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移民成为跨国公司骨干,35年来,他做了什么?

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移民成为跨国公司骨干,35年来,他做了什么?

题图:来自电影《当幸福来敲门》。
 
作者:Ling,80 后,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现居荷兰。十多年一直在西欧大型金融集团担任管理职位。关注内在成长和中欧交流合作。本文来自:玲说职场人生(ID:lingtalks)。
 
写在前面:
 
大家还记得 28 岁离婚,出国,找到自我的琪琪吗?
 
她的经历获得 10 多个大号转发,40 万加的阅读量,鼓励了许多读者。奴隶社会上留言点赞最多的就是,把她丈夫故事也写下来吧!
 
我这篇就来分享阿德前 35 年曲折颠簸的人生经历。
 
他不到 40 岁的年纪就拥有许多人生智慧,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移民成为跨国公司骨干,并为家乡的亲人建了一个 1200 平方米的房子,让父母和 7 个兄弟姐妹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说实话,我在写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流了不少眼泪。生活是苦的,眼泪是咸的,这条路上的心酸已经融入我的眼睛。
 
虽然阿德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他的成长之路其实和我们 80 后的人有相似之处,有着同样对人生的迷茫,选择,挫败和失落。我整理他经历的时候,有段歌词出现在我脑海里: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人要经历多长的旅途)
 
Before 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这不正是一个男孩成为真正男人的经历吗?
 
家道中落对他的打击,失去亲人的痛苦,对知识和财富的渴望,爱情的失而复得,事业的曲折,让他从一个不谙世事的男孩成为一个睿智的男人,并获得了事业的成功和灵魂伴侣。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男人是如何炼成的吧。
 
01 我觉得这辈子已经完了
 
10 岁之前,我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爸爸在迪拜的军队做工程师,收入不错,我是长子,当时还有四个年龄相仿的妹妹,衣食无忧。
 
到了我们要上学的年纪时,爸爸妈妈开始面临艰难的选择,因为我们是外国人,上私立学校非常贵,四个孩子负担太重了:
 
送我去上私立学校,妹妹们去便宜的普通学校(质量不太好)。
 
妈妈带我们回巴基斯坦,在那里每个人都有条件接受高质量的教育。
 
爸爸妈妈想了很久,选择了第二种方案。从此我们开始了和爸爸两地分居的日子,但我们每个暑假都去迪拜和他团聚,那段日子真的很美好。
 
两伊战争结束后,不需要这么多部队在迪拜驻扎,政府和联合国开始大幅削减部队人员,在军队了工作了 20 年后,爸爸失业了。
 
爸爸回到了巴基斯坦,我们很开心能一家团聚,但并不知道厄运已经朝这个家庭靠近。
 
1995 年,我的两个妹妹突然病得很重,她们都患了肾病。实在是没有足够的钱换肾,我的大妹妹进入医院不到半年就去世了,那时她才 11 岁。
 
我的童年戛然而止。
 
我以前只知道人会离开这个世界,但第一次意识到这么小的年纪也会失去生命。作为长兄,我也开始分担照顾第二个生病的妹妹。她变得很无力,我每天背她上楼下楼,眼睁睁看着她一天比一天虚弱。
 
爸爸每周带她去医院透析,我就会坐在走廊默默地等待。我觉得很无力,对未来也很迷茫,开始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在一天天加重。
 
爸爸失业回来后也尝试过许多小生意,但都失败了。他一辈子都在部队里做技术,和外面的世界已经有很大隔阂,他会的那一套在社会上都不管用。尽管以前的工作积累了不少财富,在妹妹生病和生意失败的双重打击下,家里的经济状况一年不如一年。
 
我很喜欢学习,尤其喜欢计算机,但我清楚的知道家里没有额外的钱让我去学习这些。我有一次问妈妈:“妈妈,你对我的期待是什么?”妈妈说:“我只希望你以后有份银行的工作,每个月能挣 200 欧元(1600 元人民币)我就很满足了。”
 
