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五章 真相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五章 真相

作者:彭爽,北京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硕士,美国 Walden University 儿童早期教育专业研究生,一个从外资所律师到幼教行业的跨界者,北京嘉杉嘉华幼儿园创始人。作者公众号:无乐不说。

林子鸿站在窗边,这里是北京最高的酒店顶层。从窗口看出去,长安街上是永远的车流不息,再远一点,是红顶的故宫、银色的鸟蛋、北海的水、隐约可辨的西山。他认真地看着,分辨着每一个建筑。来过这里很多次,他很少这样仔细地看窗外,但眼下,他什么也不愿想,只想这样专注地看一会儿。

刘宇秋从浴室里走出来,头发还是湿的。见林子鸿呆立在窗边,她问:“怎么了?还在为 Michael 的事烦心么?”

林子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跟你说了,我的事你别管。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再呆会儿。”

刘宇秋嘟起了嘴:“每次都是这样,什么也不跟人家说,人家关心你也不对。我想陪你多呆一会儿嘛。”

“我心里很烦,跟你说你也帮不上忙。所里最近可能要有大动作,我看你今年还是出去吧。你还年轻,去美国读个学位,将来不愁找不到好老公。”

刘宇秋脸色一变:“什么大动作?不是已经和 Michael 和解了么?他要报复你么?”

“唉,别瞎猜了。跟 Michael 没关系,他想整我还没那么容易。上面不让我追究了是有别的原因。我说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刘宇秋穿好衣服,离开了。林子鸿阴晴不定地坐在沙发里,出了会儿神,然后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对方没接。他留了个言:“Hi Roger, this is Zihong. I’m just wondering whether we have come up with a result. Do give me a ring when you got a minute.(嗨 Roger,我是子鸿。我想知道我们的投票是否已经有结果了,有时间的时候务必回我电话。) ”

留完这条言,他把手机摔到了床上,整个人瘫在沙发里,一动也不想动。

过去几周发生的一切简直像场噩梦。

先是 Stephan 阴魂不散地回来了。他本以为在那场政治风波后,以 Stephan 的个性,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总部竟然把他派回来了,而他竟然也就答应了。在很多场合,他公然无视他管理合伙人的地位,还当着郭霞的面指责过他的管理方式和手段。他也曾经试图借助自己在亚太区的影响,把 Stephan 挤回美国,但总部管委会跟他私交最好的 Roger 暗中提醒他,管委会的几个老大最近为了莫斯科和慕尼黑办公室的事头大得不行,根本没空理会他和 Stephan 之间的矛盾,让他不要闹了,以大局为重。

说到莫斯科和慕尼黑办公室,唉,也难怪总部头疼。十五名合伙人同时提出辞职,这在 Shelton 的历史上还从未有过。两个办公室一下子就陷入了名存实亡的境地。听说那些离职的合伙人大都去了 Graham。现在看来,Graham 当初挖 Michael 绝不是无心之举,定是早有预谋的。这个所太黑了,在接手了莫斯科和慕尼黑的人马后,立刻向 Shelton 纽约办公室提出收购 Shelton 总部的申请,价格低得好像是在收购一滩垃圾。消息一经传开,对 Shelton 各个办公室的冲击是地震式的,洛杉矶、华盛顿、芝加哥等办公室在两周内又走了很多人,其中洛杉矶走掉的是整个 IP 团队,那是 Shelton 自 2007 年以来盈利状况最好的一个团队。在纽约 Lexington 大道上一座写字楼的77层,据说管委会的十几位合伙人已经很多天没有歇过了,关于是否接受 Graham 要约的讨论一直在进行。尽管大多数合伙人认为,Graham 给出的价格低得让人无法接受,对于一家已有上百年历史的律所来说,这更像是一种侮辱,还是有合伙人理性地指出,Shelton 在陆续失去了莫斯科、慕尼黑、洛杉矶、华盛顿、芝加哥等办公室的精英后,已经在很多领域都丧失了竞争力。再加上 07 年以来的金融危机对 Shelton 曾经的优势领域——比如银行和公司融资造成了重创,审视 Shelton 的财务报表就能发现,在综合排名前 50 的律师事务所里,Shelton 在 2007 年度的合伙人平均利润(注:PPP,是衡量一家律师事务所盈利状况的重要指标)是最低的。即便如此,Shelton 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分红模式,在当年年底,仍然将上一年度的盈利基本分光,没有提存额外的发展基金。而就在 Graham 提出收购要约前,Shelton 刚刚遭遇了申请银行贷款被拒的另一重打击。因此面对 Graham 的要约,Shelton 并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资本。两派观点争执不下,最终决定召集总部的全体合伙人大会投票来决定 Shelton 的命运。投票的时间就在今晚。刚才电话 Roger 他没接,显然会议还没有结束。

