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们是如何偷走了自己与孩子的未来?

我们是如何偷走了自己与孩子的未来?

本文基于国际知名气候变化影响专家、挪威奥斯陆大学社会学和人文地理系教授Karen O'Brien在2019年欢庆生命节上的演讲《气候问题是关系问题》,进一步整理而成。来自公众号:内外之间 In Out(ID:AcademyInnerScience)。
一诺写在前面:
“气候变化是我们时代的决定性问题,而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采取行动的决定性时刻。”
昨天,联合国 2019 年气候行动峰会在纽约召开,此次气候行动峰会上,中国与新西兰共同牵头峰会“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Nature-Based Solutions)。
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并非一个宏大空洞的命题,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它是我们的未来。对于每一个个体,我们能够做些什么?从生活方式的变化,到延长物品的使用周期,再到物资的循环利用,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做到的。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比自己想象的重要。
今天的文章是教授 Karen O'Brien 在托马斯·希伯尔发起的欢庆生命节上的演讲《气候问题是关系问题》整理稿,她提出:导致气候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个体和自我、和他人、和自然的关系出了问题。问题与答案的核心在于人类如何处理人与资源、人与人的关系。
 
“人类正在为救自己的命而赛跑,但是正在输掉这场比赛。你说你爱你的孩子胜过一切,但你却在他们眼前偷走了他们的未来。”
9 月 20 日,世界各地近一百万人纷纷走上街头,加入反对气候变化的抗议活动。这场罢工活动将是全球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气候示威活动。更值得注意的是,主导本次活动的是来自瑞典的年仅 16 岁的女孩 Greta Thunberg,她在过去一年的每个周五都坚持“Fridays for Future”的罢课活动。
 
Thunberg 在第 24 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发言,对与会各国领导人说“你们过去忽视了年轻一代。你说你爱你的孩子胜过一切,但你却在他们眼前偷走了他们的未来。”
 
一、繁荣的现在 VS.消失的未来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飞速发展的产业、便捷的物流交通、丰沛的物质以及被过度强调的消费……在享受便利生活与不断满足欲望的同时,我们也在付出着巨大的代价,透支着全人类共同的未来。
 
2019 年 3 月,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报告:在 2030 年,地球就会达到升温 1.5℃ 的临界点,超过工业化前的升温水平。
 
过去 5 年,是自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 5 年,北极冬季气温自 1990 年以来上升了 3°C。海平面在上升,珊瑚礁在死亡,我们正在目睹气候变化对健康和生命的威胁,其表现形式包括空气污染、热浪、粮食安全风险等。
 
01 南北极冰川减少,全球海平面上升
 
北极的大陆冰川在逐年减少,剩下的可能在至少五年内全部消失。而南极的大陆冰川,根据 NASA 的研究,中度和重度的冰雪融化的面积,相当于整个加利福尼亚州(约 41 万平方千米)。
 
同时,格陵兰冰层的融化速度比过去四个世纪里的速度都要快,甚至可能达到过去 8000 年都没有达到的纪录。而如果整个格陵兰冰层融化,全球海平面将上升约 7 米。
 
这意味着什么?
 
最新研究显示,由于格陵兰和南极洲的融化加速,全球海平面的上升速率可能远远超过预期。
 
沿海海平面持续偏高,长期累积效应直接造成滩涂损失、低地淹没和生态环境破坏,并导致风暴潮、滨海城市洪涝、咸潮、海岸侵蚀和海水入侵等灾害加重。伦敦、纽约、上海未来都可能受到威胁。
 
02 海水酸化
 
我们排放进大气里的二氧化碳有25%被海洋吸收了,随着越来越多的二氧化碳溶解进海洋,海水的pH值随之下降,这就意味着海洋酸度会上升,这整个过程被称为海水酸化。这个过程伴随着气候变化一起发生。
 
这又意味着什么?
 
