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一诺对谈《准备》作者:内卷之下,教育的突围之路(下)

一诺对谈《准备》作者:内卷之下,教育的突围之路(下)

题图:来自直播截图。
 
作者:一诺、戴安娜·塔文纳、钱小军;文字整理 lily。
 
写在前面:
 
正如我们所能感受到的,当下的教育和生态,正在被各种“焦虑”的情绪所裹挟,教育的过程俨然正在成为一场从孩子一出生就开始的军备竞赛。那么,当大环境不尽如人意,教育创新是否可以在局部首先突围?我们作为教育者、或者家长,可以从自身做出什么改变?
 
在中信集团主办下,一诺与美国知名教育理念开拓者、美国萨米特中学创始人、《准备》的作者黛安娜·塔文纳女士,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苏世民书院副院长钱小军一起,探讨了教育难题的突围之路。
 
以下是对话内容的文字精华整理(下部),分享给大家,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些对教育的启发和深入思考。
 
主持人(钱小军):
 
学校其实都是培养未来人才的,你们认为未来对人才所具备的通用核心技能,都包括哪些?以及从教育者也包括和家长的角度,我们该如何去培养孩子具备这样的通用核心技能?
▲ 来自直播截图。
 
戴安娜:
 
目前,可以自动化的工作已经被自动化或者正在被自动化,我认为未来需要的技能是有效沟通的能力以及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你不可能拥有解决问题的所有知识或技能,也不可能总是能反思你正在做的事情和你正在学习的东西,你必须要与他人合作,这样才可以不断地学习。
 
世界学习的步伐正在加速,所以你必须能够终身学习,并且能自我指导,弄清楚你需要知道什么,然后学会如何学习,不能等着老师或别人告诉你需要学什么。
 
一诺:
 
我们现在很多学校或者是教育,实际上是把人向机器能做的方向去培养,这是最没有用的,像戴安娜说的那样,能够被机械化的东西早就被机械化了。所以,机器没有的东西才是我们需要做的。
 
在一土,我们有五个核心素养。第一个叫认知自我,就是你要知道自己是谁,有个自我认识,并且能够自我驱动。第二个叫做追求美好,这包括艺术、对美的感受、美好的环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等等。第三个,叫做学会学习,不仅是要学会知识,更要知道怎样去学。第四个,叫做沟通协作,就是你能够去沟通、去解决纠纷,能够去协作。
 
最后一个我觉得也很重要,叫做敢想敢做,其实就是勇气。人很多时候和机器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要有信念和有勇气。当然,勇气和信念的前提是有非常清晰的自我认知。
▲ 一土核心素养。
 
我觉得人性最美好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好奇心、想象力以及我们的这些信念,所有世间美好的东西和了不起的东西都是这样去创造出来的,所以,敢想敢做,这个敢是很重要的。
 
我觉得现在教育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个敢字没有了,我们不敢,我们害怕。当你不敢、当你害怕去做,你就没有了驱动,那么教育里最宝贵的或者人性里面最宝贵的东西就丢失了,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主持人(钱小军):
 
我觉得在戴安娜和一诺所说的技能里面有几个共同的地方,一个是沟通协作,还有一个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对孩子来讲,学习如何解决他们之间的冲突,本身也是一个学习过程,他可能不在我们要考试的内容里面,但这个是我们作为成人能够融入到社会、能够正常工作生活的必要准备,也是让我们有幸福人生的必要准备。
 
所以,我想问问一诺(而且在《学校是比家大一点的地方》这本书里也提到了),在一土,老师是怎么教孩子解决冲突的?
 
一诺:
 
只要孩子开始有社交能力了,孩子之间就会有冲突。我觉得我们有时候也有一种迷思,认为孩子就只有幸福的童年、天真无邪,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比如一、二年级的孩子,肢体冲突、言语冲突非常多,这很正常。所以我们要给孩子解决冲突的方法。
 
在一土,有一个解决问题四步法,在《学校是比家大一点的地方》这本书中也有提到。
 
第一是,当你不舒服的时候,你要喊停;
 
然后,跟对方说,你做了什么让我不舒服了,我不喜欢你做什么;
 
这个时候如果问题还没有解决,你需要去找成人,找老师或者附近的成人帮你;
 
第四步是如果你身边没有成人,得不到外界帮助的话,就要远离发生冲突的人,保持距离。
 
孩子慢慢在用的过程中,就会知道我怎样一步步去解决冲突,而这样的方法,我们在家里面跟孩子沟通的时候也都是可以用到的。
 
主持人(钱小军):
 
因为戴安娜的萨米特中学面对的是中学生,在处理问题的时候,可能跟小学生会有所不同,所以我也想请您介绍一下,你们是怎么处理孩子和孩子之间的冲突的?
 
