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如何找到自己真实的价值观?

如何找到自己真实的价值观?

作者:顾及,横跨5个行业,做过高管也创过业,游历65个国家后,专注于自我认知的探索,心得发于公众号:顾而言之(ID:whatGsay)。
 
作者写在前面:
 
之前有读者问:“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但是如何能更进一步确定自己的价值观呢?通过临终的舍弃吗,还是有其他方法?”
 
他的问题很具有代表性,很多来找我咨询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在探索自身价值观上遇到挑战。这篇文章里我们会深聊一下这个话题。
 
Ps:文中所有案例的姓名,背景等细节都修改过,以保护隐私。
 
虚假的价值观来自哪里?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先明确一下这里聊的价值观的定义。
 
人的身体是硬件,精神思想是软件,价值观就是精神思想这套软件背后的编程语言了。
 
它虽然不直接体现于人的想法和行为这些具体的“应用软件”上,却是这些软件的底层逻辑。
 
很多人都会认为自己的决定是理性地做出的。如果你仔细想一下,理性能做到的只是把做决定的各个因子被罗列出来,而真正能给每一个决策因素加上权重的是你的价值观。
 
比如我的一个学生,刚换去了一个外人很羡慕的工作,平台很大,发展很快,老板也比较信任他。可是这份工作需要天天加班,而他是一个很看重自己闲暇时间的人,最后居然决定放弃这份高薪工作,转去拿了另一份收入较低但是更轻松自在的工作。
 
在一些人眼里,他的这个选择得不偿失。因为别人可能会觉得年纪轻的时候就应该多赚钱。但在他看来,再多的金钱也比不上自己可以支配的自由时间来的重要。这就是一个典型价值观排序不一样而造成不一样决策的案例。
 
价值观其实是主导我们决策机制背后的隐性因素。
 
但是,如果你问一个人,你的价值观是什么?很多人无法立刻回答出来,或者回答地比较勉强。
 
这有几种可能性:有的可能平时没有刻意总结过,有的是想过,但是没有深挖,而有的则是持有了假的价值观。
 
为什么会有假的价值观呢?这是因为很多人意识中的价值观,其实会被以下三方面的因素干扰,导致他无法清晰的分析出真实价值观到底是什么。
 
原生家庭
 
其它创伤
 
周围环境
 
让我们来一一探讨,如何排除这些影响。
 
1  原生家庭的塑造
 
通常,原生家庭会对一个人的价值观形成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它起到的作用有的是正向的,有的是反向的。
 
有的人秉持的正直、善良价值观,是源自于家庭耳濡目染的影响。但也会有很多人,因为原生家庭的问题,从而对某些方面过度在意,反而以为这是自己的价值观。
 
曾有一位学员在价值观体系里列了“尊重”这个词,但是她平时会把别人随意开玩笑的举动全部都认为是对自己的不尊重,从而立刻怒气冲天,即便在其他旁观者眼里,这些玩笑其实是无伤大雅的。
 
从她对待这些笑话的过激反应中,可以看出“尊重”可能并不是真实的价值观,而是一种过度保护措施。
 
当我深入了解了她那么在意尊重的原因后,才发现当年她因为成绩不好而被原生家庭扫地出门,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才重新又考上了好的学校,重新获得原生家庭的尊重。而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造成的她对“尊重”的过度在意,从而导致对周边人的态度过度敏感。
 
有的人在这里会问:
 
“一些负面的价值观我自己可以辨析出来,但我如何知道我秉持的这些正向价值观不是过度反应呢?”
 
其实,价值观其实是没有正负之分的。
 
可能对于有的人来说,善良是正向的,而对某些人来说,他原生家庭的善良反而是他心中的一根刺。比如说,如果父母因为无私的帮助别人而吃了大亏、或者因此牺牲对子女的关爱和照顾,可能有的人反而会觉得善良是负面的。
 
所以,在我们的自我突破认知体系里,价值观可以分为广义价值观和狭义价值观两种。传统定义的狭义“价值观念”更加强调人们关于好坏、得失、善恶、美丑等等具体价值的立场、看法、态度和选择。广义价值观本质上是人们关于价值的基本理论和观点,没有正负好坏之分。
 
要知道自己秉持的是价值观还是过度反应,你可以询问周围的人,或者仔细观察在那些你觉得自己的价值观被违反的场景,他人的反应是否和你类似?
 
