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八章 成长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八章 成长

作者:彭爽,北京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硕士。美国 Walden University 儿童早期教育专业研究生。一个从外资所律师到幼教行业的跨界者。北京嘉杉嘉华幼儿园创始人。作者公众号:无乐不说。
 
发现了林子鸿和刘宇秋之间的秘密这件事让舒麟连续好几天都心神不宁。在和杨阳仔细地讨论了这件事后她决定暂时谁也不告诉,包括叶晓飞。再看见刘宇秋的时候她心里多少有些别扭,在吩咐她做什么的时候也不由多了几分小心。平心而论,她本来是挺喜欢刘宇秋的,漂亮大方,做事利落,就是有时候心大了点儿。比如上次舒麟去杭州,让她订 10 月 15 日的航班她给订成了 10 月 16 日,舒麟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的航班没订上,不得已现订了头等舱。回来跟她提起,刘宇秋却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一幅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舒麟当时还默默地安慰自己,“她也不是故意的,况且毕竟没误什么事,算了。”也便没和其他人提起。现在想来,或许她不在乎是因为她根本也不需要在乎吧?
 
她像是一夜间长大了。吕丽的刁难和刘宇秋的秘密都在告诉她这是一个怎样真实的世界,她还没有能力完全了解其中的游戏规则,但她已经明白,自身的强大是最好的挡箭牌。
 
舒麟有些玩命了,她发誓要把 Project Race 这个项目做好。DD 报告出到第三稿的时候,她的劳动和不动产两部分都获得了王亚东的表扬。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她用几乎一周没怎么合眼的辛苦换来的。时间真是个公平的东西,你投放在哪里,总能被看见。在此之前,她几乎不相信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好像是在一种濒临极限的状态中,看见了一个全新的自己。
 
呈交了 DD 报告的最终稿后,Project Race 暂时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双方根据 DD 中发现的问题修改协议,增加卖方的承诺与保证,根据海都集团可能的责任/债务计算应交由托管帐户保管的金额,并准备其他签约需要的文件。这些工作已经不需要太多助理,几个新人因此各自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徐云辉仍然是最忙的,他在帮所里的另一个合伙人——乔颖做一个牛奶企业的上市项目。他桌上的电话仍然每天响个不停,舒麟经常听见他放下电话后会自己笑上半天。有天她实在忍不住了跑去问他:“你这个项目是不是特好玩啊?怎么觉得你做得这么高兴?”
 
徐云辉轻咳了一声,“咳,还说呢,你们东北人是不是都这么搞笑啊?每天的第三方 DD 都被他们搞得像本山训练营似的,别提多热闹了。”
 
“第三方 DD?”舒麟不解的问。
 
“噢,就是在上市项目中,通过对与上市主体有某种交易往来的第三方的调查来了解上市主体的运营、资信、交易习惯等情况。本来是很无聊的一个过程,但因为你们东北人的介入,这个环节多了很多娱乐性。比如今天,投行问公司的一个供应商,‘如果上一批货他们没有按时付款,这一批货你们是否还愿意先行交付货物?’那哥们儿相当痛快地说,‘会啊!’投行接着问为什么呢,那哥们儿说,‘我们都是东北人啊,这是必须的!’”
 
“哈哈哈哈”,舒麟笑喷了。她像是第一次发现,放下防备的徐云辉,其实可以很可爱。
 
吕丽也很忙。听叶晓飞说,她接了几个 Michael 那个组的活,和 Michael 手下另一员干将汪哲走得很近。这让舒麟有些诧异——她本以为吕丽是会跟着林子鸿的。
 
孙嘉最近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每次见他都笑呵呵的。他有时会主动约上舒麟和叶晓飞吃饭,席间多是些嘻嘻哈哈,没什么正形。只有一次,他像是有些正经地说,他觉得自己选错了路,不该进外所。舒麟问为什么的时候他却说,“光是每天要穿的人模狗样天天换衬衫打领带就让人很难忍啊。”让人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舒麟和叶晓飞被王亚东要求协助做 Project Race 签约前的准备工作。这是舒麟非常喜欢的组合。她和叶晓飞脾气相投,工作起来也很默契。叶晓飞英语好,人也仔细,但本科毕竟是学外语的,对有些中国法不是很熟悉。舒麟法律功底和感觉都好,只是英语不够好。她俩凑到一起,基本上有种双剑合璧所向披靡的感觉。王亚东又是个很好的上级,业务能力和抗压能力都很强,交待问题简单清楚,既给她们发挥的余地,又能在关键处把握方向。这样一起起早贪黑熬了一个多月,到项目将近结束时舒麟竟从心底生出几分惆怅,有些舍不得这样的日子就此结束似的。
 
让她感觉怅然的原因还有一层:她或许再没机会收到那个来自 Fang.Gao@rotschild.com 的邮件了。这些日子以来,她和他同在一个邮件列表中,她这一方的邮件多是由王亚东发出的,而对家的邮件发送者大部分是高放或一个叫 Peter 的人。她曾暗暗猜想王亚东和高放在学生时代的关系——朋友?敌人?竞争对手?普通同学?她也始终对王亚东曾欲言又止的高放的故事充满好奇。曾经有一次,她试图在闲聊时将话题引到高放的故事上,但王亚东很警觉,马上说:“这是高度机密,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不管他们私下里是怎样的关系,从这两个男人你来我往的邮件中,舒麟可以看出这是两个同样出色的律师。他和他之间的较量,是在同一个层次上的,像是那种真正意义的高手对决:深谙对方弱点和己方长处,不在无关痛痒的地方做无谓纠缠,在涉及己方核心利益处则寸步不让。两个人英语都很好,读他们的邮件舒麟常有酣畅淋漓的感觉。在紧张而无聊的工作中,收到那个来自“Gao, Fang”的邮件经常会让舒麟精神为之一振。她知道,这不过是她一个小女孩自得其乐的关注,但她却乐于沉浸其中。
 
Project Race 如期签约了。签约那一天,只有林子鸿和王亚东去了现场,但舒麟能感觉到大家都很兴奋。中午,王亚东给大家发信,说要请大家吃饭。所有新来的助理和其他几个在这个项目上的低年级律师都去了。那顿饭大家吃得很热闹。王亚东一改往日的严肃,讲了很多业内的八卦和笑话。孙嘉也不示弱,回敬了一些。舒麟肚子都笑疼了。她是真的高兴。这是她参加工作以来做的第一个项目,她投入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最后这个项目被做成了,她也借此证明了自己。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体内有些新鲜的东西在生长,她在努力吸收着这里的一切,也在学着让自己的言行更加职业。到目前为止,她对这种高强度、高压力的生活还算适应,甚至说她热爱也不为过——毕竟年轻,每天工作 14、5 个小时的工作会让她感觉充实而不是质疑生命的意义。她甚至为此沾沾自喜想莫非是天生吃这口饭的?要到很多年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保证在后半夜依然能够头脑清晰、高效准确地处理文件时,才明白当年那些熬夜的本事和天赋无关,只是因为年轻。
 
Project Race 后,舒麟发现自己重新游离了。几个新人的轨迹现在已经大体清晰:徐云辉追随了乔颖;吕丽追随了 Michael;孙嘉和叶晓飞仍然在跟着林子鸿做事。看起来,她没有成为 star assistant(明星助理),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团队,一切都和做这个项目前没什么两样。她只能安慰自己,这样也许将来选择的空间会更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