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弃医从教,说说我来慈利这三年

弃医从教,说说我来慈利这三年

题图:小城慈利,文中图片皆来自作者。

作者:宋事成,曾是医生,现在是教育探索者。供职过北京的私立学校,走访过全国各地的新教育机构,现在扎根小县城教育一线,希望把自己对教育的思考,回馈给更多的孩子。

本文来自:正君儿童图书馆。

 

2017 年,我从湖北一所医院辞职。2018 年初,我来到慈利,在县城经营一所公益儿童图书馆。2019 年夏天,我去了北京,在京城一所私立学校工作。2021 年夏天,我带北京的孩子们来张家界游学,然后再次留在慈利。2022 年,我在慈利度过了第三个春天。在慈利这座依山傍水的美丽小城已经生活了三年时间,慈利俨然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我的手机日历里,还有着这样的记录:

 

2018 年 3 月 28 日上午 8:28,燕子归来!在去吃早餐的路上,发现今年最早回来的 3 只燕子!
 

2019 年 3 月 6 日下午 5:26,在去大草坪踢球的路上,发现今年最早回来的燕子!

2022 年 4 月 5 日上午 9:30,燕子回来了!在下山吃米粉的路上,看到今年第一批回到慈利的燕子!

 

我喜欢把每年春天,第一次看到燕子的日期记录下来,2020 年记录的地点在湖北,2021 年记录的地点在北京。▲ 几年前的我 01

 我为什么从医院辞职?

在医院工作时,我经常会遇到一些学生来医院看急诊,以高中生为主,也有初中生,他们有头疼、肚子疼的,有心慌、失眠的,甚至有自残、跳楼的。这些学生,其实并没有身体器质性的疾病,但他们的心理上,往往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跳楼摔断腿的孩子,我可以把他的骨折治好;用刀片自残的孩子,我可以把他的伤口缝合。然而,他们在应试环境里,所面对的巨大的心理压力,我却无能为力。他们伤害自己,正是因为想要逃离那个让自己内心受伤的环境,而作为医生的我,能做的,只是治好他们身体表面的伤口后,又再次把他们送回到那个让他们受伤的环境中。皮肉的伤口会愈合,但高压的环境却未曾改变,他们仍会再次伤害自己。这种矛盾,令我感到极度的痛心和无力。去帮助这群孩子,成了我内心最大的渴望。在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后,我决心从医院辞职,“弃医从教”。(我从医院辞职后为什么来到慈利?在《我为什么来到慈利》中有具体叙述。)

▲ 正君儿童图书馆‍‍‍‍
02  

我在慈利做了什么?

中国教育的问题,全都是因为“高考”这根指挥棒吗?我并不这样认为,“会玩”和“会学”是对立的吗?一定不是!结合我自己成长的经历,我坚信“玩得开心,学得快乐”,才是学习的本相。
从医院辞职后,我来到慈利,开始我的教育实践。
来到慈利,我能够使用的资源,是一个很好的图书馆。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图书馆:在县城中心,离县城最大的小学不到 10 分钟路程,书籍都是精挑细选,在京东采购的全新的优质童书。我敢说,在很多地级市,都见不到这样好的一个图书馆。在来这里之前,我想象的场景是:每天一到放学时间,小读者们都跑来图书馆,有坐着的,有趴着的,有站着的……手捧着书,嘴角带着笑。我忙着找书、取书、推荐好书。
然而实际情况是,放学时间到了,图书馆却门可罗雀。在图书馆旁的,可是一所有五千多学生的小学呀,放学后,这些学生们都哪去了呢?经过调查和走访后,我知道了孩子们的去向。学校周边的大街小巷,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托管班,大部分孩子一放学,就被守在校门口的托管班老师接回托管班了。我进一步了解孩子们在托管班的活动:孩子们到托管班,托管班会提供一顿晚餐,然后就督促、辅导孩子们完成学校留的家庭作业,很多托管班在孩子们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后,还会再给孩子们布置一些托管班自己安排的作业(为的是不让孩子们太闲太闹)。这里的小学生下午 4 点多放学,玩一会,吃完晚饭,做完作业,差不多就七八点了,等家长们来把自己的孩子接回家,有的还要练练琴,有的还要学学英语,就要到洗漱休息的时间了,基本没有留给图书馆的时间。那周六、日,孩子们会有时间来图书馆吗?答案是:周六日孩子们比工作日更忙!英语班、作文班、钢琴班、美术班、舞蹈班、主持班……每个孩子都报了好几个班,孩子们忙着从一个班赶往另一个班,来图书馆看书的孩子,寥寥无几。
面对这样一个窘境,我想到一个办法:我也在图书馆办了一个托管班。在宣传时,我把我的托管班称作“慈利最懂孩子的托管班”。来我托管班的孩子,我帮助他们快速地把学校布置的作业完成后,就想方设法地带他们一起玩:跳皮筋、打沙包、乒乓球、桌球、物理实验、化学实验……我想尽方法,创造条件,让孩子们接触到各种各样好玩的、有趣的东西。▲ 图书馆的孩子们

