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五章 大千世界(下)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十五章 大千世界(下)

作者:马曳,非著名作家,已出版小说《此岸》《三万英尺》。本文来自:此岸 ( ID: cianmaye ) 。

他俩约好初三顾晓音去医院找谢迅,初一晚上顾晓音没忍住,先跑了一趟。这天邓家包了饺子,顾晓音得了个最好的借口——邓家春节的饺子向来是邓佩瑶调馅,顾国锋擀皮。邓佩瑶因为在南方久住,爱往饺子馅里和荠菜。这几年物流发达,北方过年也能买到新鲜的荠菜,邓佩瑶包了几回,全家都爱吃,这便成了邓家春节的保留项目。

 

顾晓音给爸妈打下手,三个人忙活一下午,包出一百多个饺子来。邓佩瑶照例划拉出五十个先冻上——这是要留给邓佩瑜的,接着数晚上吃多少,还能剩出多少来,顾晓音忽然说:“妈,您晚上多下二十个给我带回家行不?”

 

邓佩瑶应着,手里还在数:“我给你拿个盒像给你大姨那样直接冻上,回头你要吃自己下了就成 。”

 

“您一块儿下了就行。我晚上回去就当夜宵吃了,懒得再下。”

 

邓佩瑶抬头看看女儿:“你夜宵能吃二十个饺子?”

 

顾晓音在邓佩瑶狐疑的眼神里低下了头:“好像是有点多,十五个吧,十五个就行。”

 

邓佩瑶觉得女儿的那一点心思就像出洞的兔子,刚探出个脑袋,你咳嗽一声,它就缩了回去。于是她心下了然,只做不知:“行。你当夜宵的话我等你临走再下,拿个保温盒装上,你吃的时候还能是温的。”

 

她到底还是给顾晓音下了二十个,装了满满一大盒。顾晓音提着这盒子,想给谢迅一个惊喜,于是没打招呼就直奔心脏外科。办公室没人,顾晓音绕去监护室瞅了一眼,也不见谢迅的踪影。她这才感觉出自己的莽撞——谢迅可能在手术,可能在病房,可能在急诊,可能在这个医院的任何角落。

 

顾晓音贼心未死,找了张凳子坐下,掏出手机给谢迅发了条消息:“在干嘛呢?”

 

谢迅倒是回得很快:“溜回家陪我爸吃了个晚饭,这会儿正等着被召回医院呢。”

 

顾晓音心里倒是卸下了担子——原来是这样,当然是这样。她纠结了一会儿,把饭盒原样拎了回去。

 

初二一整天顾晓音都过得挺心不在焉的,也许是因为头天晚上扑了空,让她对第二天能见到谢迅生出了格外的向往,饥饿营销可不都是这么做的。她又有点后悔没把那些饺子留在谢迅办公室,若是他看到了,也许无论多晚回家总还会来找她一下。

 

这患得患失的心情一直维持到晚上。晚饭前程秋帆忽然给她发了条信息,祝她新年快乐。顾晓音看着这条没头没尾的消息和手机框上方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直觉护生肯定有什么幺蛾子。历来春节只有乙方给甲方拜年,甲方除了群发的信息,可极少有人会想到她这个小小律师,除非是在年节里派活,不得已得先说句场面话。

 

果然下一条信息很快被推送进来,程秋帆说护生临时决定加融一轮 C1 轮融资,公司已经跟投资人谈好了意向,希望能尽快落实,问顾晓音能不能今晚就把 Term Sheet 按 C 轮条件照搬出来,明天跟对方律师开始谈判,“袁总希望能在元宵节前把 C1 轮做完。”

 

做了七八年的律师,顾晓音早对此练就出充满禅意的态度。早年间她看到这种消息便会血压飙升,立刻觉得自己接下来的两星期都得睡在办公室里,若是逢年过节,更忍不住怨天尤人一番。现在她冷静得很,C 轮 term sheet 改成 C1 轮首稿发出去,这是她今晚回家后十五分钟便能搞定的事,完全不值得为此恐慌。至于这个空降的 C1 轮融资到底有多少活,要等到明天看到对方律师第一轮修改意见才能下定论。如果她今晚捱晚些才把文件发过去,对方怎么着也得看个大半天,等这电话会再约上,怎么也得下午了。她和谢迅尚有一整天时间可以厮混。

 

这就是一个老律师的生存智慧。

 

她先给程秋帆回信息,告诉他今晚肯定把 term sheet 发过去,又告诉刘老板有这么一回事。这些做完,她把手机拿给蒋近男,给她看程秋帆发的信息。

 

