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剑桥毕业后,我来乡村当老师

剑桥毕业后,我来乡村当老师

题图:扎在孩子堆里的罗正清

本文来自:美丽中国(ID:meilizhongguo2008)。

写在前面:

2021 年,罗正清以杰出的成绩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毕业论文同时获评最佳论文奖,迅速成为了朋友圈里“别人家的孩子”。而毕业那天,站在职业选择的岔路口,面对命运摆在面前的千万种机遇,她选择回国,回到乡村,成为一名普通的支教老师。身边没有几个人能理解她的这个选择,觉得她只是“一时冲动”,想换个环境“体验体验生活”,说她去小学支教就是“大材小用”。但当她收拾起行囊一刻不停地奔赴乡村,当她开始快乐地在朋友圈里说起每一天的收获,当她成为了支教片区队长、与当地建立起深厚的联结时 — 大家才明白,一直以来,她都相当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她说,从 12 岁起,我就规划好了自己的一生,就是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老师。而“支教”这个词,又是一切梦想的开始。

 

0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时常会觉得无比幸运,觉得当一名老师无比美好。

 

细细想来,是不是因为那些温柔明媚的瞬间?小朋友们高喊着“Miss Luo”从老远的地方一拥而上,边走边在我手里偷偷塞进两颗糖果;

 

是不是因为那个万物可爱的下午?孩子们拉着我去看新铺的水泥石阶上,狗狗留下的签名;而远处的小女孩好奇地盯着我问:老师,你戴了隐形眼镜是不是就会隐形?

▲ 石阶上不知名狗狗的签名

 

是不是因为生命中那风轻云淡的一天?我打开电脑,点开邮箱,回复完支教老师的录取邮件,下定决心去追逐深藏在心底十多年的梦想。阳光一瞬间洒满桌面。

 

02

“我想当一名优秀的老师,特别是支教老师,这是我的梦想。”

 

从 12 岁起,我就无数次说过这句话。而细细回望过去,人生中那些最美好的瞬间,也都是在追逐和实现这个梦想的过程中缓缓展开的。

 

2021 年,我从英国剑桥大学深造归来,成为了一名支教老师。而在这之前,我已在国内某私立高中做过多年的英语老师了。

▲ 2021 年从剑桥毕业

 

有时候甚至连自己也想不明白,咋就这么想当一名老师呢?家里人也问我,当了老师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大老远地跑去做一名支教老师?

 

认真想了很久。我觉得,这可能源于一种渴望。渴望一种能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感觉。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做了噩梦,在大半夜哭醒,就是突然觉得 — 人生这么短,人死了就死了,什么都没了,那人为什么还要活着?

 

而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直到 2004 年,央视一档叫《感动中国》的电视节目大火。在那一年的“感动中国年度人物”中,有个人叫“徐本禹”,是个放下一切去乡村支教的大学生。

 

他的故事瞬间点亮了我。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了“支教老师”的存在,知道了当一名老师可以这么美好 — 做一名老师,我就有能力去影响别人、用自己的生命去照亮其他无数人的生命。

 

而这,不就是我在这世上存在过的痕迹吗?

 

电视机里,主持人的声音忽远忽近,动情地讲述着徐老师的支教故事;而电视机前,沉浸于其中的我早已被感动得稀里哗啦,思绪随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飘向远方。

 

也许连当时的自己都没有想到,10 多年之后,在离家 1000 多公里的地方,我真的会踏上乡村这片土地,追求和所有支教老师一样的伟大梦想:让所有中国孩子,无论出身,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

▲ 前往在云南山区支教

 

03

支教学校是一所小学,很小,一眼望去周围都是山。

 

在学校里,我负责教三年级和五年级的娃学英语。刚来的第一天,就有五年级的孩子跑来跟我说,老师,我英语不好,我一辈子都学不好英语。我说怎么会呢?你怎么知道你学不好英语呢?他说自己考试成绩很差,学了英语也不会说。

 

上了几周课,我发现好多孩子和他一样,觉得学外语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儿,也不敢用英语去表达自己。

 

但学习一门语言就是要大胆去说啊,不敢说怎么行呢?那段时间,我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件事:一定要让他们勇敢地开口,享受学英语的快乐。

▲ 课堂上的孩子们

 

我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准备每一节课,努力把自己的教具做得可可爱爱,再去精心设计一些能吸引到小孩子们的课堂环节:我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个课堂积分记录册,叫《成长的足迹》,把他们在学习英语过程中的每个进步点滴都用小贴纸记录下来。


 

为什么叫“成长的足迹”?我跟学生说,老师看得见你们在学习上的每一份付出和成长。

▲ 《成长的足迹》积分记录册

 

孩子们会为了拿到一张和老师的合影努力说英语

 

但即便这样,有些基础差的孩子还是不敢参与课堂、不敢说,觉得自己不行。我就在班上组建学习小组。每个小组有每个小组的海报,每个小组还有自己的名牌。

 

有些学生你让他自己举手说答案,他不敢,但在小组里他就会变得很积极,因为他会觉得这是大家共同认定过的答案,团队给了他自信和力量。

▲ 学习小组的名牌

孩子们非常热衷于给自己小组起一些奇奇怪怪的名字

 