我这种做托管的理念,得到了一批家长的认可,很快,托管班从最初的两个孩子,增加到十几个,因此,图书馆也有了一批稳定的小读者。图书馆的经营,也开始走向正轨,从开始的门可罗雀,到后来有近 300 名会员。

 03 

 我在慈利的教育实验

周一~周五,我做托管,为小学生服务。
周六、周日,我为初中生服务,帮助要参加中考的学生,准备中考。
我有一个爱好——足球。不管在哪一座城市生活,我都会先找当地的足球场,参加当地的足球赛。几场球赛下来,就和当地的球友们熟识起来了。所以,因为足球,不管在哪个城市生活,我都有朋友。
我带的第一个初中学生,就是足球场上的球友给我介绍的。
2018 年初,我刚从湖北来到慈利,只认识一个慈利本地人——图书馆的李老师。后来在大草坪足球场,我认识了一群慈利球友。有一次,我在球友群里发了一条消息:“球友们好,我叫宋事成,刚从湖北来到慈利。我之前在湖北做医生,现在来到慈利,在地税局附近经营一个公益儿童图书馆,做教育。我对帮助初中生准备中考很有心得,初中的全科,我都能辅导,语数外、数理化、史地生,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不用额外再请老师。球友们家里有上初中的孩子,请推荐给我哈!也欢迎带孩子来图书馆看书!” 然后,一个球友把他朋友的女儿推荐给我,这就是我在慈利带的第一个初中生。
我从 4 月份开始带这个学生,一个很聪明的女孩,成绩在班上中等,起伏大,不稳定。我分析原因,主要是在家里和妈妈的关系处理得不好,矛盾不断,经常斗嘴(有青春期孩子的家庭,似乎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我花了很大精力,来充当母女俩的矛盾缓冲区,让学生和家长的情绪都能释放出来。当孩子不用再花精力和家长对抗,她就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学习,学习的效果也就显著提升。5 月份的几次模拟考,都还考得不好,但我一直在不断地鼓励家长支持孩子。6 月份的中考,学生超常发挥,考了自己初三生涯的最高分,成功进入一中。

从这之后,我就源源不断地有学生带了,都是家长推荐的。
2019 年中考,我做了这样一次教育实验。
县城几个初三要中考的学生,因为平时不够努力,5 月份一模考试的成绩很差,被班主任请了家长,说,你家孩子再这样下去的话,可能连职高都考不上。这一处境,让学生和家长都倍感焦虑和无望。然后家长找到我。这种情况,孩子如果继续呆在学校,由于落下的基础知识较多,肯定跟不上班级整体的复习节奏,身心俱疲也很难取得进步。我建议家长给孩子请一个月的长假,中考之前就不去学校,在我这里复习备考。
 

我给学生安排的复习计划是:

