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1月22日 08:03

你知道如何放松吗?

你知道如何放松吗?
作者:Susan Kuang,一个在自我卓越的道路上实践了七年的积极行动派和精要主义者。留美MBA,《斜杠青年》作者。本文来自:SusanKuang(ID:susankuang2014)。
 
最近,在停止冥想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又重新开始练习冥想了。
 
你或许会问:当初为什么会停止冥想呢?原因是,我认为自己已经有非常好的自我觉察力和情绪调节能力了,平时也几乎不会怎么受到情绪的困扰,所以感觉自己不需要冥想了。
 
可为什么现在又重新开始冥想了呢?这其实和我前一段时间的状态,以及一位朋友给我的启发有关:
 
过去这几个......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20日 08:05

李一诺:你我皆凡人 寻宝人世间

李一诺:你我皆凡人 寻宝人世间
 
一诺写在前面:
 
今天这篇文章,是 2018 年冬天生日写的旧文重发。过去一年多,发生了很多事,也不这么喜庆。看看当年这篇喜庆的文章,觉得对自己也受用。和大家共享。(文章稍有改动)
 
昨天我生日,四十一,也是我妈生日。祝妈妈生日快乐!
 
我收到最可爱的一个祝福,是:祝大美妞女超人万能诺生日快乐!
 
我谦虚了一毫秒,就吐露了真心: 艾玛,我好喜欢!)
 
脑补了一下自己穿着超人的衣服,上天入地的样子,心里那个美啊~~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9日 08:03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八章 买房的进展和美丽新世界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八章 买房的进展和美丽新世界
作者:微木,执业律师。笔名取自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妈,我前几天看中一套房子,在山景城,特别像我小时候我们住的那个乡下房子。经纪说,110 万应该可以拿的下来。这次应该不是空头支票,因为经纪跟我说,她跟卖家经纪关系很好,只要我的 offer 大差不差,她就能帮我拿到房子。妈你知道吗,如果买到那个房子,我就可以从现在的家里搬出来,我好想搬家,越来越想了。”
 
桑宜握着手机,盯着微信输入框里的文字想了一会儿。然后她按下删除键。光标急速倒退,最后一句被彻底删除,她将消息发了出去。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7日 08:03

吾心安处——我在一土的这些年

吾心安处——我在一土的这些年
 
作者:何烨,一土语文教师。本文来自:一土教育(ID:etuedu)。
 
我是一个南方姑娘,却格外喜爱北京的秋冬。关于这两个季节的记忆,也犹为深厚。
 
我的儿子出生在 2011 年初雪后的几天。那年,下雪对于北京来说还不是那么稀罕的事情。我与一土的缘份也是从 2017 年的秋冬开始。我想,无论时光如何流转,也无论将来世事如何变迁,关于那一年,经历的人和事都隽永地铭刻在我的记忆中。
 
八十中:一土梦开始的地方
 
我们在一个晴朗而明媚的秋日来到那儿。彼时,我开始自己教育生涯中第四个......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6日 11:33

我家的先心儿终于自愈了

我家的先心儿终于自愈了
作者:张度,原外企咨询顾问,现为全职妈妈。
 
写在前面:
 
我是一个普通妈妈,只是生育的经历比较曲折:2014 年自然流产,此后两年不孕不育,好不容易自然怀孕,2017 年足月生下儿子,儿子 3 个月体检却发现有中型室缺,好像天崩地裂,无比庆幸 21 个月时室缺自愈。
 
一路以来心里的痛苦难以言喻,但庆幸有亲朋好友无条件的支持,才不至于崩溃得稀烂。希望把这两年心理重建的所感所思和大家分享,如果你也因为孩子的种种“问题”而忧虑,愿这篇文章能像一炬火把,有所照亮。
 
镇定剂的后劲儿......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5日 11:03

失去的节奏

失去的节奏
作者:Autumn,现居北京,六岁女孩的妈妈,七年麦肯锡咨询,四年互联网运营,目前创业中。天秤座AB型血的纠结星人,主写职场与情场的选择题。《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已出版。本文来自:清醒贪心记(ID:qtnotes)。
 
/ 0 1 /
 
我数了数,去年一共写了 33 篇原创。
 
其中上半年 30 篇。
 
下半年 3 篇。
 
哈哈哈哈。持续两年多的节奏,突然消失。
 
上半年更新频繁,部分是因为出书后,出版社有个特别鸡血的编辑小姐姐经常催我更新......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08:03

郝景芳:相信“相信”的力量

郝景芳:相信“相信”的力量
作者:郝景芳,经济研究员,科幻小说作家,雨果奖获得者。2017 年创立童行学院,为 3-12 岁儿童提供通识启蒙课程。育有一儿一女。本文来自:童行学院(ID:tongxingplan)。
 
2019 年,我经历了一些危机时刻。无论是人际关系、工作业务,还是个人方向找寻,都遇到过极大挫折,也曾有一些困顿的时刻,看不见路径,怀疑自己的选择。
 
年底之前,遇到压力大的瞬间,曾经哭到不顾形象。
 
2019 年,多数时间是灰色的,但最深刻的记忆,却带着温暖的底色。
 
01 孩子的挫败感
 
如果让我回忆 2019 ......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3日 12:03

编程明明是程序员的工作 关小学生什么事?