这就是我的妈妈,不管经历什么,她都感到很平和幸福,她经常教育我:“如果你想获得快乐,不要往上看。看看那些比你更苦的人,珍惜你所拥有的。”
 
可是我有比月收入 200 欧元的银行职员更大的梦想,我要去世界有名的学校进修,想出去看更大的世界,我想赚很多的钱来给妹妹移植肾脏,治好她的病。
 
这些,在巴基斯坦是很难实现的。
 
我开始关注出国的信息,从在英国定居的表兄那里我了解到英国学校的申请要求,我兴奋地准备,获得了 3 个 offer。可是,看到学费那一刻,我惊呆了。那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需要爸爸卖掉仅有的一些资产才可以勉强负担一年的学费。
 
这对我们来说是不现实的,但我太想出国了,青春期的叛逆让我忍不住去抱怨父母不愿意为我的前途投入;另一方面他们太爱我,不想让我离开;我不停地和父母争吵。
 
但我当时不懂,对于父母,最心酸的事儿是什么呢,就是子女的一点可怜的愿望得不到满足,他们才是最痛苦的人。
 
这年 9-11 恐怖袭击发生了,所有的外国使馆都关闭了,我没有任何机会出国留学了。雪上加霜的是,我因为一心想出国,没有申请任何本地大学,所以我失学了。
 
我把自己的人生搞砸了,我这一辈子已经毁了。
 
我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是最抑郁的一段时间,脑袋里充满了乱七八糟的想法。在巴基斯坦这个保守的社会,我应该就是家族中的败家子吧。
 
我的头非常疼,疼到眼睛都睁不开,我需要一直躺着才可以呼吸,我甚至想到了结束自己这落魄的生命。
 
我需要倾诉,我去了家族里唯一有高等学历的舅舅那里。我一直很崇拜他,请求他帮我找一份清真寺的工作。舅舅很惊讶,他知道我一直不是很宗教的人,他知道我在逃避。
 
他对我说:“阿德,如果你错失了人生中一年受到教育的机会,这并不是世界末日。不管你摔倒过多少次,你所需要做的只是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继续走,这就是人生。如果你放弃接受高等教育这条路是很可惜的。”
 
他的话让我开始正常思考了,我应该去看看我的同龄朋友都在学什么。我接触到了一个英国的财务认证,知道这个证书是在欧洲被普遍认可并有出国的机会。
 
我恳请爸爸给钱上这个培训,爸爸并不懂这是什么,他去向邻居们打听,正好邻居的朋友在这个培训机构做老师,给我争取到 30% 的学费减免,爸爸借了一些钱给我付了学费。
 
我开始心无旁怠地学习。我对它充满了热情,因为我发现它和巴基斯坦死记硬背的传统教育方式不一样,它需要我深入学习理论知识并在实例上应用。而且它在当地有奖学金激励,如果前一门能考到超过全球 90% 的考生,我可以获得下一学习阶段 75% 的学费减免。
 
为了梦想,为了给爸爸妈妈省钱,我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每天花 14 个小时看书。我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可以拿到 75% 的减免。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学校的宣传栏里看到一个英国大学的招生海报,我立即去联系了负责人。他告诉我这个学校只需要付认证考试的费用就可以去英国学习,而这个入学费用是家庭可以承担的。
 
我太高兴啦,我看到了去英国的希望。而后顺利地通过雅思考试,拿到了签证。当时的签证官估计是被我学习的渴望打动,一下给了我 3 年的学生签证。一般情况一次只给一年,然后每年都要续。
 
爸爸只能提供我前 6 个月的学费和 3 个月的生活费,我必须要靠自己打工生存下去。
 
02 为了找一份零工走遍伦敦
 
要去英国,首先要解决落脚的问题。家族里有些亲戚已经在伦敦定居的,爸爸想和他们商量让我去那边呆几天,不超过一星期就会自己搬出去。
 
可是,爸爸一开口提到这件事,那边的电话就挂掉了,然后再也打不通了。这些亲戚经常会回巴基斯坦游玩,爸爸妈妈一直都是非常热情的接待,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人情冷暖。
 
