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一章 甜美生活(中)

细细密密的光丨第一章 甜美生活(中)

作者:马曳,非著名作家,已出版小说《此岸》《三万英尺》。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此岸 ( ID: cianmaye ) 。

朱磊绝不能同意顾晓音的看法。周末他来找顾晓音,正赶上她隔壁在搬家,各种家具,大件小件的行李,纸箱,堆满了整个楼道。朱磊在这巨大的混乱中左右腾挪,才算跨过这片雷区。饶是朱磊从前住杂院儿,早习惯了邻居们各自在院子里做道场,时不时连下脚的地儿都稀罕,此刻也真觉得费劲。偏这时候邻居女的出得门来,看到他,以为顾晓音谈了男朋友,热情地打招呼,朱磊只得应付她。
 

 

这一位比朱磊还健谈。没几分钟朱磊已经被迫掌握了两人的新房地址,买房过程,以及黑心房东如何不肯提前解约,非得给他物色好无缝联接的下任房客才肯不扣押金的一系列历史。

 

朱磊想着怎样脱身,勉强应付道:“你们的东西可够多的。”

 

“哪有!”对方倒更来劲儿了,“我们就是搬点杂物。新来的租客没家具,我们刚好装修新房子,大件的家具我们可都留给下一任了。”

 

“哟,恭喜!”朱磊赶紧应付了两句,好从这场谈话里脱出身来。“你也赶紧搬家吧,你看这种房子的邻居们都啥素质!”他见到顾晓音便抱怨道,“你这破地儿,但凡邻居在走道里干点儿啥,就连脚都下不去,小时候听过姜昆有个叫楼道曲的相声吗?你这儿简直经典重现了!”

 

顾晓音笑了:“小时候谁家不那样啊?”

 

“可咱们不是小时候了呀,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房改二十几年了,连你都要奔三十了,得有更高的追求。”

 

“好好好。”顾晓音拿起包推着朱磊,“我昨儿不都跟你保证过了吗,什么时候我赚得跟蒋近男一样多了,立刻搬去你们棕榈泉那样的高档小区。”

 

“说得像那么回事儿!”朱磊低声咕囔道。顾晓音听见了只当没听见,她把朱磊推出门外:“我姐都专门来接我给你们垫背了,可见今天是鸿门宴,姐夫你别在我这儿浪费弹药,一会儿我大姨那边有你发挥的......”

 

邓家有两姐妹。蒋近男的妈妈邓佩瑜是姐姐,顾晓音的妈妈邓佩瑶是妹妹。严格算起来,邓家是浙江人,顾晓音的姥姥姥爷五十年代随单位迁到北京,邓家的孩子都是在北京出生的。然而顾晓音却不那么确定自己是北京人。邓佩瑶下放去了安徽,顾晓音在芜湖出生,小学快毕业才被送回北京,在姥姥姥爷身边念书。邓佩瑶自己和顾晓音的爸爸顾国锋继续留在安徽,如果不是顾晓音高二那年顾国锋被调进北京,顾晓音怀疑邓佩瑶怕是退休也不会回北京了。

 

几人一踏进邓佩瑜家,顾晓音便被大姨拉到沙发上:“小音你总算来了!快给我们看看你拍的照片。你姐也是,领证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让我们长辈参加。”

 

蒋近男没出声,倒是蒋近恩开了口:“人怕的就是这个。你要是去了,还不得跟狗仔似的端着长枪短炮的对着她一通拍?”

 

“小恩,怎么跟你妈说话呢!”蒋建斌不悦地开口。邓佩瑜细细翻看顾晓音手机里那些照片,倒没有要责怪儿子的意思。她从头翻到尾,又从尾翻到头。“你看看,只拍了这么一点,也没录个视频什么的!”顾晓音的手机被传到邓佩瑶手里,她挪去父亲邓兆真身边,一张张翻给他看:“好像是少了一点点,不过小男跟朱磊都拍得满好满自然的。爸爸你说是吧?”

