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做了20多年幼儿园,我为什么加入一土?

做了20多年幼儿园,我为什么加入一土?

 
题图:小土豆在户外活动。
 
作者:任琦枫,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学士、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生,在学前教育领域从教 25 年,先后任职于军队机关幼儿园以及 IB-PYP 体系幼儿园。美国正面管教注册讲师、美国 K12 视觉艺术创造力课程讲师。本文来自:一土教育(ID:etuedu)。
 
01 我的成长经历
 
我,从小生活在北京通州,家中姐弟三人,我是老大,是那时期为数不多的超生家庭,为此家里还背负了 2000 元的罚款。即便这样,家里因为有妈妈的温暖包容、爷爷的仁慈呵护,也还算温馨有爱,但唯独爸爸的严厉苛刻在我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
▲ 任园长和女儿
 
打我有记忆起,就很愿意做别人眼中的“好孩子”,可在爸爸的语言表述和评价中,我总是有那么多的缺点和不足,我努力地去做,却总也得不到想要的肯定和笑容,当时想:或许是成人的世界孩子不懂吧!
 
5、6 岁时,家里有一把琴,那是把我从没见过的可以弹奏的琴,内心喜欢极了,到现在仍记忆犹新。可当时,爸爸不由分说地将这把琴送给了朋友的孩子。为此我难过了好一阵子,想起来就偷偷流眼泪。一是舍不得那把琴,二是不明白爸爸为什么把我那么喜欢的东西送给别人。
 
上六年级时,班主任是当年刚毕业的大学生,非常注重良好的师生关系和孩子的身体健康,经常带我们体验各种运动(印象最深的是踢足球),也时常带我们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我很喜欢这样的师生关系和氛围。
 
但因为期中考试时,我的数学没有取得爸爸理想的成绩,他又是不由分说地,让妈妈把我齐腰的长发剪成了齐耳发,我当时欲哭无泪,悲伤到了极点。也因此,紧接着,在小学还有半年毕业的情况下,我被转学了!据说那里的教学质量高些。
 
为什么会对过往的有些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每每想起便有很多的为什么和不理解,或许还有些许的埋怨?
 
后来读师范、读大学、读研究生,不断深入钻研教育心理学、儿童心理学等,一直工作在学前教育一线,接触了上千个家庭,又接触到正面管教,幡然醒悟:原来我一直是那个内心不自信的小孩!
 
我内心一直缺的是安全感和在此基础上建立的价值感和幸福感。
 
为什么不安全?因为爸爸从来没有表达过 — 爱我。他会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有一点点不符合他的预期便表露出嫌弃、不屑以及失望;
 
为什么不安全?因为不经意间犯的错误就会被极其意外的方式惩戒,有时可能伤及自尊;
 
为什么不安全?因为受到的总是指责,而不是我怎样做才会更好;
 
为什么不安全?因为不是完全被接纳的。
 
有段时间,家里气氛窒息,回家后我要么积极努力地写作业、要么主动做家务,只有这样才不会被挑毛病。
 
再后来读书的过程中,在外人看来我一直是那个非常优秀的、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得了 N 多个奖学金,也一直担任班长、校学生会委员工作,但是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己总是不够自信,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出色。
 
工作中也是如此,明明获得了很多区级市级的奖项,但总觉得自己距离优秀还差得很远,这一次只是自己运气好罢了。诸如此类,总认为自己还不能开心,因为没有什么可开心的,距离理想的自己还差得很远。后来意识到,是我内心里映射的恰恰是儿时父亲对待自己的态度。
 
后来,我逐渐认清自己其实是没有被接纳的,想要完成这一心理跨越,必须要面对自己内心的惶恐与不安,必须要接纳自己是一个不完美的小孩。
 
于是我便经常与自己对话:告诉自己很多结果我无法操控,尽心尽力就好;别人的态度我无法把握,只是在我希望别人怎样对待我时,我要首先做到这样对待别人。
 
阿德勒心理学中提到:课题分离。人与人是有界限的,有些问题是别人的课题,有些则是自己的。
 
在思考教育时,我也经常问自己:什么样的教育才是优质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说知识很重要、技能很重要、能力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要成长为一个全面的人。而孩童时期的好奇心、内驱力、能动性更重要,年龄向下延伸,一个人内心的安全感才是基础。在此基础上再去发展品德(积极探究、善于交流、勇于尝试)、才干知识(知识渊博、坚持原则、全面发展)、社会交往(勤于思考、胸襟开阔、及时反思)、审美技能(懂得关爱)。
 
02 为什么要来“一土”?
 
我一直在思考和反思教育者究竟要给与孩子什么?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支持孩子的成长?20 多年来,我也一直在找寻可以让自己心灵感受到安全和信任的港湾,但是一直却很难实现,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社会形态中很多成年人之间的游戏规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能在一个真诚、温暖、关怀与同理的世界中,感受到伙伴间彼此的亲密与支持,心无旁骛地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朋友经常笑我太理想,但是我从未放弃,至少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能够给身边的伙伴带去温暖和力量。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了一诺的演讲《力量从哪里来》。
 
我感觉她说出了我的心声,说出了千万教育者的心声。接着我翻阅了一土教育的公号,“小土豆儿、大土豆儿”的称呼好亲切,这里对所有教师保有最高的尊重,大家对教育前景满怀热情。每个人是积极乐观而笃定的,相互之间的关系是真实、平等而互相尊重的,尊重对方的人格、感受、界限、意见等等,不端不装有趣有梦。
 
再深入一了解,一诺发自肺腑的呼喊萦绕在我耳边:身为中国人,要做中国人的教育!打破传统教学模式,探索出一条汇集世界先进经验根植于本土的教育模式。这深深触动了我的内心 — 我还可以为孩子们做些什么?
 
