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章 新人

玫瑰不是唯一的花丨第二章 新人

 
题图摄影:十十。
 
作者:彭爽,北京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硕士。美国 Walden University 儿童早期教育专业研究生。一个从外资所律师到幼教行业的跨界者。北京嘉杉嘉华幼儿园创始人。作者公众号:无乐不说。
 
“作为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我们的收费方式依据国际惯例,以时间来算。如何记录时间是作为一个 fee earner 最重要的工作。今天的培训之后,我会向总部为你们每个人申请一个唯一号,这个号就相当于你在所里的身份,你在这里所记录的所有时间都会与这个号联系到一起。纯从时间的角度,我们考核员工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你实际记录了多少时间,一个是你所记录的时间有多少被客户所认可并最终转化成了你给所里带来的利润,也就是你的 recovery rate(可回收率)。我们为律师以上级别的每位员工都设置了一个目标,作为法律助理,你们并没有一个这样硬性的标准需要满足,但我可以私下里透露一下:在过去一财年,整个亚太区 fee earners 的平均可计费小时数是 1580 个小时……”
 
大屏幕上,一个一头金发、高鼻深目的外国女子仍然在用流利而缓慢的英文讲述该如何记录时间,舒麟翻了翻手里的资料,看到接下来密密麻麻的内容,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的入职培训已经进行了快一天了,基本上都是以这种远程会议的方式进行的。因为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是不是在屏幕那一端都可以被看得清楚,这一天,她都保持着一个很虔诚的姿势,连水都没怎么喝。她的脖子,已经因为长时间盯着大屏幕而有些僵硬,脚也有些麻了。
 
这是一间采光很好的会议室,大概能容纳四、五十人左右。推开门首先看到的是一排宽大的落地窗,从窗口直望出去,是 CBD 地区的后起之秀——北京银泰中心。站在窗边往下看,就是熙熙攘攘的长安街了。与窗户平行摆放的,是一张带有信息化接口的黑橡色长方桌,古朴凝重。座椅是统一的黑色长靠背皮椅,整齐地摆了两排。地毯是深灰色的,墙毯是浅灰色。会议桌右手边那道墙上悬着一块巨大的屏幕。主屏幕上是正在讲述该如何记录时间的那个金发女人,大概是 Shelton 香港办公室的财务总监。屏幕的右下角有一个小窗口,展示的是舒麟所在会议室的全貌。宽敞的桌边稀稀落落地坐着五个人,三女二男,都正专注地盯着屏幕——正是舒麟和同她一起加入 Shelton Duncon LLP 北京办公室的助理们。
 
舒麟晃了晃有些发酸的脖子,微微侧头,打量着她的同伴们。
 
坐在她对面的是徐云辉,就是她在面试时见过的那个男生。W 大的,高高大大,成熟稳重。第一次见面,舒麟就知道这是个天之骄子型的男生。举手投足都得体周全,却带着淡淡的距离与优越感。说也奇怪,明明他和舒麟是一级的,舒麟却怎么都觉得他比自己年长。培训开始前,几个新人之间有过短暂的寒暄。徐云辉显然不愿过多参与,只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姓名、毕业学校,就说自己有事,离开了。还是孙嘉替他圆场,说他比舒麟他们早上班了一个星期,已经在一个项目上了。
 
孙嘉坐在徐云辉边上。这是个看上去很阳光的男生,总是笑眯眯的,好像对什么都不大在乎。自我介绍时,他没说自己是哪个学校的,只说了一句:“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混进来的。”这话让舒麟无端多了许多猜想,却也因此对这个男生的坦诚和随意平添了几分好感。他在北京出生、北京长大,说话时有北京男孩特有的贫嘴,但并不讨厌。这冗长的培训对他显然也是个不小的考验,舒麟见他一直装模作样地在本子上画着什么,而她几乎敢肯定——那绝对不是笔记。
 
紧挨着舒麟坐的是叶晓飞,一个大大咧咧的东北姑娘。她本科是 C 大外语系的,研究生考去了 W 大法学院,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想求个变化。舒麟最初见到她是在茶水间门口,叶晓飞当时正端着一杯水从茶水间匆匆出来,没抬头看,几乎和舒麟撞了满怀。水洒了一地,舒麟几乎是跳开的——她实在是不擅长穿着高跟鞋跳跃,差点儿崴了脚。与此同时,叶晓飞大叫着:“啊呀,不好意思!”然后狼狈地抬头,看见舒麟后想要和她握手,又发现自己手上都是水。连忙把伸出去的手又收回去,在裙子上蹭了蹭,想要再次伸出又觉得有些不妥。舒麟被她这一系列动作逗得不行,笑着说:“我叫舒麟,是新来的法律助理。你呢?”叶晓飞红着脸说:“我叫叶晓飞,也是新来的。你等下也要去入职培训吧?那,一会儿见!”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走远了。等舒麟打好水来到会议室时,她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尴尬。见到舒麟就高高地扬起手臂,示意舒麟过去坐在她身边。这个动作让舒麟心中顿时生出几分温暖。
 
叶晓飞再过去一点是吕丽,舒麟的研究生同学。舒麟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她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她。
 
