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每天不快乐”到“每天都幸福”……

从“每天不快乐”到“每天都幸福”……

作者:阿娇,小镇青年,资深诺友。

作者写在前面:

2021 年 12 月,我 29 岁,格外想在这个时候写一篇文章,记录过往,也分享从“每天不快乐”到“每天都幸福”的转变,还希望能给每一个和我有类似经历的你些许改变的勇气。

 

大清早,我站在镜子前,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微笑,内心想着我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又顺眼。

 

很多人和我说 18 岁的小姑娘特别好看,要是能回到过去就好了,可我一点也不愿意。我只觉得现在的我一切都好极了,无论是外貌或是内心的信念,现在的我就是人生中最好看最舒展的版本。

 

这一年,我的外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至于时常有熟人私下里问我是不是整容了?我忍不住大笑,告诉他们我整了心灵,整完后内心舒展了,外表也就跟着发生了改变。

 

其实,我的脑海里还是时不时会恍惚,感叹我这一生竟然有这样的时刻 — 敢于透过多年被当成摆设的镜子看到自己,敢于向外界展示一个真实的自我,敢于迎接挑战创造积极的生活环境。与之前那个自卑、恐惧、封闭的我,仿若隔世。

 

“选择,说到底是一个内在的过程。做同样的选择,去同一个地方,而每个人的心路千差万别。”

 

29 年的人生让我从内心深处理解一诺这段话的含义,还有这段话背后所传递的体验。

 

▲ Photo by Joanna Nix-Walkup on Unsplash

 

第一次面试失败,

给自己盖上全世界最差的烙印

 

4 年前,我研究生毕业,本来觉得自己挺优秀,可以快速进入职场升职加薪,却没想到在北京递交的所有简历都毫无回应。我着急得晚上睡不着觉,一个人蹲在校园小道上担忧自己会不会完了。

 

直到毕业后,我终于收到一个面试通知,但在初审时,我就特别自卑、恐惧。站在应聘公司的大楼前,我完全无法想象自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犹豫好久才进去递交了材料。

 

准备面试时,一想到我递交的简历都没有收到回复,我笃定我学到的知识并没有用处,甚至怀疑我在复习时看的书也是不对的。所以我提前咨询了一个师兄,把对方的经验当做救命稻草,每天认真复习,并一遍遍地练习。

 

当时我还很庆幸,觉得自己走了一条捷径,掌握了成功法宝。但上台后,我在回答面试官的问题时却发现,我复习的和招聘方需要的完全不一样。我顿时傻眼了,出了一身冷汗,我看着面试官磕磕巴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越说越绝望。面试结束后,我在心里为自己盖上了全世界最差的烙印。

 

艰难地站起来,误入了“桃花源”

 

面试失败后的那天晚上,我一直没睡着,反复质问自己:我怎么能够失败?我为什么没有努力做到最好?是不是我不适合参加面试?是不是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质疑和谴责的声音让我对求职、对面试多了很多的不敢,甚至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从那天起,我身边的亲朋好友都不敢和我谈论面试的事情,可我知道我不能一辈子都活在失败的阴影中。人生这么漫长,我需要一份适合我的工作,它为我提供温饱,让我能实现梦想。所以我想多学习一些职场干货。

 

也恰好在那时我打开了奴隶社会公众号,看到了推文里宣传的诺言 1.0 课程。我一想到课程里都是李一诺等牛人的面试和职场干货,于是一咬牙买了一年的会员。

 

一年后我再次面试时,成为了全场第一。但面我试成功并不仅仅是因为学习到了职场方法论,而是我有了更多勇气。

 

▲ 图片来自电影《实习生》

 

我成长的历程有很多艰难的时刻。小时候贫穷的生活,父母不在家被人指着头顶骂,好几年一个人居住、自己照顾自己,因为坚持不愿孤立好友而被所有人孤立……有很多事情都被藏在内心,所以我习惯了掩饰,还会偷偷假装我有一个很美好的童年。我的内心总是很容易拧巴和纠结。

 

来到诺言社区,我看见很多人活得特别精彩,他们总是流露出舒展幸福的状态。我猜想可能是因为我们生活环境不同,所以我忍不住嫉妒他们。但后来我却在深入地翻看一个个动态时发现,原来他们也曾生活在煎熬中。有人曾很年轻就经历父母去世,有人遭遇离异出现抑郁状态,还有人做了很多尝试后依然创业失败。

 

从那之后,我开始每天不停地翻看所有人的动态,我最喜欢看两遍,第一遍我会看分享,第二遍我会看评论。我想看看别人(更大样本)都在用什么样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人生,也想了解大家是如何走过一个又一个充满不敢的时刻。

 

最让我有启发的是华章的一句话:“如果你想解决问题,你要先发声让别人看见你。”这句话像定海神针稳住了我的恐惧,又像钥匙打开了我想被帮助的心。

 

