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520,真会有人爱我们如生命吗?

520,真会有人爱我们如生命吗?

Photo by Sherry Wright on Unsplash

作者:茱莉,资深文艺女青年,社会学硕士,自由撰稿人。爱生活,爱文字,爱思维自由游走的感觉。我不是精英,也不是大咖,我是普通人,我和你一样,有温度有态度,想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华章写在前面:

又到了520,这样特别的日子现在每年都会有好几次,每次的感觉可能也会弱一些。我想社会进步的一个副产品就是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但关系却越来越浅。我最近意识到,也许一个人这一生和每个认识的人关系的深度加起来,总和可能是差不多的。朋友是多了,深度关系却少了。年少时的友谊和感情,都深沉而炙热。再让我们为一个人奋不顾身全情付出,似乎变得越来越难,深度关系成了不折不扣的奢侈品。每个人在深度关系和亲密关系中的渴望与困境,原因都是各不相同的,归根溯源可能都来自内心深处的伤痕和缺失,希望下面的文章可以有一些启发。

 

有一天无意在手机上看了一篇心理学的文章,说一个人在儿时的缺憾会让他耗尽一生去找寻。
 

其中有一个缺憾,就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在父母心中是最重要的。就是在婴儿时期,孩子要意识到:在妈妈的生命里,我是最重要的,无论你有多忙多累,只要我有不舒服,我饿,我渴了,我生病了,你都能马上放下所有的一切,先来满足我。那么我会知道,在你的生命中,我是最重要的。

 

但是如果因为种种原因,孩子没有感受到这一点,那么他就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另外找一个人替代,希望从这个人身上得到无条件的接纳,希望成为这个人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会耗尽一生去寻找,直到找到这个人为止。

 

上学时找老师和同学,找好朋友,等到结婚,他也会不停的追问,到底在你生命中我排第几,我是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会不断地寻找这个答案,导致他在人际交往中遇到很多困扰,成为他的缺失,他不能够好好读书,好好工作,因为他的身体自然的就会去寻找,找这个重要他人。

 

我看完这篇文章后,坐在咖啡馆里疯狂泪奔了一个小时,哭得像一个白痴。

 

你能理解一个人,经年累月的在暗无天日的泥泞里摸爬和挣扎,身心俱疲伤痕累累,却始终不知道这一切的痛苦都是为什么吗?

▲ Photo by Karsten Würth on Unsplash

 

对,我就是那个几乎用尽了半生去寻找人生缺憾的主人公。我并不知道我在婴儿时期的日子是怎么过的,科学家说那时的人类是没有记忆的。所以,在接触心理学之前,我压根儿就不认为我后来悲催无比的人生和幼年时的经历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果用三个词概括一下我的性格特点,那就是:极度悲观,极度自卑,零安全感。很夸张是么?一点儿也不,这就是真实的我。

 

我上小学时我爸为了弥补没有儿子的遗憾,从叔叔家过继一个弟弟到我家,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的深远,因为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女孩的原罪感。我极度的压抑和自卑,那时数学成绩一塌糊涂,到五年级了还经常考 60 分。无论在学校还是家里,我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我在一篇日记里写下我对人生意义的质疑,当我在别人心里无足重轻的时候,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这种状态在遇到崔老师后发生了改观。六年级开学时,他把一枚他亲手刻的印章送给了我。我当时很惊讶,因为老师说过谁升学考试考全市第一就给谁刻一枚。老师说,那是为了鼓励大家考好成绩的,但是在老师心里,你就是永远的第一名。我深深的低着头,强忍着怕眼泪掉下来,嗫嚅着说了声谢谢老师。那个情景如同刀刻,至今都清晰如昨。我果然华丽逆袭,最后真的考了全市第一。

 

毕业时老师送给我一段话:影子长了,不要骄傲,你并没有长,影子短了,不要气馁,你并没有短,抬起头来,正视前方。我牢牢的背下了这段话,但其实却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

 

作为一个女生,我可能算长得漂亮的。但是我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认为过。库利有个理论说人对自己的认知就是“我看镜中我”,这个镜,就是他人对自己的印象。正是这个镜中我和真实我对自己认知的冲突导致我前所未有的迷乱。因为几乎从接触到男生开始,我就一直是男生追逐的对象,他们的各种追求行动,对我来说都成了困扰。过去的多少年,我都对那些男生恨之入骨,对一个丑女说这么多溢美之辞是不是有深深的恶意?他们到底为了什么不约而同的来羞辱我?

 

欣和萌是我的大学室友,我们三个人曾经好得穿一条裤子,但是,因为萌悄悄的和班里一个男生恋爱,告诉了欣,却没有告诉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在她心里并没有那么重要,我伤心失望到在楼顶上绝食了两天。

 

毕业后我爸重病,欣电话里说元旦到医院来看我们,结果不仅元旦那天没来,直到我爸去世了她也没有出现,后来在同学聚会上她说没有来只是因为有点琐事耽搁了。我又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在我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刻,我自认为最好的朋友却因为琐事如此轻易的弃我而不顾。原来我在她心里的地位也是如此之轻!

