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一诺&邢军:不要做坐在金矿上的饥民

一诺&邢军:不要做坐在金矿上的饥民

本文来自:诺言社区。

主持人:大家好!我是茱莉亚,是今天的主持人。今天邀请的两位嘉宾是一诺(一土教育联合创始人)和邢军博士(卡瓦集团全球副总裁)。

 

虎年开年以来,发生了很多事件,面对突发事件以及不确定的大环境,我们如何才能找到自己内心的力量并且处变不惊,去练就职场的韧性,进而拥有我们任性的资本?接下来邀请两位嘉宾跟我们一起来畅谈他们的看法。

 

01

在彷徨和焦虑中找到方向

 

主持人:邢总和一诺在过往人生经历当中,不断地历练和成长,有一些成长机会是自己选择的,有一些成长的契机是来源于外部环境的一个变化。在你们的成长过程当中,是否也经历过让自己很彷徨或很焦虑的状态,不得不去面对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找到方向,激发自己的力量?

 

一诺:这个问题很好,真实状况可能跟所有人都一样,都是有困境的。我写《力量从哪里来》的初衷,是因为大家对所谓的成功人士,有一些白描化的叙事方式,好像几个时间点做得很牛就成功了,但实际上每个人真实的职业发展和成长,都是在一步一步的困境中,不得不面对的一个过程。

 

我最近在看明就仁波切的书。有一次,他在讲课,有人问:“因为科技以及社交媒体的发展,世界冲突使得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时代,如何在焦虑时代自处?”他说:“你问 2500 年前的古代人,他们也认为自己处在一个焦虑时代。想想孔子、佛陀都是差不多同年代的人,那个时候社会动荡一点也不亚于现在。”他的意思是,对每一代人而言都是焦虑时代。

 

放在历史长河上来讲,每一代人有自己的困境。处理困境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逃避,另一个是屈服,但这两个方法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路。佛最终提示了第三条路,即面对它。这是一个比较广而且有用的观点,每一代人当时面对的,都是一个这样的焦虑年代,走出困境的道路也是一样的,都是要去面对自己的处境。

▲ Photo by Rod Long on Unsplash
 

邢军:感谢一诺的分享,我分享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我在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期间,我想做的事情是进商界发展。当时认为最容易的切入点是生物科技公司或者制药公司。但不幸的是,去面试几家后,人家说你的资格太过了,不需要所谓的名校博士后来做这些事情,或者即使有这样的机会,也是在实验室里做科研,这个不是我心之所想。

 

当时我考虑有一个临床测试管理(clinical trial management)的位置,它是可以把我多年接受的教育用上,又能顺理成章地进入公司的机会,但我没有临床相关的经验。我也很焦虑,读了那么多年书,在面临工作时还反而说资格太过,这真的很荒唐。

 

后来我用了一年两个月的业余时间,一周拿出三个晚上,加上周末一整天的时间,去修了好多课,最后拿下了资格证书。当时我的大儿子还不到 1 岁,我都不知道那时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是我拿下了我想要的临床测试管理经理的位置。

 

这貌似和我金光闪闪的资历不匹配(match),但我非常高兴的是,已经迈出了第一步,给我平台后,我有办法去展示我的长处和能力,我后面就会有更广阔的天地,事实证明也是这样。当时要做的是把自己清零,放下身段去想一个办法,最后可以高开。

 

第二个例子,2019 年下半年,我加入卡瓦集团,我之前的经历是在生物科技公司以及制药企业,对我来说,口腔是个全新的领域。前三个月,我在公司美国总部、欧洲总部和大中华区的总部不停地出差,学习以及拜访客户。

 

在中国办公室还不到一个月,各地疫情四起,就像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作为一个管理者,焦虑是没有用的。同时我对管理团队也不是很了解,但我们形成了一个危机管理机制,当时民营业务占了很大的一部分,我们在很短时间内学习了民营生态。


 

我很清楚即刻行动力才最重要的。那个时候的行动力抵消了一部分焦虑。有了上次历练,这次面临上海疫情以及全国各地散发疫情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加从容和有条不紊地面对。

 

我对两个例子的提炼是:我不相信困难是财富,困难会引起焦虑。困难和焦虑不会带来成功,困难本身也不值得去追求。不是说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而是说当困难不期而至的时候,优秀的人总能够脱颖而出。

 

无论命运或者大环境带给什么,积极的人面向阳光,拥抱困难,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觉得这是个积极的心态。心智磨炼的是个人意志,若把个人意志作为财富,个人意志财富是一个积累过程。

