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觉察的力量,带我们重回当下

觉察的力量,带我们重回当下

Photo by Karl Paul Baldacchino on Unsplash

作者:苏珊,人生教练,正念冥想导师,情绪疗愈师。专注内在探索与心灵成长,倡导正念觉察与自我关怀,相信所有的教育都是自我教育。

一个寻常的冬日午后,我下班回家。女儿叫我跟她一起玩。

 

我来到她的房间,在床边坐下。跟她一起,把她的旧衣服、旧袜子,一点一点地剪下来,给她的玩具小猫和小兔子做衣服。

 

无意中一抬眼,看到阳光从窗户射进来,照到她的身上。小姑娘低着头,专注着手里的活计。阳光从她的脸颊侧面洒下来,脸上细小的绒毛清晰可见,这光线与她低头的脖颈,形成一个美妙的阴影。

 

突然,就在那个瞬间,我的心里动了一下。感觉时光好像凝固了。其它一切都消失了。存在的,就只有我和她两个人,一起促膝坐在床上,脑袋几乎要挨到一起,轻声细语,慢慢地、亲昵地,一起做着手里的事情。

 

我呆住了。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她,好像第一次见面一样。那感觉,美到无法形容。我小心翼翼地坐着,生怕一出声,就打破了这美妙的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有几分钟,也可能就只是几秒钟。我回过神来,又继续和她把手工完成。这时光凝滞的感觉,却一直留在我心里,凝结成一滴,金黄色的蜜糖……

 

后来,跟朋友们说起那一刻,我恍惚得好像做梦一般。“以前,我是没心思跟孩子做这些的。现在写出来,都感动得好像要流泪。”朋友们说,“多么美好。”“这就是当下的感觉。”“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呀!”

 

是啊,这就是真实的生活。而我,却花了这么多年,才重新走近它。

 

有意识地觉察

 

我第一次有意识地觉察自己的生活,是在女儿不到一岁的时候。

 

那天,吃完午饭,我按惯例把她抱上床,换好睡衣,开始哄睡模式。孩子的日常作息非常规律,平常放倒一会儿就睡了。但那天不知什么原因,哄了近一个小时,都没能睡着。我非常火大,把女儿强行抱起,揽在臂弯里摇晃,试图让她立刻入睡。孩子却脚蹬腿踢,扭来扭去,就是不睡。

 

她越是不睡,我就越想让她赶快入睡。搞到最后,孩子哇哇大哭,而我满头大汗,又愤怒不已。看看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再睡,又会影响下午的活动。于是,我放弃了。心里说,“好吧,你赢了。不睡就不睡吧。”

 

那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了事件的经过。去反思自己,为什么哄孩子睡个午觉,会搞得好像打仗一样,身心俱疲。

 

在梳理的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在愤怒掩盖之下的,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看到了自己对于无法当好一个妈妈的恐惧与担忧;看到了自己对于“日程表”的执着;看到了自己对于“应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而产生的不接纳……

 

这是我第一次,有意识地去觉察自己,在事件发生的那个当下,我的头脑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心底里到底有哪些情绪;在那个时刻,我的身体反应是怎样的;我又是如何不假思索地,做出一些令我感到恼怒和愧疚的事情。

 

后来,接触到了正念冥想和自我观察,开始深入、系统地学习,如何有意识地觉察自己。

 

我开始越来越多地看到自己:

 

看到自己凡事都一个人扛的习惯,源于年幼时父亲对我种下的信念“求人不如求己”;

  • 看到自己对于情绪的疏离,来源于年幼时为了防止情绪崩溃而自发形成的自我保护;
  • 看到自己在压力之下,会把自己孤立起来,切断与自己和他人的连接;
  • 看到自己总是把亲密关系中的不同意见,等同于“对我的指责”,其实是把年幼时母亲对我的批评投射到了先生的身上……

 

对自动反应按下暂停键

 

也许,你可能会问:看到了这些,生活就会有什么不同吗?有句话,叫做“看见即是改变”。更确切地说,“看见即是改变的开始”。

 

当我们处于混沌之中,对自己的起心动念、行为模式都毫无觉察之时,我们就像在轮子上不停奔跑的仓鼠,疲于奔命而全然不知。只有放缓脚步,对自己的身心状态展开细致的觉察,才有机会看清这些自动反应的模式,从而打破它们。

 

如果,把我们听到的一句言语或经历的一个事件看做是一个刺激(Stimulus),我们对此不假思索地产生的一个念头或情绪就是一个自动反应(Reaction)。

 

比如,当我的先生说“你上周没有交水费”时,他可能仅仅是表达一个事实,并没有指责我的意思。但由于我在小时候,经常被妈妈批评,她一批评就是“你怎样怎样”的句式,潜台词是“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从而造成我对先生说出同样的句式时,会产生一种条件反射 — 这是对我的批评。

 

