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123 篇文章

题图:来自《失恋巧克力职人》剧照。

作者:微木,执业律师。笔名取自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桑宜站起身,发现女孩比她高了差不多半个头。


“坐着就可以啦。”女孩说着,在沙发上坐下。桑宜也跟着坐了回去。


“你介意我跟你一起玩这个游戏吗?”


“不介意啊。”桑宜说。


“听他们说,你是跟 Alex 一起来的?”女孩接过手柄,偏一点头问桑宜。


Alex?桑宜反应了一下,“是,和 Tran 一起来。”对桑宜来说,向寅对应的更是 Tran 而不是 Alex。


女孩“哦”了一声就开始拨弄手柄调设定。


“你是 Alex 的同学吗?”女孩说。


“不是,我已经工作了。”


“好羡慕啊,你工作多久了?”


桑宜算了算,“三年多了吧。”


“哦。那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律师。”


“好巧,我有个亲戚是律所的合伙人诶,不过他的生活可无聊了,”女孩皱了皱鼻子,“你也是在律所吗?”


“以前在律所,不过我现在在法律援助中心。”桑宜回答,“你是学生吗?”


“我当然是学生啦。只是我不是 Alex 的同学。哦不对,其实这学期开始就是了。”女孩说。


“所以你是在湾区大学读书?”桑宜问。


“对,生物系的。Alex 转学过来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的……”


“对了,你去过湾区大学吗?”女孩问。


“当然了,我是从它的法学院毕业的。”


女孩抿了抿嘴,笑了下。“那你去过湾大医院吗?很漂亮。那也是 Alex 的梦想。”


“我听说湾大的医院在扩建?”桑宜岔开一点话题。


“对,整个儿童医院都要重建。那整条街道都被湾大征下来了。”女孩在屏幕上选了桃子公主作为自己的赛车手。“你不介意我用你刚才选的角色吧,我就是很喜欢桃子公主。”


“没关系。”桑宜说。


“你脾气真好,”女孩说,“哦对了,我特别希望早点看到儿童医院建成,我爸爸捐了好多钱呢。”


桑宜没有接话。她从角色中选了塞尔达荒野之息的Link,说,“我们开始吧。”


“嗯好,”女孩说,“哦,还有一个问题,那你是在这边长大的吗?”


“我是大学毕业才来美国的。”桑宜回。


“这样吗,那你在这边是一个人吗?会不会很孤单?”女孩说着,选了一条无比复杂的跑道,又选了最快的速度等级。“如果对跑道和速度没意见的话,就请你点个确定。”


“其实还好。”桑宜边回答边按下“确定”键。


“那你家人在这边吗?”


“他们都还在中国。”


“你是中国人?好巧,我妈妈也是中国人。”Clair 弯起宝石一样的眼睛。Clair 和桑宜的车隔一个位置列在起跑线前。“所以你算是移民咯?”


红灯灭,绿灯亮。两辆车一起冲了出去。“我是不折不扣的移民。”桑宜说。


”这样的话,我们有个共同点诶。”女孩边说边弯道超车。


女孩的英文是地道的加州腔。桑宜不太明白,车子速度也慢了下来。


女孩嫣然一笑,“我是加拿大出生的,初中才来的美国。”


就在这时,坐在外侧的桑宜余光扫到一道人影。她转过头,一声“Tran”还没有喊出口,向寅已经走到两人面前。


向寅立在沙发旁,一只手托着一只杯子蛋糕,另一手插在裤兜里。他低头看着女孩,没有说话但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Clair 一下子站了起来,羊毛卷在肩上颤了颤。


“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向寅问。


“我……”Clair 不意被向寅凶到,咬着嘴唇像濡湿尾巴的小狐狸。


“我在问你问题。”向寅又说了一遍。


这次Clair恢复了镇定,她用无名指撩了撩头发,搭配手的动作弧线,头也轻柔地摆向一侧。她就这样偏一点头看着向寅,说,“提姆让我来的。”


向寅面无表情。“Very well(很好)。”


说完向寅就转向桑宜,正低头,Clair却向前迈了一小步。”Alex,你不可以这样一直躲着我,你不是躲避的人。”


向寅直起身子,“你想说什么?”


桑宜从来没有置身过这样的处境,整个人是愕然的。


“我们出去谈 — ”Clair用通牒的语气。


“该谈的我和你已经谈完了。”向寅说完低下身子,把杯子蛋糕递给桑宜,“只剩下最后几个了,我给你拿了一个。”语调一时没转换过来,还显得很生硬。


女孩将视线转向桑宜。“你应该不介意我和他谈谈吧?”


“Clair,”向寅忍无可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在这时,客厅传来一阵叮铃当啷敲击玻璃的声音。


桑宜循声望去。Tim 正站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拿了个调羹,敲着一只高脚玻璃杯。“大家静一静啊静一静,我们要开始切蛋糕啦!不是你们刚才吃的那种杯子蛋糕哦,是更好吃的栗子蛋糕哦!”


