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二湘,毕业于北京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小说曾被多个纯文学专业期刊转载。本文来自:二湘的六维空间(ID:erxiang6D)。
贵林心里一颤,被领养的孩子的那种深深的自卑他知道得太清楚了。那种自卑是会追随着他们一辈子,他们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深深包裹,他们对这个世界总是怀揣着细微的恐惧。
 
“妈妈,谢谢你带我来,这一次来邵阳,我突然才意识到,自己多么幸运。”邵敏握住了吉安娜的手。吉安娜的眼泪流了下来,贵林把纸巾递给她,就像多年前在她的家中,她把纸巾递给了他。
 
回深圳之前,贵林问她们之后有什么安排。
 
“我们去北京看一看。我有个高中同学,她这次和她妈妈去北京参加她妈妈的老同学聚会,我们约好在北京见,之后一起去深圳,香港那边玩一玩。”邵敏说。
 
“那好,你到深圳我们可以再聚聚。”贵林说。
 
“不必麻烦你了。”吉安娜说:“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
 
“在深圳一起吃个饭没有问题的,我要尽地主之谊。”贵林笑着说。
 
贵林和吉安娜邵敏告别之后,收到公司的一个紧急信息,公司的电眼系统出现了一些问题,有好几笔诈骗的交易没有被系统查到,损失了二十几万。
 
贵林只得取消了原来去钟家村的计划,提前回深圳了。说实在,他也不知道从何和吴辰刚李秀梅说起寻亲的事情,不如干脆下次从深圳直接去钟家村,这样也免得他们心里不舒服。贵林心里主意已定,第二天就准备回深圳。吴辰刚送贵林去的火车站。到了安检口,贵林说:“爸,你回吧。”吴辰刚说好,却站在那不动,一直看着,可是贵林没有回头,吴辰刚叹了口气,好半晌才转身。
 
回到深圳,他马上去了公司。召开了几个技术骨干开会。几个骨干没日没夜 debug,终于发现了问题,一个小小的 if 条件不对,结果让这几个骗子钻了空子。其实是个小 bug,不过原来写这个代码的人走了,他的代码写得不清不楚,也没有注释,后面的几个程序员都没有发现。贵林知道程序里总是有各种各样 bug,主要是测试的时候要扎实,各种变量测试,黑盒测试,逆向测试都要。第一批代码开发得匆忙,也没有什么专门测试团队,小公司就是这样,不像大公司有各种各样的测试组。这次 bug 排除之后,他马上着手组建测试团队,不然以后还会出这样的篓子,得不偿失。
 
贵林负责公司的电眼系统。电眼系统分两部分功能。第一部分是审核用户。这是电眼系统老的功能,现在又加了新的部分,审核每一笔交易,就是抓套现或者骗人的情况。壹诚信做的是校园贷,每笔贷款都很小,几千几万块,如果都用人工审核,显然是不现实的,他们一直在开发这个系统,建立模型,然后再不断筛选出最好的评判风险的规则和体系。现在,他们的这套系统已经每天能处理几十万笔交易,而且每一笔都是秒级通过,这中间用到的技术,大数据分析,优化算法和机器学习都是贵林以前那个创业公司就在做的东西,和他后来在高博做的东西也是相关的,只不过高博是用在企业内部数据管理,这些却是金融相关的。贵林做得还算顺手,不适应的地方也有,第一个就是因为国内的信用系统还没有建起来,获取用户信用史这一步就变得非常艰难。很多时候就只能从头做起,从各个地方抓取用户的信用史。第二就是国内做事情受大环境影响太大,尤其是他们做的是P2P这个敏感行业,政策上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影响到公司决策。好在人都是最有韧性的,总都能适应过来。北美的职场似乎变得有些久远了,只是,他还不时想起高博公司的那个 foosball(桌上足球)和后面的小高尔夫球场。
 
