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陌生小帅哥,雨夜发来“井”字信号

陌生小帅哥,雨夜发来“井”字信号

作者:伦欣,理工科的金融人,外派海外工作多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可能放缓了户外、外出旅游的脚步,但却适合文学女中年缓慢打开回忆的闸门,重温少时码字的爱好。
 
那年在异国迎来首个小长假,如约去另一个城市投奔闺蜜。
 
快乐不知日子过,完美假期很快到了回程那天。起个大早我们去一个农夫市场赶集,看到价廉物美的黑布林,无比新鲜还带着白霜,让人垂涎。毫不犹豫把我的双肩包装得满满的,成果斐然去搭灰狗巴士,打道回府。
 
回城已经是晚上了,下了长途继续转乘回家的市内巴士。抱着饱满的背包,轻松找个后排靠窗的座位靠着,依然回味着这几天的出游,心里无比满足。
 
那是个秋天的温暖夜晚,天气不冷不热。刚下过雨,大大的玻璃窗被雨雾蒙着。晚上的公交人更少,大家零星、安静地坐着。
 
注意到我前排坐的是个七八岁男孩,他没回头,没打招呼也没说话。只见他有点百无聊赖,在蒙着雾的玻璃上用手指在画画。
 
我先看向他,脸蛋胖乎乎的,睫毛长长,“一枚小帅哥”,我心里说。
 
他画画的手在动作,分明似有意吸引我的目光。举目向上,认出他画了个“井”字。
 
噢,这是个在学中文的小老外么?猜到我是中国人给我露一手吗?如果需要我提个改进意见的话,心里默默说:“这个井字写得有点过于横平竖直了,宝贝。”
 
他继续不说话,车厢依然安静。他这时只静静望着“井”……
 
我也望着“井”,猜他想啥呢,不确定……
 
谁也没有开口。他依然没有回头,不过在玻璃的反光里,他分明看到了我在看他的“井”。
 
他眨着眼睛,长睫毛在黑暗中继续上下翻飞着,再用小胖手搓了搓鼻子。这时他又出手了,在“井”字左下再画了一个“ · ”。
 
哈哈,我居然秒懂!
 
蓦然回首,这难道不是当年课堂上在老师眼皮底下,常跟同桌堂而皇之、避人耳目、又道貌岸然地在草稿本下“五子棋”(井字游戏)重现吗?到今天才知道“五子棋”对应英文“Noughts and Crosses” 或者“Tic-tac-toe” 。究竟当年的老师看没看穿过我们的把戏真不知道,总之我们可以做到正襟危坐、无声无息,自以为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说不定老师在讲台上以为我们在埋头研究几何证明题,觉得我们很努力很励志呢!
 
反正那一刻的反应当然是喜出望外:我会、我懂、我当然立马可以上啊……
▲ Photo by Visual Stories Micheile on Unsplash
 
我迅速在他的“ · ”旁边加上“ × ”。
 
哈哈!接头暗号完美对上!此时脑补画外音:“你好你好,我是黄河”……“黄河黄河,我是长江”!
 
无声的大战迅速默契拉开。我们依然没有说话,车厢里依然寂静,周围的乘客或无所事事、或闭目养神……玻璃里,我们能看到只属于彼此的或许不易察觉,或许又掩饰不住地会意一笑。
 
我不记得那晚的公交车上,我们究竟下了几盘?玻璃的雨雾空间用完了吗?他旁边坐了大人么?车厢里其他人注意到我们么?是我先下车还是他先下车了?只记得总之不管谁先下的车,我们肯定谁也没说话,也没有去说一声你好或再见……莫名想起有一部中日合拍的老电影《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近 20 年过去,他此刻应该是大人了。他的脸婴儿肥依旧吗?眨眼还是那样长睫毛上下翻飞模样?他会记得有这么一个的夜晚公车上,跟一个年龄比他大很多的陌生中国姐姐无声地对弈过么?
 
而我在今天的回忆中,那一晚的空气依然无比湿润、温暖、香甜……
 
人海之中,千万人,刚好有缘我们在同一夜晚同时面对同一片玻璃;
 
很凑巧那块玻璃蒙着雨雾;
 
感激他对我发出了“井”信号;
 
更庆幸我能快速无声捕捉、解读到,并演绎了一路短暂棋逢对手的快乐。
 
那一份快乐,无关风月,无分年龄、金钱、语言、国界……或许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也莫过如此吧。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