语言上没问题;然后文化上我也尽量融入公司的价值体系,我跟我们公司领导的关系都还挺好的,工作之外是朋友。
 
Coach Lily:提问的同学,你能够再补充一点吗?什么让你觉得好像要平衡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你觉得矛盾在哪里?
 
提问者2:local 的管理层对于 local 操作层面上的决策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但是并不会直接跟总部去沟通,那么给到我的信息就是说你可以照着这个总部的方式去做,但是到实际层面上他又会来干预,所以渐渐地就会发现,有些东西很难去找到这样一个平衡沟通的渠道。
 
犀利姐:在我们公司可能沟通起来相对顺利,邮件可以发给任何人,所以我没有觉得自己local。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目标和想法,这都是 ok 的,但是要以公司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还有一个秘籍是我不会轻易得罪决定我工资和升职的人,我再犀利也需要维护这个关系。CFO 是专业的财务人员,有国际通行的道德准则约束,职业准则已经内化在血液里。当出现冲突的时候,那些东西会跳出来帮助你。至少我自己是非常清晰的,我不认为总部和 local 的哪些地方有特别大的冲突,可能有一些处事方式不同,因为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集团创造利益。
▲ 犀利姐作品:贵州朗德苗寨之一
 
提问者3:如何从一张白纸发现隐藏天赋?在上学习班之前有没有画过画?
 
犀利姐:纯属偶然。学习班之前没有学过画画,家里也没有跟画画沾边的人,去清华美院上课之前毛笔宣纸都没有见过。
 
Coach Lily:如果她当时不跟老板说要一个月的假,这个画家有可能完全不会诞生。我想很多人面对这样选择的时候,不是都可以像犀利姐这么毅然决然的,而是会想来想去,房贷,小孩,你发神经啊,做这么一件不靠谱的事情?你以后能够难道能成为一个著名画家吗?我会觉得人群中大部分人都会这样。
 
犀利姐:当重大决策出现的时候,我凭直觉做决定,做最想做的事情,其它都不考虑。当然家里有很好的支持系统,我任何的决定我家先生都会支持我。
 
Coach Lily:这里面有偶然,有必然。必然是一种找到解决方案的决心,还有家里的支持,但是它的发生是很偶然的。两者共同作用才出现这个结果。
 
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难处,比如说你的支持系统不那么好,你周围人不那么理解,你可能金钱上就是有压力,我们不能够这么轻飘飘地说,只要你努力就一定会怎么样。我们每个人有不同的情况。面对难处,你可以选择不做;或者你认定这是你想要的,虽然有难处,但还是要想尽各种办法去做。
 
提问者4:你觉得你经历这么多,你的家人给你提供了多少帮助?
 
犀利姐:我的支持系统特别好,有一位特别 nice 的队友,我儿子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尽情做自己就好了。
 
提问者5:怎么平衡家庭和工作?特别是在国外去不同国家工作的时候,怎么照顾到家里和小孩?
 
犀利姐:照顾不了。我 2006 年外派俄罗斯萨哈林岛,手机打电话 55 元人民币一分钟,互联网速度跟蜗牛一样,100 块美金上网卡一周就花没了,跟家里联系靠发短信。有时候需要做出一些取舍,工作的时候全心全意去工作,需要你照顾家时就尽量多花一点时间在家里。首先别想着说要平衡,永远的平衡是不可能的,你肯定是阶段性的平衡,今天这里多一点,明天那里多一点。
 
会照顾自己特别重要。我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去其他国家,有些非洲国家安全、医疗条件不好,我就跟公司提额外的要求,要求住到最安全的酒店,得到最好的医疗救护保障等等,家里人不必为你担心。
 
提问者6:犀利姐是什么样的金钱观?怎么样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犀利姐:让自己变得有价值。我找工作有一个特别明确的目标,就是找特别有钱的公司,我去解决钱多的问题。公司找你来工作,是因为你能为给公司创造价值。你要想赚到更多的钱,唯一的路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值钱。有钱可以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帮助更多的人。
▲ 犀利姐作品:贵州朗德苗寨之二
 
提问者7:工作了,但是想脱产学习某个专业,Lily 老师您支持吗?
 
Coach Lily:你希望我说支持还是不支持?我回答什么会让你更舒服一点?
 
提问者7:支持吧,觉得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对于目前的工作状态和积累不满意。
 
Coach Lily:我建议你要发挥一些创造性,能让别人付钱让你读就尽量让别人付钱让你读,要去争取。我听 HR 说,其实每个人在公司都有培训预算,但是很少有人提出来,更重要的是你要证明你学完以后对公司是有价值的。
 
最后的话:初识犀利姐时,她说自己遇到了瓶颈,后来反思说,这是因为她比较贪心,希望在职业上更上一层楼,也想在画画上更加精进,但是她其实无力两者兼顾。时至今日,她已经非常清楚,她的内心选择了画画。
 
最后的最后,感谢大家来参与这次谈话。每个人都有限制,我们看到的都是成功人士的高光时刻,但看不到他们的至暗时刻。其实所有的高光时刻都不是很容易的。祝福大家都去突破局限活出无限的可能性吧!
话题:



0

推荐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1764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到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