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只要心在那里,就没有距离——追忆鹤松良师

只要心在那里,就没有距离——追忆鹤松良师

题图:文中图片皆来自蒲公英中学。

作者:郑洪,曾是北京地质大学古生物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公共管理硕士。2005年,在年逾半百时回国投身公益,创立了北京市第一所被政府认可的农民工子女中学——蒲公英中学。

写在前面

陈鹤松先生,一位永远的蒲公英志愿者。2013 年与蒲公英中学结缘,之后的七年里,陈先生多次走进蒲公英,与老师们促膝谈心,捐款捐物支持学校渡过难关……只为种下“百年树人”的种子,使它茁壮成长!
 

2020 年 9 月,陈先生逝世。他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正如他本人所说:“我是蒲公英的志愿者,永远的志愿者!只要心在那里,就没有距离!”

 

贴心的鼓励

第一次见到陈先生是在 2013 年 9 月,学校志愿者小米和她的丈夫小毛先生一起陪陈先生来到学校。只见一位笑容可掬的白发先生走进我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个镜框。他把装裱在镜框里的文字念给我们听:

当时我是第一次在这样一个世俗的现场听到这类佛系的语言,平平常常的话愈显贴切,很受打动。从那天起,我把镜框放在柜子顶上,每天都能看到,成为一种贴心的鼓励。这种鼓励没有什么高大上的词汇,是说给身体不够健康又常有不如意之人的贴心话。

 

好人就在身边

2014 年 9 月和 2016 年 9 月,陈先生又两次专程赶到北京参加蒲公英的慈善募捐晚会。2016 年 9 月 22 日,陈先生来到学校,同全体老师进行了一次座谈。在交谈中,他告诉我们,上面这段话是他的老师说给学生时代的他听的。

 

那次座谈会令人难忘。张忠源老师在华美教室的黑板上用彩色粉笔写道:“身边人,身边事——与陈鹤松先生谈心”。座谈会的开始,袁小燕老师带领全体老师为陈先生唱了一支歌,“好人就在身边”。

 

▲ 与陈鹤松先生谈心

那天与陈先生共同拟定的话题是“如果你能回到三十岁”。当时学校老师以三十岁上下的八零后为主。老师们面对面地听陈先生娓娓道来,讲他的人生起伏,分享他的感悟与自省。期间几次,他哽咽了,老师们也被深深地触动。素昧平生的两代人,就这样在一间名副其实的陋室里,发生了心与心的碰撞。我分明看到一棵苍劲的生命树,正在激发出许多年轻生命树的生命力。

 

回到台湾以后,陈先生发来信息说:“很荣幸能与老师们认识聊天。我们大家都有一个使命,希望尽心尽力去做对的事。”

 

“我生命里最美的故事”

2016 年陈先生来北京时,蒲公英的新校舍建筑物已经封顶了。郑斐老师和我一起陪着陈先生到了工地。他楼上楼下地看了一大圈,话不多,不张扬。他的装束一眼看去与工地的农民工的样子所差无几。今天看到他在工地的留影,更是感慨万千。

 

▲ 陈鹤松先生在工地的留影

衣着如此不起眼的陈先生,其实是一位年轻时就已经获得成功的国际贸易商。自从陈先生结识了我们,他就一直在捐款捐物,支持蒲公英渡过难关。
 

 

2014 年,他举牌竞拍了学校的大幅金属画“生命树”,当场又把这幅画捐回来,使得这幅画被成功地第二次拍卖。

 

2016 年,他精心地一一打包了自己收藏的 21 幅艺术作品,从台湾寄到北京,让学校拿到募捐晚会上去拍卖。他还为慈善晚会捐赠了星云大师的字幅作为拍品。

 

除了每年捐 2 万美元到学校以外, 2018 年,陈先生清了他的慈善账号,把余款都捐给了蒲公英学校。

 

几年来,陈先生共计给蒲公英捐赠的现金超过一百万元。

 

在陈先生捐赠的资金中,有一部分是帮助修建新校区的。他的捐赠足足够盖两间教室,这两间教室由陈先生亲自选定名称。

 

一间叫作“祁连山的孩子”,这是因为他念念不忘生活在甘肃祁连山里的孩子们,多年来他捐助了那里的一百多名学生,并期望着有朝一日这些孩子能够走出大山看到世界。

 

 

陈先生称他所捐赠的另外一间教室为“蒲公英的朋友”。他说:

 

“(我)因為得到很多人的幫助和大環境的助緣,有一些小成積,很感恩 ! 很高興以感恩的心來回饋社會。尤其高興能在蒲公英撥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这两间在蒲公英新校区落成的教室,是陈先生人格的写照。他说,祁连山和蒲公英是“我生命里最美丽的故事”。
 

 