桃花心木的大桌子上已经摆了个不大不小的蛋糕。白色的奶油上插着一只蓝色的蜡烛。五颜六色的大学生们向白色蛋糕和蓝色蜡烛涌去。


小小的 Erin 被花团锦簇包围着了,而花团锦簇又自觉腾出和她的距离,于是生出一种圣洁感。提姆站在 Erin 旁边,就很像个骑士了。


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大家开始唱起生日歌。音符像旋转木马,高高低低转了一圈又一圈。


这个时候桑宜站在向寅身旁,两人在花团锦簇的圈子里,隔着一米开外对 Erin 张大嘴型唱生日歌。桑宜向斜对角望过去,看到了 Clair。Clair 也看到了她,但女孩很快将目光从桑宜脸上撤退,投向圈子中的 Erin 和提姆,她脸上表情像旋转木马彩灯一样忽明忽暗。


生日曲终了,旋转木马停下来,大学生们大喊,“生日快乐!”喊完又一起噼里啪啦鼓掌。Erin 红着脸,呼地一下吹灭蜡烛,又学着提姆刚才那样敲了敲玻璃杯,说,“可以吃蛋糕啦!”


人群一部分拥上去,另一部分则向外散开。桑宜给旁边的学生让出借过的小径。向寅拉了拉她的手,说,“要不我去给你拿块蛋糕?”桑宜说,“没关系。心意到了就行,是不是真的吃的到没有关系的。”


两人于是从人群里挪出来,像游泳的人靠岸一样靠着客厅的窗台。桑宜看着挤挤闹闹的大学生,又回头看了看窗外的街景色,眼前身后各一片灯火阑珊。


“Tran —”


“嗯?”


“这样的派对,是不是吃过蛋糕以后再走就不会不礼貌?”


“对,什么意思,你要走?”


“嗯我差不多想走了,你送一下我?“桑宜说。


“Yi —”


“Yi,”向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和她的事情。”


“没关系,不用解释。”


“你相信我么?”


“相信。但我现在真的要走了。”


“为什么?”


“我还有个备忘录要写。”桑宜端起双手,冲向寅很认真地比了一个敲键盘的姿势。


向寅笑,“真的?”


“假的。”桑宜承认。她慢慢说,“是因为我觉得如果我在这里,会激发矛盾。而且……,”她谨慎地挑选措辞,“我其实在想,她刚才为什么会跟你说那些话。”


向寅微低下头,像在思索。


桑宜捉摸着向寅的表情。过了一会,她从手提包里取出手机,“但我觉得这样的问题可能在这里谈不好。等你空了我们再谈。”她在手机上打开 Uber。“我打个车回你家取我自己的车。你不用管我了。”


向寅抬起头,“至少让我送你回我家吧。”


“真的不用。”桑宜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你看人来了那么多,我怕你回去一趟再回来,找不到街趴。”


车库的位置让给了 Erin。


向寅用嘴型对她说,“好体贴。”带一点孩子气,但仍盯着桑宜看,像要在她脸上找出她思想的线索。


桑宜冲他笑了笑,说,“我真的没有生气。生气的话我会跟你好好说的。”


两人转身往外走。门一打开,冷风直吹在发烫的脸上。向寅将桑宜拉过来,替她竖了竖罩在牛仔裙外的大衣领子。“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到了给我发短信。”


上 Uber 车前。向寅冲桑宜张开双臂。桑宜会意,轻轻抱了抱他。她感到向寅的身体很热,心跳得很快。


————————


向寅看着 Uber 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停,接着左转就消失在视野外。他双手交叠在脑后,又站了一会儿,这才转回身。


视线顺着台阶向上,向寅停住了。


台阶尽头,一个女孩子正直直立着。女孩裹一件夹克衫,白色裙角不甘心地从夹克里探出来。可她双手交握紧紧按在领口,又像害怕冷风灌进来。女孩低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就这么看着向寅。


向寅曾经在这张脸孔上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笑和各种各样的泪。可现在这张脸上的表情不是他记得的任何一种。他很难形容当下的感受。Clair 站在门廊的灯柱下,却用一种黑黢黢的方式看着他。


女孩一级一级走下台阶,高跟鞋敲在石质地面上,还间杂着鞋跟摩擦地面发出的嘶嘶声。


女孩在向寅面前停下。“原来这么快你就可以找到新的人……”


“我没有兴趣跟你再吵一架。”


Clair 换了一种声音,“可我比她漂亮,不止一点半点。”


“是么?”


“是!而且你竟然会找比你大那么多的。”


“不关你事。”


“Alex —”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向寅迈开步子,打算从 Clair 身边绕过去。


“你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她有绿卡吗?


向寅猛地停住,回身看向 Clair。向寅冷笑,“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彼此啊。”


向寅缓缓吸进又缓缓吁出一口气。


Clair 向向寅挪了一步。她抬起头,宝石一样的眼睛在经历一场月全食。她翘着薄薄的嘴唇,”我好恨我是加拿大人,我—”


“你和我都心知肚明,”向寅打断她,“分手的原因跟你是加拿大人没有半点关系。”


“真的吗 Alex,如果我是美国籍,你会舍得跟我分手吗?”


向寅盯着她看,看了一会儿他摇摇头,边摇头边笑,”有件事情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什么?”


