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六章 变故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六章 变故

题图摄影:十十。
 
作者:彭爽,北京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硕士。美国 Walden University 儿童早期教育专业研究生。一个从外资所律师到幼教行业的跨界者。北京嘉杉嘉华幼儿园创始人。作者公众号:无乐不说。
 
舒麟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是第二天中午。出电梯时刚好撞见叶晓飞,见到她叶晓飞很高兴:“回来啦?正好,一起吃饭去!”
 
她和叶晓飞已经很熟了。她们把最初见面时的好感延续到了生活里,又在交流对一些人与事的看法的过程中加深了对彼此的好感和信任。多年以后,舒麟有时回想起那段在 Shelton 的岁月,会被自己很多时候的冲动、天真、坦诚和不设防惊的目瞪口呆啼笑皆非。但叶晓飞始终是她很重要的朋友。她因此愈发相信,上帝是公平的,它不会把你无法承受的生活强加于你。容易敞开自己的麻烦固然不少,却也常有收获温情和被理解的惊喜。
 
她们去了单位附近的马华拉面。叶晓飞自顾自地点了两份炒面片,两杯热豆浆,然后迫不及待又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么?你走这两天,出了件大事儿。”
 
“啊,咋了?”舒麟被叶晓飞的神色弄得既紧张又兴奋。
 
“马一帆被炒了!”
 
“什么?”舒麟被吓了一跳。
 
马一帆是林子鸿身边的红人。C 大的,本科毕业后直接进了 Shelton,在这里待了两年多,舒麟她们这一拨进所前才刚刚被提为律师,是所里唯一一个没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律师。据说提他的时候 Michael 曾经和林子鸿大吵了一架,认为林子鸿是在破坏一种既定的游戏规则。但最终林子鸿还是说服了 Michael,理由是总部对各办公室的考察主要是看律师而非助理的工作,因此提升一个律师将有助于提升北京办公室的整体业绩。舒麟进所后曾赶上马一帆请大家吃饭庆祝,舒麟那天刚好有事,没去。回来听叶晓飞讲,酒至酣处,他甚至和林子鸿勾肩搭背,说什么“您是我见过的最有为的律师,是您让一个法律人看到了中国法治的希望”,大有士为知己者死的气概。这段话在其他人眼中会有怎样的解读不得而知,但叶晓飞向舒麟学的时候,是狠狠地撇了撇嘴的,“也真不嫌不好意思,怎么会有人把肉麻当有趣,还说得那么真诚呢?”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被炒了呢?
 
“快点儿说说,咋回事啊?”
 
“我也都是听秘书说的。好像起因是他把所里的一个机密文件发给了外面的人,本来这事儿可大可小,他秘书不说,IT 不查也没人知道。可他就是点儿背,或者平时得罪人太多了吧,反正是有人捅给了林子鸿,还抄送了 Michael。弄得林子鸿很难看,想保也没法保。”
 
“哦,啥机密文件啊?把文件发给所外的人竟然这么严重么?”舒麟不仅有些紧张——她也曾经用所里信箱和杨阳讨论过问题呢。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了,可能是带着客户信息吧。其实我听他们说,这也都是借口,主要是之前林子鸿用这个理由开过一个 Michael 的人,这回被 Michael 逮着了,人家也没说什么,就给林子鸿发了封信,大意是‘子鸿,我很遗憾所里再次出现这样的问题,相信你会公正地处理此事。’老板就算再生气也没办法。”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啊?这人已经走了么?”
 
“前天晚上出的事,昨天白天几个老板就达成了共识:炒吧。你是不知道,昨天晚上热闹死了,都大半夜了,马一帆还在林子鸿屋里。现在 Project Race 这么紧,正是缺人的时候,马一帆一个人顶着两块的 DD,他一走还真不知道怎么做了。本来林律师好像是跟 Michael 商量,想让马一帆做完这个项目再走,但马一帆自己不乐意,说都闹成这样了也不好意思再多待这一两个月,不如立刻就走了。王亚东都快愁死了,我估计你这回回来会被他揪住做 DD 的。”
 
“天哪,那不是得忙死?”
 
