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焦虑迷茫到坦然自信,我的十年全职妈妈路

从焦虑迷茫到坦然自信,我的十年全职妈妈路

作者:于琨,诺言游戏营主理人,日本京都大学前助理教授,日本东京大学前博士后研究员,"我家的中文课"主讲老师,成全式家庭教育践行者。

 

"我的孩子又起湿疹了,满脸满身都是,我想了好多办法都不行。大夫,我该怎么办啊?"

 

这是十年前,充满焦虑与不安的我。

 

"投的简历又被拒了,看来我真的找不到工作了。"

 

这是六年前,对未来充满迷茫的我。

 

"借由我的手,能够把一些育儿经验分享给需要的人,我觉得很幸福、很美好!"

 

这是现在,坦然且拥有自信的我。

十年时间,我从一个充满焦虑与迷茫的全职妈妈,变成了现在这个拥有自信的自己。是什么力量帮助我获得了这些转变?请听我慢慢说来。

 

无知无畏,我做了全职妈妈

十年前,一个小生命悄然来到了我的生活里,那就是我的女儿。当我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一个妈妈时,原本一心扑在工作上的我,悄然下了决心:等女儿出生后,我要辞职做一名全职妈妈,全心全意地陪伴她成长。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并不清楚该怎样去做妈妈,也不清楚做一名全职妈妈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我只是出于对女儿纯粹的爱,不希望她受到一点点伤害与痛苦。在那个时候,我也没想到,在工作中从没有被任何困难吓倒的我,会在全职妈妈这个新的职业里,经受如此多的挫折、失败与无奈。

 

成为全职妈妈后,生活给我的当头第一棒就是女儿的湿疹和鼻塞。女儿是过敏体质,出生后没多久,身上、脸上就起满了湿疹。去除湿疹的最好方法,除了定期用药,还要保持房间里的温度与湿度不要太高。但是,伴随湿疹而来的,还有女儿的鼻塞。严重的鼻塞让女儿无法正常入睡。要想缓解鼻塞,就要适当提高房间里的温度和湿度。湿疹和鼻塞这两个无法调和的矛盾,成了女儿出生后,反复困扰我的两个大问题。

 

那时,我处于做事必须完美的心态中,无法接受曾经感觉无所不能的自己,居然没办法让一个小婴儿舒服地入睡。我向大夫咨询、上网寻找信息。但是,我的尝试全都以失败而告终。

 

当时的我,对自己充满了指责与不满。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还能做什么?看着女儿难受的样子,我根本无法安心休息,也无法照顾自己的任何需求。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女儿满月体检时。

 

那时,给女儿体检的儿科大夫对我说了一句话:"你可以不必只考虑孩子。当你束手无措时,可以让自己先休息一下。照顾好了自己以后,再去照顾孩子。"听到她的这句话,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我突然感觉原本一片黑暗的天空,有了一抹亮光。我发现,必须先接纳自己做不到完美,才有可能解决孩子与自己遇到的问题。

▲ Photo by Josue Michel on Unsplash

随着女儿慢慢长大,我也逐渐适应了全职妈妈的生活。但是,在女儿三岁时,我又遇到了一个困难的选择。那就是,要不要在女儿上幼儿园后返回职场工作?
 

 

在日本,因为生孩子而成为全职妈妈的人不是少数,但大多数人都会在孩子进入幼儿园后,开始返回职场恢复工作。那时,我的女儿三岁,儿子半岁,正好处于恢复工作的可能期。因此,我也动了返回职场的念头,因为全职妈妈的生活实在是充满了琐碎与重复,没有职场生活那么有趣。经过一番努力,我顺利地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可以继续从前的研究。但就在签合同前的那一刻,我退缩了。

 

不是我不想返回职场,而是当我看到孩子们纯真的、对我充满信任的眼神,我突然不忍心。我不忍心因为自己每天朝七晚九地奔波于工作,让孩子们得不到妈妈的陪伴;我不忍心每天早上离开家时,听到孩子们哇哇的哭喊;我也不忍心让已经年迈的父母,为了帮助我照顾孩子,常年生活在这个语言完全不通、没有任何朋友的国度。

 

于是,我放弃了这个工作机会。虽然我知道,这次放弃可能意味着从今以后我无法再返回自己喜爱的研究领域,但我还是无法鼓足勇气离开女儿。就这样,我默默地关上了自己心中对职场的渴望,继续我的全职妈妈生活。

 

揭下职业标签后,我到底是谁?

琐碎而忙乱的全职妈妈生活仍然在继续着。每一天似乎都是相同的,每一天我都在反复做同样的事情。当晚上孩子们入睡后,我想不出自己今天究竟做了什么。忙了整整一天,但似乎生活还是那个样子。孩子们的哭喊大叫、屋子里的凌乱无序、自己的灰头土脸,看到这一切,我觉得自己糟透了。我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意义在哪里,我不知道自己创造了什么价值,我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把这一切烦恼,归结于全职妈妈这个身份。我固执地认为,因为做了全职妈妈,没有了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于是,我开始疯狂地投递简历。无论是研究职位还是事务助理,只要觉得与我的背景和专业相关,我都投了简历。但是,如同在女儿三岁那年我预测的一样,所有的简历都石沉大海。我真的无法再返回职场,我真的只能做一名全职妈妈了!