一个星期后,贵林在福田的一家川菜馆又一次见到了吉安娜、邵敏、邵敏的同学和她的妈妈。
 
“你好,我叫林玉溪。”邵敏的同学瘦高的个子,和邵敏一样,也是晒得黑黑的。两个人都是穿着牛仔短裤,露出长长的腿。
 
“我叫林晚。”旁边是一个模样温婉的中年女子,她有一张皎洁安静的脸。贵林也介绍了一下自己。
 
点好菜,再攀谈起来,才知道林晚也是北大毕业的,是比他高几届的物理系的一个师姐。
 
“物理系,那你认识贾云成吗?”贵林问。
 
“你是说贾胖子?”林晚笑问:“现在在上海易人贷公司的那个?我们是同班同学呢。”
 
“是他。我们在纽约认识的。可是他一点也不胖啊。”贵林有些诧异。
 
林晚又笑,原来上大学的时候他们班上有个曾同学曾刚,人很胖,还有个贾同学贾云成,人很瘦,偏偏两个人又走得近,就给起他们起了真胖子、假胖子的绰号。
 
“可是,这次同学聚会,我看真胖子叔叔一点都不胖啊。”旁边的玉溪说。
 
“是啊,他减肥了呢。”林晚说。
 
贵林又问玉溪去什么大学。
 
“纽约大学。”玉溪说:“我一直特别喜欢纽约。这次贾叔叔也说纽约是个神奇的地方。”她眼睛里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
 
“你是想离我越远越好吧。”林晚笑道,她是个单亲母亲,当年她还在做留学生的时候怀上了玉溪,并执意生下了这个非婚生的女儿,女儿青少年期的时候,也是一大堆的矛盾,还好现在都过去了。
 
席间大家又聊起了深圳的文化和夜生活,林晚听说贵林喜欢喝酒,就给他介绍了福田的一家酒吧,“是个清吧,老板我认识,唱歌唱得不错。我们待会儿就要去那坐坐的。你要一起去吗?”
 
贵林要赶一个电眼系统改进报告,就说:“我今天就不去了,你告诉我酒吧名字和地址,我下次去。”
 
几个人就在深圳的夜色道了别,贵林又一次拥抱了邵敏和吉安娜。
 
“希望你能早点找到你的亲生父母。”这话是说给邵敏的,似乎也是说给他自己的。他又和林晚、玉溪挥手道别:“希望你喜欢纽约大学。”他把她们四个人送上红色的出租车,然后自己一个人在薄薄的月光里踽踽前行。天上没有星星,城市的夜空没有星星,可是有月亮。月亮是拿不走的,他想到这一点,心里有些宽慰。
 
报告写完那天,贵林长长地舒了口气,崩得紧紧的神经也稍微松弛了一些。他给阿芳发了个微信,准备晚上再去看看她。阿芳说好啊,正好她的脚好多了,可以一起走走呢。
 
阿芳开的门。贵林看到另一间房子阿菱的灯是黑的,就问:“阿菱不在?”
 
“嗯。”阿芳简单地答了一句。
 
贵林想这个同屋怎么总是不在呢,但又不是熟人,不好多问的,就问阿芳脚好些了吗?
 
“好多了。”阿芳说:“你饿了吧,我来做点方便面当宵夜吧,我这一阵没怎么买菜,简单一点啊。”她说着就去了厨房,贵林也跟着去了。阿芳烧了锅水,把方便面放在锅里煮,而不是放在方便面的盒子里焖,“这样更劲道。”她说,很快方便面就发出诱人的香味。贵林从后面看着她窈窕的身段,他觉得那比方便面还要诱人。
 
“你去我窗台上的玻璃杯子里掐几根葱。”阿芳说。贵林走进阿芳的房间,这才注意到窗台上有一个透明的玻璃杯,里面长着一根根葱。想来前两次光线太暗,他没有看到,他掐了几根。
 
“我记得在喀布尔你的玻璃杯里是放着玫瑰的。”他把葱递给她。
 
“现在更现实了。你看,多方便,要用就现摘。”她说。贵林想,她真是个聪慧的姑娘,可惜时运不济,没有念什么书。其实他当年也有考中专的想法,想早点自立,离开那个家,多亏当年的初中班主任劝住了他。如果是上了中专,他是不是也是被买断,下了岗呢?
 