第一次在微信上与华章沟通,我很客套地称呼:“您好,华总!”(当时以为他姓华),没想到立即被回复“你好,任老师,叫我华章好了!”一句谦逊的回复,第一次见到一个 CEO 如此的没有架子。
 
和华章与小月校长第一次见面时,完全不像在面试我,像是几个熟悉的好朋友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谈天说地,当时是完全没有任何顾忌的舒适感,之后就完成了对我的全面考察。
 
跟品牌负责人和资深家校顾问面对面沟通时,也是在无拘无束、放松的环境中愉悦地完成了。我感受到这是一个非常有人情味儿的团队,大家彼此接纳对方的优点与不足,所有问题都出自于善意,非常尊重每个人的感受和意见。
 
在这里,家长团队也会为学校做很多教育发展支持,诸如联系校车、组织运动会、参与设计学生活动、参与对家长的沟通工作等等,家园融合的嵌入度令我吃惊。但那恰恰是坦率真诚的表露。
 
将自己投身于这场创新教育,是我内心最大的渴望。于是,我选择了加入。
 
03 我们想做什么样的幼儿教育?
 
▍建立优质的亲密关系:幸福生活离不开美好的人际
 
“真实、亲密、平等、安静”一直是我们学校文化及关系构建的核心,这个核心在幼儿园主要体现在两点:安全舒适的硬件环境和高质量的师幼关系。
 
“关系”是指自己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与周围世界的关系,是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最本质的部分,我们在生活中遇到的所有问题,最终都是“关系”上的问题。想要在这个世界愉快地玩耍,必须要解决“关系”的问题。
 
每个老师内心充盈、自然流露、自内而外的真实不做作,这样带出来的学生才能内心充盈、富有力量、积极乐观。人与人之间最长久的关系,不是“喜欢”和“被喜欢”,不是“依靠”和“被依靠”,而是“成全”与“被成全”,建构成全式教育生态是我们一直的教育实践。
 
▍正确地理解情绪:看到内心的镜子
 
人的一生都要面对自己与他人的情绪,教会孩子觉察自己和他人的情绪非常重要,情绪认知是实现自我管理的重要基础,通过情绪认知形成的自我认知也是建立同理心的开始。
 
当一个人感到难过/愤怒/悲伤的时候,如果他能清楚地认识并表述出自己的情绪、掌握处理负面情绪的方法,就能学会与自己相处。
 
我们更强调“爱己及人”,引导学生接纳自己的情绪、认识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试着去同理别人,诸如我们经常使用的情绪四象限、解决问题四步走等,逐渐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
 
▍充分深入地与大自然接触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和小伙伴们登高爬低,游走于树林、菜地,使用各种自然物制作玩具,比如用树叶子做成口琴,用狗尾巴草扎成帽子……一切都是自然舒适的样子。
 
对孩子而言,大自然是最好的课堂,孩子天生就对周围的自然环境充满好奇,他们会从自我探索,亲身实践和感官参与中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这强调人与世界的关系。
 
▲ 孩子们在户外探索
 
大自然是重要的游戏场所,“一日森林幼儿园”是我们送给孩子的礼物。每周,我们都会带孩子去附近的森林公园进行户外探索。以二十四节气为时间轴,寻找植物的种子,观察自然的样子;在大自然中感受风往哪个方向吹;在森林里攀爬奔跑;搭建野外小屋;用捡回来的材料进行艺术创作。
 
我们希望孩子以自然的“土”方式生活着,真正地接触土地、融入自然。获得融合学科认知、自然环境、运动发展、科学探索的活动体验,学会适应环境、探索与他人相处的边界,并在这个环境中发展创造力、想象力和审美力。
 
自然教育最重要一面是回到“人”本身,尊重人的发展规律,使人的感受力和生命力、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人的情感和意志,在自然的状态中被唤醒、被激发、被滋养。
 
▲ 幼儿园 K 班在大自然中做自然观察
 
▍自由探索时光:教育的留白
 
在很多幼儿园,一日常规还是一种机械化的排列,老师和孩子从早上进到幼儿园开始,就开启了紧锣密鼓的一天。
 
在安排之外,根本没有给到孩子们自由的时间和空间,孩子们在各种“规矩”和“管教”中,多了一些“外在强迫”,少了一些“内在自然”。而老师也同样被“塞”得太满,充满紧张感和压迫感。
 
在卢梭提出的自然教育中,他强调教育应当是顺应儿童身心自然发展的特点和顺序的,要给孩子充分的自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特点和需求去安排自己的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促使他的天性和本能自由自在地成长。
 
就此而言,在大家万分重视的“环境上的自然”之外,我们往往忽视了“时间上的自然”。
 
我们特别重视给孩子留出足够的自由时间,与同学间建立友谊,通过同伴之间交往的天然场域让孩子们去互动和练习,也让孩子们在充分自主的环境中去探索和发现。
 
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召唤另一个灵魂。”
 
我愿做那一棵树、一朵云,去影响更多的灵魂。
 
最后,希望把我们的幼儿园建成一个像家一样的,相互理解、支持的,老师、家长跟学生之间非常和谐的温馨社区,为孩子们的成长奠定良好的人文氛围;也希望能够在这个比家大一点的地方,和各位同仁家长们同行,共同培育我们的小土豆们健康茁壮成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