蒋近男瞄了一眼,“老袁还是没忍住啊。”这句评论完,她又安慰顾晓音:“你不用紧张,护生的 C1 轮元宵节肯定融不完。”

 

顾晓音其实完全不担心这个。若真是一个紧锣密鼓的项目,她是不怕的。她最讨厌的是那种虎头蛇尾的项目,往往不分白天黑夜地忙上几天,然后归于长久的沉寂,有些项目还会在当中诈尸一回,把人整得鸡飞狗跳。“不患寡,患不均。”顾晓音觉得古人早已总结到位。

 

但她还是仔细听蒋近男给她解释:护生经过 C 轮融资以后,袁总和方教授的持股降低到了 50.1%,袁总拉来的医疗界股东占股 20%,VC 投资人占 19.9%,剩下的 10% 是员工股。这是个微妙的平衡,如果要再融资,除非现有的医疗界或 VC 投资人出让权益,否则袁总和方教授就会失去多数股权。袁总在 C 轮时就想劝说那几个医疗界股东出让一些股权,然而无功而返——大家都等着护生上市财务自由,谁愿意在这临门一脚时赚这小利?袁总这时候想再融 C1,大概是 C1 轮投资人愿意给很高的估值,能让 IPO 价格再往上冲一冲,可这也意味着这块硬骨头他得更努力地去啃一啃。

 

顾晓音听完蒋近男的解释,觉得这个项目必然会往她最讨厌的那个方向进行。投资人既然要给高估值,怕是会在投资条件上锱铢必较,袁总又一定想赶紧把这估值谈定,好拿着谈好的合同去说服医疗界那几个股东出让股份。真是完美风暴的前奏。

 

但她决定这些以后再烦恼。初三的早上她吃了谢迅没赶上的饺子,拎着笔记本电脑去中心医院——还带了零食,跟去春游的小学生似的。可她在谢迅办公室干活的愿望没实现。顾晓音走进心外科就迎来一众年轻医生护士眼光的洗礼。谢迅早已收拾好办公桌供她工作,顾晓音自己怂了,表示自己去楼下咖啡厅工作就行。

 

谢迅稍有点遗憾,本来觉得自己回到办公室还能多看顾晓音两眼,这下只能等午饭。不过两人到底刚确定关系没多久,科里的护士又八卦得很,晓音害羞也正常。他这一等就等到一点半——十一点半急诊送过来一个病人,等把病人安顿在监护室体征平稳下来,两个小时已经滑过。谢迅急忙给顾晓音打电话,约在食堂见。

 

“你饿了吧?”他见着顾晓音便问。

 

“还真没有。”顾晓音照实说,“我喝了一大杯拿铁,至少 300 卡路里,够一顿饭的。”

 

谢迅笑了:“那现在想吃什么?”

 

顾晓音想了想,“说实在的我现在就想吃个鱼香肉丝。”

 

“就这?”

 

“就这。咱的品位就是这么朴实。”

 

顾晓音的愿望很快被满足。“你别说,这水平能赶上巅峰时期的小王府了。”她边吃边评论道。

 

真有这么好吃?谢迅疑惑地又夹了一筷子,“正常食堂水准啊。”

 

顾晓音感慨谢迅被中心医院食堂惯坏了,“只道当时是寻常。”

 

“还笑,等你哪天要不在这儿干了就品出区别来了。”

 

“我哪可能不在这儿干?”谢迅又笑道。

 

顾晓音倒楞了一下。她从没见过有人这么笃定自己会一直在一个地方干下去,至少同龄人是不会的。上一代的人习惯了在同一个单位一呆就是一辈子,但现代的社会哪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简直像尾生抱柱一样荒谬。她自己虽然在君度这一个地方一干这许多年,也绝不会认为自己可能会在君度退休。

 

也许医生这个职业不太一样吧。

 

他俩吃完饭,谢迅借机又问顾晓音要不要去心外科,“你要觉得大办公室人多,我开间单独的诊断室让你一人呆着也行。”

 

顾晓音也觉得来中心医院坐一整天咖啡厅有点无聊,衷心觉得这个提议好。她抱住谢迅的胳膊,把头靠在他肩上:“还是我家谢医生足智多谋。”谢迅便任由她那么紧紧地抱着,半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他身上,他甚至不需要转头,都可以闻到顾晓音头发上的香波味。

 

“小音!”

 

谢迅只觉得顾晓音抖了一抖,随即身上的重量轻了。他疑惑地顺着顾晓音转头的方向也向那声音的来源看去。

 

邓佩瑜刚从老干部病房的专属小楼里走出来,刚好撞上这你侬我侬的小两口,男的还有点眼熟。等她想起这男的是谁,小音过年时又是怎么跟她介绍她的男朋友的,不由怒从中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