如果你的反应会比周围的人激烈很多,那么也许这不是真实的价值观,而是某种还没能和解的创伤的呈现。
 
这时候你其实是有选择的:
 
你可以继续过往的模式不做改变,但是需要知道自己在这些场合其实很有可能会反应过度,从而会有一些不好的后果。只要你愿意承担这些后果,那么不去和解或者修复这些模式就不会对你产生困惑。
 
你也可以选择解决这些创伤,无论是通过刻意练习来改变旧有的思维和情绪模式,还是找专业人士咨询帮忙。
 
在解决之后,你可以再度审视这个价值观,看自己还想不想要它?
 
想要,就以新的行为和情绪模式去贯彻它;不想要,那么就让其它价值观替代它。
 
有的人会问:那如果我决定不改,我做这些有意义吗?
 
有的。
 
它的意义在于把潜意识里的程序编码显现到表意识里了,从而你可以做出有意识的决定,而不是无意识的被固定模式主导。
 
个人价值观永远是需要经过主观选择的。
 
没有被主体意识到的、或是没有经过主动选择的,都不叫个人价值观。
 
换句话说,只有你理解了自己秉持的决策机制(价值观)的来源、形成和发展、潜在好处和危害后,依然决定遵循它,它才能被称为是你真正的价值观。
 
2 其它创伤的影响
 
其它创伤是指除了原生家庭外,其它痛苦或者造成强烈情绪波动的影响而导致的价值观。
 
之所以把它和原生家庭区分开来,是基于以下考量:
 
非原生家庭的创伤相对而言不一定那么明晰、或者容易被挖掘出来,而原生家庭造成的问题很多时候当事人是非常清晰的,而且可能影响更深刻。
 
在咨询的时候,有的咨询者对于自己价值观的来源是非常模糊的。我需要分段解决,所以会需要先排除原生家庭的因素,然后再通过不断的挖掘找到可能的其它事件。
 
基于其它创伤而产生的价值观不容易被挖掘出来,是因为一方面很多看起来都非常正向,另一方面它们通常也不太会像原生家庭那样会造成激烈的情绪反应。
 
我的一个学生在上中学时,因为不遵守课堂纪律而被老师罚站,当时他的感受特别不好。在此之后,如果别的同学做了类似上课打闹、上自习说话等却没有被老师惩罚时,他就会生气,觉得老师不公正。
 
慢慢地,公正成为了他的价值观:一开始他需要的仅仅是别人对自己公正,久而久之推己及人,就变成了希望所有人都对所有事都公正。
 
长大后,他情绪管理能力提升了许多,也不会在别人违反公正这个他以为的价值观时生气,如果不是深度的回溯,他可能都回忆不起来自己关于“公正”的执着居然来自他中学的经历。
 
这里需要阐述一下,如何界定一个价值观是否真实?
 
当一个人无意识地形成某种价值观,而不去深究其来源时,我们不会将它定义为真实的价值观。
 
就像我们之前说的,我们把个人价值观定义为有意识且有选择的产物。所以在这个学生的案例里,当他无意识地追求公正时,公正还不是他真实的价值观;当他追溯到这个来源,从而意识到这个价值观的来源、形成和内涵后,还希望继续这系列行为,我们才能说,公正成为了他真实的价值观。
 
之所以做这么严格的区分,是因为在部分情况下,找到某个“以为”的价值观的来源后,当事人会因为主观原因,决定放弃这个“假”的价值观。
 
而如果我们也把它称为真正的价值观,无形中就可能给“放下”这个动作添加了不必要压力,因为有的人特别看重“价值观”这个概念本身。概念的应用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的生活,所以在这里,我们会用这种区分来让大家不那么执着。
 
举个例子,曾经有一位部门的总经理找我咨询她的后续职场选择,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期待可以投入更多时间去陪伴孩子,同时过上一种更轻松快乐的生活。
 