 

当时的我,如同掉入了一个深渊。不,不是掉入的,是我自己跳进来的。当我发现自己无法从这个深渊爬出去时,我不得不静下心来观察自己的生活,思考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在我读了陈海贤的《了不起的我》这本书后,再回过头来观察自己当时的状态,发现那时的自己其实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

 

当我拥有一个明确的职场身份时,会把这个职场身份作为自己的标签,把对自己的认知建立在这些标签之上。那时的我,如果被问到"我是谁",会这样回答:"我是一名研究员,发过很多文章,还担任过很多会议的审稿人"。这个回答很容易,但也让我忽视了标签之下那个真正的自己。

 

当我离开职场,成为一名全职妈妈时,被迫揭掉了原来的所有标签——我的职业、我的同事、我过去对自己的一切评价与认知。我发现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不再是一名研究员,我也不再有机会审稿件、发文章。这时,我不得不重新去思考"我到底是谁"。

 

这个思考的过程很痛苦,如同一个被去掉外壳的蜗牛,苦苦地寻找自己的新壳。但这个思考的过程却指引我走上了真正自我觉察、自我成长的道路。

 

从"心、脑、手"重新认识自己

全职妈妈的身份,虽然迫使我不得不放下从前所有的经历和标签,但也给了我一个机会,来直面自己的内心。我不停地在心里问自己:"我到底是谁?在人生的后面几十年里,我到底想做什么?"
 

那个时候,我已经很清楚不可能再找到一份既能照顾孩子、又能发挥自己优势的工作。那么,我就必须把全职妈妈作为我的新职业。但是,全职妈妈这份职业不仅充满了未知与挑战,而且没有明确的绩效考核、没有直接的奖励反馈。老板、打工人,都是我自己。因此,我必须明确自己从这份职业中希望得到什么。

 

我需要从"心、脑、手"三个维度诚实地回答自己三个问题:我的内心想要什么(心)?我喜欢做什么事情(脑)?我有什么优势(手)?

 

第一个问题:我的内心想要什么?

 

我是一名全职妈妈,希望通过自己的陪伴,能让孩子们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但是,我很清楚孩子不是我的工作项目,她们成长的好与坏不能被作为我的职业评价标准。因为,孩子的成长是经由她们自己的努力与探索,不应该归功于我,我所做的只是支持与陪伴。那么,在全职妈妈这份职业中,我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有一天,我无意中打开了多年前给女儿读过的绘本《花婆婆》。那本书里有一句话:"做一些事情,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当读到这句话时,我的心被触动了。如果我也能做一些小小的事情,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那么我的内心会拥有幸福和充实感。这,就是我在自己今后的人生中,想要追寻的梦想。

 

第二个问题:我喜欢做什么事情?

 

找到了自己想要什么之后,我还必须明确该如何向我的目标一步步靠近。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全职妈妈,做不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又从何谈起让世界变得更美丽?这个想法是不是太虚妄、太脱离现实了?

 

虽然这个普通的我无法给世界带来什么改变,但是我想可以从自己的家庭做起,做一些事情让自己和家人更加幸福。于是,我进一步追问自己:我喜欢做什么事情,来让我和家人更幸福?

 

多年陪伴孩子的经历让我对教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阅读了很多教育书籍,不断在寻找自己心中认为对的教育方法。对于教育的这份热爱告诉我:我希望能在教育领域做一些事情,实现自己的梦想。

 

那时,对于我的家庭而言,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孩子们的中文教育。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说不了中文、不了解自己的故乡。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虽然身在他乡,但仍然对自己的国家有所了解,能够把中文作为自己的母语。因此,给孩子们的中文教育,成为了我在追求梦想道路上的第一个尝试。

 

第三个问题:我有什么优势?

 

当我决定把家庭中文教育作为自己的尝试对象时,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给孩子们教中文,这件事我做得了吗?"

 

从儿时起,我就喜欢读书与写作。虽然谈不上读过多少书、写过多少文章,但内心对这两件事情的热爱始终伴随着我。再加上多年研究工作带给我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我有信心自己给孩子们设计中文课程,自己给孩子们当老师教中文。

▲ 来自作者

 

在家人的温暖中,陪着孩子们一起成长

当想清楚了自己的目标和通往目标的路径后,此时的我,又拾起了工作时那股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勇气。作为一个中文教育的小白,我到处学习课程设计方法、搜集中文教育信息,从两个孩子身上开始了自己的中文教育尝试。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爱人给了我坚强的陪伴与支持,我的父母给了我无条件的接纳与帮助,我的孩子们也给了我深深的信任与鼓励。
 

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我和孩子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中文学习方法——项目式教学法。在中文的基础字词学习之外,我给孩子们设计了大量她们感兴趣的项目。通过陪伴她们做项目,来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应用学到的知识与能力。

 