 

我和所有让我伤心失望的人绝交了,无论她们怎么道歉,怎么承诺,我都不原谅,没有回旋余地。

 

对待友情如此,婚姻也不能幸免。

 

婚后由于我读书,我们一直分居两地,但是前夫的冷漠和疏于联系,都让我十分不满。终于有一次在情人节的晚上,因为他既无电话也无礼物,我们吵了起来,我说室友的男友在国外都知道我们每天的课表,经常关注我们的活动,但是你却是从来不主动关心我一次,我就是希望你能把我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说,我告诉你,我永远也不会去看你的课表,永远也不会把你当作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这句话对我的打击的致命程度,是别人难以想象的,我仿佛就是一个玻璃人,有人用铁锤把我的头敲得稀巴烂,进而我的整个身体也瞬间碎成了渣渣。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突然警醒了,其实过去和他在一起的每一次吵架,归根结底,都是这个原因,因为我一再的发现我在他心里不是最重要的,他的排名是自己,工作,父母,亲戚朋友,然后才是我。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

 

当我明白了这一点后,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挡我要离开他的决心了。我要去找那个人,找那个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人的人!这是我必须做的事,就像是清教徒为了实践天职 Calling 一般。你说二婚的女人不好嫁了,我说我不管我要离婚,你说房子车子都不给你,我说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离婚!前夫最后同意离婚,我想他可能是觉得我已经疯了。

 

我带着这个期待,突破了重重阻碍,回归了单身。

 

与对的人不期而遇,仿佛也是冥冥中注定。QQ 上遇到了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肖。老同学重逢,痛说家史。生活、工作和情感,发自肺腑的聊了个底儿掉。

 

交往八个月后就结婚了。被认为出了名的难相处的我,和肖在一起后保持了吵架零记录。连争执都没有,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总是说,听你的,你是最重要的,你高兴我就高兴了。

 

无论他做什么事,只要和我的需要有冲突,他永远是以满足我为先,无论是和朋友的应酬,自己的计划,甚至是去车站接父母。只要他有时间,他就会陪我,整天整天的陪我逛街,整晚整晚的陪我看烧脑偶像剧。我说这么陪我会不会觉得很痛苦无聊啊,他说怎么会痛苦无聊呢,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干什么都很开心。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质,他经常出差不在家,哪怕他几个月不回来,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满和怨言。因为我知道他无论在哪儿,我都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他每天都用行动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我开始变得自信,乐观了,相信自己是个漂亮的姑娘,不会再殚精竭虑的担心以后自己会悲惨到没人管而自杀。我以为,我过去所有的苦涩都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伤心绝望,痛苦万分,觉得自己命如草芥,毫无存在的意义。直到我遇到了对的人,我所有的问题才迎刃而解。

▲ Photo by Nathan Dumlao on Unsplash

 

可是直到我看到了这篇文章,我才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当我开始在浩如烟海的记忆碎片中寻找我过去从未关注过的时光时,我才明白,原来那些自以为是莫名的苦涩都有这样深切的原因!

 

我从出生后一直到五个月,我妈一直没有奶水,那时奶奶家穷得揭不开锅,也没有东西能给我妈吃,我饿得皮包骨。七个月时和母亲一起随军到边防部队,母亲要上班,没有人照看我,从七个月起一直到四岁,我一直处在颠沛流离之中,基本上是这个老乡看几天,那个朋友带几天。寄人篱下教会我看别人脸色,努力表现好来讨好照看我的人。大人希望我是安静的,乖的,听话的,懂事的,我就努力做到那样,我渴望听到她们的夸奖,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我不会受到苛责。一旦得到了负面评价,我就无比的焦虑和害怕,因为如果临时照看我的人不能照看我,我就要一个人被锁在家里,用一个四岁小孩的强大去抵制在成人眼里不以为然对我来说却铺天盖地的恐惧。

 

当我渐渐长大,幼年时期的记忆模糊远去,但是缺憾却永存,就像有人在我心里挖了一个洞,我总是不自觉的想倾尽全力去把它填平。

 

如今再想起老师送我的那段话:影子长了,不要骄傲,你并没有长,影子短了,不要气馁,你并没有短,抬起头来,正视前方。我突然就明白了,老师那时就看出我自我的弱小,过分在意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和别人心里的位置。其实别人眼里的你其实就像是影子,有时长,有时短,但是真实的自我却是不变的。他二十年前就在教我,抬起头来,正视前方,勇敢做自己!而我却兜兜转转了半生,到现在才彻悟!

 

要成为有健康自我的,有安全感的,自信、乐观、顽强的人,除了有来自他人的无条件的接纳和爱,更重要的是要自省。我真的很想告诉我的老师,我不会再纠结于“我是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这样的命题了,因为我的人生中已经有了新的命题,那就是如您二十年前所期望的,勇敢做自己!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