“唉,等吧,应该快有结果了。”林子鸿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间里焦灼地走着。

他又想起了他和 Michael 的争端。

所有人都说 Michael 是被他挤走的,只有他知道,是 Michael 先起了外心。他和 Michael 虽然不合,却也没到外人想象的那般地步。Michael 这两年资本市场业务做得风生水起,是北京办公室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不是他铁了心要走,他是不会挤他走的。但 Michael 的野心太大,为人又太骄傲,在亚太区合伙人中间的人缘并不是很好。在林子鸿看来,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有时还是太简单了。竟争亚太区管委会席位的时候,林子鸿并没有使什么特别的手段,该做的铺垫早在之前的两年里做完了。管委会里的 Morgan Freeman,一个地道的美国人,当年进管委会时票数出现了僵局,是林子鸿说服他私交不错的 Chris 更改了自己的选票,把 Morgan 送进了管委会;Austin Rohmer,几年前从巴黎办公室空降过来的合伙人,刚到亚洲时人生地不熟,空有项目却没人愿意和他合作,是他林子鸿先看到了 Austin 那几个客户的潜力,主动示好,帮他打开了局面;Beatrice Tsoi,一个在美国出生长大的香港人,曾在一个很大的项目上被地方政府刁难,主管官员碰巧是林子鸿的本科同学,他一个电话过去,那边就开了绿灯;更别提 Chris Tung,一个地道的香港人,从做律师时起就是他的酒友,他和他还有些心照不宣的爱好,不说也罢......有这些人的鼎力支持,最后投票结果出来后,他竟然也只领先 Michael 一票,着实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至于那场和 Michael 的诉讼,其实他是收到了来自上面的暗示。Graham 在华尔街的崛起以及雄心勃勃进入中国市场的姿态已经引起了 Shelton 纽约办公室的警觉,加上 Michael 走的时候过于高调,惹怒了总部的几个大佬。Shelton 全球诉讼部主管 Geoffery Maddock 亲自给他打电话,要他全面收集关于 Michael 违反所里劳动政策和劳动合同的证据。他心里明白,起诉 Michael 是假,敲打 Graham 是真。没想到,就在等待法院判决的过程中,全球的经济形势急转直下,Graham 这家原本主做诉讼和破产业务的所声势大振,短短几个月里,他们四面出击,显然胃口已经从吞掉Shelton的一小块业务扩大到蚕食整个律所。在向 Shelton 总部提出收购要约时,他们附加的一个条件就是要求 Shelton 立即撤销对 Michael 的起诉,改为庭外和解。管委会商量了一下,认为这个时候再纠缠这桩诉讼确实没什么意思,加上原本也不过是敲山震虎。于是这场闹剧以 Shelton 撤销起诉、Michael 向 Shelton 赔偿两万美金作为违约金而告终。亚洲法律周刊对这一结果的报道标题是:“3 associates = USD20,000 - Are you kidding me? ”(三个律师=两万美金,你在逗我吗?)正文还配了一副漫画:左上角是写有“Graham”字样的一扇门,三个身影正走向那扇门。走在最后的是 Michael,他轻蔑地回头看了一眼,向空中扬出一把钞票。右下角是一个身上贴有 Shelton 标志的小人,身体佝偻,右手微伸,好像要去抓那叠钞票。“太讽刺了”,想到这里,林子鸿喃喃地说,“一群流氓。”

