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题图:演员倪妮在2021年春晚的后台照(图源:艺人工作室微博)。
 
作者:姚佳,女性主义者,“爱与生命”编辑,北京师范大学在读本科生。本文来自:爱与生命(ID:sexuality_edu,2014年由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创立。关注一切性与性别议题,从时事、文艺、学术中拥抱时代变迁,传播关于性与性别的科学知识、态度与价值观,推动中国性教育发展。总编辑刘文利。)
 
先给您拜个年,顺便问一句,今年您看春晚了吗?
 
网络上有评论称,今年春晚的小品跟集邮似的,要把社会上对女性的羞辱一网打尽。
 
最“出圈”的一段儿,是倪妮在节目中想方设法、好声好气地千里追夫,被结结实实奚落了一番。丈夫嘲讽她“卸了妆没眉毛像伏地魔”,震碎了不少人的瞳孔……
 
还有,《每逢佳节被催婚》公然嘲笑未婚女性“单身是狗”,搞扶贫不如结婚生娃;男性同胞们也没有“幸免于难”,体形胖被讽刺是“气囊”,夸耀男性魅力要靠“有女孩子差点为了我要自杀”……
 
唉,不是我说,甭大惊小怪,春晚六年前不就这样了吗?
 
01
 
从“女神和女汉子”说起
 
2015 年,是网民对春晚中涉及性别歧视和物化女性的段子“开炮”的元年。
 
怎么个歧视法儿呢?“女神”和“女汉子”、“二十块娶走闺女”、“女科长靠男上司上位”这几个段子都出现在这一年的春晚舞台上。
 
有网友评论说:“春晚歧视女性真叫一个全面:从外貌歧视(矮的胖的)、就业歧视(女领导被认为靠性上位)到剩女歧视(Police 叔叔操心女人四十岁嫁不出去)。”
 
咱们先从“女神和女汉子”说起,这节目原名《喜乐街》,在当年以压倒性优势成为网友点播数量最多的春晚节目。
▲ 2015年春晚节目《喜乐街》中,喜剧人贾玲扮演的“女汉子”和模特瞿颖扮演的“女神”(图源:腾讯新闻)
 
贾玲和瞿颖表演的那首“女神和女汉子”是节目最大的记忆点。这首歌是怎么唱的呢?我帮您回忆回忆——
 
先唱长相,“女神”是这样:眼大嘴小鼻梁挺,腿长胳膊长 S 型,我的名字叫瞿颖。
 
“女汉子”也不含糊:我有胳膊还有腿,还有鼻子也有嘴,我的名字叫贾玲。
 
长相不同,待遇也有落差——
 
“女神”:长得漂亮,一群男生前呼后拥,我特别有面子。
 
“女汉子”:我没心没肺,一群男生前呼后拥,找我掰腕子。
 
总结一下中心思想:由于外貌优势“长得漂亮”,女性获得男性的“前呼后拥”,“特别有面子”。
 
课代表们该看出来了:这是赤裸裸的男性凝视,好像女性只能依靠外貌获得异性的认可,从而有“面子”、有价值咯?
 
还是二零一五年,另一台小品中,冯巩扮演的父亲扬言让男子"二十块娶走"女儿。后来山东台的一出小品有过之而无不及,公然比较娶妻与雇保姆的花费——“花四万块买她六十年……一天不到两块钱”。
 
我们显然不是说需要“天价彩礼”,而是婚姻这个你情我愿、互相吸引互相扶持的事儿,怎么就成了一桩“买卖”,甚至“娶妻”就和“雇保姆”摆在一个天秤上了呢?
▲ 2015年央视春晚的小品“小棉袄”,出现父亲扬言让男子"二十块娶走"女儿的内容
 
(图源:腾讯新闻)
▲ 在山东台春晚小品《海的誓言》里,有这样一段台词,“现在雇个保姆,一个月不得花三千多?”男主角道:“从结婚到订婚,我总共花了四万多块钱······她在我家生活60年,算下来我这一天花不到两块钱,有什么理由不爱她?”(图源:BBC)
 
这届春晚之后,四万人联署要求停播——ta们的宣言是,“反对歧视,为自由与多元生活权利代言”。[1]
 
02
 
春晚语言类节目的尴尬:
 
既不好笑,也不“正确”
 
可能有人要说了——
 
看春晚不就图一乐嘛,大过年的,至于这么较真吗?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幽默呢?
 
你懂不懂啊,喜剧就是冒犯的艺术!
 
