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14篇文章
 
作者介绍:Sherry, 一个夹在中西方文化间长大,在美国500强做过项目经理也尝试过在中国创业艰辛的姑娘,个人公众号:Sherry姐说。

01
 
Yong 是我在达特茅斯塔克商学院读 MBA 一年级时的小组成员。美国出生的韩裔彪形大汉,虽然体格健硕,但内心时常住着个小男孩。
 
对 Yong 的第一印象,除了长得挺帅以外,其他可以用一个字概括:差!
 
为什么呢?
 
刚入学的新生见面会上,在人人趾高气昂,抓紧一切机会炫耀自己是何等的高智商高情商,恨不得争分夺秒的展现自己的才华横溢,大谈“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的时候,Yong 穿着个休闲大卦人字拖,不修边幅的坐在那里斜倚着窗对我们说:
 
“我最大的爱好是打盹儿。”
 
天真的我一度以为,他怎么这么爱开玩笑,还是冷笑话......
 
可是,这并不是玩笑。开学第一天当所有人一起听校长慷慨激昂的致辞内心无比激动澎湃的时候,旁边的 Yong 睡着了;课间休息的 10 分钟,Yong 躺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鼾声肆意;甚至,去洗衣房洗个衣服的空档他都能睡着!
 
“这人太不 MBA 了”,我震惊了,“他怎么进的学校?” 像我这样的,小学老师让上课把手抱在胸前腰背挺直我总是坐的最直的那个的好学生,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没正形的“差生”,更何况刚开学大家都玉树临风,潇洒的谈政治谈商业谈股票呢。这才对嘛,MBA 嘛,应该像社会期许的那样,有个做职业经理人啊银行家啊的样子,没事讨论讨论华尔街日报的内容,走哪睡哪是怎么回事?
 
Yong 怎么那么特立独行,格格不入呢,我嘀咕着。
02
 
我抱着重重的书籍和材料正匆匆赶往练习案例的讲座。突然,“Sherry!" 转身的一瞬间一个大巴掌拍的我的肩膀生疼,
 
"What are you doing?" Yong 问。
 
“还能干什么,去练面试咨询行业的案例呗!”我揉着肩膀问,“你呢?” 
 
“哦,我刚刚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教 Vish 做他不会的那门统计的课程。一会下午我要去学校的创业中心看看有什么好玩的项目没。” Yong 轻松的说。
 
“你说啥?”我瞪着连续熬夜肿的不能再肿的双眼问,“现在是找工作的时节, 大家都在四脚朝天的忙着找工作递简历练面试呢,你这么悠哉悠哉的,还想不想暑假有个好实习?!”
 
这不能怪我,MBA 的节奏,就是开学以后没上几天课呢各大公司就来校园里招聘了。第二年6月7月份才开始的实习,前年9月份就要开始从交流做起,找你喜欢的公司的职员聊,准备面试,模拟面试,一面二面三面,得像打了鸡血上了发条一样,疯了的每天 360 度连轴转。
 
我们每走一步就得仔细考虑自己的能力,资本,和时间成本,精打细算,这时候哪还有时间做对你没有价值的事情。
 
“你怎么也要找咨询的实习了?”  Yong 惊讶的问到,“你不是想尝试一下时尚奢侈品管理吗?”
 
“是啊,可是大家都说我应该试试咨询,因为咨询行业更看重 MBA ,将来的职业规划也会更开阔。” 
 
我为什么要像所有人一样练习咨询的案例呢?
 
我哪知道,我也没有时间思考自己的人生,反正周围所有的人,我的同学,我的朋友,都在拼尽全力的练习案例找咨询的实习。因为咨询的实习耀眼,赚的多;因为如果我们找到了一份咨询师的实习,就离穿 Prada 的女魔头更近了一步。
 
没有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做的事情,就是对的。
 
“是么”,Yong 说,“我就是那唯一不同的1%”。
 
03
 
一行人正往冰球场走着去看达特茅斯对战普林斯顿大学的冰球比赛。
 
Yong 一路小跑过来,笑盈盈的看着我说,“恭喜你啊,Sherry, 拿到了一个 offer !"
 