我跟学生们说,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老师说你们行,你们就是行。老师能来这里,是因为教你们读书就是我的梦想,你们也要有梦想,不要因为成绩不好就甘愿做那个在课堂上“被遗弃的人”。

▲ 相信每个孩子都可以学好英语

 

04

最初决定来支教的时候,身边有很多人反对,因为他们会觉得我来这里是“大材小用”。所谓“大材小用”的意思是说,一个剑桥的优秀毕业生、一个曾经的高中英语备课组长,哪怕去支教也应该去支高中或者至少支个初中,而不是来小学。

 

但每一次我也都会说,其实每个阶段的教育都值得去敬畏,人的价值也不能这样来衡量,教育这件事儿无论在哪里都大有可为。

▲ 给学生上的每堂课都好幸福

 

我所支教的云县,位于云南省临沧市东部,是个多民族杂居的半山区县。

 

在美丽中国老师到来之前,县里极其缺少英语老师,在小学阶段无法开设英语课,很多孩子上了初中,连一句完整的“How are you”也讲不出来。

 

在当地政府、教育体育局和美丽中国支教老师的共同努力下,小学英语教育开始在云县慢慢生根发芽。

 

当我来到这儿的时候,云县小学英语在政策上已经全面清零了,所谓“清零”指的是全面开课,全县村完小及以上小学都要开设英语课。

 

但这百余所学校的全面开课,靠的不是我们这些为数不多的支教志愿者,而是始终坚守在乡村教育一线的当地老师。对于英语这个“新兴科目”的落地,他们的心情大多是矛盾而复杂的。

 

有的老师之前没教过英语,需要从零学习这门语言再去给学生开课;有的老师是班主任,全天包班上课,一天下来精疲力竭,没有时间精力去准备额外的科目;还有的老师是主观上不想去做这个事情,觉得自己做不好,即便费心费力做好了也未必能得到认可。

 

同为乡村教育工作者,当地老师面临的困难我们同样能感同身受,于是便更加努力地想要为这里的老师们提供专业的英语教学支持。

 

2021 年 10 月底,云县开展了首届英语课堂评比,我和队友们一起全力协助组织整个活动。

 

和大家一起交流英语教学经验,为优秀的英语教师颁奖,让他们的努力付出得到县里和教育同仁们的认可,努力为英语争取到和语文数学同等的教学地位。

 

12 月中旬,为了更好地激发当地老师的教学热情,在教体局和中心校的支持下,我们又筹办了一次“云县小学英语成果展”。

 

我们几个美丽中国项目学校精心准备了一些英语学科的学生作品,并精心将我们日常教学中的内容排练成学生节目,分享给各个乡镇学校的领导、校长、教研员和英语老师们。

▲ 团队精心设计的马里奥风格展板

 

我们相信,当孩子们那么快乐、那么自信地在小小教室里展示自我的时候,没有老师会不被触动。

 

回想起去年 8 月份,当我以助手的身份参加“云县小学英语骨干教师培训”的时候,有当地老师跟我说:你们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你们有更好的资源,而我们那什么都没有,我们的孩子我们也教不出来像你们那样(优秀)的。

 

我们就是想借这个机会邀请老师们真实地来看一看,你教的孩子和我们教的孩子并没什么不同,只要你用心,给他们机会,给他们舞台,每个孩子都可以用英语去创造奇迹。

 

几场活动过后,我们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认可,越来越多的当地老师、合作伙伴们愿意和美丽中国老师一起努力,为这里的孩子带去优质的英语教育。

 

能得到大家的认可,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你看,在这里发生的故事中,永远没有“大材小用”的人在虚度光阴,只有一群执着的人在真诚地做着可爱的事。

 

05

来到这里 201 天了。我一直想对身边的朋友和支教队友们说:要勇敢、要坚持、要相信爱的力量,专注做好自己,不必过分苛责,也不要妄自菲薄。

 

从我踏上教育这条路开始,我就不断告诉自己:教育是一种慢的艺术。

从前在高中教书的时候,遇到一个叛逆的学生,我可能要经历无数心碎的时刻,花费整整三年的时间,他才能真正听我的话。而有的孩子他到了大学上了大三,他才跟我讲,说老师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说的是对的。

 

所以离开高中之后,我又去国外学习深造,选择在知识和实践都更加充盈的时候来到乡村小学,完成自己的支教梦想,也是想看一看:如果是一个更优秀的我,在教育的更早期遇到学生,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但当我来到这里,全身心地沉浸在孩子们纯粹童真的世界里,用心地去感受他们所带来的温暖和自己的存在时,反而很少会去想这个问题了,因为:

 

能认真为他们准备一堂课就已经很快乐了啊,能慢慢陪伴他们长大就已经很好了啊,能做一个值得被信任的大人就已经很幸福了啊~

 

也许我看不到在很久之后教育真正点亮他们的那一瞬间,但当我决定踏上教育这条路、决定全身心去付出爱的那一刻,一切就已经不一样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