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康奈尔毕业、华尔街投行的光环下,我为什么辞职去非洲当老师

康奈尔毕业、华尔街投行的光环下,我为什么辞职去非洲当老师

题图:诸葛亮,来自《三国演义》。

作者:顾及,自我认知领域专家,曾创立真格学院,著有《破圈-如何打破认知局限》,认知干货发于公众号: 顾而言之。本文来自:LinkedIn(ID:LinkedIn-China)。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童年的梦想,而现在又实现了几分?

 

虽然是个女孩,但我童年的职业梦想特别的男性化:想做一个出谋划策的军师。

 

然而在没有金戈铁马、烽烟战火的现代社会,显然我的“军师梦”很难达成。

 

在成长过程中与童年梦渐行渐远的人不在少数,然而不忘初心的我不愿放弃。

 

在分析“军师梦”的可实现的元素后,我通过学习别人、认识自己、梳理自己、接受自己这四个阶段慢慢找到了实现自己梦想的途径。

 

方法一:参考他人路径

 

在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找到一些模范榜样,学习别人走的路是一个好的起点。

 

在新加坡高中公费留学时,我读了李光耀的自传。他在艰难时刻力挽狂澜,把新加坡从第三世界变为第一世界成员的故事让我折服。他也让我明白现代生活中即便不需要军师,许多时候会需要睿智的战略家,于是李光耀成为了我的第一个榜样。

 

我虽然是女儿身,但中国也有像吴怡这样杰出的女政治家,性别并不是个问题。于是我决定向同是莱佛士学院毕业的李光耀学习,做拔尖的学生,去最好的大学,加入很牛的公司,最后从政。

▲ 图片来自网络

 

但事情往往不能如人所愿。高中时,尽管我功课全优,课外满分,但对牛津、耶鲁和哈佛的申请都未能如愿,同时父亲又诊断出晚期肺癌。于是我只得修改了原先的打算,把奖学金和高收入的工作设定为生活的重心。用 2 年半从康奈尔本科毕业后,我进入了当时本科生起薪最高的华尔街投行工作。以理工科背景进入金融界,是我第一次破圈。

 

很遗憾,父亲在我毕业那年就去世了,但家里还欠了不少借款。那些年里,我经历金融危机爆发的黑暗时期,从卖方转到买方公司,每天从 9 点忙到凌晨,365 天里只休息过两天。但是为了家里,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经过几年的努力,当我还清借款的那一刻,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与此同时,我清晰地意识到,一份高收入但并不感兴趣的工作并非我的归宿。

 

那么,我该做什么呢?

 

方法二:挖掘自我闪光点

 

只有认识到自己有哪些长处和短处,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才有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道路。

 

通过准备斯坦福商学院著名的题目“What matters most to you and why(什么对你最重要,为什么)”,我认识到自己在职业上的喜好和特长:

 

解决与项目执行相关的问题

喜欢帮助别人

擅长战略性的去看待分析问题

 

于是,我在去斯坦福之前加入了一家留学中介做实习,希望帮助青少年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这样的战略性问题,后续也在 MBA 的暑期实习中选择了战略咨询。

 

后续看来,其实这两个选择分别从个人和公司角度去圆一把军师的梦想 — 战略性的帮助他人。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下意识的选择,往往能反应我们内在对梦想的真实渴望。

 

然而,不论留学中介还是战略咨询的经验都让我意识到,只有对一件事物深入了解并形成自我判断后,我才能胸有成竹地谈论它。在没有打下深度基础的情况下,这两次看上去进入新兴行业的所谓破圈经历都只是纸上谈兵。于是从 MBA 毕业后我成为了游戏公司的产品经理,想要在一个行业深耕一番。

 

做产品经理期间,我在一个月内让一个人心不稳、产品表现不佳的团队士气大振,并且营收增长了 40%。

 

我发现这次成功,得益于自己在战略性分析出核心问题,并通过项目管理和协调沟通上的长处快速达成目标的特长。这让我对通过认识自我,走出符合自己的道路这一思路有了更多的信心。我后续又接手了两次类似的项目并取得不错的成绩,也因为如此,在短短三年内就从产品经理升级为两个游戏工作室的负责人,并兼任加拿大分公司的主管。

 

所以,复盘一个人过去的经历,找到里面重复出现的成功点,通常会昭示一个人的天赋才华所在。

 

在游戏行业几年后,我的内心又开始挣扎了 — 我一直来的爱好:教书和写作,和游戏的作用是相反的。一个是帮人打发时间,另两者则是帮人提高,不浪费有限的时间。

 

我似乎在做着互相矛盾的事情。是否需要再次改变职业轨迹呢?