“是啊,不过不怕,这两天所里晚上都跟夜市似的,比三里屯还热闹。熬夜也不孤单!”
 
“那知道是谁向老板告的密么?他秘书还是咱们 IT?”
 
“不知道呢,本来 Michael 的秘书应该是知道的,她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那封告密信,但她摆出一幅讳莫如深的样子,跟谁都说不知道。其他细节倒是都透露了,就差这一环,弄得还挺悬疑。总之这件事教育我们,用所里信箱发信还真是要小心!昨天秘书们八卦八得兴起,还说起另外一个所,曾经有俩人,都有家有口的,在所里好上了,经常用 msn 聊天,结果聊天纪录被 IT 看得清清楚楚。有一天 IT 实在忍不住,和别人分享了一下,然后就闹大了,男的最后不得不离开了那个所,女的虽然还在,估计日子也不好过吧……”
 
直到回到办公室,舒麟还在消化马一帆的离开给她的震撼。她不喜欢这个男生,一点儿也不。他张扬、世故、有种太明显的精明。他是那种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并为了结果不会介意手段和过程的男生。他们对自己的优点很清楚,也舍得向他们认为值得的人身上投放气力和时间,尽管也只舍得向他们认为值得的人身上投放气力和时间。舒麟本以为像这样的人,是不会走什么弯路的,可当危机来时,说到底竟也不过是老板手中的一粒棋子,说放弃也就放弃了。想到几个月前马一帆刚被提成律师时意气风发的样子,舒麟心下渐生几分苍凉。
 
她没太多时间胡思乱想,王亚东抱着一摞文件来找她了。马一帆的突然离开对 DD 组的打击很大,本来他负责两个很重要的部分:劳动和不动产。不动产部分他走的时候已经大体成形了,但还需要把舒麟这趟出差的内容整合进去。劳动的部分才刚刚开始。
 
“我们的时间已经很紧了,本来这周内应该给客户一个报告初稿的,我和客户协调了一下,他们同意我们延到下周中旬,但因为我还要看和整合你们的报告,这周内务必要让我看到你的成果。我知道你没做过 DD,这东西说难不难,但也不简单。最重要的是细心。你可以看看我们另外一个 ABC 项目的范本,徐云辉帮我整理过,应该都存在 Project Race 的文件夹里。徐云辉和吕丽前期都帮我做过一些 legal research(法律调查),他俩跟这个项目时间最长,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和他俩交流,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王亚东简单利落地交待着这一切,舒麟心下直打鼓,她看着堆在她面前的厚厚的四个文件夹,不由问了一句:“这些,是都要看么?”
 
“嗯,这两个是不动产,你简单翻一下,看看马一帆有什么大的遗漏没有,主要是把你这次出差获得的信息反映进你的报告。这两个是劳动部分,马一帆已经把 framework(框架)搭好了,你照着往里面填信息就行,但遇到可疑的问题要多想几个为什么。做 DD 就是一个不断画圈的过程,这里是红圈、那里是黄圈,需要警示客户注意。每画一个圈都要想想法律怎么说,实践中有什么风险,你是客户的话你要怎样保护自己。”说到这里,仿佛看出了她的忧虑,王亚东温和地补充道,“没关系,都要有个开始。我第一个 DD 自己做了七家公司,一屋子文件,整整两周,几乎没怎么睡觉。做完后,我当时的老板,一个非常优秀的律师对我说——亚东,你可以出师了。所以你看,所有痛苦都是值得的。经过了,它就不神秘了。”
 
***
 
病床上,肖岚已经能半坐着了。袁方有事,没陪在她身边。他走的时候嘱咐她:“你不要用脑,听听音乐,累了就再睡一觉。”她住院,他把半个家都搬来了。她的病房里,现在电视、电脑、音响、冰箱一应俱全。他甚至还搬来了一台有打印功能的传真机,说是这样他可以一边照顾她一边办公。但他绝对不许她动这些东西——“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养着,养好了去找姓林的辞职。至于他们欠你的,早晚会有个说法的。”他有一次很认真地说。她看着他,心下又是感动又是感激。
 
