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曾经与菲佣抢菜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曾经与菲佣抢菜的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题图:Photo by Clément Falize on Unsplash.

作者:Miranda,诺友,国企 7 年,30 岁再出发,成功申请香港科技大学大数据专业硕士,目前是一名资深产品经理,也是一名幸福力导师。本文来自:MirandaTalks(ID:Miranda_hkust)。

 

1

那天下班时,我看见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有好多同事都捧着一盆绿色的多肉,从人群中挤出来,出于对绿植的热爱,一向不爱在楼下凑热闹的我,破天荒地挤进了人群,我伸手就拿起一盆可爱的绿中透着粉的多肉,一把被小姐姐拉住,我说需要扫码关注什么的吗?

小姐姐说,这是“世界环境保护日”的活动,需要出示 4 月份公共交通的记录,只要展示看一下就可以领走了。我低着头,不好意思,我没有记录。小姐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真的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乘坐公共交通了。为什么呢?不是因为我有车,也不是因为我有钱,恰恰是我还不够富有,住在离市区非常远的地方,公共交通的时间成本真的是太大了。D 先生很心疼我,建议我打车回家,因为觉得贵,开始我是拒绝的。他看我态度很坚决,于是便陪我寻找公共交通的解决办法,我们尝试了地铁和公交,因为我家不靠近任何一个地铁站和公交站,走过去都需要 15 分钟以上,所以只能靠 D 先生骑着小电瓶车送我去车站,每次都要经过一座跨高速的桥,也不是很方便,如果遇到雨天就惨了,路上没有办法避雨,分分钟就变落汤鸡。好不容易来到地铁站或者公交站,高峰期的车站常常要排长的队等候上车,挤上车之后,空间狭小,空气也很差。我俩计算过,从下楼开始算起,无论是做公交还是地铁,通勤的时间都是 1.5 个小时左右。通勤的交通体验不好,搞得我很疲惫,上班没有力气,下班到家更是累到瘫,精神变得很不好,就会心烦意乱,我和 D 先生的交流有时情绪就不太稳定,也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争执。在 D 先生的多次建议下,我终于放弃了乘坐公共交通,价钱贵了,但舒适度提升了,人也更有精神。后来我就问我自己,为什么一直尝试在公共交通里面选择呢?怎么选,都避免不了一个半小时的跋涉,一天就是三个小时,宝贵的时间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还浪费大量精力,我为什么要这样选择?▲ 来自作者

 

2

于是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好多读者曾经在那篇文章《34岁,终于找到我的Mr.Right》读到过,我在香港与菲佣抢菜的故事。

那是 2016 年,我从小乡镇来到了香港,初来乍到,我对香港的物价感到了极其的不舒适,我特别倔强,拒绝了父母家人经济上的帮助。前几年工作的全部积蓄交了学费和房租,生活费就已经不剩什么了。我租住的房子是一个 35 平米的小两居,一共 4 个女生居住,这样的居住条件已经是性价比比较好的了。香港交通费用出了名的贵,26 岁以下的学生可以办理学生卡,可惜我已经超过 30 了。虽然我很拮据,但我深知,自己的选择怎么都要咬着牙坚持下去,要想办法面对。学校食堂最便宜的两送饭 23 港币,一天吃两顿,对我太贵了。无意中,我发现食堂里面有微波炉,我开心极了,开启携带饭菜的求学之旅。我做饭的锅和烧水壶是刚开学时我从老家背到香港的,因为香港的家电很贵,二手的便宜但可能不卫生。为了节省时间和金钱,我一周只买一次菜,超市的菜太贵了,在我踩点之后发现了离我不算远却便宜一些的菜市场,晚上 6:30 准时有折扣,不需要顾及颜面,反正谁也不认识我,提前十分钟到,把选好的菜抱在怀里,像其她的菲佣一样,等到 6:30 一到,就以折扣价买单。▲ Photo by Graphic Node on Unsplash

菜场偶尔也能买到便宜的水果,差不多每次花很少的钱就能采购一周的鸡蛋、肉沫、蔬菜、水果等。回家洗干净分在小袋子里放冰箱,每天早上做饭拿出一份,做好后,分成两份装入饭盒,一份中午吃,一份晚上吃。每次做饭时间都控制 20 分钟以内,不能因为做饭浪费学习时间,所以中午和晚上都吃一样的,菜不够,就米饭来凑,虽然米也贵,但比菜便宜。就这样,我每天早上 7 点起床,刷牙洗脸做饭,打包之后去学校,中午为避开高峰期(也避免遇到同学尴尬),我都是一点之后再去热饭。晚上 5 点钟,去跑步,运动完热饭吃。晚上 7:30 上课,10:30 下课,坐上小巴,到家 11 点多。因为跟室友有年龄差距,年轻一些的她们喜欢熬夜,白天睡觉,所以我也经常休息不好。长期的劳累、营养不足、学业压力大,导致我在做饭时频频发生事故,一次手被开水烫掉一层皮,两次切到手指,以至于医务室的医生见到我都见怪不怪:这次你又对手做了什么?

