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一个进京带娃的阿姨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财富、成功的真相

从一个进京带娃的阿姨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财富、成功的真相

题图:文中插图皆来自作者。

作者:兵姐(犀利姐),诺友,某跨国公司财务总监,英国皇家特许管理会计师资深会员(FCMA),国际注册会计师公会专家志愿者,画家。作者公众号:兵姐聊财艺。

 

作者写在前面:

故事发生在三年多以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循着这个故事的指引,我找到了财富、成功的第一个法则,特别兴奋,为这篇文章专门画了 10 张水彩加水粉配图,有一张画得不是很满意,放 9 张在这里。

2019 年 9 月,北京初秋,某天清晨 7 点 10 分,我穿上宽松、轻便的运动衣、跑步鞋,出门到小区附近的健身公园晨练,正悠闲地穿斑马线,一辆送早餐的快递小哥的三轮车像一阵风一样从我前面冲过来,我下意识地高抬腿跳起来,一个箭步蹦到人行道上,手臂像仰泳打水一样向后划了好几个来回后脚才站稳,差一点儿就撞到一位送小女孩上学的阿姨。
 

1、撞见阿姨

 

阿姨身材矮小,一米五左右,头发花白,看上去有 60 几岁,穿白色夹杂黄绿条纹衬衣,深蓝色裤子,脚上的运动鞋,鞋带系得很紧,感觉鞋子有点大,不跟脚。阿姨的心思全部放在小朋友身上,正忙着帮小女孩整理粉红色的校服上衣、红领巾和灰色书包,小朋友背着厚重的大书包,一溜小跑进校门,阿姨跟在后面喊话,告诉小朋友几点来接她放学。
阿姨完全不知道刚才在她身后发生的惊险一幕。我为了掩饰自己的莽撞与慌乱,退后两步主动跟阿姨搭话:

 

“阿姨,您好早呀,小朋友上几年级?”

“这是我外孙女,上三年级。”

“小朋友怎么这么早到校?学校几点上课?”

“学校要求 7 点 40 分早自习,我外孙女每天 6 点就起床,6 点半我们就从家里往学校走,一般 7 点过几分我们就到校门口了。她是班干部,她自己要求早到校……这孩子可要强了,学习成绩特别好,一年级到现在,学习成绩一直班上前几名。”

我从阿姨脸上看出她的骄傲和喜悦。


原以为对话就此结束,没想到阿姨聊天兴趣来了,问我:“你怎么这么好?来跟我说话,我说话你能听懂吗?”

“我能听懂您说话呀,听您的口音,是不是湖南人?”阿姨得知我能听懂她说话,笑得像小孩子一样天真、灿烂。我猜对了她是湖南人,同时告诉她我也是湖南老乡,在北京工作,住在学校的马路对面。她更加兴奋了,说一口湘西人独有的、难懂的普通话,连珠炮、查户口式的问话:

“你干什么去?为什么会和我讲话?”

“你在北京做什么工作?”

“你住哪个小区?爸爸妈妈一起住吗?”

“……”

阿姨对我的好奇心从我愿意跟她说话开始,她问这么多我的信息,估计她想一再确认,我是友好还是不友好的陌生人?

 

“我看见您送外孙女上学,想起我外婆送我上小学时的情景,当年我在湖南老家读小学,外婆送我上学,也是我们一起走到学校,那时候经常下雨,上学路上要过小溪,走石桥,有些危险,我进学校了,一转身,外婆还站在远远的地方挥手。”

 

估计我说看见她想起自己的外婆,冲破了阿姨戒备森严的防线,阿姨提出来,她想今天早上跟我一起在公园散步,说一会儿话。

 

我欣然同意了。

 

2、进京带娃的外婆

 

健身公园里很多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跟阿姨年纪不相上下,我问阿姨,要不要跟在后面跳上一曲,阿姨腾地一下脸红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慌忙朝我摆手:“不行,不行,我怕,我怕人家不懂我说话,我怕人家笑话我,我怕跳舞,我怕出丑……”

 