她轻轻地闭上眼,已经不记得上次这样心无旁骛地休息是什么时候了。她想起小时候,和几个小伙伴偷偷去河边。那是元大都遗址边上的一条河,附近有几所著名的高校。夏日的傍晚,河畔凉风习习,垂柳依依,草坪间不时有些情侣在轻语呢喃,还有些和他们一样的孩子在奔跑嬉戏。“快点儿啊,快点儿!”一个小伙伴在招手叫她。她跑到河边时,有几个小伙伴已经在河里了,他们互相扬着水,追打着,躲闪着,发出阵阵笑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要她也下去。她穿着一条花裙子,在河边涨红了脸,怎么也不敢。一个小男孩自告奋勇地来拉她,她才迟疑地走到水边,身后的草坪上突然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尖锐地喊着:“陈洲,你给我上来!”拉着她的那个小男孩惊慌失措地甩开她,向另一个方向跑去,河里的几个小孩儿也都乱了方寸,纷纷逃上了岸。女人追上了那个叫陈洲的小男孩,不依不饶地给了他两巴掌,“你疯了么?敢去河里游泳?!”
 
“你疯了么?”这声音突然变成了她自己的。那是在她参加工作第五年的时候,震惊世界的“911”事件不光对美国的经济造成重创,也给很多美国人的心理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一些旅居在外的美国人开始寻求能够回到自己的祖国,与家人朋友团聚的机会。仅半年里,Shelton 亚洲办公室就走了十个合伙人。而那些留下来的美国人也都因此获得了一些晋升的机会,Michael 就是在那一年从工资合伙人被转为权益合伙人的。在 Michae l成为权益合伙人前不久,林子鸿曾找到她,好像无心地对她说,Michael 正在争取和一个客户的续约关系,而那个客户所从事的行业碰巧是远大律师事务所擅长的。“你也许可以跟你们家老袁说说,看他感不感兴趣。告诉他,对方的底价是这个数。”林子鸿笑着伸出了几根手指,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你疯了么?”这是她当时的第一反应,“这可是我们很大的客户!”林子鸿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是 Michael 的,不是我们的。”她有些吃惊地看着林子鸿,突然明白了这是他来找她的全部目的——通过撬走 Michael 客户的方式为其升权益合伙人制造障碍,哪怕这个客户会给所里带来效益!后来的结果是,她回家和袁方提了一下这件事,袁方经过一夜的思考,报了一个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标,又辗转地让 Michael 知道他参与竞标是不得已。“你现在还不明白”,袁方事后对她说,“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为了讨好一个老板而公开得罪一个老板不值得,无论这件事短期内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好处。” Michael 如愿赢得了续约,在转为权益合伙人的问题上也没有遇到更多障碍。他和林子鸿的梁子却就此结下。那以后,Michael 和林子鸿之间的争斗不断升级,而她本来是帮两个人都做一些事的。她牢牢记住了袁方给她的告诫,一直努力地让自己不疏离于任何一个老板,尽管这种选择的代价是她不得不付出比旁人加倍的辛苦。
 
这种平衡在她做到第七年的时候维持不下去了。Michael 和林子鸿都有一个非常重要、也非常紧急的项目,都要求她百分之百的投入,而任何一个项目的工作量,都足以让她即使不眠不休也很难完成。
 
“你必须作出选择了。”林子鸿阴沉着脸说。
 
“You have to choose, Lan.(岚,你必须作出选择。)”Michael 用深蓝色的眼睛直视着她说。
 
“选择、选择,他们都让我选择!我能说什么?!——‘对不起,我选择的不是你’?还是‘哦老板,我决定追随你?’是你让我不要得罪任何一个的,现在被逼成这样,怎么办?怎么选都是在公开给对方耳光,都等于在公开宣告与对方为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之前偷偷地站个队呢!”她在家里气急败坏地嚷着。
 
袁方静静地看着她,他太了解她了——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在气头上的时候是没法与她讨论或争辩什么的。
 
等她冷静下来了,袁方问了她几个问题:
 
“如果不考虑两个老板的为人、处事方式,单看他们各自的业务领域,你对谁的业务更感兴趣?”
 