去年我参加诺言社区的活动,有位小姑娘跟我讲述了她工作之后,裸辞读研第二年,生活很艰难。因为觉得长大独立了,不该再问父母伸手要钱,但上学的确没有收入的情况,心里很难过。我特别感同身受,很理解她,我就告诉她,你这么想是因为你是一个好姑娘,你不是啃老族,只是在人生的道路暂时遇到经济困难,父母有能力帮助的,就一定要开口,等到毕业了,经济状况好转了,再来回报父母。独立的人辞职再深造,心里常常有负担,觉得别人都已经养家糊口了,自己却没有,虽然明知道投资自己是最值得的,但还是苛责了自己。如果我能早点想通,时光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再把自己逼到墙角,而是尽量让自己在求学期间,劳逸结合,享受学校美食,多和同学们相处,更多的享受人生中难得的快乐时光。为什么我会这么苛责自己呢?

▲ 来自作者

3

时光穿越到了小时候,父母双下岗之后,我家的生活就变得特别困难,吃饭都很勉强,爸爸在外做生意,妈妈要外出摆摊谋生计,还要负责做饭、洗衣等一些家务。家里没有洗衣机,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妈妈用手洗的,尤其是冬天的时候,苏北的冬天零下好几度,衣服泡在盆里就结了冰,她就把手伸进冷水中洗衣服,用搓衣板一下一下地揉搓衣服,舍不得用一点热水,手冻得又红又肿。

有一年秋天,妈妈听说农村的花生成熟收挖了,刚刚收完花生的地里,只要仔细找,都会发现农民伯伯没收干净、深埋地里的花生,她想去拣一些来补充家里的食物。

于是她背着一个破旧的、掉漆的军用水壶,带着麻袋,骑着自行车就从乡镇出发了。一路上被别人驱赶,她终于一路骑到一个可以拣花生的地方,因为这片地庄稼人已经拣过一遍了,于是默许妈妈可以再拣一遍。

虽然是秋天,但是秋老虎也凶得很,长期骑车加上天气炎热,不一会儿水壶里的水就喝光了,她口渴难耐,就在庄稼地附近的池塘里,捧起满是泥沙的水,大口大口喝起来,然后继续汗流浃背,用小耙子挖开地,用手指掏啊、拣啊,地里的花生真的不多,她就这样一个一个地找,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拣够了一麻袋。

回到家的时候,妈妈身上都湿透了,嘴巴也裂开了皮,鲜血都流了出来,她手上、指甲里都是泥,可她也顾不上,乐呵呵地就把花生全部倒在阳台上晾晒,说这够我们吃一冬天了。

小小的我就在旁边站着,看着她辛苦忙碌的身影,默默地流眼泪。我没有感受到拥有食物的喜悦,只感受到了生活的艰辛。为什么我的妈妈要这么辛苦,才能勉强让我们吃上饭,让她没有办法爱惜自己的身体,甚至伤害自己的身体?

那时的我,是那么多无助,感觉不能赚钱的我,就是她的负担,如果不是我,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吧,我内心变得很压抑,不再敢说自己的需求,只知道要乖乖听话,不再让她那么操心。

小学期间,我就一直背着那个打着补丁的书包,整整五年,补了又补;穿着妈妈从婶子家拿来的、不合身的旧衣服,穿着连鞋带一拉就烂掉的哥哥穿剩的鞋子;剪着短发,既节省洗发水,又节省打理头发的时间;我从不吃零食,几乎不花钱……我知道很多人在笑话我,又黑又瘦,我都是等别的小朋友放学才拿着书包抱在怀里,挡着补丁和身上不合适的衣服,一路跑回家,帮妈妈摆摊。

我曾经穿越时空,来到躲在角落哭泣的自己身边,默默地陪伴她,她很坚强也很脆弱,很勇敢也很无助,我对她说:“没关系,你很值得被爱”。我会永远陪伴你,并且照顾好你。
 

从此,我开始改变。

 

写在后面

在小姑娘不解的目光中,时间回到了当下,我悻悻地放下了可爱的多肉。

 

但我却没有失落,相反,我很开心,因为我学会了善待自己,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我不再苛责自己,不再为了节省金钱而伤害自己。

 

虽然有时候偶尔还会发生没有善待自己的不愉快,但是次数越来越少,相信我已经有了意识,有了觉察,我知道我的时间很贵,我也很值得,我也配得美好的生活,这就是我的幸福力。

 

希望我的自我探索、自我挖掘,从无意识中做出选择的故事,能给到你一些启发。做选择的本质,就是回归到自己的内心,表面上的事情都只是果,而内在的情绪、潜意识、行为模式才是根源,只有真正看向自己,才会真的改变。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