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杠精妈妈:当孩子缠着要玩具时,我已经不理智了……

杠精妈妈:当孩子缠着要玩具时,我已经不理智了……

题图:lovethispic.com
 
作者:杠精妈妈 VS 土老师
 
故事背景:
 
从前,有一位杠精妈妈,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妈妈界的苏格拉底,关于带娃的那些问题,誓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我杠的不是你,我是要杠出真理”。
 
从前,还有一位土老师,住在一土全村,总戴帽子。她不但爱生命,爱自由、爱孩子,还喜欢爱问问题的老母亲。“她杠的不是我,她是在帮我杠出我的相信”。
 
请观(chī)赏(guā):
 
第 1 回合 —— 杠精妈妈VS土老师 之《买玩具》
 
01.
 
我当时已经不理智了……
 
杠精妈妈:孩子去超市必去玩具区,每次出门前都说好了,去超市不买玩具,但是到了超市还是要买买买,拽也不走,要么吼两句,要么转头就走,扔他自己在那看,然后暗中观察,看他怎么找不到我们而发慌,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知道这样不好,有时候加上自己状态也不够好吧,情绪容易上头,什么非暴力沟通,什么游戏力好像都没看过似的。怎么办?
 
土老师:你觉得情绪上头的原因是什么?
 
杠精妈妈:觉得孩子怎么这么不守信用,真让我失望,失望就导致生气。当时就觉得,非暴力沟通、游戏力都用不了了,学那些破玩意儿有什么用啊?!那些都是理性办法,但关键是我当时已经不理智了。
 
土老师:感觉你对自己要求很高,也希望自己能用更好的方式和孩子沟通。
 
杠精妈妈:可能是吧。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心里还是觉着挺舒服的,感觉自己的压力被看到了。也许我下一次可以先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下来,再和孩子沟通。
 
土老师:嗯,家长情绪上头的时候,确实很难有理智的沟通。但咱们也不用压制情绪,就像你自己说的,还是先看见自己的情绪,允许自己有情绪,告诉自己我现在有情绪。这样的看见、允许、和表达,就足以让我们当下的感受缓解很多了。
 
杠精妈妈:还真是,我现在就感觉,如果我这么想,好像我自己的情绪也不是那么难控制了。
 
土老师:嗯,是的。而且,对孩子来说,孩子的理智脑发育没有成人那么成熟,主要靠情绪脑工作。情绪脑的判断标准就是喜欢或者不喜欢,安全或者危险。他看见玩具,第一反应是喜欢,所以就想要。这时候,他想不起来曾经的道理、承诺,因为那是理智脑的工作。所以孩子“说话不算话”并不是故意想跟父母对着干,其实在生理层面上还没有能力来尊重这个承诺。
 
杠精妈妈:哦,也就是说我对孩子的要求过高了。
 
土老师:是的。这个过高的预期和孩子的正常水平之间有很大差距,这也是让你失望、情绪上头的原因。
 
02.
 
让你买玩具,你又选不出来……
 
杠精妈妈:有时候会告诉他,今天可以买一个玩具,结果去了超市看这个好,看那个也好,迟迟做不下来决定,等得都不耐烦了,下最后通牒,1分钟再挑不出来就不买了!往往最后挑的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回家打开玩一下就放那了。我们其实还是想引导他买他想要的玩具,而不是为了买而买。但是每次他好像都是为了买而买?
 
土老师:也就是说,父母主动提出了一个给孩子买玩具的机会?
 
杠精妈妈:对,因为每周我们全家都要一起去超市采购,但不是所有的超市都有品质比较好的玩具,有时候,我觉得孩子该买玩具了,就会为了让孩子能挑选玩具,将就着去一个并不那么适合我们买菜的超市。
 
土老师:能看得出,家长其实是在牺牲自己的一些便利,去迁就孩子,给孩子更好的选择。
 
杠精妈妈:对呀,真的是在迁就他才去的那个超市,我如果只是为了买菜肯定不去那里。
 
土老师:能看出你作为父母对孩子的用心。
 
杠精妈妈:但他挑了半天还挑不出来,我真的已经等了他很久了,公众号文章都看完两篇了,他还没挑好,只能下最后通牒,急急忙忙选一个。我在旁边儿都能看出来,他都没主意了,根本不是他喜欢的。
 
土老师:父母主动提出给孩子买玩具,确实是出于好意。但你有没有觉得,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父母好像也在替孩子安排了买玩具这件事,买玩具好像变成了一个孩子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杠精妈妈:哦,等于他不得不买,必须买一个才算完成任务。
 
土老师:哎,没错。孩子呢,又不想失去这次买玩具的机会,所以即使没有很喜欢的,他也觉得必须选出来一个。
 
杠精妈妈:嗯,那我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土老师:或许下次家长可以这样说,“爸爸妈妈答应你可以买一个玩具,就一定会买给你。如果你现在选不出来,咱们可以暂时先不买。咱们把这次机会留下来!留到什么时候用呢?等你遇到自己很喜欢的、特别想玩的玩具,咱们再买。你觉得这样可以吗?”相当于给孩子一个安全的预期。
 
杠精妈妈:也是,确实不是非要这次买。大人也难免有挑花眼,买不到东西的时候,更何况孩子呢。
 
03.
 
