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四十不惑,一个普通人的自我接纳之旅

四十不惑,一个普通人的自我接纳之旅

题图:Photo by Julian Paul on Unsplash.

作者:国华,诺友,金融从业者,AB 型天秤座的纠结星人,业余文字爱好者,关注自我成长的 9 岁宝妈一枚。

 

最近,在一场读书活动里,芬兰自然与环境教育学院院长金穆兰老师说:

 

“很多小伙伴,努力学习、努力生活、努力工作、努力育儿、努力挣脱原生家庭的创伤和记忆。那么努力学习生活智慧,好像总是没有实际性的帮助和改变;考了好多证书,还是觉得没有力量和挫败;努力敦促孩子,好像孩子也不领情还渐行渐远……

 

我很心疼大家。希望大家能够让心安静下来,好好关照自己。”

 

金老师几度哽咽,不自觉的,我的泪水也扑簌簌往下流。过去的我,完完全全是金老师描述的模样——回顾一路从懵懂迷茫的青春期,到跌跌撞撞惶恐的二十岁,跨过匆匆忙忙焦虑的三十岁。永远是——上学时,这一阶段为下一阶段做准备;工作后,年末的 KPI 永远是来年 KPI 的起点;结婚后,租房不行琢磨买房、买了房觉得不够想换大房;幸福快乐永远在未来的某年某月某一天但绝不是此时此刻……

 

不论自己已经默默付出了多少,不管实现了多少曾经的小目标,在永远被评价、被比较的环境中,结论永远只有一个:自己不够好!想要幸福、想要安宁、想要自洽,好难。

 

在这种仿佛永无止境的“人在当下、心在未来”中渐渐迷失,像麻木的牵线木偶,丢失了感受幸福的能力。

 

所幸,经过一次次有意识的觉察、反思、转念,一次次的面对、接纳、打开,现在的自己距离内心稳定的自洽越来越近。

 

一、漫漫减肥路,一走二十年

 

从进入青春期至今二十多年,我个人的内在消耗,不论直接、间接都绕不开一个“胖”字。甚至可以说与自己的关系,淋漓尽致体现在与肥胖纠缠的过程中。
 

 

从 9 岁至今,漫长 30 年时光里,出现过各种场景、各种人,他们出自或善或恶或无法猜测的初心,在我耳边、眼前反复刺激——你胖,你丑,你不配。

 

9 岁时,亲戚和邻居看着 2 岁多的妹妹精灵可爱,开始评价我。她们对我妈说:“哎呀,你家大闺女就是眼小……”对我说:“闺女,你这脸胖得快成炸油饼了……”

 

高中时,身高长到 172cm,体重徘徊在 65kg 上下。女同学间偶尔聊天:“国华,你五官还行,就是再减减肥就好了”;“国华,其实我发现你眼睛不小,平常尽量睁大些,是不是会显得脸小一点儿……”

 

某天课间,我和两个漂亮女同学闹着玩儿,不知谁不小心碰倒了一男生水杯,男生不冲那两个姑娘喊,瞪着眼指着我大喊:“闹什么闹!你看看洒了,这下你开心啦!”我一脸尴尬,心底很不舒服。大概从那时开始有意识控制体重。

 

2009 年,进入职场第一周,某男同事午餐期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国华,你五官挺周正。但你要知道,职场中,女性形象更重要。如果身材不好,年龄大的,别人还勉强可以夸一句气质好。但刚工作就胖成这样说不过去。”后来,陆陆续续一些美女同事:“国华,这么多年减肥都没成功,你就不打算想办法整明白这个事儿……”

 

最夸张是 2013 年进产房前,体重飙到 99 公斤。生产过程曲折,催产、人工破水折磨近 72 小时,后来几近虚脱顺转剖。迷迷糊糊痛苦煎熬,好不容易局麻后痛感减轻,听到手术台上的主刀大夫边剖腹边说:“啊呀,瞧这个大胖子!脂肪至少 5 厘米厚,你这生完孩子赶紧减肥,不减肥肯定没眼看了。”这句话如重锤砸在心底一样,这么多年没忘记过。

 

如此种种评价多了,“胖”渐渐被我有意无意内化成一个沉重的标签。一定程度上塑造或强化了我的部分性格特质,比如:敏感、自卑、要强等等。

 