编程明明是程序员的工作 关小学生什么事?
术经理,现从事编程教育工作。骨灰级游戏玩家,曾在魔方、扫雷、俄罗斯方块等领域取得国内第一,多次打破全国记录,扫雷网(saolei.net)创始人。本文来自:镓话(ID:jia-talking)。
 
写在前面:
 
2019 年 11 月 9 日,我应邀在郑州第三届全人之美教育论坛暨中小学博雅教育专题研讨会上做了题为“编程课,到底在教些什么?”的演讲。坦白说现场讲得并不好,有些准备好的内容居然忘了讲,因此根据演讲内容整理一篇文章,作为补充。
 
我手里这个魔方,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地把它打乱,但要想把它复原,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2日 08:03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七章 与专家的对话、肯和告别圆舞曲(一)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七章 与专家的对话、肯和告别圆舞曲(一)
作者:微木,执业律师。笔名取自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旧金山市区,海湾立交桥,唐人街上桥口。
 
几只路障三角锥隔开穿梭的车流,在匝道与立交桥的汇合处圈出一块区域。
 
“Area of Impact(撞击区域)距离左侧车道线 0.5 米,Xiang 的车从右边切过来,Frank 的车从左边……两人速度都在每小时 65 英里,就这么碰上了……”
 
说话的人叫麦克,是桑宜律所聘请的事故重建专家,此时正挥动双手比划着车辆的行进路线。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9日 11:03

程博士称呼变迁小史

程博士称呼变迁小史
作者:童言,终生学习者,两个孩子的妈妈,硅谷高科技从业者,在工作和育儿的同时致力于自我成长。
 
写在前面:
 
奴隶社会的读者朋友们,你们好!我是美国硅谷的一名职场妈妈,在工作育儿的同时也关注自我成长。两年前加入诺言社区以来,我收获了许多启迪,让工科背景的我有勇气来尝试文字创作。
 
这篇文章是我最近写的一个关于女性成长的故事,取材于身边朋友的真实经历。文章通过近二十年间女主人公称呼的变化,讲述了主人公从少女到母亲、从学生到职场女性的成长历程。
 
称呼,体现了外界对我们的预设......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15:24

我快乐地输在了起跑线上

我快乐地输在了起跑线上
作者:Autumn,现居北京,六岁女孩的妈妈,七年麦肯锡咨询,四年互联网运营,目前创业中。天秤座AB型血的纠结星人,主写职场与情场的选择题。《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已出版。本文来自:清醒贪心记(ID:qtnotes)。
 
在某个创业者群里,有个妈妈讲过这样的故事。每天夜里十二点,她五岁的女儿会准时起床,梦游至她的房间,在她床边握住她的手。全程闭着眼睛,似未醒来,孩子在潜意识中确认,妈妈会回来,妈妈回来了。
 
听过这个故事的妈妈,无不唏嘘;我有闺蜜要创业时,我也拿这个故事“吓唬”她,说你要想清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14:33

大好中年 选择“不退”

大好中年 选择“不退”
作者:陶太,职场里的中年老母,两个娃的码字工人,“吼孩子”之余,终于顿悟,“不退”才能海阔天空,“不退”才能赶走一地鸡毛,“不退”才能中年无敌,童叟无欺。
 
人到中年,看透一切真相,一切皆成定局,理想困窘、气节折损、体力和精力都不济,却依然内心有光,眼神清澈。
 
为什么?
 
因为世事无常,运势起伏,中年还没有到终局。
 
内心有光的人,眼神是清澈的。
 
年轻的皮相,还有可能伪装,比如天真娇俏。但人到中年,对权色的贪恋,对金......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6日 12:53

一个公司干11年的感悟

一个公司干11年的感悟
作者:Helen,美国财富500强企业HR,Fortune School主创,人生教练。做过全职妈妈、自由职业者,在而立之年赴美留学,在多个国家学习、生活并工作过。本文来自:FortuneSchool2016(ID:Fortune_School)。
 
写在前面:
 
最近连续看到多则关于中年人职场困境的文章,我和先生在茶余饭后也聊起这个话题。在谈到未来该怎么走下去之前,我们先回顾了一番自己的职场历程。我的经历看起来五花八门,种种因缘际会,我尝试过多种职场身份,直到现在找到了我最喜欢的状态:一边在大公司里做 HR,一边在业余时间做成长课程和人生教练。
 
而先生的履历则是格外......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5日 09:03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六章 口供(三)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六章 口供(三)
作者:微木,执业律师。笔名取自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作者按:在第一章 车祸(一)中提到,原告与向寅都否认了在车祸中受伤,原告的起诉状仅向向寅要求赔偿财产损失。)
 
十分钟后,屋子里的人再次各就各位。
 
口供记录员拍了拍手,“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开始了?”
 