随着海水酸度增加,海水中的碳酸根离子浓度会下降。 而这些离子正是许多海洋生物外壳生长的原材料,比如说螃蟹、贻贝、牡蛎等。海洋生物多样性减少。
 
海洋酸化能通过影响食物链, 直接影响到我们的食物来源。
 
……
 
03 气候危机
 
第一个影响:源于海洋的风暴变得更加强烈:
 
超级台风海燕,在袭击塔克洛班前,所经过的太平洋区域较正常温度高 5.5 华氏度。它是有史以来最具破坏性的登陆型风暴。
 
超级风暴桑迪,在袭击纽约和新泽西之前,经过的大西洋区域较正常温度高出了 9 华氏度。
 
第二个影响:升温后的海洋正在蒸发更多的水蒸气到空气中。世界各地的平均湿度已增加了 4%,全球升高的气温创造了这些大气河流。巴西科学家称它们为“飞行的河流”。它们汇集所有的额外水蒸气到陆地上方,造就了触发暴风雨的条件。
 
世界各地,如美国前副总统Al Gore所说,每天都在上演《启示录》。
 
 
二、适应 VS. 转变
 
科学家预测,如果对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做任何额外的有效举措,即使我们不断调整自己来适应这些改变,到 21 世纪末,全球变暖还是会导致严重的、广泛而不可逆转的影响。
 
 
世界银行气候变化部门高级官员称,如果我们不减排,采取应对措施,到 2030 年,全球将有 1 亿多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以下……单在非洲、南亚和拉美这三个区域,气候移民将达 1 亿 3300 万人。
 
对气候变化,我们是选择适应还是转变?
 
我们可以选择开始认真对待气候变化, 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 以减少未来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
 
或者我们也可以继续忽略气候变化问题, 但如果这样做,我们同时也就选择了在未来去适应更强的气候变化。
 
但我们无法选择的是,一个没有气候变化的未来。
 
2019 年欢庆生命节上,在气候变化领域研究近 30 年、国际知名的气候变化影响的专家、挪威奥斯陆大学社会学和人文地理系的教授、CHANGE 的联合创始人 Karen O'Brien 提出“气候问题是关系问题”,导致气候问题的根本原因是,个体和自我、和他人、和自然的关系出了问题。
 
因而,如果要从根本上扭转气候恶化的趋势,不可能通过技术发展去适应气候变化,而要从根本上改变人对自我的理解。问题与答案的核心,在于人类如何处理人与资源、人与人的关系。
 
三、复杂系统问题 VS. 撬动的杠杆
 
个体转变有最大的力臂。
 
气候变化或许是人类面临的最大和最复杂的挑战。为了拯救地球和人类未来,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应对气候紧急状况。人类正在为救自己的命而赛跑,但是正在输掉这场比赛。机会之窗正在关闭,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延迟应对气候变化与否认气候变化几乎同样危险。
 
应对气候变化,行重于言。
 
我们可以分别从个人、政策、实践技术三个层面做出调整与改变,由此将带来可持续的成效。
 
01 实践层面:行为&技术反馈
 
 
我们可以通过技术提供清洁能源、循环利用能源、并且提供实时的监测与反馈。
 
数据中心用电
 
数据中心的耗电量占全球范围内用电量的 3%-5%,在碳排放方面与航空业相当。
 
2015 年,中国启动了绿色数据中心试点计划。同年,中国最大的云计算提供商之一阿里巴巴(alibaba)在杭州附近建立了一个数据中心,主要使用太阳能和水力,同时还依赖湖水来冷却服务器。
 
在美国,数据中心已经很少能看到使用碳燃料的痕迹。据苹果公司称,苹果所有的数据中心都是由清洁能源驱动的,其在中国的新中心也将使用一些可再生能源。
 
微软和亚马逊还计划通过 100% 的可再生能源为其数据中心供电。微软总裁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在今年 4 月的一篇博文中表示,该公司预计到 2023 年新生能源使用率将突破 70% 的大关。亚马逊的数据中心部门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Amazon Web Services)表示,该公司 2018 年的可再生能源使用率已超过 50%。
 