 

02

建立和培养自己的职场韧性

 

主持人:谢谢两位的分享。我也听到了很多鼓舞的地方,一诺提到无论是哪一个时代都有困难或逆境,重要的是面对。邢总分享,把自己清零,迈出第一步,即刻去行动,积极阳光地去面对困难。

 

聚焦一下职场,职场中每一年都会出现一些话题比如说消失的职业、被取代的职业,35 岁职场焦虑等,疫情加剧了对于职业发展的担忧。职场人如何在这种干扰中,真正建立和培养自己的职场的韧性。也想请二位分享一下。

 

一诺:邢军的例子也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特别同意我们的简历看上去是有欺骗性的。如果她没有去考临床管理证书,只因为她是名校博士后,是找不到这份工作的。但她现在很成功,大家会说,肯定是因为你有斯坦福哈佛的博士后,所以你才成了大中华区总裁。

 

因此第一,不管是在职场还是自己成长中,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是去看到真相是什么。但有时候真相很难看到,因为我们的大脑很容易去相信一些看上去有逻辑的东西。

 

真相不是很虚幻的东西。比方说大家有学历焦虑,是看到别人的路径似乎是上了这个大学才坐了这个位置。如果想成功也要去寻求他的足迹。但是他真正的足迹,你根本就看不见也不知道。因此我们需要训练自己,不要很轻易地得到很多看似合理的结论。包括现在讲内卷、职场竞争或焦虑感,是因为我们把它认为是真的,其实并不是真的。

 

第二,职场是一个非常主流的困难,对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体验是一样的。最终能够让你不断发展的,说到底是两个东西,一个是心力,一个是能力。能力是心力的结果。心力是非常重要的。

 

邢军之所以能做这么多事情,不只是因为她有能力,更重要的是她有心力,让我们能够更深层次去审视我们的现状是什么,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当你心态对的时候,你的能力才能有好的发挥。如果你心态不对,你的能力越强,可能是会起反作用的。

 

因此当我们面对挑战时,要更多地去考虑我们的心力和能力,而不是表面上这个证那个证。大家会说,你看邢军不也拿了个证,但实际上她拿证是结果,这个结果起因是她知道自己要走这条路,自己要去清零,要去上这个培训课。实际上能够让她做这个决定的底层心力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当我们有这样的观念的时候,职场对我们而言就不再是一个挑战。可能我们对职场最大的一种境遇,即总认为它是个挑战,“挑战”这个词,让人感觉每天一睁眼有很多头疼的、需要去克服和解决的问题,似乎对职场是一个很苦的定位。但大家反过来想,职场一方面能给我们钱去生活,另一方面还能拓宽我们的人生边界和人生体验,让我们有机会发挥自己的创造力。

 

因此大家不要把职场想成一种挑战,当你用面对挑战和解决问题的心态,去看待职场发展的时候,你对这个问题的设定本身是有问题的。当我们在有挑战或者环境不确定性的时候,更应该去抓住我们有的东西和我们独特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我们的职场发展是有指导意义的。

 

邢军:谢谢一诺,讲得特别到位,我做一点补充。职场焦虑听起来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词汇。通俗说法是,你会的技能没用了或你不会现代社会需要的技能。解除焦虑的第一步,是挖掘为什么会焦虑。原来很多行业都是高速发展,现在种种原因放慢了,我们的发展也会相应地会慢下来,这时候自然而然会产生焦虑。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内卷是因为社会衡量成功的标准非常单一,这些都会造成焦虑。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一个焦虑,如何摆脱这样一个焦虑,分享一点我自己的看法:

 

第一,真正摆平心态。这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蛮难的,就是我自己的成功是由我自己定义的,不是被别人定义的。所谓焦虑是在别人眼里我不像原来那么好了。真正摆平心态是自我认可自己的价值。你真正意义上认可自己,是需要有一定的资本和资历来做铺垫。如果是一个小毛孩,还没有什么资历的话,恐怕很难做到这一点。

 

第二,现代人最需要的一个能力是终身学习力,这才是你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抱着一个清零和能够终生学习的心态,因为这才是你的核心竞争力。

 

提到年龄焦虑,有些单位所谓的年龄歧视根本原因是什么?其实是顾虑你这个人是不是有冲劲和创新意识,对你是不是愿意不断学习的能力的质疑。在面试以及实际的工作中,你展现出不断给自己清零的能力,不断地还保持二三十岁那种冲劲的话,这可以打消很多公司对你年龄的一些顾虑。

