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34岁,终于找到我的Mr.Right

34岁,终于找到我的Mr.Right

题图:来自作者。
 
作者:Miranda,85 后,国企 7 年,30 岁再出发,成功申请香港科技大学大数据专业硕士,目前是一名资深数据产品经理。个人公众号:MirandaTalks(ID:Miranda_hkust)。
 
作者写在前面:
 
最近刚加入诺言社区,很幸运参加了线下深圳诺友的正念冥想活动,认识了很多正能量的小伙伴们,还参加了赋能成长写作营,沙子姐鼓励我,喜欢写作可以投稿。
 
我与奴隶社会的缘分,追溯到 2016 年,那时我刚从国企辞职,30 岁的女性,来到香港读研,一切从零开始。全英文的教学让我很抓狂,大数据技术的专业课让我束手无策,既要学底层逻辑,又要编程上手实践,幸好有奴隶社会的文章陪伴,让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异类,也从来不孤独。
 
最近看到诺言社区有一些优秀的小伙伴发了 #求脱单# 的帖子,我就跟 D 先生商量,写一写我们的故事。
 
2019 年 1 月,我与 D 先生在美丽的麦理浩径二段初识,2020 年 8 月,D 先生在如诗如画般的纳木错湖畔向我浪漫求婚,现阶段我俩已经步入幸福的婚姻。这看似偶然的相遇和顺理成章的浪漫,其实并不是偶发,这背后有我很多的努力,这个努力并不是从遇到之后的相处开始,而是从我决定脱单的那一刻开始。
 
很多朋友可能好奇,脱单这件事要怎么努力呢?不停相亲?认识异性吗?
 
答案都不是。
 
先简单说一下我的个人经历,2009 年我大学毕业回到了家乡的国企工作,可我并不喜欢那种日复一日又看不到希望的生活,经过一番挣扎和努力,2016 年我从国企辞职来到香港读研。
 
那时我已经 30 岁了,读研本身就是一项挑战,那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蹩脚英语,哪怕翻译成中文也搞不懂学习课件内容,还有做不完的编程项目,我即使全身心的浸泡在学习中还觉得时间不够,更别提考虑终生大事。
 
我将研究生的课程延长了半学期,毕竟我的同学们都是 95 年左右的年轻人,我允许自己慢慢来,最后的半学期一边实习一边上课,我的目标只有毕业。终于在毕业后,我留在香港工作,实现了一个小小的目标。当一切步入正轨,我才意识到,已经 2018 年了,我 32 岁了。
 
对于脱单,我感觉很慌,很无力。
 
如果说读书、毕业、留港是可以靠个人努力实现的,那脱单这样的事情,看起来是完全不可控的。脱单是两个人的事情,一个人努力怎么可以完成呢?
 
按照传统的观念,婚姻就是缘分使然,一个人努力和着急是不起作用的,似乎能做的就只有等待和祈祷,像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被后妈关在阁楼中,等待王子的拿着玻璃鞋的找寻,等待拯救。
 
可这真的是真相吗?
 
自我探索
 
刚开始,我并不知道该为脱单做些什么。一天周末,我躺在客厅宜家的简易床上,身边的隔断窗帘在海风的吹拂下摇曳生姿,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从阳台上穿过来的光与影交织在一起。(在香港,客厅是可以用来住人的,一般就是用两片窗帘拉起来的隔断,室友们住在卧室,我住客厅,这很普遍的。)
 
迷迷糊糊的,我陷入遐想之中,回想起这两年在香港的生活。
 
从踏入香港,进入校园,我像一片干涸的海绵遇到了水份,拼命的吸收,每天都很规律,上课、实习,从家到学校再到实习公司,即使晚上没课也会去听别的专业课或者自修,感到累的时候就去海边跑步。
 
每周日的下午 6 点半逛一下菜市场,趁着打折,买一些蔬果,然后封装成七份,放在冰箱里,前几天吃带叶子的蔬菜,后几天吃根茎类的。每个月都非常节俭,花销也就仅仅是房租、饮食和交通费了。
 
生活中没有任何娱乐,扳着指头发现去尖沙嘴和中环的次数一只手就数完了。没有在香港买过一次化妆品,没有添置过一件衣服,只有偶尔在网上淘一些打折的衣服转运过来。我住在最便宜的客厅里,室友们都很善良,只是有时她们回来晚了,门口出现一道灯光,我会从睡梦中惊醒。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样挺好的,看起来也很充实,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但我隐隐地觉得奇怪,在这么繁华的香港,购物天堂般的香港,我为什么选择这样对待自己呢?
 