来源:CNN《中国数据中心的碳排放量相当于2100万辆汽车》
 
城市道路照明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已开始进行城市道路照明节能改造工作,约 350 条道路上的 4.5 万盏高压钠灯将更换为 LED 照明灯具,节电率超 60%,项目预计今年春节前完成更换和系统升级、调试等工作,实现银川市绿色照明率由目前的 55% 提高到 80%。据悉,此次更换选用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 LED 灯具,节能效果好、显色性高、使用寿命长。本次改造还将对控制系统进行升级,在满足道路照明规范要求前提下,通过对每盏路灯的夜间调光实现二次节能。
 
来源:http://ditan360.com/
 
02 政策层面:系统&结构
 
 
与此同时,气候变化还是一个政治经济议题,在法例法规、产业政策、机构合作等方面,国家和全球组织层面需要系统性的行动和改变。
 
A. 国际层面 — 联合国的气候谈判之路:
 
1979 年日内瓦
第一次世界气候大会召开
 
1979 年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一次世界气候大会上,科学家警告说,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加将导致地球升温。气候变化第一次作为一个受到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提上议事日程。
 
1992 年里约
 
1992 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正式开放签字。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应对全球变暖而起草的国际公约。中国是该公约最早的 10 个缔约方之一。
 
1997 年京都
《京都议定书》签署
 
1997 年,在日本京都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三次缔约方大会(COP3)上,《公约》生效后的第一份议定书草案:《京都议定书》草案出炉。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正式开放签字
 
2007 年巴厘岛
“巴厘路线图”通过
 
2007 年 12 月 15 日,18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在印尼巴厘岛通过了“巴厘岛路线图”,启动了当前的“双轨制”谈判,分别是《公约》下的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谈判和《京都议定书》特设工作组谈判。
 
2009 年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
 
2009 年年底的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减排承诺、长期目标、资金技术等问题上并未达成任何实质性的成果。哥本哈根大会最后形成了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协议》。
 
2010 年坎昆
坎昆气候变化大会
 
2010 年年底的坎昆气候变化大会取得了两项成果,一是坚持了《公约》、《议定书》和巴厘路线图,坚持了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二是就适应、技术转让、资金和能力建设等发展中国家关心问题的谈判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
 
2011 年德班
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南非德班当地时间 11 日凌晨,德班气候大会通过决议,建立德班增强行动平台特设工作组,决定实施《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并启动绿色气候基金。
 
2012 年多哈
多哈气候大会
 
大会通过的决议中包括《京都议定书》修正案,从法律上确保了《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在 2013 年实施。大会还通过了有关长期气候资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长期合作工作组成果、德班平台以及损失损害补偿机制等方面的多项决议。
 
2013 年华沙
华沙气候大会
 
本次会议于本月 11 日召开,原定 22 日闭幕,但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关键问题上争论不断,不得不连续延期至 23 日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十九次缔约方会议暨《京都议定书》第九次缔约方会议 23 日晚打破僵局达成协议后在华沙落下帷幕。
 
2014 年利马
利马气候大会
 
本次会议于 12 月 1 日到 12 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但由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关键问题上争论不断,在延期 32 个小时之后,当地时间 14 日凌晨 2 时,《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 20 次缔约方大会暨《京都议定书》第 10 次缔约方大会终于在秘鲁首都利马宣告闭幕。
 
2015 年巴黎
巴黎气候峰会
 
2015 年 11 月 30 日至 12 月 12 日在法国首都巴黎近郊的布尔歇举行了为期 13 天的全球气候变化峰会,简称“COP 21”。这次峰会 195 个缔约国齐聚一堂,针对全球暖化问题进行协商。
 
随着《京都议定书》将于 2020 年到期,与会国希望能通过具有法律效力的决议以取代《京都议定书》,最终 195 国一致同意通过了《巴黎协定》,协定第二条指明将通过以下内容“加强《公约》”:
 
①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 1.5℃ 之内,同时认识到这将大大减少气候变化的风险和影响;
 
②提高适应气候变化不利影响的能力,并以不威胁粮食生产的方式增强气候抗御力和温室气体低排放发展;
 
③使资金流动符合温室气体低排放和气候适应型发展的路径。
 
巴黎协议规定,必须在至少 55 个国家的批准,而且这些国家的总排碳量达到全球总排碳量 55% 的前提下才能正式生效。据悉当前已有包括我国在内的 26 个国家批准了。
 