这些年,试过的减肥法不计其数。借助外力类的,拔罐、中药泡脚、针灸、经络按摩、汗蒸、泡药浴、精油按摩,包括医美项目酷塑等;调整饮食方面的,吃素、节食、调整结构、控糖;药物方面的,减肥药、酵素原液;期间坚持不断的是各种类型的运动健身,多数时间多策并举。除了切胃和抽脂手术,市面上绝大多数减肥方法都试过,收效甚微。期间有过短暂减肥成功的欢欣时刻,更多是默默郁闷和体重死磕的暗淡时光。


 

比如:2017 年健身房请专业教练指导运动 100 多次,每次 60 多分钟,饮食也克制,甚至中间 3 个月天天喝蒸馏水。年底复盘,尽管体型改善,却长了 3 公斤。再如:2018 年秋季的 3 个月,每天吃轻食,体重只掉 1.5 公斤,而有同事只连续吃了 4 餐,就锐减 2 公斤,心底酸呀。

 

近几年,不论多忙都会记录当天体重。但是不论我再怎么折腾,体重都是来回震荡、稍不留神就筑底上攻,下降希望渺茫。就这样,在一次次夏天减掉 20 斤、冬天复胖 25 斤的往复轮回中纠结,越来越重,我也越来越痛苦。

 

二、一次次复胖,根源是缺爱

对很多人来说,减肥这件事相对容易。比如队友,去年 6 月开始发现自己有点胖想减重(他身高 187cm,当时95kg),也没用什么奇招,只是每天早上跑步 3km。短短两三个月减掉 15kg。

 

对我这个减肥专业户来说,心底隐隐觉得反复减肥反弹,背后一定有隐藏的原因,只是还没找到。于是,深入了解自身减肥难的原因成了我的一个习惯。

 

比如:“限制饮食理论”明确回答一旦超重就很难减肥,长期节制饮食的心理效应会产生更多的体重增加而不是减轻;《深度营养》讲脂肪来源于干细胞,在不运动的情况下摄入糖、淀粉和反式脂肪酸身体就会产生大量新的脂肪细胞,而消除脂肪的因素主要包括“锻炼、睡眠、共轭亚油酸、类视黄醇、瘦素、胆固醇”;“基因与肥胖”明确有些人肥胖一部分由于遗传(另一部分源于营养),阐明人天生就有胖或瘦的倾向,也就是人体基础代谢率很大程度上可以遗传 ……

 

林林总总,看过不少理论和常识,统统用以指导实践。但是体重依然像股票 K 线图,起起落落,唯一不变的是趋势永远向上。


 

直到今年,在诺言社区听到诺友维维制作的一期电台节目“你也有黄昏焦虑吗”,于是知道了心理学家徐徐写的《我减掉了 50 斤》这本书。徐徐从心理学角度切入,真诚、客观、忠实呈现了她从 150 多斤减到 100 斤以内的亲身经历和心路历程,一切都从探寻内心出发。与其说这是作者的减肥历程,不如说是一次心灵疗愈之旅。于是,赶紧买来读。

 

打开书的第一眼看到:

“你如果总是吃进去超过你需要的食物,那这个食物就不是你的胃需要,而是你的心需要。而我们的心是不需要食物的,它需要爱,需要包容,需要接纳,你多吃进去的每一口食物可能都是在填补你无法被满足的爱的需要……”

瞬间感觉被戳中,泪水止不住流。

 

那一刻,我知道这次真的找到一次次复胖的原因了。自己时不时的“饮食失控”只是表象,根源在于——童年时没得到过无条件的接纳,内心没长大的那一部分“内在小孩”一直极度渴望无条件的爱。无意识中,通过吃过量的食物去感受爱、去填满内心的巨大缺口的行为模式,渐渐成了自己情绪调节、压力应对机制。

 

作者徐徐的心路历程让我产生极大共鸣,一字一句唤起了年少时深埋在心底的记忆。也让我在多年刻意忽略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去面对并接纳一个现实——父母对我的爱有很多前提条件,囿于自身认知、成长经历,他们可能此生都无法成长了。

 

尽管理智上我已清晰,但面对并接纳这个现实并不容易,更遑论要改变自己二十多年的行为及思维模式。但为了后半生不再困在曾经缺爱的囚笼里,必须要改变,必须要成长。就像一诺《力量从哪里来》写的——“面对它,接纳它,处理它,放下它”,是的,我要去面对!