她是在 C 大法学院的研究生面试时第一次见到吕丽。当时吕丽穿着一条米白色的裙子,正站在一群女生中间,热切地问着某个大概是刚刚面试出来的女生“都问什么了?”那一眼给舒麟的印象非常深刻。她甚至没注意吕丽的眉眼,只记住了她下巴向前突起的弧度,和那一脸打探的神色。研究生三年,她和吕丽的交往不多。只陆续听说她为了保研做了很多工作,每次考试前都会缠着老师画重点,不怎么和普通同学来往,但和系里做学生工作的老师都走得很近。舒麟参加完 Shelton 的笔试后,吕丽曾经跑来问她“都考什么了”,她虽然反感,也还是简单地复述了题目给她。在她的印象里,吕丽成绩平平,英语也一般,她能被邀请参加笔试已经让舒麟很感意外了。而吕丽自己在笔试后,也和很多人说,自己考得很差,没有机会了。没想到,她竟然最终还是被录用了。
 
这时关于如何记录时间的培训已经告一段落,屏幕上,那个金发女人正微笑着问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会议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秘书走了进来,在吕丽耳边耳语了两句。吕丽听完神色一变,在一张纸上写了两行字,递给对面的徐云辉。徐云辉看了纸条后皱了下眉,和吕丽交换了一下眼神,又朝屏幕努了努嘴。
 
吕丽清了清嗓子,对着屏幕说:“Nina,谢谢您的培训。作为新人,我们收获了很多。但是很抱歉,由于一个紧急的项目,我和徐云辉现在不得不提前离开了。对不起!”
 
“好的,当然可以。谢谢你们能来参加这个培训。今天我们培训的内容,大家都可以在我们的intranet(内部网)上找到。我会后也会把培训的讲义发给大家,我们鼓励每个人在有时间的时候都能仔细地阅读这些材料……”
 
金发女人还在继续说着,吕丽和徐云辉已经起身离开了。舒麟看着这一系列变化,心中充满了好奇。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份小小的失落。她已经隐隐感觉到,她和这些伙伴们之间的竞争已经开始了。从她决定加入 Shelton 的那一天起,她就走上了一条无形的跑道。她还不熟悉这块场地,也不了解这里的游戏规则,但或许就在她还在四处张望、或是弯腰系鞋带的时候,有人已经在路上了。
 
***
 
咖啡休息时间。
 
只剩下三个人了。孙嘉伸了个夸张的懒腰,好像瞥见了什么,从地上捡起一张纸条,“Project Mango?那是什么?”
 
“什么呀?”
 
“应该是吕丽刚才写给徐云辉的。”
 
叶晓飞好奇地凑到孙嘉身边,小声读了出来:“Xiao asked us to go to her office right now, for Project Mango.”(Xiao 让我们现在去她的办公室,讨论“芒果项目”)然后她白了孙嘉一眼:“Mango,就是个代号吧。跟苹果、香蕉差不多。”
 
“你可别蒙我,芒果和苹果香蕉差挺多好么?”孙嘉笑嘻嘻地接。
 
叶晓飞没再理他,又自言自语道:“Xiao?是肖岚么?”
 
“肯定是她啦,哪儿那么多姓肖的?”
 
舒麟不好意思地插嘴道:“肖岚是谁啊?”
 
孙嘉惊讶地问:“你连肖岚都不知道?!”
 
舒麟脸一下红了。叶晓飞宽厚地解围说:“我也是听之前在这里实习过的师姐说的,说是这里最牛的做并购的律师。在 Shelton 好多年了,拿过很多奖。应该快升合伙人了。”
 
孙嘉补充道:“嗯,而且她老公也特别牛。”
 
“她老公谁啊?”
 
“远大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合伙人袁方啊。”
 
舒麟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像是要确认自己的听力,她虚弱地问:“你是说,袁方是肖岚的老公?”
 
“是啊。怎么?你认识袁方?”
 
“不算认识,只是见过。”舒麟支吾地说。
 
孙嘉没有怀疑什么,接着说:“听说袁方比肖岚大好多,他俩是在做项目的时候认识的。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是有名的神仙眷侣了。”
 
叶晓飞已经难掩羡慕,说:“他们真幸运,一进所就能跟肖律师一起做事……”
 
“唉,你们这些好学生啊……”孙嘉摇头晃脑,一副很痛心的样子,“我可不觉得跟这么个老板有什么好的,压力多大啊……”
 
舒麟没有继续听他们在说什么。她的心思完全被刚才那个消息搅乱了。世界竟有这么小!袁方和肖岚是一家的?而肖岚是 Shelton 最好的律师?这对她会有什么影响么?她不知道,却好像无法控制地开始胡思乱想。
 
叶晓飞的一句话把她又拉回了这场谈话:“……听说她是笔试的第一名,被点名上这个项目也不足为奇吧。”
 
“你们在说谁啊?谁是笔试的第一名?”
 
叶晓飞啼笑皆非地看着她:“姐姐,您有没有在听我们说话啊。吕丽啊!”
 
舒麟没有再说话。她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