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奇葩星球感言

奇葩星球感言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Viva,天蝎座,唯心主义,非典型上海作女。曾混迹于咨询圈的文艺女中年。著有《我就这样绽放自己》,《做自己就是最好的》。本文来自:维小荷(ID:vivalamour)。

前一阵收到各大商家发的生日提醒,惊觉居然前半生也这么吭哧吭哧地走到了现在。在拿到了第五本护照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也确实老了。回首过往,人生如一个谜,二十来岁的时候怎么会料到是这样一个轨迹?比如我会来到医疗行业,比如我会有一个女儿,比如我还在上海。还有很多事经历了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比如世上人与人的差别可以超越物种,比如隔行是如隔山,比如婚姻是一个艰难的事。

 

不责于人,求之于势

孙子兵法的这句话出自势篇,关于“势”这件事只在年纪慢慢变大时会越来越深的体会。做咨询的时候,意气纷发,能写的主张都想告诉客户。资深合伙人最后和我聊天时说,什么最重要?顺势而为最重要。你要看懂客户那方的势,顺水推舟。初听的时候在理性上能接受,在感性上觉得好像有损了咨询价值的光辉。忠言逆耳,难道不应该坚持一下?

之后做了甲方,见了体系,看了运营,明白为什么古人说谋事者不能成事。组织里成一件事与隔山观火,耍耍嘴皮子依然差着鸿沟。管理层通常也不一定能达成共识,得势的一方能不能推下去也有许多其他因素,下面执行起来动作是不是会变形又有种种变量。做不成有万千理由,但做得成确实首先要借到势,借到东风。

日前与一个许久不曾谋面的朋友吃饭,她坐下来就说,我们 80 后这一代独生子女首先还是要感谢时代和国家的红利,否则我们谁也不是。首先,我们大学毕业的时候赶上外企进中国招本地学生的第一代窗口,所以她当年有机会先被北大派去香港大学交流,然后又能毕业后成为进入外资投行在华招聘的首批本地分析师,后面一路高歌猛进,可以说也完全没有落后于同龄的美国人,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真正全球性视野的世界青年。其次,作为大城市的独生女,就享受了也许原本历史上不属于自己的教育资源。父母没有了厚此薄彼的选项,一样重视女儿的教育,然后也就撑起了半边天。所以她说,也许和 70 后或者 90 后相比,80 后依然是辛苦的自我拼搏的一代,但她觉得依然无比幸运。

从历史的长河里看,我们无疑还是幸运的,赶上了平权,赶上了民主,赶上了教育,赶上了时代的多元性。生于 1984,和奥威尔所虚构的 1984 迥然不同。所幸我们没有遭遇极权主义。Big brother maybe is still watching us,但我们依然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另一个新世界。

年少的时候个人意志是很强的,走四方,看世界,充满着离心力。后来渐渐发现个人的力量是极其渺小的,就是一个点,所依附的是线,面,体。如果行业不行,时代不行,国家不行,个人的力量不值一提,更无法对抗大势。大势已去的时候,亦不用太过留恋。历史的潮流从来浩浩荡荡,与它选择的英雄宿命相辅相成。

我们了解一个人,或是自己,都需要看到他成为他背后的系统和势能。

▲ Photo by Joseph Young on Unsplash

A means to an end

以前看哲学书时,对 means 和 end 不理解西方人为何总是二分的看,人不是即是手段,也是目的吗?如今确实需要辩证的看待过程与结果。鱼与熊掌,多数不得兼得。

东方教育还是实用主义为导向的,注重结果,成王败寇。所以常常有不择手段或不论过程的事宜,大家以评论事成了没有为金标准。西方思潮是分解过程的,程序正义一样重要。如何成事的,成事的方式是否严谨公正,步步可追,甚至比结果还关键。

我常常觉得中国人还是更生活在未来的民族,靠一个信仰和希望可以撑过一个冬天。而西方人民更倾向于生活在当下,今朝有酒今朝醉,现在这一刹那就是永恒。所以在工作中我们会预判这个事成功的概率大不大,如果不大甚至不愿意开始。但是外国人更强调流程管理,他们有一种让过程顺其自然( let the process take care of itself)的观点,使我受益匪浅。凡事你启动了再说,走着走着也许走通了,也许走歪了,谁知道呢?但这个探索的过程就是全部的意义。

结果这件事,是大势,集体,包括个人等很多因素最后合力而来的,是不是碰巧站在你那一边并不好说。人生总体上如果你不享受过程,只是结果导向,便多少会乏味许多。成功的瞬间历来只是极少数,大多数时光总是流于庸常。认认真真过每一天,让每一天都能开出花来,那便是感知和心力的区别。

接受某件事努力作了不一定有结果,可能代表了你渐渐也输得起了。恋爱谈了几年,可能还是希望能结成婚,考试准备了一阵,还是期盼进入理想的学校或公司,谁不是呢?但就如前面说的,人生是一个合力的结果,运气不一定站在你这边。最典型和叵测的可能就数爱情,如果付出努力就能得到爱,那人人都可以得到彭于晏。