已经是纽约时间的凌晨一点了,Roger 还没有消息。林子鸿更加烦躁,他把黑莓抓在手里,不停地上下滚动。刚才不该让刘宇秋走的,他想,这种时候,只有她能给他安慰。他身边不缺女人,当了北京办公室的老大后就更不缺了。这些年来,跟他好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他真正下过功夫的只有两个。一个叫陈逸冰,刚和他在一起时她还是个刚出校门不久的学生,年轻、漂亮、聪明,新鲜得好像刚被摘下的草莓。他先是常拿些有挑战的活给她干,在她熬夜加班时带她出去吃夜宵,跟她讲怎样做个好律师,帮她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慢慢地,他开始在周末带她去打高尔夫、网球,听音乐会、看歌剧、话剧、展览,和她一起去他的朋友家品红酒、欣赏朋友家里的藏品,告诉她怎样才算是有品质的生活。终于,在某次带她去上海出差的时候,他顺里成章地上了她的床。那之后,他带着她去了很多地方,东京、新加坡、曼谷、马尔代夫、新西兰、伦敦、法兰克福、巴黎......有些是出差,有些则单纯是为了带她长长见识。每一次都是坐头等舱,住当地最好的宾馆,吃最好的餐厅,租最好的车。直到有一天,她向他提出想要出国读书,他知道,这是她开出的价格。她的条件够好,很快就拿到了纽约大学的 offer。他帮她出了所有费用,亲自送她到纽约。分别时,他和她在华道夫酒店疯狂地做了一夜的爱,他知道,她和他的缘分算是尽了。回来后,他就找了刘宇秋。和陈逸冰相比,刘宇秋要简单得多。一开始他没太拿她当回事儿,在他眼里,她只是漂亮,像他拥有过的很多女人那样。但后来,他慢慢感受到了她温柔的魅力,她真心实意地崇拜他,容不得任何人说他不好。她性情温和,在所里人缘不错,他从她那儿听来了不少八卦。吕丽和汪哲好上了就是她最早告诉他的,而吕丽同时还有另外一个男朋友也是她告诉他的。所以他才能对症下药地用一笔丰厚的“奖金”就让吕丽背弃了汪哲。她知道林子鸿有老婆,但没说过什么过分的话,她总是说,能被他看上,不论作为他的什么,都是她的福气。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和人明争暗斗的日子,刘宇秋的话不论真假,对他都是一种安慰。她是真心爱他的,他想,这种真心可以让一个男人的自尊得到满足。“无论 Shelton 是否能躲过这一劫,我都得给她安排个好的去处。”他对自己说。

这时他发现他的黑莓红灯在闪:有新邮件。他迫不及待地点开,是那封他期待了一个上午的邮件,来自 Roger。正文是:“会议刚结束,投票结果是 71:58 反对了 Graham 的收购计划。但几乎所有人都同意,我们必须立刻为我们的未来寻找出路。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伙计。”

他长出了一口气,把黑莓扔在一旁,在床上躺成一个松弛的大字。虽然已经年过四十,由于注重保养和锻炼,他的身材并未走样。他闭目养了会儿神,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刘宇秋的手机。见到刘宇秋,他近乎粗暴地把她推倒在床上,三下两下就解除了她的武装。“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宝贝儿,”他喘着粗气说,“我们刚刚赢得了一点时间,让我们来庆祝吧。”

-  END  -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日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玫瑰不是唯一的花》第二十五章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楔子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一章 录取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章 新人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三章 资深顾问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四章 初见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五章 心动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六章 变故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七章 江湖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八章 成长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九章 阴阳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章 圣诞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一章 提升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二章 考核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三章 规则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四章 重逢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五章 巨变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六章 人心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七章 干戈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八章 高放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十九章 年会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章 孙嘉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一章 乱了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二章 意外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三章 艺术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十四章 危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