我是不是在惩罚自己?
 
我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够好?
 
我是不是因为曾经在国企浪费了 7 年的青春是时光而责怪自己?
 
我是不是觉得只有苦难才能让自己保持斗志,所以一直在保持这种苦行僧的状态?
 
我是不是不喜欢自己?
 
答案似乎是,我并不爱自己。
 
我感觉大脑里似乎有一个声音:
 
“Miranda,你不配过好的生活,你不配幸福。”
▲ 来自作者
 
我的脑子里似乎还有很多其他嘈杂的声音:
 
Miranda,你三十多岁了,过了最佳生育年龄了,哪个男人愿意接受你;
 
Miranda,你那么要强,性格那么硬,脾气那么坏,哪个男人能受得了你;
 
Miranda,女子无才便是德,你干嘛跑出去读那么多书,男人是不会喜欢的;
 
Miranda,你为啥总不安分,总想出闯,男人会觉得管不住你的;
 
Miranda,你对婚姻有那么多期待干什么,婚姻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将就一下就可以了,不要要求太高;
 
Miranda,你赚钱有什么用,最后嫁了人也都是别人家的,女人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Miranda,你已经不会再爱了,你连自己都不爱,为什么别人会爱你?
 
……
 
我猛然惊醒,我竟然对自己和脱单有着那么多的观点,仿佛一直都有个小人儿告诉我:你不配,你不配……这些观点似乎来自我的大脑,也好像来自于这个社会、父母家人、周围的朋友们、同事们,似乎像一道道枷锁,锁住了真实的我,掩盖住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我“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拿出手机开始求助。信息通过无线信号传递给了我最最睿智的大学时期的好朋友小昭。我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她言简意赅,推荐我去找专业的心理医生。
 
屏蔽噪音
 
内心的探寻之路真的很痛苦,需要你回到过去的记忆中,把所有的记忆里的标签、定义、观点一点点揉烂打碎,把不属于你的、外界强加给你的声音统统屏蔽,建立新的看法和认知,重新看到自己,听到内心的声音。
 
我无条件信任小昭,她说的话肯定有可取之处的。被推荐的心理导师属于后现代派的心理学派,人在北京,是个和我同龄的姑娘,好巧不巧,我老板刚好带我去出差北京,便有了第一次的碰撞。
 
第一次见心理导师,其实很紧张,她安安静静地听我诉说,然后问我一些问题,比如我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这么想,问我身体的感受,让我描述一些画面,让我回到过去,又让我回到当下。
 
回到香港之后,探索的脚步不停歇,有时候是自我冥想探索,有时候在线上找老师咨询。进展时而顺利,想通一些事情,感觉豁然开朗;时而受阻,陷入某一种情绪中不能自拔。大部分的时候,我不相信自己,内心中有着深深的来自小县城的烙印,认为自己不够优秀,认为自己不够好,所以也不相信自己配得上幸福的生活。
 
记得有一次,咨询到了最后,我泪流满面。
 
老师说:Miranda,如果 40 岁的你,有幸福的家庭,爱你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见到现在的痛哭的你会说什么。
 
我哭得更凶了,我 40 岁可能还是一个人吧,怎么会有老公和孩子呢?
 