关于“xx是不是冒犯的艺术”,我觉得一位叫“元气少女郭德纲”的网友说得很对:
 
“脱口秀不是冒犯的艺术,而是搞笑的艺术。对喜剧演员而言,冒犯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是天性,而绝非天职。不管喜剧演员是否有冒犯的本意,与喜剧演员拥有创作自由相对应,观众也有感觉被冒犯的自由。喜剧在冒犯你的同时,给了你不接受冒犯的选择权”。[2]
 
甭管懂不懂喜剧,您说句实话,喜剧是不是得让人笑?
 
大过年的,春晚舞台上塞的段子,好像越来越让人笑不出来了。
 
大概您又要问:“这些段子要是变得更好笑,是不是就不能反对了?这事儿毕竟很简单,好笑就完事了呗!”
 
您要这么想,我得和您说道说道,“哈哈一乐”从来不是那么轻松和纯粹的事儿,“笑”的背后有更深沉的社会因素。
 
拿人的特征打趣儿从来都有争议,这种幽默迎合了人最原始的本性:恐惧和偏见。在我们的段子里,健全人拿残障人打趣儿,聪明人拿不那么灵光的人打趣儿,好看的人拿不那么好看的人打趣儿……还有,不那么“男人”的男人和不那么“女人”的女人也是被打趣儿的重点目标。[3]
 
弗洛伊德说过,大多数幽默通过嘲笑离经叛道的社会行为,来使大部分人知道自身的生活方式是恰当的。对被笑的对象来说,笑多少总有些羞辱的意味。[4]对听笑话的所有人来说,笑暗含了价值取向,规定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同类,什么是异己。
 
喜剧创作者们在舞台上脸谱化、同质化、边缘化、污名化地表现女性形象,下了台还要冠冕堂皇地说这是幽默逗乐、毋需在意……
 
京华时报就曾这样回复观众对2015年春晚的炮轰:“难道艺术形象只能歌颂不能鞭笞,只能礼赞不能揶揄?”
 
文章不无同情地表示,“央视春晚又‘惹事’了,这次被安插的罪名是‘性别歧视’……不知道央视春晚剧组对这顶大帽子,是敬谢不敏还是不屑一顾,作为一名普通观众,笔者倒觉得质疑者未免小题大做,如果不是玻璃心,奉行弱者心态,太敏感了,就是故意‘消费’春晚,刻意制造话题。”[5]
 
时隔六年,我想作个回应:女性既不需要一味歌颂,也不需要捧上天的礼赞,女性想要的无非是一种真实、公正和受到尊重的表达。
 
在2021年春晚的舞台上,《阳台》中主角的性别由原型的女性被改成男性;被歌颂的抗疫先进模范,清一色是男性面孔。
▲ 抗疫故事被搬上舞台,女主人公“变性”(图源水印)
 
如果说前者主人公“变性”可能还有艺术创作的考虑,那后者则是无可开脱的、彻底的失真。
 
再说到开头提到的争议片段,一个男人对自己的伴侣极尽贬损之能事,对方还偏偏是一位在经济条件和外形条件上都“无可指摘”的女士。
▲ 小品《开往春天的幸福》里,贾冰扮演的列车员(左二)对倪妮扮演的伴侣极尽贬损之能事(图源水印)
 
别的不说,这段的设计还真让人想起杨笠那句大实话:“你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谈到这儿,只想对创作者们说一句话,您安排的段子既不好笑,也不“正确”,劝您迷途知返,好自为之,早日创作出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作品。
 
03
 
为什么非要跟春晚较劲?
 
春晚该有春晚的担当
 
嗨,有些人可能想问,为什么非跟春晚较劲?非得在全国人民的大日子搞“政治正确”那一套吗?
 
您得这么说,我怀疑您要不就是不了解中国“国情”,要不就是在装蒜。
 
春晚能是一般的节目吗?
 
