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爱你,可我不能没有自己

我爱你,可我不能没有自己

作者:安安。
 
01
 
98 年小学 5 年级暑假旅行回程,第一次坐飞机,什么都稀奇。
 
记得空姐在过道上演示氧气面罩如何戴,救生衣如何吹气,我都很认真地观看。演示的最后阶段,强调的是让大人先把自己氧气面罩戴好后,再去照顾孩子或帮助周围的人。
 
我问旁边的妈妈:“为什么不先给孩子带,而是先顾自己啊?” 妈妈说:“这东西用不上,真出事,妈妈也先帮你弄好。”这答案仿佛为这次的旅行打上了完美的句号。
 
后来再坐飞机,也很少纠结这个事情。直到 15 年夏天,抱着 10 个月大的儿子回老家,空姐在我的安全带上加了一个小安全带,把儿子“绑”在了我身上。
 
接着又是熟悉的“飞前培训”时间,与小学那次不同的是,这些演示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换成了视频播放,不变的是,依然强调先把自己的东西戴好,再去照顾孩子。
 
怀抱着肉乎乎可爱的儿子,我发现按演示的情况,一个座位只配了一个氧气面罩(后来听说有的机型每排会多配置一套供婴儿使用),我们这种两个人一个座位的情况,真出事的话,唯一的生存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给我的宝贝儿,我才不管你强调的是什么。我的选择和当年妈妈的选择一样。
 
02
 
随着孩子的长大,个人的时间一再被挤压,孩子的需求和我的需求往往不能同时满足时,我就会非常不满。
 
孩子 5 岁时,一次幼儿园放学,他兴高采烈地从校车上扑过来,告诉我:“妈妈,我约了小朋友一会去他家玩,可以吗?”(平日是校车先到公司,我再开车带他回家。)
 
我马上就烦躁起来,一方面不想打消孩子的兴致和社交需求。另一方面自己是个社恐,最怕和其他人打交道,觉得麻烦了别人。再说,这个点去别人家里,人家肯定会留我们吃饭,我是留下来还是去公司加会班?如果回公司是自己先叫外卖还是让先生叫一份,我回家再吃?家里的菜不吃,明天又不新鲜了,回家晚了我又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我觉得他给我添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我跟儿子说:“你可以约小朋友玩,但是需要提前跟妈妈说,妈妈后面还有其他事情,今天就别去了,你看这位小朋友的家长也还没来接他。你们之间的约定,并不知道大人后面是不是已经安排了别的事情了,对吧?他妈妈也可能要带他去别的地方呢。”
 
从那次起,儿子每天下校车见我就是:“妈妈我今天可以去 xx 家玩吗?”
 
“不行,你没有提前说,我没跟他妈妈约。” “不行,今天限行,要坐公交车。”……
 
“那明天呢?”……
 
反正他就是天天都要去玩,去开心。我天天社恐不知道怎么帮儿子安排约会,或者绞尽脑汁想一个理由拒绝他。虽然也不情不愿地满足了他几次约会,工作日 1-2 次的样子,但是对话内容依然还是那句“我今天能去吗,我明天能去吗”,感觉这几个字给我平稳的生活带来了一堆麻烦。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我爆发了,我说:“你想玩的前提是别给我添麻烦,你天天要去人家家里玩?你妈在饿着肚子工作等你,你觉得这样好吗?天天回家都 8 点了,爸爸妈妈不用好好吃饭的吗?吃外卖或者凑合一顿,好吗?全家人都围着你转?你就不会找个周末?”
 