你上次买的就是这种垃圾玩具……
 
杠精妈妈:有一些玩具真的是品质很差,会仿照小猪佩奇、奥特曼之类,但做的又不像,又不好看,颜色很奇怪,质量还很差。我管这种玩具叫做垃圾玩具。孩子有时候可能选择能力不够强吧,就会买这种垃圾玩具,但他打开之后也不喜欢。可是下一次,他还会再选一个垃圾玩具,跟他说他也不听。怎么引导孩子反思,下次不买类似的垃圾玩具?
 
土老师:你希望孩子具备鉴别垃圾玩具的能力?
 
杠精妈妈:对!我现在没想明白应该什么时候引导他,是他下次又看上一个垃圾玩具要买的时候吗?
 
土老师:你有什么计划么?
 
杠精妈妈:我其实想过,下一次他正要买个垃圾玩具,我就跟他说,你忘了你上次买的了?打开之后是不是根本就不想要?但我估计没用,他肯定不听。
 
土老师:确实,这时孩子已经想买这个玩具,你表示和他意见不一致,已经站在了孩子的对立面,孩子的注意力会集中在你们之间的争执上,而不是解决事情本身。双方发生争执时情绪也更容易激动,很难用理智脑沟通,所以还是在孩子情绪比较平和的时候沟通,效果更好。还要提醒的是,刚才在说明计划时,你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高高在上,孩子会比较难听进去,这样的语气也很可能会激化矛盾哦。咱们家长和孩子沟通时,切忌幸灾乐祸、嘲笑讽刺。
 
杠精妈妈:嗯,我懂了,那就平时跟他说,心平气和地好好说。
 
土老师:是的,沟通的时机、沟通的方式都可以注意一下。
 
杠精妈妈:好。那我怎么能让他记住我说的话呢?
 
土老师:如果希望记忆记得牢,可以尝试令这段记忆发生时的场景让孩子印象深刻。
 
杠精妈妈:(想了想……)我可以在他打开玩具之前,制造悬念,等他一打开玩具,巨失落,鲜明的对比。怎样能让这个对比更鲜明啊,土老师?
 
土老师:o(╥﹏╥)o,感觉咱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你可以让他自己说说希望这个玩具是什么样子的,他自己说出来的会是他真实的需求。
 
杠精妈妈:哎,那我多问一句,有的孩子特别着急打开,我来不及渲染铺垫怎么办?
 
土老师:对着急的孩子,不要一味阻拦,家长需要看到孩子的需求,可以用语言替他描述他着急的心情。
 
杠精妈妈:懂了。然后孩子一打开玩具,肯定就傻眼了,我就继续渲染,“呦,怎么不是你说的那样啊?是个垃圾玩具!我早就说别买了吧!”。
 
土老师:这位家长,对不起,请你停一停。当孩子已经开始感到失落时,他是最需要家长支持的,这时候家长一定要和孩子站在同一边,而不是站到孩子的对立面。家长需要同理孩子失望的心情和内心的需求,可以抱紧孩子,告诉孩子,爸爸妈妈知道你很失望,知道你想要一个你说的那样的玩具,也可以让孩子主导,尝试用语言描述自己的情绪。
 
杠精妈妈:哦哦哦!好。那这种情况下,我怎么教他做判断才合适啊?
 
土老师:同理过后,孩子情绪平复一些了,家长可以给孩子客观地描述选择带来的自然后果就可以了,比如“这个玩具看起来确实跟想象的不一样”,也可以和孩子讨论一下隔着包装盒怎么能判断玩具品质,也许孩子会出令大人都感到惊喜的答案呢。
 
杠精妈妈:好的,非常有收获,谢谢土老师。
 
04.
 
手一欠,这该死的价差……
 
杠精妈妈:在实体店看玩具时,孩子也挺喜欢,自己觉得也不错,但是手一欠,偷摸在淘宝上查了一下价格,完犊子……便宜了一半,瞬间不想买了,但是孩子情绪已经酝酿好了,觉得他势在必得了,这时候你跟他说网上便宜啥啥啥的,都不太好使了;这时候各种情绪都上来了,实体店真坑,我可真抠,满足一次能咋地,但是真肉疼,多付的那些钱再买一个,买俩给你玩行不行;然后还没自己纠结完,孩子那边闹上了,马上觉得面子也没了,孩子也不懂事了;反正现在都是看情况,一般能躲着就躲着,或者进去前三令五申不买只看,这样好吗?毕竟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土老师:能看到你在买东西前谨慎地比价,也不会没原则的满足孩子的需求。
 
杠精妈妈:对,我算是比较理智吧,价差确实很大,咱们再爱孩子也没必要花那个冤枉钱。
 
土老师:是的,说的很对。我也听到你说觉得自己抠。
 
杠精妈妈:其实我觉得这不算抠。
 
土老师:是的,我非常支持你的说法。这不是抠,不少人应该都会这么判断,这是人之常情。
 
杠精妈妈:谢谢土老师能理解我。那你说,我该怎么和孩子解释商量呢?
 
土老师:我觉得你解释商量的道理都没问题,但在这之前,咱们能不能再重点认可一下孩子的需求。比如,先和孩子反复强调“妈妈愿意给你买这个玩具,妈妈知道你很喜欢这个玩具,你发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妈妈也觉得很开心”。认可了孩子的需求之后,在和孩子商量购买的方式,和孩子具体说明白,什么时候可以得到玩具。假如直接和孩子商量购买方式,孩子有可能误解认为家长不愿意买,结果孩子一着急,情绪脑占上风,理智脑不工作了,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杠精妈妈:今天收获太多了,谢谢你啊,土老帽儿……哦不,土老师。
 
土老师:……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