 

还有一个落实到我们具体行动当中,以及打消焦虑的方法就是运动。运动产生的内啡肽可以中和很多焦虑。同时经常运动的人,有竞技意识也有韧性不怕失败。坚持运动可以无形地培养韧性,韧性会让你更加从容。

 

我有一个朋友在体校生活了三年,她认为非常值得,因为培养了她坐冷板凳的勇气,以及能从坐冷板凳再站到主场上去不言败的精神。我听了以后感触很深,这就是韧性,有了这种韧性以后,能让你更加从容。

 

因为你的灵气以及真正的创新力,是从适度的放松和从容中散养出来的。天天疲于奔命,榨干自己的价值来换取生存的话,是不可持续的。

 

03

如何克服和应对职业倦怠感?

 

主持人:刚才邢总和一诺的分享,帮我们拨开表层看到一些本质的东西。还有一个问题,关于职业倦怠感,如何去应对和克服,并保持热情?

 

一诺:我认为倦怠说到底,也是因为没有看到我们自己的真相,听起来好像有一点鸡汤,我给大家举一个不一样的例子。现在大家看我们在屏幕上讲话,好像很稀松平常,但实际上每一个人的生命能做这件事情是个非常不容易的。

 

从科学角度来讲,每个人身体都无比精妙,每个人坐在这儿能说话,就得有无数的细胞以及有无数的系统不出错的运行才能做到,我们每个人都活在奇迹里。

 

但我们经常忘记,总觉得每天生活全是糟心事,是忘记了真相是什么,如果我们说世界上有一个机器,那这个世界上最牛的机器,就是人。任何一个再精密的设计,别说跟人比了,连个细菌都比不了。

 

从这个角度来讲,为什么经常有倦怠感,因为我们看不到这件事情,我们就认为这件事情反正大家都有,就不值钱了,这叫做坐在金矿上的饥民,我们自己坐在金矿上,但每天在乞讨,总觉得我什么都没有。我们看不到这个金山,我们看不到自己每天生活在奇迹中,每天想到是一些无聊或者是没用的东西。简单的方法就是经常提醒自己看到这个金矿。

 

其实所有历史上的大智慧大师,比如佛啊、老子啊,讲的都是些非常简单的东西。比方说前不久去世的一行禅师,他最大的一个贡献就是行走禅(walking meditation),在去感受自己走的每一步。

 

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生命的时候,你就不会有什么倦怠感,生命的本身实际是个奇迹,这个奇迹让我给撞上了。你有这样一种状态的时候,你看到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你的内心状态就不一样了。

 

邢军:首先,员工问职业倦怠感是一个好事,因为自己才是职业的第一责任人。你在质疑自己,说明你确实把职业当成一回事。有自我认知,比混混沌沌要强很多。那么如何去减少这种职业倦怠感呢?

 

第一个,管理好自己的期望值很重要。我们恨不得每天都有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脚踏实地来想一想,不可能天天都处于打鸡血的状态,也不可能天天处于像谈恋爱的状态。

 

在职场特别像一个婚姻,大多数是平淡的。当你拿到一个 offer 的时候,就好像刚刚谈了一个女朋友一样。但后来在职场的大多数时间,像婚姻积累的过程,很多时候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

 

但并不意味着过程中没有进步和积累,因为在貌似平淡的过程中,它是一个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你今天的积累是为了明天的飞跃。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来管理自己的期望,你不可能天天都在飞。

▲ Photo by Stephen Leonardi on Unsplash

 

第二个,过几年换一个岗位或换一个工作单位不是坏事,多数时候可能是好事。在一个岗位上时间长了,有可能让你产生窒息感,你得不到更多的养分。如果你是单纯地在给公司做贡献,公司没有办法提升你,没有办法给你更多你想要东西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可以离开了。公司与你是像婚姻一样,是一个互相成就、互相给予能量、互相给予温度这样的一个关系。

 

说说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曾面试一个人,他说同一个工作我有八年的经验,在这一件事情上我肯定是一个专家。我反问了一句,我说你真的是有八年的经验,还是一个经验用了八年?为什么不寻找变化和新的挑战?