接下来,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
 
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和忐忑,我来到了伦敦,通过朋友介绍获得一个暂时的住处。一栋房子里有其他 6 个来自巴基斯坦的学生,我挤在小小的房子里开始了独立的生活。
 
每个星期我需要去学校 3 天上课,剩来的时间我必须找到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我 19 岁前的人生从来没有工作过,也不知道如何找工作。我用了一个最笨的办法,把自己的简历打印很多份,带了张伦敦地图,不上学的时间沿着商业街一个店一个店的发,从早上 9 点一直发到晚上 6 点。
 
那 6 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走遍了伦敦所有的商业街,鞋底都破了,伦敦经常下雨,我就穿着湿漉漉的鞋子一家家去乞求一份工作。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给我一份工作。
 
当时还听信了一个错误的建议,有人对我说麦当劳和肯德基都是剥削学生的地方,很残酷,千万不要去,我就特意避开了这些最容易找到工作的地方。
 
回头看看,就像马太效应说的那样,越是窘迫的时候连接收到的信息都错的离谱。
 
我带来的钱已经花完了,还是没有工作,只能向室友借钱维持。大家也能理解我的状况,知道我很绝望,他们也帮我打听,终于有个朋友告诉我,“要不你去希思罗机场试一试,那边应该有机会。”
 
我住的地方离机场公交来回要 4 个小时。我还是去了,真的获得了我人生一份工作,我高兴地在宿舍里又唱又跳。
 
我有一个怪癖,完全不能忍受鱼的腥味,可令人讽刺的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每天和鱼打交道,被安排在 fish & chip 摊位。
 
我拼了命工作,因为我太需要它了,除了上学我就是工作,每天 12 个小时,还加 4 个小时的公交,我坐在最后一排,抓紧时间看书学习。所有同事请病假或者其他情况,我都会积极顶上。
 
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我把室友的钱还了,续了下个月的公交卡,留了点钱,寄了 50 英镑回家。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正长大了。
 
在打工的地方最脏的活都是我干,倒垃圾,拖地,洗盘子。我把书放在后厨,一有空闲就抓紧时间翻一下。同事们慢慢也理解我的情况,他们欣赏我的投入,也会尽量把更多的工时排在我不上学的那些天,这样我每天能赚的钱会多一些。
 
我不知疲倦地上学,打工,完全没有其他的活动。当时我看到有些同事去了更轻松的工作比如超市收银,他们就很满足,停止学习,我心里就想,我不会满足于余生做这些的,所以我还要继续学习。
 
这其中最大的动力还是来自于我的家庭,我想着如果我赚到更多的钱,就可以寄回去给妹妹换肾了。可是,她等不及了。
 
在我到伦敦快一年的时候,我的小妹妹也去世了。
 
我没有钱回巴基斯坦,我只能整夜整夜地哭。我还要去打工,站 10 个小时后,浑身疼的要命,最后连从餐馆走到公交车站的力气都没有。
 
我觉得自己要死了。
 
就这么日复一日地熬过去,我已经开始习惯身体上的痛苦了。
 
03 经历轻视和欺骗,我找到了灵魂伴侣
 
值得欣慰的是,我每门考试都顺利以高分通过。渐渐生活也走上了正轨,我开始想这个年纪男生都会想的事情。
 
我长得还算英俊,其实一直以来身边都有不少女生对我表示好感,英国女孩也对我很热情,但我一直都不做任何回应。一方面是我很害羞,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她是我的一个远亲,家庭条件优越,直到现在她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被一个男孩深深地暗恋过。
 
因为在巴基斯坦婚姻是需要双方经济条件相符,我也经常告诉自己,如果想得到她,我需要非常努力的去赚钱。我忍不住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妈妈,当时就看到妈妈的脸上浮现出忧伤的表情。但她说,我会去为你去试试看,I will try。
 
她去和她关系最好的哥哥那边,希望他做中间人为这段姻缘搭桥,舅舅回她:“看看你自己,看看你家的房子,她家连看看你儿子的兴趣都没有(they don't even want to spit on you)!”
 