我看见阿姨内心深处的胆怯和恐惧,顿时有点眼睛湿润。公园里看上去近在咫尺的日常,在阿姨的世界里是如此遥不可及。
 

我转换话题,让阿姨讲一讲她开心的事,阿姨打开了话匣子,像大坝泄洪。阿姨说她跟老头子生活在湘西的大山里,靠种几亩地、养鸡养鸭为生。生了三个女儿,没生男娃,在婆家地位低,婆婆知道第三个还是女娃以后,没进屋就走了。

 

丈夫是农村出去当兵复员的,原以为见过世面,会对自己好一点,结果比没见过世面的人还差,整天在乡下打麻将,跟村里的男人喝酒、扯淡,不下地干活,也不愿意到城市里来帮女儿们看孩子,不懂得心痛老婆,夫妻俩没什么话说。阿姨自己咬紧牙关,带大三个女儿,关键时刻,娘家人,孩子舅舅、姨和姨父帮衬着养大三个孩子。

 

3、三个女儿

 

我插不上话,偶尔点头回应阿姨,表示正在专心听她说。
 

大女儿成绩好,本来可以上中专,减轻家里负担,但是阿姨坚持让她读高中,考大学。大女儿工作以后还读了 MBA,在外企做金融,工作很好、工资很高,把原来在北京朝阳区的房子卖了,买了海淀的学区房,四居室,孩子就在家门口海淀区数一数二的小学读书。

 

二女儿觉得妈妈种田送三个女儿上学压力太大了,初中毕业就辍学,17 岁到广州、深圳打工,怀孕的时候还在店里帮老板搞装修,老板很感动,手把手带她,出师以后在郑州负责酒店装修的大项目,深得老板信任。几年前,二女儿给妈妈二十几万块钱在湖南乡下老家盖了大房子,阿姨从此在十里八乡扬眉吐气。
 

三女儿在桂林,读了大学后工作、生活也都很出色,经常给妈妈寄零花钱,是妈妈的骄傲,阿姨对老三比较放心。

 

我看出来了,阿姨觉得这辈子最大的成就是培养了三个优秀的女儿,都在大城市站稳了脚跟,不需要担心她们的生活和工作,自己当年因为生女儿在婆家和村里受的闲气,因为三个女儿的成功而消散了。三个女儿,都需要妈妈搭把手,阿姨说不能偏心,要一碗水端平,阿姨平常跟老头子住在湖南乡下,只有当女儿们有需要时才进城,轮流在三个女儿家帮忙带娃、做家务。

 

4、北京的大闺女

 

这次来北京,是来救火的,大女儿平时跟公公婆婆住一起,公婆帮忙接送孩子、做饭。女儿工作忙,脾气不好,说话不耐烦,经常跟婆婆吵架,动不动就大声嚷嚷:“你们回去吧!”把婆婆气回广东去了,打电话让妈妈来替补,阿姨这次来大女儿家,住两个月,负责做早晚饭和接送孩子。


阿姨说不知道女婿是不是喜欢她来帮忙看孩子,女婿广东人,一个月也说不了几句话,相互听不懂,女婿一回家就呆在自己的房子里,关门不出来。女儿忙,每天跟打仗一样,早出晚归,一周见不上几次面,没时间跟妈妈平心静气地说会儿心里话。阿姨感觉女儿遗传了自己的倔强脾气,对丈夫不温柔,家里气氛紧张,好言相劝女儿对老公脸色好一点,多点笑摸样,没想到女儿怼回来:“不用你管,他就喜欢母老虎!”我听了,大笑出声,心想还有这么嚣张的女人。又觉得这时候笑显得不合时宜,赶紧给自己圆场:“阿姨,别跟您闺女生气,亲闺女才这样……我跟我妈说话也差不多,工作压力太大、情绪差,亲人最倒霉,不小心成了垃圾桶。”阿姨听我这么一说,感觉松了一口气,原来不只是她家闺女这样火爆脾气,别人家闺女也有这样的呀。

 

5、寂寞的北京生活

 