但并不是就不要努力了,相反可能努力是唯一能做的事。有的时候是没有选择,有的时候是无愧于心。

▲ Photo by Matt Hardy on Unsplash

每个人都是一朵奇葩

你见的人越多,除了感叹人外有人,还会见识到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体差别可能远胜于物种之间差异。所以不仅悲欢并不相通,取得共识也并不容易。没有两片叶子完全一样,每一个人都是一朵奇葩。内向与外向,乐观与悲观,抽象与具象,感性与理性……各种成分与排列组合后,构成了人间千奇百态。

就和医疗领域向精准化方向发展一样,我们开始单细胞测序,寻求个体疗法,毕竟每个人的生理基线如此不同,其实也没有一款药能够普适。中药的因人制方在哲学上无可辩驳。龙生九子,有些人可以这么完美主义,有些人可以如此心细如发,有些人可以百折不挠,有些人并无底线,有些人确实落在大数分布的两个方差之外。

三观并不是用来统一的,是用来共处的。每个人的打开方式确实不同,但我们应该努力做到界面友好,让他人使用手感顺滑。虽然并不是人人都能让大家如沐春风,但再孤独的人也在渴望某种与世界和他人的联结。我一直认为幸福,或者说有意义的快乐,一定缔结在你与世界的某种难以言说的联结中,因为形成了某种关连,打破了那一瞬间的孤独,甚至产生了一刹那的共鸣,流出了一丝真我:喔,原来你也在这里。高山流水,知音难觅,有惺惺相惜的一刻便足矣。

年轻时,作为乙方,对服务二字其实了解依然浅薄。Be of service 是后来我才领会到一种近乎佛法的信条。小平同志说,领导就是服务。古人说的和光同尘,破我执,心生恭敬都有同样的意思。都是缩小自我,放大他人,参与到一个更大的信仰中去。

另外,不要挑战人性。人性就是有贪嗔痴的五毒底子,也有上善若水的神性光辉。就算一个高能量的人在最落泊的时候也可能会变得毫无善意,一切皆是有条件的,行善,求真都如是。张爱玲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实在是很深刻。有的时候,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也不是有同情,也未见得能共情,但所幸是还有一点悲悯心,在狼狈的时候就放过了对方。

人性是用来成全的。

▲ Photo by Ryoji Iwata on Unsplash

凯撒的归凯撒,关系的归关系

如果说当代婚姻还有一点好处,那可能是对人处理复杂关系的能力会有所提升。从一个个体到两个家庭,你的社会重度关系是会凭空多了几度。我在女儿最小的那几年感觉突然管理能力有了进步,因为突然有很多人要向我汇报,比如父母、老公、钟点工、装修师傅、幼儿园老师等等。他们彼此之间不一定沟通,但都要向我倾诉,这可能是为什么说养育总体来说还是费妈的原因。

我个人觉得现代人在追求亲密感和虚荣心上有落差,但这两件事又都重要。比如虚荣心,其实人人都需要,谁不希望在物质,名利,美貌,智识,才能上寻求到属于自己的那一点点虚荣。即便拼不了颜值,拼不了才华,只能拼努力,也都想看起来毫不费力。又比如亲密感,许知远说身体上的亲密感,包括智识上的亲密感,对一个社会的运转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但我们真的掌握得很好吗?亲密关系,包括与父母的,与配偶的,与子女的都不简单,不用心经营,那么关系就像客观事物一样会停滞崩裂,成住坏空。

照理说,我们应该是比西方人民更注重关系的,毕竟我们长久以来是所谓人情社会。但事实上,关系这个事儿,我们多数是用在公开领域,强调为了作成什么要去“搞关系”,比如送礼,请客,作思想工作等等。但西方公私分得开,而且他们在职业上就事论事,没有这么多客情。然而他们在私域上反而非常重视关系。

比如美剧里面讨论最多的其实不是爱情 love,而是关系 relationship,这完全是两码事。爱情可能是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玄学。但关系是一个相对客观,需要管理,评价,和干预的事,可衡量,可操作,没有那么浪漫,没有那么无常。国外的女孩子,十几岁开始谈恋爱,好处就是她们有丰富的处理关系的经验,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也分辩得出什么是荷尔蒙,什么才是爱。梁宁曾经将男女关系比方成用户体验,你们之间的纽带是否强壮,双边用户感受如何?如果黏度变差,那就请优化用户体验,优化运营,是一样的道理。

关系需要花时间打开,构建,重建,维持……但是可能人都是懒的,懒得经营一个关系,至少我就是。而且在生物多样性面前,确实不太容易人人都拥有美好关系。深度而滋养的关系可能也是一种奢求,但管理起来总比不管理好。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最后,都要回到自己这颗孤独星球,还得一边公转,一边自转。在人与人的银河,自己先成为自己的太阳。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