从一开始我只敢抄写社区里让我受启发的内容,渐渐地我开始评论我欣赏的观点,再后来我敢于偷偷私信社区里的诺友。私信诺友时我并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回复我,所以每次一开头我总是会说:“某某诺友你好,关注你很久了,有一个问题想咨询你。”诺友这个词特别好用,无数不认识我的人都给了我回应。

 

到最后,我竟然有勇气发动态向社区所有人求助,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位诺友给我留言说她非常有经验可以给我指导,并留下了她的微信号。我们加了微信后,她要了我需要修改的材料,之后,她在繁忙中发了一条又一条的微信语音,指出所有存在的问题,又帮我想了很多修改方法。(每当我回忆起这件事,想到曾有人这样的帮助我,我就忍不住地感动落泪。)

 

奴隶社会五周年庆典时,我和一位陌生的诺友搭档,一起整理嘉宾分享的内容文稿。无需语言,诺友这个标签,就让完全不认识的我们多了很多信任,彼此默契配合完成了任务。整理完成后,我们又成为了笔友,两年多的时间相互发送了两百多封邮件。

 

这两年,我们相互探讨了人生要如何度过,面对恐惧应该怎么行动等很多问题。在信件传递的过程中,她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实现了间隔年的梦想,辞职踏上背包客的旅途,而我找到了工作,开始了新阶段。

 

在社区里互动,是我与诺友对话的过程,也是我和自己对话的过程。我不敢当众表达,担心会暴露我的缺陷,我也不敢求助他人,害怕会收不到任何回复。但每一次对话,都给了我更多一点的安全感和自信。

 

诺言课程时常讲在人的成长过程中,知识和技能看似最重要,但却是最基础最表面最容易学习的方面,而最底层的内心力量很容易被人忽视,但事实上这才是让一个人改变的核心力量,当我越来越感受到安全,我内心就不断地积累了力量,变得更加自信。最后,我顺利在面试中成为全场第一。

 

在一次次直面恐惧后,迎来跃迁时刻

 

高中物理课上曾讲过,氢原子在基态上被带有动能的外来光子激发后,就会跃迁到新的能级。如果说在社区里主动评论、输出内容以及链接诺友,是我作为氢原子跃迁前的准备阶段,那么我主动参与诺言组织的活动,一次又一次做主持人,就是在反复被能量满格的光子激发,实现跃迁起跳的那一瞬间。

 

对,我终于实现了蜕变。

 

2021 年 3 月,诺友桐菲发起的读书会开始尝试线上直播,后来更名为“一土为快”读书会(现在升级为诺言深读会),招募了很多主持人和领读,在每周日晚通过线上直播讨论读书内容。我报名参加了线上讨论,但第一次上线时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个场景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羞愧和无地自容,下线后我一个人站在屋里忍不住哭了出来。

 

事后,我不敢看直播回放,也不敢看群消息,更不敢在诺言社区出现。我以为大家肯定觉得我糟糕透了,但没想到有很多诺友给我发了鼓励和支持的私信,还告诉我应该如何调整。我不想离开大家,也不想让她们失望,所以鼓起勇气再次尝试参加线上直播讨论。

 

因为读书会的缘故,我意外获得了主持兵姐直播的机会(兵姐是社区大咖,她的人生经历丰富多彩,曾在奴隶社会发了多篇爆款文章,她做过的几次直播也都圈粉无数)。我心里清楚,我如果上线很有可能连话都说不清楚,但是兵姐的自信特别吸引我,让我不舍得放弃做主持人的机会。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心惊胆战,害怕自己搞砸了直播。彩排时,相比所有嘉宾精彩的发言,我连话都说不完整。

 

▲ 三个穿比基尼的女孩,来自兵姐

 

兵姐说:“我担心你这么紧张会有问题,但是你要知道兵姐见过特别多大场面,有兵姐在啥问题都不会发生”。这句话像一颗定心丸一样,让我坚定地走上这条我害怕走的路。于是我鼓起勇气,邀请和我一起参加直播的诺友们再一次彩排,并且向一些做过社区直播主持人的诺友寻求帮助。最后,我顺利地完成了这次主持。

 

主持完兵姐的直播后,我再主持线上读书会直播就容易了许多。后来,我还报名了一诺线上直播会和一诺同屏,我介绍一诺是心灵整容师,因为她具有带给他人改变内心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一种即使面临恐惧和限制也会坚定寻求改变的定力。


 

当我做了好多次主持人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从容,做准备再也不会慌乱和焦虑,线上控场也会更淡定和自信。甚至在线下,我也敢在众人面前大胆发言,展示自己。
 

 

回顾做主持人的过程中,行动和恐惧总是同时发生,但当我每次在恐惧时多行动一次,我就发现自己多了一些改变。

 

做好准备后,迎接生命更大的挑战

 

通过做主持人,我变得勇敢了许多,但我还是有很多不敢的地方,比如说不敢构建亲密关系。

 

两年前,我 27 岁,在别的城市找到了工作,也买了房。内心却开始忧虑一件最重要的人生大事 — 爱情和婚姻。我一想到自己长得这么丑,年龄那么大,性格不温柔,做事还果断,就特别担心自己不能进入婚姻。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相亲对象,看资料我觉得对方挺好。所以刚一见面我就喋喋不休的介绍自己,争取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结束时,我不记得对方长什么模样,也不记得他的具体信息。只记得对方说的那一句:“可能你太优秀了,我们不适合,能不能做朋友?”