 

方法三:梳理内在爱好

 

当职业道路和内心爱好出现冲突的时候,梳理过去的经历和做出相关选择的原因,找出职业道路和兴趣爱好的共同点就变的尤为重要。

 

我的写作爱好源于高中毕业后在新加坡报业控股做记者的实习经历。当时发表了 150 多篇文章,也采访了包括伦敦申奥等重要事件,后来陆续在金融时报、华尔街日报、福布斯和领英上开设专栏,乐此不倦。

 

教书的实践经历则比较曲折,经历了从歪打误撞到四处开花的育人生涯。高一寒假在一家公司的人事部实习时撰写的一份 40 多页的培训材料,成为我辅导、培训别人的起点。

 

在大学里,我和几个同学创建了一个给世界各国青少年提供留学和职业辅导的免费培训机构。进入投行工作后,我也经常利用周末时间给 SEO(美国一个非盈利教育机构)做导师。

▲ Photo by RODNAE Productions on Pexel

 

即便 MBA 毕业后,我也没有停下,通过在国内网站上发布关于面试和申请的心得,我获得了给想申请商学院的学生远程授课的机会。我当时身在非洲,交通和网络的不便没能阻挡我。从 2013 年起,无论有多忙,我都会抽周末时间给大家上课。班级虽小,但过去四年里我的 4 个学生成功进入 HBS 和 Stanford GSB,也让我颇有成就感。

 

回国后,我教书的内容又有了拓展。我参加了斯坦福商学院最著名的 Touchy Feely《人际互动学》课程讲师的培训并成为了该学科在国内的第一个导师,并担任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人际互动学” EDIP 项目的主任。 

 

同时,因为之前这些经历,我也在线上开设专栏,帮助大家解答是否要去留学或者如何转入互联网的问题,获得了不错的评分。

 

当我把过去这些都写下来后,我意识到,当一个人持续耕耘兴趣爱好时,你取得的成绩会像滚雪球一样,由一个机会带来其他的机会。

 

而我内心的矛盾来源于刻意把工作和爱好分开的执念。那么我能否找到一个两方面都满足的工作呢?

 

表面上写作、咨询,还是做老师,和我之前从事的运营、产品和金融类工作没有特别的关联。 

 

新东方联合创始人王强老师的一席话帮助我看清了背后的共性。他说,无论是对读书、教书,还是写作的热爱,都说明你是一个喜欢智力挑战的人,那么你就应该去做有思维难度的事情。 

 

很多时候,当你可以抽象的概括出你不同经历之下更本质的特点时,你也就能够在看似无关的经历中找到符合这个本质特点的意义了。这是一种很实用的将兴趣爱好和职业追求结合的方法。 

 

于是,在几个不同的工作选择中,我选择了一个当时发展前景不是特别清晰但是很有智力挑战的方向:人工智能的私人助理,加入“来也”科技做了联合创始人和 COO。这让我既能帮助他人节约时间,也能在创业中接触不同挑战,解决各种问题。我也由此完成了职业上的第四次破圈,从游戏行业进入了人工智能行业。

 

我充满热情地投入了新的历程,直到突然经历了一连串生活上的打击,陷入了中重度抑郁。当时的我在外人看来事业上成功、经历光鲜,但我自己却觉得在人生中走了不少弯路,陷入低谷。

 

我不愿意接受自己接受了这么多教育,有过这么多经验和经历却还不知道对自己重要的是什么,人生终极追求又是什么?

 

过去这些不同职业道路、不同国家的经历、不同行业的历练、不同生活选择,似乎都在把我从不同方向拉扯,没有一个可聚焦的点。

 

我人生到底希望达到什么呢?有很长时间我是没有任何结论的。

▲ Photo by Alexander Schimmeck on Unsplash

 

方法四:看到不完美中的完美

 

在短短两年内从中重度抑郁中走了出来,关键点在于我开始接受自己的一切,包括好的和不好的、走过的捷径和弯路、正确和错误的决定。

 

最后我发现,自己是一个整体,自己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有其特殊含义。无论事物表面上看上去多么不相关,它们都是在一条主线上。

 

我和斯坦福商学院的教授 Joel Peterson(美国第六大航空公司 Jet Blue 董事长)的一席谈话点醒了我。他说,你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棘手问题的专家。

 

我突然想到自己过去无论是做投行,咨询,游戏还是创业,甚至是教 Touchy Feely 或者是认知突破,最让自己自豪的是临危受命,解决一个又一个危机或者是很棘手的问题的情形。同样的,我的生活也是一个个解决棘手问题的过程,自己的,家人的,朋友的。

 

而我最欣赏的两个名人,李光耀和邓小平,同样都是在危机中力挽狂澜的人。原来我从小的榜样,其实已经指明了我人生的意义所在。 

 

我就是帮人解决人生中重大问题的人。

 

如果对方的人生重大问题是他的公司,那么我就解决公司的重大问题,投行、资产管理,战略咨询,产品运营等等经历均在此类;如果对方的人生重大问题是个人化的,那么我就解决他个人问题,留学咨询、职业规划、人际互动、认知提升等等经历都在此类。

 

而我当下在深耕的自我认知领域,帮助他人挖掘并打破惯性思维模式、错误信念和假设,以及认知上盲区对其人生的局限和束缚,其实是以军师方式来帮人战略性的提升自我认知。

 

其实,人的大脑本身就是一个战场:内在的各种思维模式、对事物的假设、限制性的信念,和外部的影响、反馈和咨询,对于很多人来说,经常是天人交战的状态。而自我认知,就是在这个认知的战场上,战略性的梳理清楚最核心的那些议题。

 

仔细想想,古代的军师如果放到在现实社会中,能做的也不过如此。

 

突然,过去的一切都有了意义 — 职业的选择,生活的经历,兴趣和爱好,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事情被这一条主线有机地组合在一起。

 

人生中第一次,我可以平静地说,原来我一直活在我童年的梦想里,人生并没有遗憾。

 

心里突然有种久违的平静和喜悦。

 

我终于,与自己和解。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