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小缺爱的孩子,一生都在寻找爱

从小缺爱的孩子,一生都在寻找爱

题图:Photo by Noah Silliman on Unsplash.

作者:仕明,资深催眠咨询师,国际生生不息改变协会高级讲师,艾瑞克森基金会中国分会主理人,生生不息心理平台创始人。本文来自:黄仕明心理(ID:shimingxinli)。

 

题记:

在我接触过的咨询个案里,常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一个人可以对他曾经经历的创伤、问题几乎倒背如流,不是他记性太好,而是他也许已经被训练成“职业病人”,不停地在生活经历里面找问题、分析问题,每一次都有可能掉进到创伤的经历里、画面里,重复地经历第二次受伤。

 

所以在他的身心神经系统里,有点像是他成为了创伤事件里面的组成部分,就算时间已经过去数十年,他仍然是卡在这些画面里,重复他作为一个受害者的信念、情绪、身份和行为,创造不断重复的结果和现实。

 

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人一生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但是我们会发现,很多把自己定义为受害者身份的个案,会在同一条河流里,体验同一种感受、同一种愤怒、同一种抱怨、同一种受害的感觉,挣扎在同一个破坏性自我里,然后生命不停这样轮回,直至他进入坟墓为止。

 

1、当无法从父母那里,获得想要的“公平”

那股强烈的抗争力量就一直潜伏着

 

我的一位来访者,一个看起来非常内向的人,她谈起之前带孩子去公园玩的经历。

 

她说:

 

“我们在公园玩了一阵子,后来我儿子和另外一个小孩因为争玩具,互相推搡了一下,我孩子就哭了,看到他哭,当时我只有一个冲动和想法:如果我的儿子被欺负,我不站出来保护他,会不会对我的儿子有影响呢,如果我不为他讨回公道,我的儿子会不会觉得我是个软弱又没有力量的人呢?

 

所以我一定要为我孩子争取些什么!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我就大声冲着小朋友的妈妈,开始指责,谁知道他妈妈也毫不示弱,嗓门甚至比我还大,更凶地回骂我,我们就激烈地争吵起来,场面越演越烈,一发不可收拾。”

 

我和这位来访者已经进行过几次咨询,有了一定的了解,她几乎在每一次个案咨询中,都会跟我重复自己的成长经历,她的父母在她小时候控制她、禁锢她、不尊重她,让她的童年有很多的创伤,甚至这些创伤的经历还在影响着今天已经 40 岁的她,影响着她的家庭、工作和关系。

 

她常常跟我说到的一个经典案例是,在 6、7 岁的时候,只要她吃饭迟到一两分钟,父母都会把她大骂一顿。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只能选择忍受和屈服,变成他们眼里的乖孩子,这样她才有好日子过,但是,她的内心一直有一种抗争,想去争取回属于自己的尊严。

 

一直到现在,虽然她已经四十多岁,这种抗争的力量在她内在从未停止过,甚至她曾经去找父母争论,想要让父母认错,去承认过去给她带来的种种不公平对待。然而,她的父母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还认为这种方式对她来说是好的。

 

当她没有办法从父母那里获得想要的“公平”,那股内在很强烈的抗争力量一直潜伏着。

 

这反映在她和其他人相处过程中,感觉到自己有些东西想要表达、但最后又没有表达,在别人面前要表现出温顺的样子,又或者她看到别人表现得特别好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很差劲、不够优秀。但她都把这一切归咎到是童年被父母不公平和束缚对待造成了今天这样的自己······

 

每一次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这种火一样的、愤怒的、抗争的力量就会淹没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涌起:我必须要找回属于自己的公平对待!