“当然准备好了,接下来的口供会很精彩的。”原告律师说,眼中闪着兴奋的光。
 
“所以,Mr. Xiang,车祸发......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3日 08:03

李一诺:我们的教育,要从“淘汰”到“成全”

李一诺:我们的教育,要从“淘汰”到“成全”
2015 年火遍硅谷的 AltSchool ,是我儿子作为创校生去的小学。2015 年 8 月份,我儿子在 Palo Alto 的小校区入学。当时 AltSchool 融资过亿美金,所有硅谷大佬几乎都在后面,可谓如日中天,在美国教育界引起了很多关注,更有千名教师争先恐后地应聘几个教师岗位。
 
可理想远大,现实骨感。2018 年,AltSchool 不得不“战略转型”, 黯然关闭了几乎所有的实体学校。过去一年的发展也不尽如人意。
 
虽然这个大泡泡吹破了,但是我很感激这个学校,种下了我做教育的种子。
 
2015 年 12 月,我和华章在硅谷见到了 Salman Khan,没......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2日 10:31

大方面对“无能” 不做“完美妈妈”

大方面对“无能” 不做“完美妈妈”
作者:骆婧,Fortune School 主创;有多语言、多国经历;是成长教练。本文来自:FortuneSchool2016(ID:Fortune_School)。
一、理想美好
和大部分看重早期教育的妈妈⼀样,我非常认可童年经历对一个⼈成⻓的重要性。
 
工作时,每次接到在突破上相对“困难”些的伙伴求助,即使我一字不提原生家庭,他们往往都会想到小时候父⺟亲对他们的态度,那些语⾔或者冷暴力就像魔咒一般紧紧锁住他们,在成年后仍然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
 
而且,我对自己期待很高。看到在外面吼孩子的妈妈,孩子暴哭耍混,妈妈怒气冲天狼狈不堪,我想我肯定......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30日 11:10

工作五年后 惟一还在上升的是年龄?

工作五年后 惟一还在上升的是年龄?
作者:顾及,真格学院院长,北大斯坦福中心 “人际动力学”项目特聘主任。去过 65 个国家,抖音上 230 万粉丝。本文来自:顾而言之(ID:whatGsay)。
 
有一个很可怕的观察:大部分人基本在工作五年后学习曲线就持平了,人也就被固化了。
 
你细细想想,你身边绝大部分的同事,甚至你自己,在工作岗位上天天加班努力做的,其实只是重复昨天的工作吧了,并没有实质上能力的提升。一开始入职时候上升型的学习曲线,早就被直线甚至是下滑线所代替了。唯一还在不断“上升”的,就是你的年龄了。
 
人生是没有几个 5 年的,更不用提你年......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9日 08:03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五章 口供(二)

不落雪的第二乡|第五章 口供(二)
作者:微木,执业律师。笔名取自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一点五十分,桑宜与向寅走进口供室。原告律师已经在座位上候着了。
 
那是位五十岁(目测)上下的老头儿,长一张精瘦的、泛着红光的脸,黑溜眼珠,发量稀疏。老头操一口口音兼容并蓄的英文,见到桑宜进门,他站起身,以蜻蜓点水的做派握了握桑宜的手。
 
“加州民事诉讼法有规定,一方律师不可以直接联系另一方的当事人,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免了和你的握手。”老头儿对向寅说。
 
向寅耸耸肩,......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9日 08:01

没有正常的个体 何来强大的国家?

没有正常的个体 何来强大的国家?
最近最大的感受,就是看到了很多伤害。
看得见的,是一个敬业的医生,在工作时间被极其残忍的抹脖子。
看不见的,是杀人凶手和家庭内心的变态。
变态不是一日之功,是来自长时间的淤结。
 
淤结
是很多人内心的状态。
 
每天机器一样运转
上学为了什么?为了考大学,
考大学为了什么?为了工作,
工作为了什么?为了赚钱,
赚钱为了什么?为了买房,
买房为了什么?为了结婚,
结婚为了什么?为了生孩子,
生孩子为了什么?为了让他上学,
......
阅读全文>>
2019年12月27日 11:05

心眼儿好的人 生意就应该好吧

心眼儿好的人 生意就应该好吧
作者:Kevin,华章的中学同学,本科毕业于四川大学,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MBA,卡拉丁的创始人兼 CEO,也是一土学校的创校学生家长。
 
今日小雪。北方的天空在这个节气时总是灰蒙蒙的,似雪非雪。
 
三十多年前,我还在家乡郑州读中学。学校在城市北边,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少数能够住校的重点中学。
 
住校的学生都是周日下午返校,周六下午回家。那个年代很少有家长接送,从初一到初三,都是自己背着行李和书包坐公交车到校,直到上高中后开始骑车往返。
 
 
八十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