2018 年摩洛哥
摩洛哥气候大会
 
第 22 界联合国气候大会于 2018 年 9 月 7 日~18 日在摩洛哥召开。此次大会有一项主要目的就是加速《巴黎协议》的生效。
 
来源:http://www.tanjiaoyi.com/
 
2019 年纽约
纽约气候行动峰会
 
联合国气候峰会已于 9 月 23 日开幕。世界各国领导人将齐聚 2019 年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一同讨论气候紧急情况,并详细阐述各国计划实施的政策以此来协助实现《巴黎协定》设定的目标 — “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 1.5℃ 之内”。
 
B. 国家层面
我们国家是碳排放大国,全球碳排放的四分之一来自中国,化石燃料燃烧和水泥生产是主要的碳排放源。碳排放量增幅很大程度上和经济增长的速度有关。在制定相应的政策时,在考虑经济增幅的同时,我们也要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去考虑所制订的政策对环境的影响,才能带来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我们国家也正在努力降低其对煤炭的依赖。
 
碳排放交易制度也在 2017 年 12 月 19 日正式启动,碳排放交易体系也在实践中日趋完善。
 
2018 年 12 月 4 日,国家发改委与国家能源局共同制定的《清洁能源消纳行动计划(2018-2020)》对外发布。计划提出到 2020 年基本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
 
此次 2019 气候行动峰会上,中国将担任峰会“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领域牵头方。
 
C. 考虑碳排放的不平等性:
▲ 文字资料来源:欧洲联盟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荷兰环境评估署.全球大气研究排放数据库4.3.2版。图表资料来源:极端的碳排放不平等。(乐施会,2015年)
 
经济学家 Lucas Chancel 和 Thomas Piketty 经研究发现,不同收入等级的个人以及家庭的碳足迹,差别显而易见:他们估计,全世界最富有的 10% 的人群产生了 45% 的碳排放。“精英碳排放者”存在于所有国家 — 从富裕的美国到相对贫穷的中东和拉美地区。
 
也就是说,想要在国家层面控制碳排放量将可能通过家庭层面着手产生意想不到的影响。而政策如果设计不当,不但碳排放大户得不到约束,碳排放量相对较少的贫穷人口反而会受到波及。
 
Shonali Pachauri 研究了发展中国家的能源使用,他表示,“我们要先算出底层的老百姓的能量需求和碳排放量,并且要捍卫他们的利益,然后才能设计针对底层以上人群的政策。”
 
因而,为确保达成全面、平衡、可实施的《巴黎协定》实施细则,需要切实落实公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能力原则,照顾各方特别是发展中国家。
 
03 个人层面:我比我想象中重要
 
▲ 来源:O’Brien and Sygna, 2013; Sharma 2009
 
个人会以怎样的方式影响气候环境?也许有人会问,作为一个渺小的个体,我真的重要吗?
 
“我比我想象中重要。”
 
根据 Meadows 的研究,在干预撬动系统转变的环节当中,个体层面具有最长的力臂 — 这也意味着,当我们每个人发生一个微小的改变,其效用在这个杠杆中,是三个层面中最大的。
 
我真的能带来改变吗?
 
是相信我们所看到的?还是去看到我们所相信的?
 
“现在行动已经太迟了。”
 
“人类是不会改变的。”
 
“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种自然的变化。”
 
“我们可以适应任何境况,我们不需要作出任何改变。”
 
“有关气候变化的理论模型告诉我们,扭转气候变化的趋势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些模型总是对的。”
 
这些声音是否也在影响着你?
 