 

那天晚上我半夜回到家,感觉胸口一阵阵的疼。夜里睡不着时,我反复去想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为什么我很多时候做不好,常常失败?为什么我终于做好了也不能获得认可?会不会我这个人就是一个大问题或大麻烦?

 

夜深人静时,我会问自己:你到底为什么恐惧?诚实地说,我其实特别讨厌自己,我的长相、我的身高、我的性格都不是我想要的类型。我内心还有很多害怕的感受,我害怕别人看见我,我也害怕别人看不见我;我害怕和别人建立美好的关系,我更害怕无法维系和别人的关系。就这样,反反复复,内心很烦恼很无力。

 

我知道我需要寻求专业的帮助。但我不敢找咨询师,我害怕被别人知道后,大家会以为我有病。直到一诺提到她会定期找教练聊一聊,梳理她的困惑,我内心窃喜了好久,看吧,连李一诺都需要教练!所以我决定为自己找一个专业的咨询师或教练。就像我曾经咨询诺友那样,我选择在社区寻找专业的职业教练或心理咨询师,开始系统性的咨询和疗愈。

 

很长时间,面对外界,我一直有一种自卑和不配的感受,当咨询师带着我不断探索的时候,发现原来这个体验来自于我小时候寄居在奶奶家的经历。

 

在奶奶家,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奶奶家的沙发,两个小小的单人沙发安放在角落里。而我一直都只能坐在小板凳上,从不敢坐在沙发上,因为这个沙发会提醒我,我只是一个外来客,我不配坐在那里。
 

▲ Photo by 1035352 on Pixabay

 

这件事情特别的微小,而且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它依然变成了一颗巨石压住了我的内心,在我每次想做新的尝试时,它就会跑出来告诉我你不配。

 

当咨询师耐心的听我叙述完这段经历后,温柔地看着我,带我通过冥想回到过去,走进还是小女孩的我自己,我看着她忍不住一直哭。我本来以为咨询师是要我告诉这个小女孩,长大后我们的生活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切都很美好。

 

没想到咨询师却带着我抱着小女孩坐到了沙发上。当我带着小时候的自己坐到沙发上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身体全然的放松,我感受到了内心被完全的接纳和认可,原来我一直都能够坐到这个沙发上。

 

一件又一件过往,一个又一个伤痛,不同的体验积累成无数的情绪和感受,它们像一颗颗巨石紧紧压住我的内心和身体。可在咨询中,咨询师带着我一次又一次回到过去,一次又一次疗愈自己,一次又一次重新定义过往。到最后我真的能看见自己,也能看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当我全然接受自己的过往,接纳我这个人后,咨询师问我,如果让你感激你的过往,你觉得是什么?听到这个问题,我忍不住笑了,人生多么奇妙,本来以为过往一无是处,但没想到依然会有礼物。我想了好久,发现过往带给我的是一种勇往直前、绝不退缩的勇气,这个勇气带着我穿越失败,走过痛苦,直面无数挑战。

 

最后

 

文章开头一诺那段话还有一句是,“人生体验的制造者不是外部环境,也不是某个选择的结果,是我们如何看待这份体验。”人生说到底,一直都不是我拥有了什么,而是我是否能看到我拥有的一切。

 

百川入海,复又西归,朝朝暮暮,无穷尽也。人生其实就像这句话一样,烦恼和不敢总是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地发生,但我们一定要意识到,在人生中我们其实是有选择的,我们可以选择永远去爱和接纳自己。

 

加入诺言社区,我其实只想学习有关面试的方法论,但没想到我会因为社区开启一条探索我自己的英雄之旅。回顾这一趟旅途,想到我自己在这里收获太多太多,我收获了自信、接纳和爱,我也收获了友情和亲情。我不知道我的文章能不能为正在看的你带来一丝丝勇气,但我想你能记住,当我们想要改变时,我们是可以发生改变的。

 

3月1日-15日,诺言社区会开启“女性觉醒力”系列活动。届时将邀请诺言社区的“普通人”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和成长,本文作者阿娇也会做直播的主持人。这些普通人,有走出乡村的乡村教师,有跨国企业高管,有做科研的博士姐姐,有创业一线的奋斗者,还有在海外工作生活多年的她们……她们又都有共同的身份,就是一直在找寻自己内心力量的人。欢迎大家参与直播,也欢迎大家在诺言和真实的她们交朋友。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