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如果只选一本职场书

如果只选一本职场书

题图:Photo by Evgeni Tcherkasski on Unsplash.

一诺写在前面

这是我为邢军的新书《决战职场:跨国公司总裁邢军给你的贴心忠告》所写的序,如果你看到题目觉得太“励志”,不妨看看这篇小文,是我作为多年朋友的角度写的,眼里的邢军。 

这本书的内容是来自 2017 年起连续六十个星期在奴隶社会的连载,也是她这些年在中国和美国不同公司及职位上的亲身经验,我相信对每一个能读到的职场人,都会有益。

当然,于我而言,更重要的是这些文章背后的她经历的命运坎坷。书呈现的是开出来的花,根基是多年的经历、痛苦和思考。所以我知道,这本书能出版,是邢军谱写的一首绚丽的生命之歌。

没有告诉过邢军,我第一次知道她是在很多年前,从济南姥姥家的一份报纸上看到的人物报道上。

那时候,我博士毕业,在麦肯锡工作,刚刚回到中国,在医药领域做项目,因此看到这篇报道印象深刻——女博士,海归,医药行业高管,还是山东人。虽然报道的具体内容我记不清了,但那是一篇优秀的报道,展现出来的邢军能力强,人大气,作风干练,又特别有亲和力。

几年后,我们做一个战略咨询项目,我带麦肯锡团队竞标。客户那一边坐着的一排人里面,有邢军,她是抗肿瘤业务的负责人。项目会议虽然很严肃地开着,但是我心里面,有一种在现实中见到报纸上看到过的新闻人物的新奇和兴奋感。开完会我们都到茶水间,我去和邢军搭讪,说起我们是老乡,我至今还记得她爽朗的笑。

后来项目做完了,我们成了朋友。再后来到 2014 年,我们有了“奴隶社会”公众号。同一年,邢军的生活也发生了不曾预期的巨大转折,她的小儿子,十岁的乐乐,被诊断出恶性脑瘤,他们全家回美国给孩子治病。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失去了回应的能力。那时候,我的老三刚出生,老大、老二也都很小,我完全无法想象那种孩子得了绝症的决堤般的痛苦。2015 年,邢军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选择坚强因为爱》,讲了她在孩子治疗最初大半年的心路历程。她提到,从孩子确诊,到手术,到术后的挑战,痛苦和坚持。她写到:“妈妈切身体会到了心疼的滋味,那是心被刀一块一块分割的滋味,我希望世界上任何一个妈妈都不要有机会体会那种滋味。”我看得泪如雨下,心疼不已,很久都不敢回看那篇文章。

但就是在这样的绝境里,邢军坚持全职高管工作,照顾孩子,安排生活,做着家庭的精神领袖,和她先生一起,托举着孩子,每天和病魔进行着没有硝烟的战争。她说,疲惫的时候,看到她先生的朋友圈签名是丘吉尔的话“If you are going through hell, keep going”,中文意思是“如果你在经历地狱,那继续前行”,就又给自己打了鸡血,抖擞精神,再坚持下去。这种精神和力量,让我肃然起敬。

在漫长的孩子治疗过程中,邢军内心一直保持着积极的状态。2017 年圣诞节前的一天,我俩通话,她说她准备写职场系列文章,一周一篇,我们商定发表在“奴隶社会”上。

我当然很高兴,她职场打拼多年,横跨大洋两岸,从基层做到高管,从科研人员华丽转身到商场精英,把这些经历提炼出来,对读者肯定是无价的馈赠。但我自己也写文章,我很清楚地知道写一篇好文章需要耗费怎样的时间和精力。她还在全职工作,家里有患癌的小儿子和马上申请大学的大儿子。所以当她说可以每周一篇的时候,我虽然满口答应,但心里觉得可能做不到,我想,做不到也没关系,她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发。

没想到,从 2017 底到 2019 年初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邢军果真是一周不停,六十多周的时间写了六十多篇文章。每周她的文章准时发来,从不迟到,连圣诞和新年都从未爽约。文章涉及职场的方方面面,从面试,到处理同事关系的棘手问题;从时间管理,到职场影响力;从如何应对难搞的领导,到如何自己做领导。看到这一篇篇充满亲和力又干货满满的文章,我心里只有无限的敬佩。

其实写这六十多篇文章的一年多里,乐乐的病情一直在向不好的方向发展。邢军告诉我,这每周一篇的节奏,让她在压力和无助中找到了一片宁静和寄托。

2017 年,乐乐与病魔斗争三周年,邢军做了一次英文 TED 演讲,她把演讲翻译成中文,写了一篇文章叫《勇于相信并创造奇迹》。她讲到家里的四个英雄:乐乐,乐乐的哥哥,爸爸,和他们收养的一只狗 Reese。每个家庭成员,都用自己的方式乐观面对生活的巨大挑战。她讲到乐乐的化疗:“Chemo wiped away his hair, but not his sense of humor”,中文意思是:“化疗夺走了乐乐的头发,却夺不走他的幽默感。”我记得文中有一张照片,是乐乐把一个大柚子皮扣在掉光头发的头上当帽子,还说那是世上最独一无二的帽子。看着乐乐苦中作乐,我心疼,更多的却是感动。邢军说:“勇敢的人,不是从不落泪,而是愿意含泪奔跑。”邢军和她的家人,就是一直在这样奔跑的人。

后来,在与病魔顽强斗争了近五年后,乐乐还是离开了我们。我很难想象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乐乐、邢军和她的一家人都经历了什么。失去年少的孩子,这大概是人生之最痛吧。在生命深处的告别,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历程,我想应是无尽的空洞和黑暗,也是不得不放下,在黑暗的尽头,去努力寻找光吧。

▲ Photo by JOHN TOWNER on Unsplash

在静默了四个月后,邢军接受了新的挑战,回到中国,担任大型跨国公司的全球高级副总裁和大中华区总裁,她又一次踏上了新的旅程,又一次以她积极向上的精神,开启了生活新篇章。现在再回头看这六十多篇文章,有着特殊的价值和意义:它不仅是职场过来人写的一本职场完全手册,也是一段被至暗时刻洗礼过的人生记录,是一首无比绚丽的生命之歌。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