 

这种声音一直存在着,以至于即使是两个小朋友的矛盾都能引发她内在的这一股要抗争、火的力量,让她退形回到一个小孩的年龄。

 

2、抗争的力量  是你的生命之火

 

听完她的讲述后,我柔和地看着她,还有一点调侃、顽皮地对她说:因为两个小孩子之间而变成成人之间的争吵,那一刻,你觉得你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年龄呢?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还是一个退形回到了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呢?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跟我说:

 

“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是个小孩!回到了成长过程中,感觉到父母对我的禁锢、控制,我想要去抗争,去争取,把这种火一样的情绪要表达出来,同时,我也担心如果我的孩子看到我不去抗争,他会不会也像我一样不会去抗争,所以我一定要去抗争,去争取回“公平”。”

 

我看着她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把这一个部分也带到了我的内在,我真的能够给到那个成长中的小孩很多的同理心,在她那个年龄,她受到了某些对待,没有人能够在那个时候帮助到她,那个时候的她为了生存、为了过得好一点,压抑了这一股火一般的力量,她想表达、想抗争、想对不公平的事物说不!

 

于是,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带着所有的尊重、善意对她说:

 

“我想邀请你对那个部分、对那股抗争的力量说:

 

“欢迎,欢迎······因为在这个地方,她吸引了你所有的尊敬和注意力,一种火的能量、一种生命的活力,她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她是你的生命之火,也是你的生命之源,她是你所有的力量所在,我想对这个部分说:欢迎。

 

能够抗争,能够为我带来保护的力量,我给予她所有的敬意,欢迎、欢迎······

 

能够在那个年龄,运用这样一种火的力量保护自己,我觉得她真的很重要,而且对我现在的生命、未来的生命也很重要。”

 

3、邀请火一样的抗争能量  进入更完整的空间

 

这是我们要去做的第一步,就是当你意识到一个破坏性自我不断出现时,理解到“她”不断拜访你的背后的意义就是:她想你肯定她,她想你确认她是有意义的。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第二步,就是邀请“她”透过我们自身进入一个更大的智慧,一个更完整的空间,所以,我对她说:

 

“每一次当这股火一样的抗争力量来到你现在这个年龄,除了对“她”说欢迎,肯定“她”的重要性以外,或许,在你这个年龄,是时候运用你的智慧,帮助“她”,教导“她”,引导“她”,如何正向地应用这股力量,在什么时候可以有这样的智慧去 say no,在什么时候可以 say yes······

 

也许,现在,在你这个年龄,可以对那个年幼的部分说:我看到这股抗争的、愤怒的力量,这股力量对我来说很重要,火一般的力量、活生生的生命的力量,能够 say no 保护自己很重要,我感谢你,带给我这样的力量,我不会剔除、或去除这股力量,我想感谢你带给我的力量、勇气、刚强······

 

同时处在现在这个年龄的我,已经比过去更有智慧了,我想回来帮助、引导你、支持你可以正向地应用 say no 的能量,让我的生命可以活出自在、放松、流动和勇气。

 

所以你现在不需要去抗争,你现在不需要再用火的能量去支撑,我知道那时不公平,不得不要这样做,没有人能够帮到你。

 

但是过去已经过去,现在不一样了,让我来帮助你学习有智慧、正向地使用这股能量,什么时候可以 say no,在什么时候可以 say yes······”

 

4、潜意识总是想要平衡

 

伟大的心理学家卡尔·荣格说过这么一句话,潜意识总是想要平衡。

 

在你生命中有些症状之所以反复地出现,是为了来提醒你,有些东西一直被你忽略了,它们需要被看见,被重视,被连接。

 

就像这位来访者,她小时候不得不把那一股火一般的抗争力量压抑下来,不允许被表达。

 

但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如果再不去正向表达她,这股力量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变成破坏性的表达形式,即使是面对两个小孩子的矛盾,也会让自己怒火中烧,完全失去成年人的理性。

 

如果我们某一个自我没有被人类社区、人性的善意所触碰和看见,往往就会演化成一种暴力的呈现,变成一个破坏性的自我。

 

所以,带着人性的尊重去触碰、这一股力量,去看见、去重新连接着一个破坏性自我,那么,他就有机会去转变,去接纳成为完整的自己,成为我们生命旅程的一份子,并为我们的生命旅程带来极具意义的贡献。

 

那些生命中不断卷土重来的“破坏性自我”,正是为了让我们活出更完整的自己。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