 

三、勘破执念,与自己和解

01

尊重事实,真实面对过去

就这样,我开始尝试在诺言社区这个安全的场域真实面对自己的过去,还原事实,尊重客观,去挖掘记忆中那些只要一想就痛苦万分的片段,摊在阳光下。尽管成年尤其是自己当妈之后,理智上理解母亲当年的辛苦和不易,但是感情上始终无法彻底抚平这些伤。
 

举个例子吧,关于上学迟到。

 

记得二年级时,某次父亲出差在外。一天起晚了,院子里几个小男孩都走了,我起来一边收拾洗脸一边哭,担心迟到被老师批评,也很难过觉得自己不该迟到,大概心里还有几分对那几个小朋友不喊我一起走的失望吧。

 

母亲很生气,从床上跳下来,边打我边骂:迟到了你不去学校,哼哼唧唧哭,赶紧走!

 

我顾不得难过,惊恐中慌忙抓起书包一路往外跑。我家当时住的地方需要下一个小山坡才能到公路,为了躲开我妈,一头扎进山坡的树林里。母亲在后面紧追不舍,我跑着竟然发现身旁有石头块飞过来,砸到地上。心想:被砸上就完了!

 

奔命一般在山坡的树林里穿梭,就这样跑下山,看着我妈没追上来,才慢下来。就这样,一边抹眼泪,一边往学校走。

 

已经忘了老师是否批评过我。只记得当天晚上放学时,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回家?回家再挨打怎么办?所幸,硬着头皮回家后,在恐惧中认了错,没再挨打。

 

写这段文字时,胸口涌动着莫名的情绪,又有泪要流出来。

 

在社区里,我把未成年时这类经历逐一翻出来写下来,一些诺友看到动态过来留言,有鼓励、有共鸣、有建议,很温暖。

 

渐渐发现,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好的伤,当我真正转身面对时,疗愈就已经开始,爱的缺口以一种神奇的速度愈合。


 

 02

承担责任,真实面对自我

 

M.Scott Peck 在《少有人走的路》把“移情”定义为“把产生和适用于童年时期的那些感知世界、对世界做出反应的方式,照搬到成年后的环境中,尽管这些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于新的环境。”

 

我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存在“移情”。在求学过程中与老师的关系、成年后与职场直属领导的关系中,一直渴望得到老师或领导的全然接纳(主要是女性),而这些是我潜意识中童年与母亲关系在现实生活中的投射。这些,给我带来了不少困扰,也阻碍着我心灵的成长。

 

面对这样一个真实的自我,意味着不仅要全面看到自己的缺失和不足,更要在此基础上修正既有的人生地图或进行彻底重构。而人类的天性却是习惯于呆在舒适区内、固守既有的行为和思维方式,因此面对真实的自我并获得成长是难上加难。

 

不论多难,我都告诉自己要重树信念:我是自己人生的第一责任人,需要为自己承担责任——面对自己的“内在小孩”,给她滋养,让她成长,让她相信:她已经足够好,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来获得接纳、不需要委屈自己去获得爱,曾经缺失的接纳由这个成年的我来给予,曾经没有获得的爱由现在的我来满足。

 

 03

保持平衡,真实活在当下

 

于是,我试图通过有效探索,关爱自己,让心灵获得成长。

 

关注肉身
 

 

我开始在忙碌的工作、育儿、经营亲密关系、追求自我提升、经营微环境的间隙,关注身体健康。注重饮食营养、提高睡眠质量、确保运动频率。生了病不再扛着,加班多了哪怕做不到休息至少提醒自己不时地起来走走舒缓一下肩颈,看看远方缓解下视疲劳……

 

微小的行为改进无法立竿见影,但习惯性头痛缓解、情绪波动幅度减小效果显现。

 

滋养心灵
 

生命的前 36 年多,我不了解自己。三年前开始向内看,关注自我成长后逐渐发现:
 

自己喜欢画画儿,在学习画画儿的过程中,我和女儿一起参加“中国美术学院”业余素描、速写等级考试,目前考过素描五级,速写六级,并相约一起考过业余九级;虽然有些胖但是身段柔软适合做瑜伽,每次做瑜伽都感觉到内心宁静;不喜欢目的性强的世俗交往,而喜欢和同频的三五好友聊天小酌;喜欢用文字记录点滴生活感悟,若偶有朋友共鸣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做这些事情,我不再考虑投入产出,唯一的原因只是单纯的“喜欢”,内心越来越充盈。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