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女性问题,不是玫瑰色的问题

女性问题,不是玫瑰色的问题

题图:来自联合国网站

这个节日,是为百年前女性争取权利而起。

 

1909 年 3 月 8 日,美国芝加哥万名女工举行街头示威游行,要求缩短工时、增加工资、获得选举权,并喊出了象征经济保障和生活质量的“面包加玫瑰”的口号。1911年3月25日,纽约三角内衣工厂火灾,活活烧死146名制衣女工。美欧劳动妇女上街抗议非人待遇,此起彼伏。那时世界妇女运动领袖,是德国人克拉拉·蔡特金 Clara Zatkin。在 1917 年 3 月 8 日,在俄罗斯帝国首都彼得格勒,纺织女工举行罢工及游行,遍及整个城市,也导致俄罗斯革命的开始;七日之后,俄罗斯皇帝尼古拉二世退位,临时政府确保妇女拥有投票权。1917 年,苏俄将 3 月 8 日定为国定假期。1975 年在联合国正式确认。

▲ 1911年纽约三角内衣工厂发生火灾,美国劳动妇女上街抗议

 

当年上街的女性提出的“面包加玫瑰“ ,面包代表经济保障,玫瑰代表生活质量。

 

其实这两个的底层有一个重要前提,是人身安全。
 

如果女性没有基本的安全感,没有免于恐惧和迫害的基本权利,那么就算“给”你面包和玫瑰,都没有意义。

 

什么样的群体最没有安全感?

 

也许很多人理所当然的想,弱者最没有安全感。

但是,弱者就该被欺负,弱肉强食,那是丛林法则。

丛林法则的社会,是野蛮社会。

 

社会文明进步,脱离野蛮的重要特征,就是对弱势群体的看到和保护。

 

而且这不是“外来”的文明,是儒家思想处处可见的“仁”的精髓。 “童叟无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和“幼”,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

 

这样的社会伦理倡导,两千五百年前的中国已有之。 

 

女性的问题,说到底,是弱者处境的问题,是社会公平和发展的问题。

 

对这些处境,没有看到,没有讨论,没有方案,只有“亲爱的”“女神”“女王”“女生”这种充满了男性 YY 视角的玫瑰色“庆祝”,是空洞,轻佻而尴尬的

 

▲ 网络搜索“妇女节”,全屏都是玫瑰色

▲ 来自网络

弱者处境的问题,不仅是女性的问题,是所有弱势群体的问题。是不久前自绝于世的十五岁悲苦少年的问题,是不久前流调中最辛苦的寻子男人的问题。热度似乎过去,问题还在那里。

 

希望每一次“节日”,都是一个提醒,提醒我们这节日的本意:提醒我们那些我们看不到听不到的地方,有发不出的声音;提醒我们从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角度看性别问题;提醒我们女性面对的多重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容貌歧视,身材歧视,就业歧视,这些歧视叠加在女性身上,成为女性发展的一层层结构性的桎梏。

 

正如人民日报妇女节专题文章《少来“碰瓷”!今天不是什么女神节女王节!》所说:

 

“尊重她,维护她,就要积极推进保障她的合法权益;拒绝就业歧视;停止家暴;零容忍拐卖妇女儿童;鼓励支持女性浸入更多科学科技领域;勿在传媒中使用含有性别歧视的用词用语,拒绝重男轻女,禁止出生性别选择....
 

如何让妇女过得不逼仄不沉重,不被生活的重负和性别歧视束缚,而是能够全面发展且舒心自由,这是妇女节里应有的思索与求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