"恭喜什么啊!虽然有个 offer ,但它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也并不是很满意它偏僻的地理位置,也不喜欢给我分到的暑假实习的小组,对公司文化也不是那么满意, 还有......" 我正牢骚满腹的抱怨呢,Yong 打断,一脸不解的问我,“那你为什么还要申请这家公司甚至还要考虑接受这个 offer ?”
 
“因为这份实习是一个战略部门领域,写在我的简历上对我两年以后 MBA 毕业再找咨询或者类似的行业都会有帮助啊。” 我说,“大部分 MBA 不都这么规划自己的轨迹的嘛!”
 
“你怎么知道这两年之后你会遇到什么机遇?大部分人的事业轨迹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吗?要我看,与其把自己这两年都一步一步计划的那么缜密,不如放开自己让禁锢的你看见前方更多的可能性和选择。” 
 
Yong 继续说着,“想想看,你这两年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并不用担心失败,这也可能是你重新步入社会之前最后一次放飞自我寻找事业真爱的机会了。”
 
“请你不要让自己活成跟别人一模一样的一件商品!”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所谓的“格格不入特立独行”的大男孩,忽然一瞬间明白了他为什么在别人努力找工作的时候花时间帮助同学补课,听各种创业者畅谈他们的项目理念,组建冥想兴趣爱好小组等等一切“非正常”行为。因为他比谁都清楚:
 
这些都是他当下最在意的。他只是没有像所有人一样精打细算,活的像本教科书,像一块块一刀切的白豆腐,成为一件件一模一样的商品。
 
他只是按照他当下想要的方式去生活。
 
他是完美的 1% 的不同。
 
04
 
原来,很多事情都不是绝对的。
 
是我把人生的选择看的太非黑即白,有太多“理所当然”的看法了。常青藤的 MBA 就“应该”一本正经野心蓬勃;上了 MBA 就“应该”有完美的简历,完美的投行或者咨询业的实习,完美的职业规划;我们“应该”把人生的每一步都计划到位,然后拼尽全力按照计划上的执行。
 
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所以我恨不得把未来未知的每一年都计划好 — 上 MBA , 应该做一份咨询实习,最好能实习结束后顺利进入这家公司,然后……可是,哪有那么多“应该”。很多时候我们用来束缚自己的“应该”也只不过是个人的偏执而已。
 
人生没有“应该”,选择也没有对错。很多时候,你的未来发展会怎样,也并非取决于你的精打细算,而在于你的机遇与能力。要记住,你的选择有很多,不要给自己规划一条理所应当的人生轨迹,从此过上今天都知道明天将要发生什么的日子。
 
用太多的“应该”来束缚自己,人生就越走越直线化了。但是像 Yong 那样,以一个开放式的心态来看待人生规划,就能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和选择,人生也能越走越多元化。
 
你周围 99% 的人都结婚了你也应该结婚吗?你周围 99% 的人都做了房奴你也拼了老命的买房吗?你周围 99% 的人都出国留学了你也着急上火的跟风吗?那不见的,如果你享受你当下的生活方式,请自豪的做那个唯一不同的1%。
 
这不证明你是格格不入的人,你只不过在当下做了一个不同于大部分人的选择而已。
 
05
 
再后来,Yong 去了一家加州的婴幼儿产品创业公司做了实习。这对他来说是个挺不小的变化,毕竟 MBA 以前,他是个在大型机械工程公司工作的彪形大汉八尺男儿。我也终究没有接受那份令人纠结的实习 offer 。再再后来,在二年级大家都忙着找毕业以后全职工作的时候,Yong 去了上海中欧商学院做了一个学期的交换生,又去了印度做了一次与他的专业长处也不怎么搭边的项目。
 
再见到 Yong ,是在不久前波士顿的初夏。
 
我问,“快毕业了,你找着工作了么?”
 
"你觉得呢?”,Yong 狡黠的笑着,“记着,我永远是那个特立独行的1%!”
 
我俩哈哈大笑着,坐在查尔斯河的岸边,把脚丫咚的放入面前安静的河水里,看那激起的一漪一漪的水花,仿佛看到了人生无限的选择与可能性。
话题:



0

推荐

奴隶社会

奴隶社会

1764篇文章 1次访问 1小时前更新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人,著名科普作家,公益人,和很多很多朋友。加入奴隶社会,也加入到我们的社区,相信你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