方便面撒上青葱就更诱人了,他很快就吃完了。她坐在床边看着他吃,“我不饿的。”
 
“可是我还饿。” 他放下了饭碗,坐到了她的身边。他抱住了她,他的嘴贴近了她的唇,她没有躲闪,也在热烈地回吻着他。他的手开始不安份地在她身上游走。
 
“不可以的。”她虚弱地说,用手推着他。他已经把她压在了床上。
 
“真的不可以。”这一次,她的声音大了起来。他的手已经摸到了那一块丰润的草地。
 
“我的脚。”她叫了起来:“放开我。”贵林只好从她身上站了起来。
 
“可是,我根本没有碰到你的脚。”他委屈地说。
 
她没有说什么,而是站了起来,把窗帘一把拉开,对面楼里的情形立时一览无余。他的脸沉了下来。他实在搞不懂她,她也是想要的,他能感觉得到,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还有一个他吗?”他哑着嗓子问:“你不想背叛他?”
 
“没有。”她的眼睛里噙着泪。
 
“可是为什么?”他脸色柔和了一些,他实在搞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善变。
 
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下了头。
 
他觉得索然无趣:“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他关上了门,心里发闷。房间里,她跌坐在床头,眼泪从眼角无声地流了下来。
 
B轮资金终于到位了。邓总把这个消息通知大家的时候,管HR的李总说好家伙,这下我有得忙了。公司那一阵进进出出都是面试的人,或者西装革履,或者T恤衫加仔裤。没两个月,原来那个地方就装不下了,只得搬家。公司在南山科技园又租了一个办公楼。这回是栋八层楼的高楼。公司把七层八层都租了下来。新办公楼前没有棕榈树,但是种了一簇簇紫色的绣球花,深紫色的阴影浮动,暗香袅袅。
 
贵林那天下班的时候已经很晚,电梯里只有他一人,到了五层进来了一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姑娘,浅灰色的裙子服帖地附着在她的身体上,像是照着她的身段量身定制的,把她的曲曲折折都勾勒了出来,黑色的露趾高跟鞋漏出没有涂过的指甲,她的眼睛像小鹿一样湿亮。贵林一直用眼睛的余光看着她,她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侧过脸朝他一笑,贵林有些尴尬。
 
下了楼梯,他放慢了脚步,走在她的身后。他们一前一后朝着地铁口走去。他看着她旖丽的背影快步地走着,她可走得真快,高跟鞋在水泥地面上踩出有节奏的嚓嚓的声音,那声音让夜晚也变得轻盈。他们都上了蛇口方向的 2 号地铁线。他们都上了同一个车厢,他不敢靠近她坐,只是远远地看着她在看手机。然后,她在比他早一站的湾厦站下了车,他有些失落。
 
第二天,他查到了五楼有两家公司,一个是君耀律师事务所,一个是一家高科技公司,他猜她一定是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只有事务所的员工才会穿职业套装。
 
那几天,他天天走得晚,他想这样或许在电梯里又会遇到她,可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他都没有偶遇她,他暗笑自己的守株待兔。他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偶然捡到五元钱,以后到了那个路口,就总往地上看,像那个成语故事守株待兔里的农夫。他意识到他上一次这么迷恋一个身影还是高中的时候,喜欢校花程薇薇---他曾经想象过也许会在深圳街头和她偶遇,但是,这么久了,他从未遇见过她。这些年,好像都是女人主动喜欢他,他似乎已经很难动心思了。自己居然又动心了,他觉得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话题:



0

推荐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1764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到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