她想了想:“林吧,他做的主要是公司并购,而 Michael 主要是做上市的。”
 
“那么你现在犹豫着不敢果断地选择林是为什么?”
 
“一方面是担心 Michael 会报复,一方面是因为相比之下,我对林的管理方式更没把握——他……更让人看不透。”
 
“好。那你现在是否还有其它选择,或者愿意尝试其他选择——比如,换个地方?”
 
肖岚吃惊地扬起了眉头:“我从来没想过!”
 
袁方说:“如果让你想一想呢?”
 
肖岚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这里好。我从一毕业就来了这里,对这里有感情;而且 Shelton 在业内毕竟是数一数二的所,我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不混到合伙人就走总觉得有点儿亏。”
 
“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噢,这个行业有时候是要跳一跳才值钱的。”袁方促狭地说。
 
“讨厌!有你这样怂恿老婆不忠诚的么?”肖岚嗔怪着说。“我不走,无论是林子鸿还是 Michael 其实对我都不错,我选择了之后会怎样对我不好说,但哪有因为老板对自己好走人的?”
 
“好。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或者说你在有别的选择的时候选择了和这里死磕。也就是说,你选择了让自己在林子鸿和 Michael 之间做出选择。这是你需要了解的第一点。在这个前提下,你说你喜欢林子鸿的业务,但对他的为人有些忌惮。我再问你,在你升合伙人的问题上,你觉得谁对你的帮助可能更大?”
 
“林吧。”这回肖岚没有犹豫。
 
“好。所以如果你不选择林子鸿,等于就是为了他的性格放弃了你喜欢的业务和前途。你要问自己的下一个问题是:在工作内容、发展前景以及和直接上司的投契程度这几个因素里,你更看重什么?”
 
肖岚沉吟着:“可是,如果事实证明,选择林是错误的呢?”
 
袁方认真地看着她:“你要知道,没有人可以在选择的时候确知自己所选道路是否是正确的,就像没有谁可以保证谁的德行与幸福。这个世界、包括我们自己都是复杂的。能够被轻易以‘善恶美丑高贵低贱伟大渺小’辨识的总是少数,大多数时候,我们其实是庸碌的混杂体,而我们所期待的确定的答案,其实是为我们的这种庸碌再增加一些教条。选择的意义首先在于你要看清自己的内心,它是一种即时即地即人即物的判断。除了尊重你真实的愿望,你在彼时其实做不了更多,而我一向认为,不确定而非相反,才是生活的乐趣。”
 
肖岚崇拜地看着这个男人,这个她从遇见了就知道这是她一生都在寻找的男人。只有在他面前,她才能感觉自己是个小女人,她的喜怒哀乐也才可以自在地挥洒。而不论在怎样的情绪中,他总有办法让她平静,以他的智慧和阅历化解她的迷茫。语言已经有些多余,她轻轻地走过去,依偎在袁方怀里。
 
第二天,肖岚就分别向林子鸿、Michael 通报了自己的选择。从表面上看,Michael 并没有给她太多为难,“I understand and respect your choice, Lan. Take care. (我理解并尊重你的选择,岚,保重。)”他这样对她说。可是,结果呢?
 
她又听见自己的呼喊:“Are you kidding me?”
 
对方却只是冷冷地说:“这个行业里,哪有什么公平?”
 
有人在敲门。她睁开眼,一个小伙子怯生生地捧着一个花篮,“请问是肖岚么?这儿有一束花需要您签收。”
 
“谁送的啊?”她有气无力地问。
 
“一位姓林的先生。”
 
她淡淡地说:“你帮我直接扔到垃圾桶里吧,谢谢。”说完,她不顾对方错愕的眼光,再次闭上了眼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