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六章 云山雾罩(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六章 云山雾罩(下)

作者:马曳,非著名作家,已出版小说《此岸》《三万英尺》。本文来自:此岸 ( ID: cianmaye ) 。

谢迅心知顾晓音是想歪了。他从来没把她当成过那样肤浅的人,否则上回食堂两人听到壁角时他就该解释,但这世上很多事情是越描越黑的,作为一个医生,他太明白这一点——他们多说的每一个字,都能被患者和家属演绎成三千世界,所以最好就是除了必须说的话之外一句不说,病历上能不多写的字一个也不要写。就像老金说的:想写小说的话自己上网写去,不要留在病例里给他找麻烦。
 

 

于是谢迅只说:“好,明天沙姜鸡回来我告诉他,他肯定少了不少后顾之忧。”

 

本该高枕无忧的沙医生,第二天和谢迅联袂出现在了顾晓音面前。新年里吃饭的选择少,顾晓音和谢迅商量好晚饭时分在一家火锅店碰头,谁知等顾晓音加完班赶到店里,有俩人在等她。

 

沙姜鸡倒也没装聋作哑:“顾律师不好意思啊,大过年的来当你们的电灯泡,我也是迫不得已。”

 

顾晓音倒是大方地坐下了:“欢迎,你来了吃火锅我们还能多叫几样。”

 

沙姜鸡露出一种既感动又被这一口狗粮噎住的辛酸表情:“还是顾律师爽快,我今儿早上跟你家谢医生交班说到晚上要加入你们,他那脸黑得就像我建议3p似的,立刻把搬出院接ICU病人这些活全扔给我了。”

 

饶是知道这位的风格,顾晓音还是没憋住喷了一口茶。沙姜鸡见状,显得甚是无辜,就像刚才他只是预报了下天气,不知顾晓音为何反应过度一样。谢迅表面上不动声色,桌面下的手却捉住了顾晓音的。“先点菜吧,”他说,“你要问她的事,咱们边吃你边问。”

 

顾晓音的手被谢迅握着,菜点的完全心不在焉。好在沙姜鸡一心在他的事上,倒也没注意到。“长话短说,我的问题是,如果你和男朋友分居两地,他想去你的城市,你会拒绝吗?”

 

顾晓音觉得这问题透着奇怪。还没等她细想,谢迅道:“你丫是不是又上南京去了?”

 

沙姜鸡爽快地承认:“当然,我从南京来的。”

 

顾晓音试探着问:“你女朋友在南京,你想去南京工作女朋友不让?”

 

沙姜鸡挠挠头:“事情有点复杂,但差不多就这意思吧。”

 

顾晓音想了想,稍觉为难地看了眼谢迅。谢迅摩挲了一下她的掌心:“你随便说,别怕打击他。”

 

顾晓音斟酌许久,到底说了实话:“如果是我的话一般不会拒绝,除非我这里的工作机会明显比他原来的地方差很多。”

 

看沙姜鸡的脸色迅速垮了下去,她又不忍心地补充:“南京毕竟是二线城市,更何况医疗这方面,全国来说就算上海也很难跟北京比吧?”

 

沙姜鸡像是听进去了一点。未几他又问:“如果有个大学同学追求你,假使你对他没有意思,会直接拒绝他还是继续当朋友?”

 

顾晓音心里一痛。如果不是知道绝无可能,她简直要怀疑沙姜鸡是在影射她。看来这世上与她有类似经历的人还有得是,却不是人人都像她一样及时回了头。

 

想到这里,她握紧谢迅的手,简直要对他感恩戴德起来。

 

沙姜鸡还满怀期待地望着她。顾晓音却无端想到自己这些年来的心路历程,一个人在没死心以前,对方做什么都没有用,她总可以找到借口解释对方的行为,说服自己继续等下去。她之所以那么多年没跟陈硕开过口,大约也是因为自知一旦开口,便是图穷匕现之日吧。

 

于是她问沙姜鸡:“你跟她表白过吗?”

 

“没有,但我这么三天两头往南京跑是个人都知道吧。”

 

“我操。”谢迅忍不住插了句嘴。顾晓音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跟她一样!可见这世上感情幸福的人各有秘方,不幸的人蠢的方法却都差不多。顾晓音忍住自己想上前摇撼沙姜鸡的脑袋告诉他“她不爱你”的冲动,婉转地表示对方未必真知道他的想法,尤其如果他们一直是很好的朋友,毕竟朋友和恋人的界限有时也不那么清楚。

 

但事实是对方也许只是懂装不懂,你非得在她面前说出了那句话,她才必须拨云见日,给你一个痛快。

 

顾晓音从自身经验出发,早已把素未谋面的沙姜鸡小师妹打入不受欢迎人群。沙姜鸡却还没死心,这一顿饭的功夫,把同样两个问题用不同方式来回问了许多遍,问到谢迅这个听众都失去了耐心:“我跟你丫说小师妹对你没意思你不信,现在晓音说了你也不信,让你直接去问小师妹你又不肯,是非得调去南京跟南墙迎头相撞才算完?”

 

沙姜鸡喝了两瓶啤酒,虽还没醉,眼睛已经有点泛红了:“我不甘心......”

 

顾晓音深深理解他的心情,谢迅其实也差不多,如果他们没有遇到彼此,此时这桌上不过是三个各怀伤逝的人。谢迅终究叹口气,拍了拍沙姜鸡的肩膀:“哥们儿,早死早超生。”

 

“沙姜鸡也挺可怜的。”和沙姜鸡告别后顾晓音忍不住对谢迅说。

 

“你跟他说得有点过于委婉了。他现在这执迷不悟的劲儿,需要一大盆冷水,澡盆那种。”

 

“他其实应该也知道,只是做不到真的抽身吧。”顾晓音不想讲她的感同身受,“之前还觉得他挺风流的,没想到还有这么痴心的一面。”

 

“那要看是谁。”谢迅道,“在科里小护士面前他还是那个风流的鸡医生。小师妹他放在心上了,才会不一样。”

 

顾晓音便问:“那你呢?你什么时候把我放在心上的?”

 

这问题的正确答案从来都是见你的第一面起。但谢迅不想撒谎。他其实连第一面见顾晓音是什么时候都不太记得了,第一回小学的时候是这样,成人后也是如此。若说他觉得自己动了心,大概是顾晓音姨夫去医院那一回,可是既然他小时候就对顾晓音犯过混,也许那时候也觉得她不同。无论如何,现在他们的手握在一起。谢迅恋爱过也结过婚,再也不会在这种时刻觉得自己一定会和顾晓音白头到老,但他还愿意再尝试一下,如果他俩能像从前的歌里唱的那样一夜白头永不分离,那听起来也不错。

 

只是眼下这题还得解。谢迅不愿骗顾晓音,据他对女人的理解,他若是说了实话,顾晓音会伤心。他也想反问顾晓音有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够不够抵挡她家人对他的偏见。但他终究只是回答:“不知道。潜移默化的吧。”

 

-  END  -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