 

邓兆真点头。两人看完,手机又在蒋近恩父子和顾国锋手里转了一轮,几人草草看完,等回到顾晓音手上,已经耗去了一小半的电。

 

“小音你也是。”邓佩瑜终究意难平,又把手机拿去细细挑选,“你姐别扭,你应该多照顾我们长辈的心情多拍一点。就这几张,朱磊爸爸妈妈肯定也要有意见的。”她转向朱磊。

 

“我爸妈没事儿,您别担心。”朱磊立刻打上包票。邓佩瑜把手机还给顾晓音,想想意犹未尽,又指了指顾晓音:“小音你把照片都发给大姨,一定要发原图。”

 

从前邓佩瑜是京剧团里的武旦,如今二十年过去,还依稀有过去身段的影子,因此这手伸得颇有那么点“为何私自转长安”的意思。二十年前剧团重排《红鬃烈马》,邓佩瑜演的代战公主出尽了风头。更重要的是,那时候邓佩瑜年轻,刚生完蒋近男没几年,容貌和体态都在人生巅峰,而扮演王宝钏的是团里的前辈,经历过十年浩劫的洗礼,扮上妆虽然不大看得出来,却人如角色,到底没有年轻的没低过头的代战公主鲜活。因此她们一场场演下来,要有人计算过她二人收到的鲜花,竟有平分秋色的意思。这出戏巡演完,团长对邓佩瑜另眼相看,接下来便打算让她挑大梁排《穆桂英挂帅》。谁知剧快排好时邓佩瑜怀上了蒋近恩。蒋建斌要搏个儿子,为此干脆辞去公职下海,邓佩瑜去团长办公室哭了一场,老团长长叹一声,没给她处分,把她调去了区文化馆。

 

二十年后的代战公主伸出一根手指也还是相当有威慑力。顾晓音看了蒋近男一眼,意思我这人情你可欠上了。

 

好在这个任务布置完,邓佩瑜的重点立刻转移到正式婚礼,这却根本不能指望这些年轻姑娘能做得妥贴了,因此顾晓音退下,由邓佩瑜钦点的邓佩瑶和朱磊顶上。这倒不是邓佩瑜觉得同是年轻孩子,男的就堪用些,朱磊被邀请进这智囊团,不过是替他妈妈赵芳做个代理人兼传声筒。

 

“还好你对婚礼无所谓......”顾晓音不禁对蒋近男感慨道。

 

也许是顾晓音的错觉,蒋近男近日显得有些疲惫。“她高兴就好。只要她不做京剧扮相上台,我都随她。”

 

那边邓佩瑜正在布置工作: “老蒋的那些贵客肯定要安排在靠舞台最近的桌子,左边最近一桌要留给亲家的客人,要么把王书记和李局长安排在主桌好了,万一他们不是自己来的,就让小音带着伴郎坐到旁边一桌去。”

 

邓佩瑜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看准女婿会不会主动提出把男方客人往外挪一挪。朱磊虽然听出了这当中的玄机,却不打算为了取悦丈母娘而损害自家的利益,因此他只装作在回手机信息,没有接话。邓佩瑜又停了一晌,见准女婿没有要救场的意思,她却也没理由开口要求他这么做,只得继续对邓佩瑶说:“你家老顾字写得好看,下个星期我买好请帖,周末让老顾来写请帖。”

 

邓佩瑶想到姐姐这回要宴开 25 桌,这便是至少 100 张帖子,心下有些心疼自己丈夫。她正酝酿着怎么开口,朱磊说:“那可得把顾叔叔累坏了,我家那些请帖我爸妈自己准备就行,我跟小男的朋友也不用啥请帖,别浪费了顾叔叔的好字。”

 

邓佩瑶松了一口气,这话由朱磊说出来,可比自己去抹姐姐的面子好太多。果然邓佩瑜松了口:“也好,万一亲家的名单还有个修改什么的,那我下周买了请帖就给他们送去。”

 

朱磊连忙说自己来取,务必保证丈母娘满意。邓佩瑜又跟邓佩瑶商量了一圈其他事项,最后回到朱磊这里:“小朱,你的伴郎找的怎么样了?一定要找个优质单身汉,要适合跟我们小音发展。”

 

朱磊回答了什么顾晓音没听见,蒋近男抬起眉毛看她,顾晓音举起手,向表姐做了一个求饶的姿势。

 

顾晓音好容易捱到吃过晚饭,终于因为要回所里加班而找着了一个早退的借口。“哟小音你一直这样可不行,周末都加班,哪里有时间谈恋爱?”邓佩瑜衷心地说,“小朱你可不要把阿姨说的当耳边风,一定要找到一个适合我们小音的伴郎!”

