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误入传销组织混吃混喝后,我带警察端了他老窝

误入传销组织混吃混喝后,我带警察端了他老窝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杨小彤,薇薇子。本文来自: 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
 
编者按:
 
在 B 站,视频《我被三年室友骗进传销了,好多 20 岁大学生,还有异性陪玩?》没发布几天,就达到 350 多万播放,登上了全站排行榜最高第 58 名。
 
这位 Up 主以一个女大学生的视角,分享了这么一个亲身经历:
 
相处 3 年的室友极力为她推荐了一份西安的工作。她不远万里飞到西安,和室友一起吃喝玩乐,吃火锅、喝星巴克、去大唐不夜城……她本以为这是一场美好的旅行,直到室友让她参加一个大学生项目,投 69800 赚钱。
 
尽管她意识到,这是传销,但架不住连室友在内的 40 来个人轮番洗脑,最终因为对室友的信任,她跟家人筹了 7 万块投了进去。
 
经历了这件事后,她说现在的自己,社恐、抑郁、精神濒临崩溃,但室友始终不承认这是传销。
 
视频下近 1.4 万条评论中,大部分年轻人表示,自己也曾被身边人骗进传销。
 
说起传销组织,或许大多数人还停留在简单粗暴的印象中 — 骗你到穷乡僻壤、限制人身自由、大锅饭大通铺,集体上大课,一旦被发现逃跑,后果很严重。
 
这是传销中的“北派”。其实,传销组织的套路还有另外一种升级版,俗称“南派”:
 
住在小区的一套房里,给人一种“家”的亲近感,他们并不会控制你的人身自由,反而好吃好喝,尽地主之谊,趁你不备再疯狂洗脑,普及所谓的“生意经”,营造有钱一起赚的美好未来。
 
他们利用年轻人对朋友的信任,对金钱的渴望,吸引了大批年轻人迈进“金字塔骗局”。
 
而也正是这种看似亲和的洗脑手法,会让大批的人陷入南派传销后,还不相信这就是传销。
 
我们找了三位从这样的传销组织中成功出逃的“幸运儿”,分享了他们陷入传销组织的经历。他们是怎么进入的传销?在组织中经历了什么磨练?又是如何智斗,成功出逃?
 
从传销逃出来后,我带着警察端了他们的老窝
 
茶不苦 女 27 岁 现居四川
 
我是学医的,实习的时候就经常上夜班,这也导致我毕业后不想再从事对口工作了。
 
2016 年,我刚毕业,打算找工作。一个喜欢我朋友的男同学给她推荐了一份工作,说是都江堰一家医疗器械的厂家招销售,一个月四、五千块钱。
 
我有点动心,就和朋友一起坐火车转大巴,到了都江堰。
 
我们等到六点半左右,男同学才带着两女一男赶来。他们说自己刚下班,穿着通勤的服装,看起来确实像刚下班,我也没什么戒心。后来我才知道他带来的那个男人就是负责给我“洗脑”的人(下称“洗脑男”)。
 
见面后,洗脑男要请我们去吃饭。他装作和我很亲切的样子,比如我说自己是四川 XX 人,他就会说他也是 XX 的,然后这个话题就戛然而止。正常老乡见老乡,不应该两眼泪汪汪么?我觉得他就是为了拉进与我的距离。
 
他还经常装作出手很阔绰的样子,表面带着我和朋友一起去玩、去爬青城山,实际上只会去那些不需要门票的地方,如果是要交钱买票的那种,他就会说:“在外面逛一下就可以了。”
 
第一天男同学给我们开了间民宿,80 块钱一晚。第二天洗脑男就让我们去他合租的地方,说是互相帮助,等我们找到工作发了工资再搬出来。我和朋友都是刚毕业的穷学生,没什么钱,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他们给我和朋友分别安排了住处,说是“两个人住不下”。我住的是一个居民楼的六楼,两居室,五男三女。男生的卧室有三张床,他们的“家长”(即传销的上线)自己住一张床,另外四个挤在两张床上。女生的卧室就是三个人睡一张床,一个睡床头一个睡床尾,我被夹在中间。
 
整个房间像是军营一样,他们的衣服叠得有条有理,被褥像豆腐块一样,拖鞋摆放得也整整齐齐的。房间里同样“等级森严”,他们说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 吃饭要“家长”先吃第一口,再由他给大家夹菜,而且他从来不用做家务,洗衣服、做饭、洗碗都是有人专门负责。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