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中国版《永不妥协》:她用十年为地球打官司,为无告的大自然伸张正义!

中国版《永不妥协》:她用十年为地球打官司,为无告的大自然伸张正义!

题图:环境公益诉讼律师杨洋。
 
作者:添蓝君,本文来自:添蓝(ID:TianLanAction)。
 
还记得电影《永不妥协》(Erin Brockovich)吗?由朱莉娅·罗伯茨饰演的坚强、真诚而坦率的女主,历尽艰辛,最终以不妥协的勇气和毅力打赢了美国史上赔偿金数额最高的环境污染侵权赔偿案,成为激励无数女性突破性别桎梏、生活困境,从而励志向前的真正的“大女主”精神。
 
为什么我们要在今天(6 月 5 日)重温它?
 
今天是世界环境日,在这个值得重新思考人与自然关系的日子里,我们想让你知道,《永不妥协》的故事其实早已在身边上演。
 
“她”坚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因此,“她”决定为那些因为污染而承受痛苦的土地讨回公道;
 
她有坚实的铠甲:在漫长的诉讼过程中独当一面,遭遇困难毫不退缩,将种种酸甜苦辣深藏在心中;
 
她也有软肋:当不善言语的污染受害者紧紧攥着她的手,握了很长很长时间,那一刻,她的保护层消融贻尽……
 
她是环境公益律师杨洋,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一份子。曾经,她与我们一样在“忙与盲”的日常中无法自拔却又渴望抽离,故事要从那一次听到“远山的呼唤”而产生的悸动说起。
 
01 放弃高薪律所工作 毅然踏上公益诉讼之路
 
走上环境公益诉讼这条路,对杨洋来说,是偶然,也是性格使然的必然。
 
在成为一名环境公益诉讼律师前,杨洋曾在北京的一家律所做诉讼律师,处理各种商业案件,忙碌的同时也在思考工作的意义。那时她还不知道有公益律师这个职业,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同事谈起相关公益诉讼,她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的律师”。
 
没想到,三年后,她自己也成了环境公益律师群体中的一员。
 
2011 年,29 岁的杨洋看到环保公益组织“自然之友”的招募信息,“当时只想着做环保公益可以推动真实的改变,自己愿意成为其中之一,没想过物质。”就这样,怀着一腔热忱,她毅然放弃了当时高薪的律所工作,成为了一名环境公益律师。
▲ 左图为《永不妥协》中的污染取样场景,右图为杨洋律师在污染现场取样
 
02 10年环境诉讼公益战
 
在自然之友,杨洋接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持续了近 10 年的“云南曲靖铬渣案”。
 
铬渣是生产金属铬和铬盐过程中产生的废渣,是国际公认的毒性较强的危害废物。其毒性源于铬离子遇水即溶变成六价铬,六价铬被列为对人体危害最大的八种化学物质之一,可致癌。
 
在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的一个工业园区内,却有一家企业将这些危险废物铬渣持续堆放在南盘江边,从 1989 年到 2011 年,长达 22 年之久,没有采取任何防渗措施,俨然成了一座 179500 吨的“铬渣山”。
▲ 铬渣堆场紧邻云南南盘江
 
这个工业园区紧邻农业用地,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都以地为生,但由于铬污染,地里的菜不能吃了,井里的水也不能喝了。
 
难以想象,这么多年来,村民们控诉过多少遍,背后又承受了多少委屈。
▲ 铬渣堆场内部
 
杨洋暗自下定决心:要把污染的路一遍遍走过,调查真相,为受害者发声,为无告的大自然呼唤正义。
 
此后,她与团队花费数年涉险取证、立案、打官司,再到促成被告治理、恢复、赔偿。过程充满艰辛,但村民们渴望摆脱困境的目光,就是让她坚持的力量。
▲ 2011年杨洋(右一)和同行律师采访村民
 
近十年的环境公益诉讼拉锯战,终于在 2020 年 8 月有了结果:法院宣判被告对生态进行补偿性修复,赔付 308 万元,并承担案件诉讼产生的合理费用。
 
官司打赢了!但赢的不仅仅是杨洋和她的律师同事们,还有当地的村民、县城和村庄的环境,还有整个大自然!
 
03 站出来说话 替湛蓝的天空发出警告
 
然而,在环境公益诉讼的路上,胜诉并不容易,很多时候,一个案子持续多年都得不到一个定论。安庆皖能公司的大气污染案就是其中之一。
 
2018 年 4 月,在得知安庆皖能公司已持续两年向大气排放污染物后,杨洋和同事迅速准备诉讼材料,次月法院立案,此案也是安庆市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
 
但是,在案件进行一审时,安庆市监察支队出庭陈述称污染事实存在 80% 客观原因,是由于焚烧炉设备工艺不足,因此法院仅判决安庆皖能公司进行“环境保护宣传教育”。
 
对这样的判决,杨洋表示很生气:“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被告排污基本事实都尚未查清。”就这样,自然之友提起上诉。
▲ 杨洋(左一)和同事在安庆皖能案二审现场
 
然而,2020 年 4 月,“事实不清,发回重审”的二审裁定也不尽如人意。时至今日,这个案子才刚刚进入鉴定程序。
 
这样漫长的诉讼时间线,其实是公益诉讼案件的一个显著特点,也是每一位环境公益诉讼律师面临的重大考验。
 
不过,杨洋一直在坚持,她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不能半途而废,否则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04 为地球打官司 我们不做,谁当此任?
 
今年,是杨洋作为环境公益律师的第 10 年,她在自然之友一共接手了 11 个案件,涉及大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壤污染,其中仅有 3 个结案。
 
回顾这十年环境公益律师之路,杨洋遇到了数不尽的阻碍。
 
在取证中途,她遭遇过被恶势力抢砸相机;在法庭辩护中,她不得不与各方势力博弈;更现实的困难,还有诉讼过程中所产生的高额费用。
 
“一个案子进入司法鉴定程序动辄需要上百万,而高额的鉴定费更不是原告可以负担得起的。”杨洋说。
 
由于公益诉讼类案件时间战线长,对律师的心力也是极大的挑战,因此从事公益行业的律师很少,能坚持下来的更寥寥无几。
 
所幸,一些像自然之友这样的公益环保组织站了出来,一些像杨洋这样的律师也站了出来。
 
他们替无告的自然伸张正义,为了守护人类的绿色家园,虽然困难重重,但正如杨洋所言:一切,都值得!
 
在本文即将结束的时候,杨洋说,有一些话想告诉大家:
 
当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遭到人为污染和破坏,农田变为毒地,江河沦为非法排污的下水道,日趋严重的地下水污染让人惶恐痛心……公益诉讼是有效对抗污染破坏行为的法律武器。它要求破坏者立即停止侵害行为,承担责任,恢复被污染破坏的自然环境,给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以希望和信心。
 
坚持用法律为无告的大自然发声的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信仰“此时不做,更待何时”,然而,高昂的诉讼成本几乎让每起案件都举步维艰,鉴定费成了首当其冲的拦路虎,在法院不能要求被告承担,环保组织又无力承担的情况下,案件往往因为污染范围等基本事实难以查清,久拖不决。导致短期内难以遏制破坏者的行为,自然生态环境也不能及时得以恢复。
 
除了公益律师和环保组织的推动,环境保护其实是人人可参与的公益。你的一份捐赠,就是一份光、一份热,直接关乎每个案件的推动进程,关乎碧水蓝天与安全的资源——而这些,不但是我们自身,更是孩子们的未来。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你愿意支持这样的坚持吗?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