一边散步一边说话,在健身公园转了三圈之后,我们换到马路对面风景更好的另外一个公园继续边走边聊。这个公园就在阿姨大女儿家附近,隔两条小马路,离小区门不足 100 米,阿姨竟然不知道,说没进去过。

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阿姨邀请我去她闺女家坐一坐,让我去家里喝茶,吃午饭,让我尝尝她做饭的手艺,我借口说还有工作,时间不方便,拒绝了她的好意。很显然,阿姨不知道大城市的潜规则——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是不能轻易邀请去家里的,尤其她大闺女还住在北京豪宅片区。

阿姨说白天一人在家,乡下老太太,说话怕人家听不懂,所以基本不出门,没有人可以说话。没事的时候就拿外孙女的小学一年级、二年级课本来读,看不懂的地方等外孙女回家,问外孙女,问她怎么读,看得出来阿姨跟外孙女关系很好。讲起大女儿两口子时眉头紧锁,提到外孙女时眉开眼笑。遇见我,是阿姨来北京说话最多的一次,跟我在公园走了一圈又一圈,我送她回她住的小区,她回头看我还在公园里走路,又折返回来,想跟我多说一会儿话,问我的学历、职业、家人、工作,我都如实回答——我怕用城里人的那一套说辞,太躲闪,伤阿姨的心。临别的时候,阿姨问我要电话,我让她在手机里存下我的电话号码,当场用她的手机回拨了我自己的电话,让她知道我的电话是真的。万一她回家说起今天的事,家里人有疑问,怀疑我是骗子,可以凭电话号码找到我。

 

6、惦念

 

跟这位素不相识的阿姨聊天一个多月以后,按时间估算阿姨应该回到湖南自己家了,我担心她跟陌生人聊天,讲太多女儿家里的事,遭闺女的埋怨,心里一直有些不安。我拨通了阿姨的电话,阿姨在电话那头底气十足地说:“放心吧,我根本没跟他们说起这回事。”放下电话,难受了很久,说不清为什么。阿姨的母女关系像是一面镜子,那个暴脾气的大女儿有我自己的影子。留在老家的妈妈,变得战战兢兢,不敢跟女儿说真心话;在大城市拼搏的儿女,像战士,厮杀职场,呼风唤雨,为财富,为功名,留给家人的时间少之又少,讲个电话,三言两语就挂了。即使回家,带回一大堆工作,没完没了的同学、朋友聚会,继续把在大城市向外抓取的社交模式带回老家,忘记了人最终的安全感和归属感来自于家庭,尤其是原生家庭。

 

7、财富、成功的真相

 

这一次的偶然遇见已经过去三年了,我依然记得很多细节,我深信这里藏着未发现的宝藏,需要我循着觉知指引,深挖至冰山之下。最近我读德国心理学家、哲学家伯特·海灵格的心理学书《成功的秘密》,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伯特·海灵格说:“我们要如何找出迈向工作及事业成功的道路呢?我们要如何成功经营不同的关系?我们如何获得长久的成功?只有当我们和母亲和谐相处时,才有办法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事业上的成功有着我们与母亲相处的影子。当我们对母亲有爱和尊重时,也就为其他事物带来成功。当我们把母亲排除在外,其他的成功也会因为她缺席而从我们身边消失。所以,我们事业的成功从何处开始呢?从我们的母亲开始。”接受母亲是我们生命的来处,我们生命的源泉,一切事物都源于她;我们接受自己的存在,那表示我们也接受我们的母亲;也因此,我们才能接受我们的生命是完整的。那些完全接受母亲的人,变得既成功又快乐。因为我们与母亲的关系,反映了我们对待生命的态度,当然也包括我么对待工作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如果我们拒绝母亲,就是在拒绝生命和工作;同样地,我们的生命和工作也会拒绝我们。简单说,你和母亲的关系决定了你和财富、成功的关系。接受母亲,朝向母亲移动,朝向成功移动,朝向爱移动——妈妈是你永远的财神。不用我说,现在你肯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