简单点说,看的人很多,动辄一亿飘十亿。从1983年到2021年,春晚走过了38个年头,尽管近年来槽点频出,春晚仍然拥有最稳定的观众群体,是大部分国人雷打不动的春节仪式,比吃饺子更无争议的年俗。
 
一般来说,春晚对节目有 4—10 次审查。一趟趟审查下来,这台晚会得“政治正确”到头发丝儿里。
 
既然这台晚会要讲政治,要正确,那么就不能回避关于性别平等的追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8条第1款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男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平等的权利。”[6]
 
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中,首次将男女平等作为基本国策写入报告。[7]
 
2015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白皮书,指出“中国始终坚持男女平等的宪法原则,将男女平等作为促进国家社会发展的一项基本国策,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制定公共政策,编制发展规划,持续推进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8]
 
不知道您怎么看,我倒觉得以上都是春晚该讲的政治,该有的原则。
 
面对春晚这样一场全国人文化生活里的大事儿,我们需要对春晚中的性别不平等保持一种性别敏感和性别自觉。
 
我们不是审查制度的拥趸,只是诚挚地希望,一档对十几亿国民生活如此重要的节目,对于内容的呈现能慎之又慎,能多动动脑,多走走心——除了围着男人转温良贤淑的妻子和母亲,对着伴侣“河东狮吼”的“母夜叉”,妖魔化的职场大女主,消费主义裹挟的促销工具……出现在春晚语言类节目里的女性,应该有点别的模样。
 
04
 
刘文利:春晚应该成为传播性别平等的大舞台
 
大年初一当天,一年只休息除夕一天的刘文利教授也撰文谈了谈对春晚的心里话,以下是她的原文:
 
2021年的春晚谢幕了。
 
近些年,春晚语言类节目充斥各种对不同群体的歧视,歧视残障人、歧视农村人、歧视女性,还有容貌歧视、年龄歧视、地域歧视、性别歧视,可能很多人已经习惯了。今年春晚的一些语言类节目更是把性别歧视推向了“新高潮”。
 
小品《开往春天的幸福》,男性列车员极尽贬损女友之能事,“没眉毛”“伏地魔”“买个包”“买个貂儿”“养养膘”“小傲娇”这些词不断从嘴里喷出来,还敢声称“大年夜,我收获了爱情!”难道爱情就是在这种对女友的羞辱中获得的吗?女性的自尊、自主、独立被放在哪里了?
 
小品《每逢佳节被催婚》,“单身是狗”作为横批“横空出世”,对还没有结婚的“大龄女”做了无情的批判。把龙龙形容为“气囊”,是对龙龙这个人物的身材羞辱,是对个体尊严的侵犯。在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性别歧视不仅仅是对女性的歧视,也同样有对男性的歧视。当男性不符合所谓的“阳刚之气”时,就会成为被贬损、被攻击、被羞辱的对象。
 
春晚是目前国内观看人数最多的电视节目,但恰恰是这样一个传播力极强,传播范围极广的节目在不断强化大众的各种刻板印象,包括性别刻板印象,发表各类歧视言论,但又没有人对这些言论负责。
 
2月12日,央视发表了“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郎辞职”的消息。据称,森喜郎在日本奥委会临时评议员会议上说“有众多女性加入的理事会很费时间。”他的这一言论被指歧视女性。随即,森喜郎收回发言并表示道歉。
 
这说明,发表性别歧视言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让我联想到近日教育部答复“防止男青少年女性化”全国政协提案,至今没有听到有关部门的公开说明,也没有人为提出这样的提案和给出这样的答复负责。
 
我想借此机会,呼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晚节目组,每年春晚节目遴选阶段,聘请性别平等专家参与审核各类节目,特别是语言类节目,把各种歧视言论包括性别歧视言论消灭在节目播出之前。
 
殷切希望春晚能成为传播性别平等的大舞台!
 
好了,大过年的,批评显得不免沉重。不过春晚节目组一定得体谅大家的苦心,毕竟这都是为了你好。
 
不多说了,为了春晚越来越好,2022春晚吐槽群开始留位,咱们明年再会。
 
参考文献
 
[1] 春晚有毒,万人联署要求停播——反对歧视 为自由与多元生活权利代言 http://app.askform.cn/2204070001.aspx
 
[2] “并不喜欢‘脱口秀是冒犯的艺术’这个说法” https://ds.163.com/feed/5ff88f9512b80d6bec582ef3/
 
[3] [美]梅尔文.赫利泽.喜剧技巧[M].古丰,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化2003:20.
 
[4]国广林.历史与形式:西方学术语境中的喜剧、幽默和玩笑[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185.
 
[5] 京华时报.“春晚歧视女性”未免小题大做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2/21/c_127509692.htm
 
[5]赫伯特·马库色著;刘继译.单向度的人 发达工业社会的意识形态研究[M].麦田.2015.
 
[6]《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7] “十八大首次将男女平等作为基本国策写入报告”
 
http://www.xinhuanet.com//18cpcnc/2012-11/14/c_123954472.htm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http://www.gov.cn/zhengce/2015-09/22/content_2936783.html
 
话题:



0

推荐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1764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到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