在漫长的几个月的时间中,我持续着做着自我探寻的功课,也感受到自己一点点的进步。
 
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听到来自内心的声音,细小微弱的声音逐渐洪亮而清晰:
 
“我最爱的是自己;我值得拥有美好的生活;我是可以幸福的;无论在何种状态下,单身、恋爱或者婚姻中,都可以活出最好的自己。”
 
于是我拿起笔,从内心中流淌出来我的择偶标准:
 
土生土长中国人、有海外留学经历的博士/博士后
 
阳光,乐观,健康,帅气,自律,爱运动,有腹肌,爱旅行
 
与佛有缘
 
年龄比我小 2-5 岁
 
爱读书,爱思考,有主见,爱交流
 
正能量满满,愿意相互鼓励,彼此扶持
 
收入(范围与我相当~比我高 30%)
 
非独生子女,喜欢孩子
 
性格宽厚包容,其父母性格也是宽厚温和
 
懂我,爱我,尊重我,接受我的全部
 
有次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无意中跟同事们分享我的择偶标准,我的意大利同事 Andrew 激动地说道:妈妈咪呀,Miranda,这么高的条件,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可只有我知道,我和笔下的那个他同样优秀。
 
我愿意相信,幸福已经到来,无论是单身状态,还是两个人,我都可以很幸福的生活,我也愿意相信奇迹终将来到,以我们渴望的方式。
 
幸福改变
 
当我开始爱上自己了,我对待自己的态度也发生改变,行为也在悄悄改变。
 
我从公共的客厅隔断里搬进了卧室里,精心地布置了自己的小天地,买了一个带书架的小书桌,一张舒适的座椅,一个大大的衣柜,一张厚厚的护脊床垫,铺上粉粉的床单;
 
房间里有一面墙的飘窗,飘窗外可以看到海边的风景,我终于有了一个温馨的家的感觉;
 
我在飘窗上种起了各种郁郁葱葱的小植物,小番茄,绿萝,多肉,陪伴一起茁壮成长;
 
我终于不再每周日的下午六点半,和菲佣一起去抢带着疤痕又便宜的食材,我改去超市买一些有机的新鲜的蔬菜、鸡肉,淋上日本进口的沙拉醋,开始了鸡肉沙拉的健康生活;
 
我也会买一些谷物、牛奶、鸡蛋和各式新鲜的水果,原来来自澳洲的车厘子甜甜的真好吃;
 
我每天早起健身,瑜伽、HIIT、跑步,身上的肌肉线条越来越好看,皮肤也越来越紧致;
 
我每个周末和朋友们行山(hiking),站在山顶,大口呼吸着从南海吹拂过来的新鲜空气,感受香港独特的自然与城市繁华错落有致的景色;
 
我与好友相约美国西部之行,第一次踏出国门,感受异国他乡风情,参观大自然馈赠的美丽风景,初雪下的黄石公园,美不胜收;
 
我坚持每天练习英语,虽然说一口 chi-nglishi,但渐渐地,我可以自信地和老板开商务会议,写英文的策划书,接触 Goldman sach 或 JP Morgon 这样的高端客户……
 
甚至我身边的印度同事向我表达:Miranda,你这么优秀,真想不通你为什么还是单身呢?
▲ 来自作者
 
遇见曙光
 
跨年看日出是一年一度最有仪式的时刻。
 
2018 年即将过去,迎来了 2019 年。
 
跨年夜,香港的山顶,风还是有点大,气温还是有点低的。一群小伙伴在黑暗中等待黎明,大家蜷坐在草地上,仰望天空,黑色的夜空亮起了启明星,天空显得越发黑暗,渐渐的,天空的颜色开始变浅,像是被水稀释了一样,越变越亮。
 
只见墨蓝色的天空中形成了一道火红云,仿佛天空在燃烧,撕裂了原先的黑暗,太阳像剥了壳的鸭蛋黄出现在东方,深黄色逐渐退去,只留下耀眼的光。
 
就像是我 2018 年一年的心路历程,从黑暗中走向光明,从纷纷扰扰的外在世界回归内心,迎着光,我许下愿望:新的一年,我要脱单!
 
也许上天听到了我的呼唤,奇迹就这么悄悄降临。新年的第一个周末,2019 年 1 月 6 号,我像往常一样去 hiking,唯一不同的,我没有跟着熟悉的小伙伴,而是参加了交友组织,地点在麦理浩径二段。
 
他是这次 hiking 活动的组织者特别邀请的领队,阳光帅气的港科大博士一枚,常年运动的肌肉若隐若现。在行山攀谈中了解到,我 2016 年入学的时候他刚好毕业,他的博士老板和我的老板是相邻办公室的同事,他曾上过我老板的课。
 