蒲公英学校新校区的建设九曲一折,期间我不时地向他报告进展,也报告“停工”一类的不顺利情景。他鼓励道:“好事本就多磨,最终会得圆满。”逢年过节,他就会送来祝愿:“期待学校早日完成,蒲公英有一个美好的家。” “明年春暖花开,蒲公英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

 

“只要心在那里,就没有距离”

就这样,陈先生一次次地表达着对新校区落成的期待,在一条信息中他说:“迫不及待想看到学校的落成。”然而,当经过三年半的努力,新校舍终于落成时,对陈先生来说却已经太晚了。

 

2019 年 10 月 19 日学校要举行“感恩大迁徙”的活动。时间一定下来我就给陈先生发了消息。对以往的邀请他都是欣然接受的,这一次他却发来信息说:“虽然人不能参加,但是心是与蒲公英在一起的。” 

 

我不甘心,又发去信息讨论食宿安排。他回复道:

 

“校長、蒲公英的朋友們,大家好!很高興知道今天是新校喬遷答謝會。雖然我未能親自參與,但是我的心是在那裏的。滿滿的祝福蒲公英!這是顆希望的種子,我們大家一起來照護它,讓它茁壯成長,百年樹人!祝福諸位朋友! 祝福大家吉祥平安!”

 

▲ 陈鹤松先生画作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颗草去

2019 年 10 月 19 日那一天,陈先生未能如多年前所约,来到他大力相助的、美丽梦想成真的故事现场。会后我发去了“祁连山的孩子”和“蒲公英的朋友”教室学生们欢快的感谢视频,由志愿者赵镜帮助录制。

 

陈先生回复说:

 

“十萬分的感動!看到您和同學們傳送來訊息,是那麼的溫馨和親切,就如我在現場一樣。只要心在那裏,就沒有距離。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成為蒲公英的朋友,也請您代問候這群同學們,他們的笑容是蒲公英的希望和未來。祝福蒲公英!祝福大家!”

 

陈先生只字未提自己的病痛,只是一如既往地鼓励我们,祝福我们。直到前几日噩耗传来,我才如巨雷轰顶般地意识到,当他经历着生命最后阶段的痛苦时,没有得到我的安慰,哪怕是一句问候。他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棵草去,就这样真的去了!陈先生再也不会回到蒲公英了,他没有机会带上我们为嘉宾准备的大红花了。
 

 

泪眼中回望陈先生的身影,他真的很高大!作为成功的企业家,他财富盈门,却简食旧衣,尽己所能投资于困境儿童的教育。他功成名就,却低调谦卑,一趟趟远行来看望草根的我们。他信佛,参透了红尘,却仍然置身于尘世,在人间播撒希望的种子。没见过他高谈阔论,所有看到的都是平等的将心比心。没听过他自我标榜,所有听到的都是祝福他人。如果他的门调高一些,也许我就不会忘记问候他了!

 

洁如鹤,力如松

我不由地回顾蒲公英这棵生命树是怎样长到今天的。过去的十五年,我们努力着不迷失。在风里锻炼雨里考验中,受到很多不同凡响的人一路呵护。当他们慷慨地给予物质馈赠时,也奉献了心灵来滋养蒲公英的人。陈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典型的代表。

 

在发展的路上我们总是幸运地遇到这么真诚的、一见如故的良师益友,他们像镜子,像灯塔,像温暖的火焰,提示我们如何识别价值,如何不要偏离初衷,在逆境中陪伴着我们经历一次次心灵的成熟。得到如此心灵滋养的老师们,又在陪伴学生的时光中,把这样的滋养传递给更加稚嫩与饥渴的心灵。

 

正是这样的互动,使得蒲公英学校维护了教育的尊严,守住了教育的灵魂。因为有了陈先生们,我们是何等的幸运!

 

▲  2018 年 4 月拍摄于台湾

陈先生,您曾说,您“是蒲公英的志愿者,永远的志愿者。” 感恩有您!对您最好的纪念,就是不要忘记曾经有您这样优秀的人与蒲公英为伍;而我们,将永远在蒲公英教孩子们懂得,虽然世界远不完美,但是我们始终有美好可以选择。洁如鹤,力如松。您教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美好的选择,给我们示范了怎样修炼去达成这美好的选择。

 

您曾说:“只要心在那里,就没有距离。” 有您这样的生命故事唤醒,我怎会不努力做好教育,过好一生!我们,又怎会不努力做好教育,过好一生!

 

▲ 陈先生画作《嚮往——香格里拉2018》

 

“20 多年來幾次走進青藏高原是我生命中最美麗的回憶。而今,藉由想和畫夢迴香格里拉——我生命中最嚮往的神山…… ”

如今,陈先生已经走进了他最向往的神山。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