 

“成,阿姨,这您就放心吧。”朱磊一边打着包票一边朝顾晓音做了个鬼脸。

 

“不如您直接给表姐包办个婚姻得了。要能赶得上跟姐一起集体婚礼,您还省得忙二回。”蒋近恩在旁边不咸不淡地说。

 

“嘿这孩子!”邓佩瑜假装要恼,蒋近恩忙换上一副笑脸:“我这也是心疼您!”

 

那边官司打得火热,被编排的顾晓音只当没听见。她走去客厅和邓兆真说再见。每天晚上七点开始看中央一套,是邓兆真雷打不动的安排。从前姥姥还在的时候两人先看新闻联播,邓兆真再陪着她把八点档电视剧看完。姥姥不在了,八点档还在,邓兆真自个儿把这个习惯保持了下来。 

 

“姥爷,我还得回办公室加会儿班。我妈说一会儿她和我爸送您回去。”顾晓音弯下腰在邓兆真耳朵旁边说。

 

邓兆真拍拍顾晓音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你去,你去。注意身体。”

 

邓佩瑶把顾晓音送上电梯,临别不禁又叮嘱几句多穿衣少熬夜。顾晓音乖乖点头,电梯门合上的那刻,她有一种虎口脱险的松脱感。

 

试问如何让周末加班变得这么有吸引力?果然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顾晓音走出办公楼的电梯间,周末的夜晚公共走廊照例是黑的,白天灯火通明的前台现在也在一片黑暗里,只有走道上各处紧急出口的牌子提供了有限的光源。

 

顾晓音周末加班一般从后门走,离她的办公室近。今日她看见前台地上有大约是白天邮递员塞进去的信,不由刷卡进门,蹲在地上翻了一翻,果然有两封都是她的。

 

顾晓音手执这两封薄薄的信快步往自己办公室走。周围一片黑暗,让这屋内的夜来得比外面深沉许多,顾晓音听见自己的心脏砰咚砰咚地跳动,她紧走几步,打开自己办公室的灯,又立刻关上门,像外面有人山人海在等着偷窥这信的内容似的。她从信封侧边扯开一个小缝,将食指伸进去,再把信封边缘一路顶开,抽出那张薄薄的纸,扫了一眼,打开第二封时她速度更快了一些,一时不慎把信封整个扯开了。

 

两封拒信。顾晓音慢慢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了下来。从前她听说,美国的学校也好,公司也好,若是要录取你,可能有电话,邮件,厚厚的装在文件夹里的信......若是要拒绝,便是薄薄一封信了事。这两个月这样的信她已经收了 6 封,到今天为止,所有她想去的 LLM 项目都拒绝了她。厚厚的装在文件夹里的信她倒是也收到一份,是一个美国中部玉米地里的学校。那是顾晓音收到的第一份回音,自己当时满心欢喜,觉得开门大吉,是个极好的兆头。顾晓音本来也不想去玉米地学校,不过是申来保底的。一年好几万美金镀一个纯度不高的金,她觉得太奢侈,因此顾晓音把那个信封扔在抽屉里,当作一个坚实的基础。

 

她打开办公桌抽屉,那个坚实基础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另外四个薄信封。顾晓音不甘心地拿出一封自己刚收到的信再看——和其他那些信并没有什么区别,总都是说我们觉得你的背景很好,然而今年录取名额有限,我们不得不忍痛割爱云云。就像从前她被发过的那张好人卡,套路,全部都是套路。

 

-  END  -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