每天先把觉睡好!晚上睡好了,脑子才清醒。上午 9 点之前来我这里学习就行,来之前一定要把早饭吃好。上午 9:00~10:00,这最清醒的一个小时,就专心背书,语文、英语、历史、政治,用好这一个小时,能记住很多内容。接下来 10:00~12:00 两个小时,就专心写一张卷子,数学、物理、化学,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一科,写完后对答案,不懂的我立即讲解,不遗漏任何一个知识点,不留盲区,把每一题都理解清楚。中午是午餐和午休。下午 2:30~4:30,再做一套卷子,和上午一样,做完及时讲解,把每一题都搞明白。5:00~6:00 读书会,我会推荐一些好书和好的文章,和学生们一起共读。6:00~7:00 户外活动,我带学生们一起去大草坪,我每天要在大草坪的球场跑10圈,学生们有和我一起跑的,有散步的,也有打羽毛球的,重要的是要去室外,要运动起来。7:00 回去吃晚饭,然后 8:00~9:30,把我们白天一天的学习内容复习回顾一遍,不懂的及时问我,整理好学习笔记,也可以做一套英语或语文的卷子。晚上 9:30 回家休息,保证充足的睡眠,迎接第二天的学习。

 

这个实验的结果是:我带的四个学生,全部考上了慈利一中。
5 月份一模考试时,被认为连职高都很难考上的学生,经过考前一个月的复习,在看似松散的时间安排下(早上 9:00 才开始学习,每天还出去室外运动一个多小时),效率却奇高,最后全部考上一中,结果令人惊讶。
初中阶段,应试部分的内容其实不难,只要孩子愿意学,找到方法、因材施教,每个孩子都有无限的潜能!
 

04  

我现在在做什么?

从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到慈利这样的小县城,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和各地的学生、家长以及老师打交道,看到了很多厌学的孩子以及焦虑的家长。在我们当下的教育系统里,成绩好的孩子,过得还算开心,成绩不好的孩子,就很艰难了。我接触到很多厌学后休学在家的孩子,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人陪伴,只靠一部手机度日。

 

我们这个社会,没有给这样的孩子提供去处。孩子休学后,不去学校了,还能去哪里呢?总不能送到杨永信那里去接受电击吧,全国各地,还有很多杨永信式的戒网瘾学校呢(不知道杨永信的,请自行百度“杨永信电击疗法”)。
 

我们的社会需要有这么一个空间,这个空间能够提供一个相对自由和包容的环境,帮助青春期的孩子们,度过休学的这个阶段,帮助他们重拾学习的信心,那么他们未来的路,将会好走很多。
 

所以,我注册了一个心理工作室,并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场地,在慈利县城的双岗生态农庄。这个农庄场地大、环境好,视野开阔,适合休学的孩子来这里疗愈。

▲ 山庄航拍▲ 从山庄俯瞰县城

目前山庄有三个孩子,两个外地的,一个慈利本地的。他们非常讨厌学校,在学校受老师的批评,在家里和父母也矛盾尖锐,每天只靠一部手机活着,老师和父母都说是手机害了他,却没人真正有耐心,付出时间和精力陪伴他,去理解他心中的愁与苦、喜与乐。但山庄,提供了这样一个环境。我们在这里一起看电影,一起听音乐,一起徒步,一起聊天,一起做饭,一起摆摊……给自己一段时间,慢下来,感受内心、感受生活。▲ 在山庄一起学习

在来山庄之前,他们以死抗争不去学校,休学在家,把自己关在房里,以手机为生,很少和人交流。来到山庄后,在包容和自由的环境里,他们开始与人交流,过上正常的生活。他们现在还能自己做饭,并且开始尝试着自己摆摊赚零花钱,这些都是好的转机,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 在一中门口摆摊,自创品牌:王大妈钵钵鸡
05  

未来的期待

未来,我期待山庄成为慈利县所有孩子的乐园!
这里有优美的自然环境,家长们可以带着孩子们来徒步、露营。这里有足球场、篮球场,有乒乓球、有桌球,孩子们可以约上小伙伴一起来这里运动、锻炼。

这里有图书馆,有自习室,有懂孩子、爱孩子的老师,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学习、阅读。

这里有健身房、有瑜伽室,还有家长成长课堂,家长们过来,也能放松身心,收获满满!

这里还有美味、实惠的餐厅,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能在这里开心、快乐地待上一整天。

今年,是我来到慈利的第三年,慈利已经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我愿意把我这些年对教育的探索,回馈给这座城市、这里的人。若您遇到与孩子的教育、成长有关的问题,欢迎来咨询我,我希望自己的经验和思考,能够帮助到您。


谨以此文,纪念来慈利的第三年。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