“号称一个月三十天天天有不同的男生请吃晚饭的 Clair,为什么对男女关系究竟如何运转可以如此一无所知?”


Clair 的眼睛里蒙上了一雾。


“你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冷暴力分手的人是你!”


“我对你冷暴力?”


“难道不是吗?”


向寅张了张口,反复几次,想说什么却最后什么也没能说出来。他偏过头,脖颈浮起隐约的青筋。


“我找你,你都没有理过我。”Clair 垂下头,兀自说着。


“我好嫉妒,”Clair 彻底垂下了方才按在领口的手。“我好想你,想你的所有。你…你也会想我吗?”


“你今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们以前真的很好啊,我们…多开心的…你以前多爱我的……”


Clair 眼睛里流下泪。泪水让她的脸闪着光。她没有去擦拭,而是任由这样子对着向寅。


“我没有办法,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那么开心…”Clair伸出手,去抚向寅的脸。


手腕被钳住了。


Clair淌着泪的眼睛里多了针芒,比高跟鞋敲在石头地面上更刺人。“Alex,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这个样子?我也不喜欢我这个样子。”


向寅抓着她的手,两个人都僵在那里。


穿着高跟鞋的 Clair 只比向寅矮了两寸。女孩扬起下巴,那样的近距离带出一种时空错乱的恍惚。女孩用幻梦般的声音说,“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彻底和你了结的。”


向寅漠然地看着她。


“只要你告诉我,你现在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你看到我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我就……我就放手。”


向寅忽然无声地笑了,“这段感情其实一年前就已经了结了。“


Clair 张开嘴,摇着头,“我不相信……”


“有些话你真的一定要我说出口么?一定要一点情面都不给彼此留?”他放开 Clair 的手腕。女孩向后踉跄一步。


“我和你是真的不合适。我也不可能再回头。有合适你的人。我祝你幸福。”


————————


桑宜洗过澡,将升降床调成适合阅读的躺椅状,又将台灯扭到光线舒服的一档,然后摊开昨晚看了一半的《肖申克的救赎》。


嗡嗡嗡 — 床头柜上的手机震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向寅的短信,问桑宜”睡了吗?”


“还没呢。”桑宜回。


回完电话就来了。“Yi,我从派对出来了。”


桑宜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这么早?不多玩一会儿?”


“提姆带人到地下室看电影去了。”


“那你不跟着一起去?”


“没有,我去给他把厨房收拾了。”


“真是劳碌命啊......”


那端传来短促的气息流动声。桑宜握着手机,想象向寅此刻扯着嘴角轻笑的样子。


“所以,Tran 是想聊天吗?刚好我们下午也只聊到一半,我想跟你谈的都只开了个头......”


桑宜用玩笑的口吻说一件认真的事情。她以为向寅会接一句,“怪我咯?”或者,“好啊,那接着聊。”可没想到电话里一下子安静了。


“Tran?”桑宜试探地问。


“嗯我在。”对方说。“Yi,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个小时?”


“可以啊,怎么啦?”


“我打算来找你。”


桑宜从床上坐起来。“一切okay?”


“非常 Okay,但今晚我需要见到你。”向寅说,语气带了点不确定,“可以么?”


一小时十五分钟后,桑宜的通话门铃响了。按下按钮,对讲机里传出哐当一声,公寓大门被打开了。桑宜起身,把书放回书架,穿上拖鞋刚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敲门声。咚咚两声,第一下很轻,第二下节奏冲撞,像没准备好就踉跄跑出去的样子。


桑宜在第三声前应了一声,然后打开门。


看到向寅的一瞬间,桑宜愣了一愣,然后扑哧一声笑出来。


她将向寅让进屋子。带上门转过身,却发现大学生直直站在玄关处不动。


桑宜忍俊不禁。她踮起脚尖,伸手帮向寅理了理前额粘着的碎发。“你是一路跑上来的吗?没有必要跑吧,公寓又不长腿又不会跑掉的.....而且我家电梯虽然不算快但也没有—”


向寅拽过她的臂弯,将她一把扯进怀里。桑宜悄悄将剩下的话咽下去。


过了一会儿,桑宜觉得肩膀一沉。向寅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


桑宜摸摸他的头发和后颈,“这是怎么了?”


向寅含糊地“唔”了一声。


桑宜拍拍他的背。她想起 Clair,心里有模模糊糊的猜测。但并没有直接问,而是就这样抱着他或者说被他抱着。


而向寅也在这时轻轻松开她重新站直。


“你不会是,又想玩真心话了?”桑宜试着问。


向寅抬起头,眼睛很亮,里面有些许濯动的期待,“这次可以连大冒险也一起带上么?”


(下一章,别对我撒谎)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日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不落雪的第二乡》第二十七章 前女友(二),后台回复“第二乡”看已更新章节。


不落雪的第二乡丨第二十六章 前女友(一)


读之前的小说《此岸》、《遇见》、《狂流》和《三万英尺》、《硅谷是个什么谷》、《暗涌》,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加入“奴隶社会”朋友圈

诺言社区

点一下

让我们知道你“在看”

话题:



0

推荐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1764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到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