我妈妈哭了,她没想到至亲的兄弟会这样说。这是现实,当你贫穷的时候,亲人也会远离你。我知道要把和这个女孩结合的想法从脑袋里赶出去。
 
我开始接受其他的关系,后来遇到了一个巴基斯坦裔的当地女孩,她很漂亮也很开朗,我们互相吸引,在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时时刻刻想和对方粘在一起。以前在去打工的大巴上我会看书,现在只是和她打电话聊天。
 
我失去了妹妹这个情感依托,全身心投入到这段感情里。
 
不久我就发现她并不爱学习,也不在乎我的学习。她喜欢名牌,每次出去都要我给她买品牌的衣服,香水,化妆品。她给我定的第一个目标是买一辆宝马。我有点担忧她太物质,因为我妈妈从来都不追求这些。
 
但陷入爱情中的人都是疯狂的,我无条件地去满足她的需求,甚至用信用卡来还债。身边不少男生朋友对我说,好的东西是需要付出大代价的,为了漂亮的女孩花钱是应该的。
 
我已经开始规划和她在一起的未来了,但她却深深地伤害了我。她说,我们结婚以后你不能再上学了,要专心工作赚钱和照顾我。但学习和接受教育是我想一辈子都做下去的事情。
 
有次我隔天要考试,她却花了一整个晚上和我吵架,不愿意挂电话,还坚持要我明天陪她和女友做指甲。我提议我可以把账付了,但我要在家准备考试。她冲着我喊:“我才不在乎你该死的考试,你必须明天陪我去做指甲!”我妥协了,还是去陪她做了指甲。
 
我的一个学长说,你不能同时做三件事情:学习,工作和女朋友玩乐。如果你想同时进行,其中一件事一定会出差错。
 
果然,我人生第一次没有通过考试。我意识到我的人生开始脱离轨道了,我已经迷失了自己。
 
这个女孩也许并不适合我。
 
后来才知道她同时开始了另外一段关系,以前我们可以打 3 个小时的电话,现在说 5 分钟就挂了,从某天开始她的电话晚上永远是处于占线状态。
 
有一天,我去了她打工的服装店,远远地看着她在打电话。我把她送给我的东西装在一个盒子里,拜托她同事转交。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失去初恋很痛苦的,我用更加努力地工作和学习来麻痹自己。我给自己定下目标找到与财会相关的工作。
 
我每天都申请 20 份工作,面试,被拒,面试,被拒,终于在伦敦一家保险公司获得一份能够勉强养活自己的工作。(我后来成为一个应聘高手,所有获得面试机会的工作从来没有被拒的,这是后话了。)
 
在我生活步入正轨时,我遇到了生命中的那个人,琪琪。
 
她来到我们公司应聘并获得了职位,我们成了同事。她对每个人都很好,所有的同事都喜欢她。我很腼腆并且总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其实是掩饰内心的害羞,而且从来不参加公司同事的集体活动。
 
同事们以为我很冷漠都不太跟我来往。琪琪不一样,她像春风一样,每天会过来跟我聊几句,开开玩笑,同事聚会也会叫上我。
 
我喜欢上了她。生日那天,我鼓起勇气约她出去,她答应了。
 
她是我生命中除了妈妈遇到过的最不物质的女人。她从来不关心什么品牌,非常脚踏实地,我和她在一起很安心,她让我对女人有了新的认知。
 
她永远是对我充满信心,给我信心,而不是像有些女孩那样打击我的自信。她有种神奇的力量,让我在她面前可以不加修饰地表达自己。
 
她就像一个一只背负了重物的小蚂蚁,一点点努力往前爬,只是用自己的速度往前爬。她从来不选容易的路,她只选她认为正确的路,尽管那是一段更艰难的路。
 
她当时也在考专业认证,我们都在准备最后的几门考试。除了工作,我们也有很多时间在一起学习,我找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
 
2008 年她拿到了到荷兰的工作,当时她并不确定该不该去,我和她说:“去大胆尝试吧,我永远是你的后盾(take the risk,you will always have me at your back)。”
 
我们开始了远距离恋爱,虽然我们做出了很多努力,一有机会就见面,飞来飞去,我们还是感受到距离对感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那时候她的收入已经远远超过了我,我觉得有些自卑,发生争吵时忍不住对她说:“你现在条件比我好多了,如果你离开我去找更好的人,我也可以接受。”
 
她很难过,“为什么你这么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想?”
 