事实上,人类有一种无意识地寻找证据支持内在信念的倾向,而很少去质疑原有的基本假设。
 
而还有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我们再也不能把全球变暖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 — 相反,它是我们全球文明面临的最大的道德挑战。”
 
“每一个地球村村民都有责任帮助保护和保护我们的环境。”
 
“最大的决心会产生最高的智慧。”
 
不同的声音反映了不同的态度,这种态度反映了不同的内在信念、价值观、世界观,每一种信念都是一个出发点,不同的出发点指导我们做出不同的行为,进而衍生出不同的世界。
 
前一种态度会让我们对全球气候问题熟视无睹、听之任之,而后一种态度则会让我们积极采取措施去应对。
 
因而我们首先需要在信念、价值观、世界观& 范式等各个方面作出改变。
 
个人层面是我们每个人力所能及的,一群人的小改变能带来大变化。从生活方式的变化,到延长物品的使用周期,再到物资的循环利用,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做到的。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转化在于转变视角,每一个选择都可以带来变化。
别再把问题推卸给我们的孩子和未来的自己。节能减排,爱护和保护我们共同的生存环境。无论你在哪里,不论年龄,你都可以加入到全球气候运动的队伍中来,立刻,马上!
 
通过以下方式减少碳排放:
 
绿色出行,上班骑自行车或公交,不乘或少乘飞机
 
低层少用电梯
 
饮水机不用时关闭电源
 
不用电脑时调到睡眠状态或关闭电源
 
充电后及时拔掉充电器,减少对电的浪费
 
夏天空调尽量调高
 
打印纸两面都用完再扔
 
不使用一次性餐具、一次性筷子
 
刷牙时把水龙头关上
 
多选购节能型照明灯、小家电等
 
素食或少吃肉
 
……
 
个人、政策、实践三个层面多管齐下,将会带来一种系统性的、可持续的成效。
 
只要找到了合适的支点,只要我们有意愿付出足够多的努力,我们可以撬动这个业已形成的气候系统,完成系统性的转变。而其中最最重要的是每个地球公民意识层面的转变。
 
人类之渺小如宇宙一粒尘埃,我们或许难以改变地球的存亡,但也许我们能改变未来 10 年、100 年甚至更久之后我们子孙后代所生活的环境。
 
我们本身就身处一个巨大的复杂系统之中,因此,我们每个人内心如何选择、如何行动,也至关重要。毕竟“一只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扇动几下翅膀,便可以在几周以后引起一场龙卷风”。
 
参考资料:
 
Karen O’Brien, Climate Change: It’s a Relationship Problem, Celebrate Life Festival, August 1, 2019
 
Al Gore, New thinking on the climate crisis[对气候危机的新思考], Retrieved March 2008,Translated by Chu Jianfu,Reviewed by Geoff Chen, from https://www.ted.com/talks/al_gore_s_new_thinking_on_the_climate_crisis/transcript
 
Al Gore, the Case for Optimism on Climate Change, Retrieved February , 2016, Translated by Wei Houjun,Reviewed by Yi-Fan Yu,from https://www.ted.com/talks/al_gore_the_case_for_optimism_on_climate_change/transcript?language=zh-cn
 
Triona McGrath ,How Pollution is Changing the Ocean’s Chemistry, Retrieved February 2016,Translated by Yi Sun,Reviewed by Lipeng Chen,from https://www.ted.com/talks/triona_mcgrath_how_pollution_is_changing_the_ocean_s_chemistry/transcript?language=zh-cn
 
陈溯, 全球碳计划组织GCP:2018年全球碳排放量预计增长2%, Retrieved December 5,2018,from http://www.tanpaifang.com/tanguwen/2018/1205/62559.html
 
郑爽,刘海燕,什么是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 Retrieved May 2, 2019, from http://www.tanpaifang.com/tanguwen/2019/0502/63818.html
 
Meadows, D. H., Leverage Points: Places to Intervene in a System, The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 Web Site: http://donellameadows.org/archives/leverage-points-places-to-intervene-in-a-system/
 
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各方参与.(n.d.). Retrieved December 5, 2018, from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E29C7U0I05502DIF.html
 
“应对气候变化回溯:中国篇” 2011, from http://ditan360.com/qihou/qihou_china.aspx?SpecialsID=1138
 
”应对气候变化回溯:国际篇” Retrieved 2011, from http://ditan360.com/qihou/qihou_guoji.aspx?SpecialsID=1139
 
中国数据中心的碳排放量相当于2100万辆汽车, Retrieved September 11,2019, from http://www.tanjiaoyi.com/article-28737-1.html
 
2016马拉喀什联合国气候大会, Retrieved November 30,2015,from http://www.tanjiaoyi.com/huiyi/qhdh/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