而我,就会立刻陷入一种自动防御的模式,比如找理由辩解我为什么忘了交水费,或者用反过来指责对方“你昨天也忘了洗碗”的方式,去对抗这种批评。这,就是我的自动反应模式。

 

那么,到底要怎样去做,才能破除这个自动反应模式呢?答案就是,先看到它,然后对自动反应按下暂停键。

 

在刺激和反应之间,永远都有一个空间。这空间让我们有机会,用一种与原来的自动反应不同的方式,带着觉知和意识,去主动选择如何回应(Respond)这个事件。

 

上面的例子中,当我看见我对先生言语的自动反应是源于被母亲批评的一种投射,那么当我再听到类似的话语时,就可以深吸一口气,用一种平和的、轻松的方式来回应他,“哦,真是忘记了。那我明天找时间去交。”

 

这份看见,就是改变的开始,让我们从原来的“自动反应”到现在的“主动选择”。

 

当然,这话说来简单,做起来相当不易。因为,每个人的自动反应都是从小到大、日积月累的结果。在我们的大脑当中,它是一条不需要思考、最快捷的路。破除它,需要一点一点,去重新修建一条新的路,一条主动选择和主动回应之路,带领我们去往想要的人生。

 

收获当下的美好

 

自我觉察的道路并不容易,因为直面自己需要巨大的勇气。只有带着意识和觉知,持续不断地练习,才能实现身心状态的真正转化。而正念冥想,就是帮助我们增强这份意识和觉知的方法。

 

从阅读正念相关的书籍,到学习和练习正念冥想,将所学应用于生活的实践,这条路,我走了很久。

 

还记得五年前,上第一节正念减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MBSR)课程时,老师带我们调动五感,花了足足五分多钟,去正念地品尝一粒葡萄干。午饭时,我刻意不带手机去餐厅吃饭,用刚学来的正念进食的方法,吃一碗米线。

▲ Photo by Yeh Xintong on Unsplash

 

当我带着觉知,去留意点餐、就餐和结账的整个过程,才发现,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自己的脑海中有这么多念头此起彼伏。评论服务员的、评论饮品和餐食的、评论周围食客的、工作的、家庭的……纷纷杂杂,不一而足。

 

往常总是一边吃一边处理微信消息,稀里哗啦吃个干净。而那天,当我带着觉知,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碗中的食物,才意识到,这米线圆圆滚滚的,滑得来不及咀嚼就滚进肚里;午餐肉用油煎过,有点油腻;一直讨厌的包心菜,咬起来有一丝甜甜的,其实还不错;主食的量对我而言有点多;餐汤非常咸,简直难以入口……

 

就这样,从怎样正念地品尝一粒葡萄干,到正念地吃饭,正念地行走;遇到事情,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觉察自己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丝情绪、每一个身体的反应,我开始越来越多享受当下的生活。品味食物原本的味道,对身体的觉察更加敏锐,对周围世界的感知更加细腻。

 

当我越来越多地看到自己,觉察到自己的每一个起心动念,就越能够从繁杂的念头和情绪当中抽离出来,重新回到当下,回到对我最重要的事情上去。

 

以往孩子找我,“妈妈,你看看这书上画的小兔子,好美啊!”我脑海的第一反应都是,“好了好了,你怎么还没开始做功课?”“还在看书,你牙刷了吗?”“现在几点了,怎么还没睡觉?”而现在,我会在那个当下,觉察自己的自动反应,看到头脑里跳出来催促、责备、不耐烦的声音,看到头脑当中与情感断联的部分,然后,选择放下它们,带着正念,去回应孩子的情感。

 

又想起冬日午后,跟女儿一起做手工的那个瞬间。阳光洒在她的侧面脸颊,皮肤上根根分明金黄色的细软绒毛,脖颈间投下的曼妙的阴影。每每想起,都忍不住泪目。

 

其实,当下一直都在我们手中。我们要做的,是通过不断地练习,培养对自己的觉察,恢复对生活的感知。真正打开五感,用身、用心去生活。

▲ Photo by Colin Watts on Unsplash

 

正念之路,一起同行

 

正念不仅是一项关于觉知的训练,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可以贯穿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每一个时刻。然而,习惯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在练习和实践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阻碍,把我们拉回到过往的惯性当中。这时,我们就要像正念练习中所做的那样,每一次觉察到走神了,就再一次轻柔地把念头重新带回到呼吸上。

 

改变是一条漫长的旅程。在这条道路上,同伴的力量会给到彼此巨大的支持。因此,我们想通过冥想营的方式,利用集体的力量,一起学习、练习、实践和转化。在这里,有基本理论与方法的讲解,有导师的现场带领,有精心设计、循序渐进的每日练习,还有过往学员(助教)分享经验,定期主持自修室,为大家创建一个共同练习的场域和环境。

 

这会是一个温馨有爱的团体。在这里,没有人会批评你、评判你、否定你,有的是坦诚地分享,彼此包容、抱持,和带着觉知,看到“真实的自己”。

 

正念之路上,你不孤单。我们一起走。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