我说,“我不认为我们可以这样走下去……”
 
她说:“我们结婚吧,我回伦敦来。即使我只能在 KFC 找到工作,我也愿意,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感觉,我不想失去她!她对我太特殊了,她不仅仅是我的女朋友,她是我接下来人生的灵魂伴侣!
 
我终于有信心一起面对这个难关了。我也开始关注荷兰的工作,并很快得到一份非常好的职位,在 GE Captial 的欧洲总部。
 
我还很清楚的记得那天下着大雪,琪琪在公司旁边的咖啡馆等我。经过 4 个小时的面试,我们又碰面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他们热情地邀请我加入!
 
接下来几天我们一起在阿姆斯特丹游玩,呼吸着大雪过后清冽的空气,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但我们的结合并非一帆风顺,挡在我们面前的还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和家族背景。我是家里的长子,在巴基斯坦长子的婚姻是在家族里最被看重,一般也是包办婚姻。我带琪琪去见我父母前想了无数的理由去说服他们,可这一切,都被妈妈和琪琪的一个拥抱化解了。
 
后来妈妈对我说:“当我抱住她的那一霎那时,我觉得我的女儿回来了。这是命运的安排。”
 
后记
 
我问阿德这段人生中最大的感悟是什么,他说,如果你有梦想的话,就要去捍卫它。那些一事无成的人想告诉你,你也成不了大器。如果你有理想的话,就要去努力实现。就这样。
 
这不长不短的文字背后是多少日夜的挣扎,迷茫和对自己命运的不放弃。要做到这些,很难。我们现在的生活环境似乎太喧嚣,太嘈杂了,那些最朴素的人生道理都被掩盖了。
 
事业的成功:专注,坚持,不断试错,复盘,跌倒了再爬起来,坚定地朝自己的梦想努力。他也和我分享了许多作为一个外国人在欧洲事业成功的心得,我会单独再写一篇(不知不觉写成连载了)。
 
爱情和婚姻:发自内心的喜欢,陪伴,互相鼓励,对生活的信心,这和什么房子,收入并没有关系。看看我周围的同龄人,拥有美满关系的伴侣大部分都是在穷学生或者事业刚起步时认识的。那时候哪会知道自己的男朋友也会终会有年薪百万的那一天。他们的关系并不是依附,而是共同成长。
 
在改稿的时候,琪琪和我分享了一个额外的细节是阿德在自述中没有提到的。他们结婚的时候阿德给爸爸买了个金戒指,琪琪不理解,为什么我们结婚你给爸爸买戒指?
 
阿德说:“小时候一个暑假我很想学编程,妹妹正生病,家里没钱,爸爸就把自己的金戒指褪了下来,让我去卖了交学费。”他背着爸爸大哭了一场,然后从那个时候就给自己就定下目标,将来有一天一定要把这个戒指自己买回来还给爸爸。
 
想想那样一个少年背负了这样沉重负担,真心疼。
 
正是因为得到的路途如此艰辛,才使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也才让人更懂得什么是幸福,更珍惜幸福。
 
当你从不缺衣少食,怎么知道温饱的幸福,当你流离失所,才知道家的意义。而奋斗的过程,对一个人内心的意义大于金钱的获得。
 
这是一个幸福被肤浅化的时代,很多人走遍天涯海角遍经无数风月换过几百种人生状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但是,找来找去,当幸福来敲门,却总是躲着不见。
 
或许,时代匆忙的脚步让我们丢失了灵魂。幸福本来就是内心对世界的一种态度,幸福与否,在心,而不在世界。
 
最后以舒婷的致橡树来结尾。
 
致橡树(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像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