他热爱旅行,去过亚马逊热带雨林,也到过非洲大草原,行万里路的他也热爱读书;他曾有缘南华禅寺参禅小住;年龄也刚好比我小了三岁;他是家里的长子,特别喜欢侄子侄女玩耍,他的父母更是勤劳善良,从农村来到大城市做生意,供养他去了最好的学校……
 
一天的行程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惊呆了,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我心底里勾画出来的那个人。就这样,两个本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相遇了,这一切太美好了,比我读过的童话故事还要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切,都来源于我内心的笃定,来源于我对生活的热爱,来源于我对自己的喜爱!
▲ 来自作者
 
脱单方法
 
回顾我的脱单历程,主要做了两步:
 
▍第一步:内心构建
 
在求脱单的路上,我没有急于向外找寻,没有把另一半当作拯救我的人,相反我在构建我内心的地图。最近在诺言社区学习了《一诺对话 Maria:构建你的心灵地图》,与我脱单的经历很类似:
 
第一,回到过去,体会愤怒:每个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很多事情会在心里留下烙印,虽然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但是影响却依然存在,所以并没有真正的走出来。
 
第二,转换视角,重新看待:虽然有些事情看起来没有那么美好,但是你可以切换不同的视角看待这些事情,从这个角度是一个坏的事情,但是其他角度看,也许有很好的一面。比如我常责怪自己没有早点鼓起勇气离开,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我在家乡被父母又照顾了七年,也陪伴了侄女侄子的出生。
 
第三,剥离过去,化为路人:不管是好的经历还是不好的,过去终究是过去了,把自己从事件的主角转化成第三人设,这些事情都是发生过的事情,已经与你无关。
 
第四、找到自我,创造生活:你会惊喜的发现,你是自己生活的创造者和主宰者,你想要什么,就在自己的生活画卷上绘制。
 
在《生活大爆炸》第七季第九集的最后有一段情节:Raj 失恋,Penny 为了安慰他,把漂亮的女同事介绍给 Raj,结果 Raj 变得超级不自信,说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女生会没有男朋友,也不相信会选他做男朋友。漂亮的女同事一脸懵:“What's wrong with you?(你啥毛病啊?)”
 
看到这一段,我真心觉得自己做对了,先让自己的内心丰富起来,自信幸福起来,才会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那个人。否则当你自己都不爱自己,内心自卑,评判和苛责自己的时候,无论你遇到谁,你都不知道 TA 是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幸福不是别人带给你的,而是一直流淌着你心底里的。
▲ 来自作者
 
▍第二步:乐于行动
 
内心构建是最重要的第一步,而持续行动则是你梦想成真的助力。
 
关注各类社交活动。当我决定脱单并告诉周围的朋友之后,他们看到相关的社交活动都会毫不犹豫地发给我,我会做一个初步筛选,觉得合适的就参加一下。因为内心自信了,也不会很惧怕这类活动。
 
我与 D 先生相遇的活动,就是我的 Professor 推荐给我的,是一个致力于深圳香港两地优质青年的交友活动的平台,也是他们组织的徒步活动,让在香港的我认识了在深圳的他。
 
后记
 
与 D 先生在一起之后,愈发的觉得他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见过我俩的朋友们都惊讶于我俩的夫妻像。从初识到结婚,每一天,都充满着欢乐。
 
我们一起看展览、听讲座,画画;一起跑步,攀岩,hiking,瑜伽等;一起分享所见所闻所思所想。
 
他也是我的重要精神支柱,默默地支持我克服困难,相信我的选择,鼓励我向前一步。我报学习班他总是无条件支持,在诺言社区学习的内容我也总是与他分享探索;我的小脾气他也总是很包容,常常脾气才发到一半就被他逗笑了,完全忘记了自己为什么闹情绪。
 
我的公公婆婆更是特别宽厚包容,尊重我与 D 先生在婚姻中的决定,包括什么时候领证、办酒席等等,并告诉我还年轻,不着急,生孩子的事情由我俩自行决定,需要帮助的时候张口就好。每次我发布了公众账号的文章,他们都认真阅读,并给予评价和支持。
 
关于脱单,我的努力就是挖掘自己的内心,努力爱上自己。因为我爱上了自己,所以遇到爱上我的人。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