此外,伴随着在中文教育中的尝试与改进,我对教育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我发现当前孩子们的学校教育中有一些缺失。现在孩子们接受的学校教育,大多强调“手”这个层面,就是知识和技能的学习与积累。在学校教育里,很少涉及“心与脑”这两个层面,就是对自我的认知和对世界的思考。

 

而在这几年的自我探索过程中,我发现清晰的自我认知是一个人寻找到幸福生活的关键因素,而客观的分析与思考是帮助一个人实现人生目标的必要条件。因此,我扩展了自己的教育尝试范围,不仅仅继续我们的中文教育,还在日常生活中,通过设计各种小游戏、小项目来给予孩子们全方位的家庭教育。我希望能够通过沉浸式的家庭教育,来弥补孩子们在学校教育中缺失的“心与脑”这两个部分。

 

在不断进行家庭教育尝试与探索的同时,我也在通过不断的觉察和反思向内看自己。我越来越清晰地看到,要想教育好孩子,首先需要教育好自己。只有当我能够看清自己内心的需求,接纳一个不完美的自己时,我才能看到孩子们真正的需要,去接纳孩子们,去支持与陪伴她们以她们自己的方式成长。每一次与孩子们的摩擦、每一个失败的尝试,都是让我去觉察自己的内心、去看清自己需求的入口。这些在自我成长过程中得到的收获,也被渗入我的家庭教育中,分享给了我的孩子们。

 

做一些事情,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

从最初决定给孩子们教中文时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五年间,我为孩子们设计的项目与游戏已经积累了厚厚几大本。当我翻看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掉过的坑、收获到的经验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我不是希望能够做一点小小的事情,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丽吗?那么,从我的失败与成功中收获的这些经验,是否可以经由我的手传递给需要它们的人,为别人带来一些帮助与支持?

 

于是,我把自己五年间设计的项目与游戏,按照“心、脑、手”三个维度,总结为五十个小游戏。家长可以通过陪伴孩子玩这些游戏,来培养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须的“自我认知力(心)、沟通协作力(心)、主动学习力(脑)、批判思维力(脑)和想象创造力(手)”。这些游戏还将成为家长们的抓手,为家长们带来轻松快乐的高质量亲子时光。

▲ Photo by Tim Cooper on Unsplash

 

但是,问题来了,怎么才能让别的家长知道并参与这些游戏呢?

 

正当我为如何走向我的梦想一筹莫展时,诺言社区突然发布了一个"浪起计划"——专门为诺友的项目孵化打造的社区内实验组织。我可以作为项目策划人、运营人或者发起人参与进来,把我的想法变成实践,让梦想照进现实。

 

依然记得去年 10 月 8 日,当我在社区看到小精灵发布的这个消息时,心里激动极了。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写项目计划书,根据这五十个小游戏,设计了五期游戏营。计划书投递几天后,小精灵告诉我,我的项目通过了!

 

得知项目通过的时候,我有一种感觉:当你想要做某件事时,全世界都会来帮你!

 

随后的几个月,我开始和诺言社区的诺友们一起搭建团队、制作内容。我负责课程的内容设计,有丰富录音经验的诺友帮助我录制课程音频,另外还有具有运营经验的诺友帮助我一起搭建游戏营的运营管理体系。

 

梦想照进现实

经历了近 5 个月的准备,今年 3 月,我们的第一期游戏营——“亲子认知游戏营”终于万事俱备了!为了给用户带来最好的体验,我们计划招募 100 位诺友,先在诺言社区进行内测。

 

一开始我很忐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报名。但没想到招募信息在社区发布仅 3 个多小时,报名人数就已经超过了100!我们赶紧关闭了报名通道。但随后有很多没有报上名的诺友来私信我,想让我给她们多开一个名额,但由于人数太多,我只能说期待下一期吧。

 

开营后,我发现游戏营对我而言,不仅是一个分享经验的过程,而且也是一个自我成长与收获的过程。

 

当游戏营进行到一半时,我在社区发了如下动态:

 

"不知不觉间,游戏营已经进行了一多半。
 

在过去的这两周里,我一直感觉自己是这个游戏营的第一个受益者。

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写作的第一受益者是作者自己。虽然游戏营中的游戏都是我曾与孩子们玩过的,但当我以一个设计者的身份再回过头来看这些游戏时,对于孩子们当时的行为与状态,有了不同的观察视角,也由此对孩子们多了一份理解与接纳。

还记得在游戏营第一次直播答疑之后,诺友暖暖对我说:感觉养育中的所有问题,你都有解决方法。

其实,不是因为我知道的比大家多,而是因为我养了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孩子,因此大家踩过的坑我都踩过,所以才有了失败与教训带来的种种"经验"。

这两周,在游戏营中陪伴大家时,我更是深切地感受到:其实我分享给大家的经验早就在那里,只是通过我来传递给需要的人。我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反而从大家的信任中收获了很多的温暖。

感恩通过游戏营结识了这样一群温暖的朋友!感恩在游戏营里与大家相遇!”

诺友们的回复,更是带给我很多感动和前行的动力。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