 

第三个,要对自己犒赏和奖励,可以时不时地来中和倦怠感。每个人可以有给自己度身定做的犒赏机制。达到一个小里程碑的时候,或说达到一个时间点的时候,给自己点犒赏。

 

04

如何影响他人,打造一个有韧性的团队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里,怎么样去影响他人,带领一个团队随着变化迎难而上,打造一个很有韧性的团队。

 

邢军:在我们这个多变以及不确定的时代,我觉得唯一不变的是变化,每天都不得不面对的。如何在这个市场上持续地保持竞争力或者说至少不落于这个时代,我总结了新时代的高效人士的七个习惯:自律,自省,求甚解,全情投入,积极正向,长期主义,即刻行动力。

 

我特别想说说长期主义,对我们自己长期主义。现在什么东西都是快餐文化,特别是在生命科学领域,最不能做的事就是抄近道,需要长期主义。对我们自己的职业发展,你要真正做到可持续。

 

同时有朋友可能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很多的东西都讲究短平快。我认为如果是公司要求你把 80%、90% 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麻烦留 10% 的时间为你自己的长期主义。

 

自己、家庭以及子女要长期的发展,我需要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任何短期有诱惑力的东西都撼动不了的。从一个企业上来讲也是一样的。你看华尔街,一方面看公司的盈利,同时还要看有什么后劲,它也要从长期主义来看。这两者貌似截然相反,其实是紧密相连的,是什么呢?即刻行动力!

 

很多人都是说得多,做得少,当时我记得一诺说写奴隶社会公号并且马上就做,坚持每一天都有,而且不插广告。这种坚持一方面体现了长期主义,另一方面体现了即刻行动力。

 

一诺:这两年疫情对很多人都有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我难得有时间可以去看各种各样的书。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关于影响力,好的领导就是有影响力的人,比如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像耶稣,像释迦牟尼、甘地、特蕾莎(eresa)、一行禅师,他们的共同点是,对我们产生的影响力可能是人类社会的极限。一个人两千年以前说的话写成一本书,现在还影响很多的人。从这角度来讲,他们可能是最有影响力的。

 

他们的影响力是怎么实现的?首先他们并没有想去影响我们。他们能够达成这种特别极致的影响力,其实是因为他们去追问一些最极致的问题,即关于我们存在的问题,最后到达一种答案。

 

我们每个人都在存在里,在各种各样的存在里,佛讲“相”,我们在不同的“相”里面。真正的好领导,是让大家能够看到这种超离于相的存在,这可能说得比较虚。像邢军不管是做什么业务都会是个很好的领导。她给大家带来是一种超越了相的东西。

 

可能人存在着一种终极矛盾,就是在“相里面”和“脱离相”,我们都在“相”里面,但又要去脱离“相”。我们也不可能去山上隐居来托里相。其实像耶稣,释迦摩尼也不是在山上隐居的,他们每天也都有非常非常具体的事情,默罕默德去麦加要 200 公里,真正设身处地想他当时的境遇,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这些人其实都是经历了非常多的苦难,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真正的智慧,反而是脱离了苦难。

 

今天的主题“有韧性,才任性”,韧性来自于对我们存在的意识和认识。现在这个时代或者大环境,更让我们去思考存在。我们认为坚固不化的存在,可能瞬间就会被打破,比如疫情来了,小区被封了,我们的生活秩序完全被打破了,但这种打破是能够让我们有机会去反思真正存在的这种状态。

 

从这个角度来讲,人生最终的目标不是成功,而是幸福和快乐,如果成功不能给你带来快乐,那成功是没有意义的。所谓的成功,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能达到快乐。

 

05

推荐的书

 

主持人:感谢二位的分享,最后邀请二位帮我们推荐一本对你们影响最大的书。大家之后也可以去阅读。

 

一诺:我推荐《活出生命的意义》(英文版本 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一句话总结:我们不管在什么样境遇下,你永远有一个自由,那就是内心如何做选择的自由。

 

邢军:我推荐两本书,是在不同的阶段给我有不同的影响。

 

第一本是《谁动了我的奶酪?》(英文版本 Who Moved My Cheese?),这本书特别薄,也很容易读。第二个是《信任的速度》(英文版本 The Speed of Trust)。这本书帮助我们建立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因为信任是建立一个机构,建立一个家庭,建立我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最最基本的要素。至少可以帮助每个人更有效地建立和别人的信任。

 

主持人:读书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方式。最后分享我看到的一句话:唯有迎难而上,才能迎刃而解。与大家共勉。

 

当未来越来越不确定的时候,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掌控自己,不断提升自己。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