03
 
这次爆发,儿子终于“改”了,从天天问改成了隔天问,从高兴地问,变成了怯怯地问。
 
我知道出了问题,但是不知道症结在哪。
 
我有自己的需求,我想一家人坐在一起享受晚餐时间,而不是回家看到先生或者我的外卖盒子。我想饭后一起玩会儿游戏、画张画、做个手工……而不是一路上,边开车边盯着后视镜,提醒儿子别睡觉,然后到家匆匆忙忙洗洗就睡。
 
我的状态越来越差,不想拒绝他、敷衍他,又不想牺牲自我。我把接他的闹钟调晚 5 分钟,故意错开大部分家长接孩子的时间。从之前早早过去等待校车,变成只剩两三个孩子在车里才去接。
 
见到他,我要抢先说话,今天我们要吃什么,一会要陪我去做什么,今晚我们一家人还要干什么……总之不给他机会嚷嚷。当两个人都有合理需求,为什么我的一定要让位给你,因为我是妈妈吗?是成人吗?凭什么?
 
路上我也对他幼儿园的事情没那么关心了,更像两个赶路的人,一前一后,他时不时喊一声“妈妈等等我”,然后看到我不耐烦的样子,赶紧跑几步,书包水壶在他身后叮铃哐啷地响。
 
我们不像之前那样,在路上慢慢走,捡片叶子,拍张照片,或者猜猜今天车上会出现什么颜色的鸟屎,根据鸟屎的颜色分析鸟吃了什么果子,关于屎尿屁孩子总会嘎嘎嘎笑个不停。
▲ 来自作者
 
每次转身等他的片刻,我偶尔会觉察到情绪不好,这是在干什么?跟孩子赌气吗?在惩罚他吗?
 
但是我拒绝去想,因为我知道这会没完没了,而且会深深地责怪自己:我不该把自己的社恐带来的不安,赖在孩子身上,如果不社恐是不是这件事就不是问题;我不该把自己不爱给别人添麻烦的价值观,强制要求孩子也有;我不该讲道理,我不该发火,我不该……
 
04
 
一次临时的出差,飞机上再次开始了“飞前培训”,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要先照顾自己的需求——如果我缺氧,我可能都不能完成替他戴好氧气面罩这个步骤,更别说什么救生衣了,那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个人都挂掉;如果我先戴好,他即使开始有点缺氧,戴好后也能快速补充上氧气,两个人都好。
 
那个纠结自我需求与孩子需求到底先满足谁的,那个我先满足自己需求就是不够爱他的裉节儿,突然就这么松动了。我的需求不仅要被看到,也需要被合理满足;我是妈妈也不意味着我要一味改变我的生活方式来满足你;当我因为需要被满足而状态更好时,才能更理解你,照顾你。
 
那回头看这件事,就不会带着很多负面的情绪和批判,理解了孩子只是想和小朋友玩,他们活在当下,当下高兴时,就不会多想下一秒是不是要饿肚子;他不是想给我添麻烦,一个小孩子只是有颗爱玩的心罢了,他不知道我的需求对我的重要;他也不知道外卖对我们来说是多么的无法忍受。
 
出差回来,我跟儿子说:“我跟 xx 小朋友的妈妈约好了,明天去他家玩,妈妈从外地带了特产,顺便送过去给他们。”儿子高兴极了,那瞬间我觉得我们又可以继续在放学的路上谈论屎尿屁了。
 
晚上在小区里遛弯,我说妈妈抱抱吧,好久没抱了,他跑到不远处一个石墩路障上站着,张开双臂等着我:“妈妈,我站地上你抱不起来我,我站这儿,你就可以抱动我啦。”
 
05
 
从孩子出生,自己也学过各种育儿法,但是当双方需求产生矛盾这种模式一出现,我就心气不足,做不到在不满的状态下用游戏力编个游戏让事情过去,也不想非暴力沟通,更不想正面管教,就是各种不想。
 
任何一种育儿法,都没办法在我内心有冲突的情况下发挥作用。而当我照顾好我自己,满足自己的合理需求后,满足孩子的需要就很自然。
 
我的需求为什么合理,为什么不合理,怎么算满足?这些又源于哪?我知道我的路在哪——源于内心的成长。
 
内心的冲突在逐步变淡,现在的我们有时候还是会争执一些你的需要,我的需要。但是给我添麻烦这个念头不再有了,这是当下真实的我,不沮丧不内疚不拧巴。
 
宝贝,希望妈妈能做你一生的成长伙伴。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