当她说到这些的时候,你可以从她眉飞色舞的状态中充分感受到她能量的高亢,但是,这种对“快乐”的追求,却和她一直以来秉持的“成长”价值观起了冲突,让她左右为难。
 
我们一起追溯了这两个价值观的来源。
 
她前几年遇到了家人生离死别的事件,因此,在她当下对人生和生活的理解中,轻松快乐的生活远比职场升迁、金钱等更重要。
 
而对于“成长”的追求,经过我们不断地的发掘,发现原来是来源于她第一份工作的老板。她当时的老板非常推崇“深刻的思维”,并把这定义为成长,常常告诉她说她的成长性不够、她的思维不深刻。这些评价其实对她是一种严重的打击,但也成为了她的一种持续动力。
 
时间长了,她脑海里就慢慢被镌刻下“成长”的印记,从而产生了一种刻意追求成长的固定性模式,如果觉得自己没有成长,那些评判性的话语就会不断浮现。
 
可以看出,“快乐”更像是她在当下阶段有意识选择的价值观,而“成长”则是基于旧有事件打击而形成的刻意模式。
 
当我问她“快乐和成长如果只能二选一,你会选什么”时,她不假思索地说:“快乐!”
 
但她也会有困惑:“成长”是价值观吗?如果是价值观,我可以放下吗?
 
这时候,为了帮助她迈向她想要的价值观,我的回答是:因为“成长”的概念是无意识被植入的,所以我们可以不把成长理解为真实的价值观。
 
于是,她很开心地放下了“成长”这个旧有的“假”价值观,而让“快乐”取而代之。
 
当然,后续在她的生活中,“我要追求成长”这个想法肯定还会反复出现,毕竟近二十年的习惯模式不是一朝决定后就能改变的。
 
只是,后续当这些想法出现时,她可以有意识的选择不一样的道路了。
 
能够把你推向你真正想活出的样子,这才是真实价值观的意义。
 
3 周围环境的“洗脑”
 
作为一个社会性动物,我们会接受到很多周围人的建议和信息,我们每天也会接触大量的资讯:新闻媒体、各类文章书籍等等。这些信息很多时候会干扰我们对一些事情的想法和看法,时间长了也会影响我们的价值观。
 
尤其是对于那些特别容易受外界影响的人来说,有时他以为的价值观其实是为了满足外界对他的期待,或者是获得外界的认可。
 
之前一位来咨询的互联网总监,就遇到了内在看似矛盾的两个价值观:
 
一方面他是个非常结果为导向的人,追求可量化的增长和数字上的提升;另一方面,他又会愿意为了一个愉快的做事过程而放弃某些更能出结果的形式。
 
他自己有时候也很迷惑,不知道为何会有两种不一致的决策机制。
 
我们深挖后发现本质上,他是个享受过程多于结果的人,无论是在他工作之外的时间、或在参加工作之前都是如此。
 
可是,因为他在一个非常高压的互联网公司里工作,老板和同事整天聊的都是以结果为导向的话题和角度,用他的原话是“好像天天被洗脑”;而他又是一个比较容易被外在影响的人,时间长了就形成了两套矛盾的决策机制:内在的自我希望有个愉快的过程,外部的压力导致他又习惯性的追求结果。
 
如果两者没有矛盾那就相安无事;如果有矛盾,那么每次决策标准就会摇摆不定。这也给他的工作表现和情绪带来了不少挑战。
 
在梳理出这些信息后,他需要做个有意识的决策:是放弃自己更在意过程的特质而去适应环境?还是考虑换去一个更符合自己内在价值观的地方?或者改变自己容易受外部影响的模式?
 
因为这三者要么很重要、要么持续了很久,所以对于他来说,这个决定可能不是在一次咨询时间内就能做出来的,也许还需要经历更多内在纠结、矛盾和痛苦,才能让他明晰自己的倾向性。
 
最后,简单介绍一下两种方法发掘自己的价值观的方法,希望对你有帮助:
 
回顾一下自己在重要决策时,采取的决策标准有哪些共性。这些可能就是你重要的价值观。
 
回忆你经历过的非常困难纠结的决定,那可能就是两种价值观在打架的情况。通过回忆具体情形,你可以辨析出是哪些价值观在冲突,从而发觉你在它们中更在意的是哪一个。
 
比如之前那个辞去高薪工作的学员,就是通过在高薪和自由时间这两者中间纠结的过程而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价值观排序。
 
当然,无论你发掘出的是什么,都需要确保它们是经过上面三个影响的因素检验后,有意识的选择。
 
最后,附上一句我很喜欢的话: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