戴安娜:
 
我认为有一件事对父母来说非常有帮助,那就是我们在这里谈论的一切都是基于科学。我们通常说软技能和硬技能,但学校往往不教软技能,因为这些技能不被认为是有价值的。但科学每天都在向我们展示,为了学习学术技能,你实际上必须擅长软技能。
 
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一个孩子在学校里发生了冲突,他的情绪在愤怒中高涨,那此时他是没法学习的,他们的大脑里会什么都没有。我们知道这一点,科学也告诉我们这一点,所以我们必须教他们如何识别自己的情绪。
 
在萨米特学校,我们会教孩子如何呼吸、如何冥想。事实上,每个上学的日子都以 5 分钟的冥想开始。我们会让他们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从别人的角度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这样他们就能看到还有另一个人在这里,要给他们反思的空间。
 
另外,我们会要求学生写下来,这样他们就可以思考。我们希望他们能解决冲突,有时候在我们成人世界里,发生了冲突后,就让它一直这样下去了,并不指望去修复。在我们这里,会有一个破裂修复周期,有了破裂,我们会引导孩子慢慢去修复它,会让这段关系继续前进。
 
主持人(钱小军):
 
谢谢一诺和戴安娜,处理孩子和孩子之间冲突的过程,其实本身是非常好的教育过程。一土和萨米特两个学校也都很重视这一点,这样的教育,特别值得我们的家长们去反思,以及我们的老师们去学习。
 
教育里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其实是教育者本身的教育,很多父母和老师也是在灌输式的、批量化生产的教育里面成长起来的,他们也没有得到去探索的空间,可能也没有做过新式的或者创新式的教育探索。
 
我想问问两位老师,在创校管理的过程中,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一些挑战,特别是在中美之间有没有不一样的挑战?
 
戴安娜:
 
我不确定挑战是否有所不同,我猜想可能是类似的挑战。当然,我也有同感,作为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作为教师,这个职业需要你一直成长,即使一开始就经过训练,你也需要不断地学习。所以,我们要求老师要像我们希望孩子的学习方式那样去学习。
 
很多地方说,我们想让学生的教育看起来不一样。但是当他们培训老师时,把他们都放在一个大厅里给他们讲课,然后给他们做一个测试。如果你想让老师以不同的方式教学,必须让他们体验到作为学生的感觉,这样才会有良性循环。
 
对家长来说,我们创建了准备的家长网站,为他们提供一些技巧,比如有关于如何解决冲突的技巧,父母很容易使用,每次 5 分钟或者 10 分钟的练习,会做的越来越好。在这里,父母也可以开始思考他们如何做父母。这是我们帮助父母的方式。
▲ 来自直播截图。
 
一诺:
 
有时候我们认为创新是新的,但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创新,就叫做回归本质,回归常识,我觉得好的教育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也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是一致的。
 
它的一致就是他是看见孩子的、尊重孩子的、让孩子有自主性的。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希望自己是被接纳的、被看到的、不被评判的、被支持的。
 
提起创新教育,很多人会觉得你们好前卫,我觉得反而是很复古的,包括孔子讲的有教无类,包括苏格拉底讲的,包括一百年前,杜威、陶行知讲的东西,其实跟现在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不要对所谓的新教育有一种迷思,其实好的教育都是一样的,都是回归这些东西。
 
但是我们为什么这么难,其实是因为工业革命之后,由于世界对生产力的需求,把教育城市化了,让教育像生产线一样,导致了异化和偏离,然后这个异化和偏离又导致在其中的人都不幸福。在这里面,当老师也不幸福,当家长也不幸福,当孩子也不幸福。
 
但是,幸福的回归又是比较容易的,你对孩子影响最大的不是给他教什么课、用什么软件、上什么新的课程方式,实际上是在这个场里面成人的状态。如果你的老师每天出现的时候都是愁眉苦脸、充满焦虑的,就算他是个数学大牛,孩子也不会成为很棒的数学家。
 
我们要看科学,比方说,在孩子小时候,对他大脑发育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他有没有经常大笑。大笑的时候,他的大脑里会分泌一种东西,对他的神经发育非常好。这有很多的科学证明。
 
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说,我能够学习的前提是有心理安全感,如果我的孩子有心理安全感,还经常笑,那他就不会很差,这是有数据研究证明的。但有的时候我们会忘掉这些重要的东西。
 
主持人(钱小军):
 
我们现在所说的创新教育,像一诺刚才所说,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新的东西,而是回归了本源,这一点我也特别认同。
 
特别感谢戴安娜和一诺给我们带来的教育创新和实践的感想,我们也同步收集了一些网上听众的问题,期待两位的解答。
 
问题 1(来自新浪财经网友):
 
现在一个孩子的教育差不多要 15 年的时间,期间其实面临着很多不确定性,例如升学政策变化,同时,教育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面对这种情况,父母可以做好哪些准备呢?
 
一诺:
 
这可能是中国的特殊情况,首先我非常理解这个家长讲的,的确是这样,我们做学校也一样会看政策变化。
 
我想作为家长,能做到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因为外面的环境变化永远都会有,但如果你跟着他去追,其实你会非常疲惫,而且你也不知道你在追什么。所以,什么是不变的东西,其实就是回到刚才讲的那些孩子需要具备的通用能力,才是未来社会更需要的。
 
或许孩子会遇到一些挫折,比方说他可能因为没有准备某个考试,考失败了。那如果我具备刚才说的那些能力,就算考试没做好,也只是暂时的、表面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从长线来看,你会发现路上的这些拐点都是不重要的,所以要以不变应万变。
 
我觉得大家经常忘了最根本的东西,有时候我们认为孩子的升学考试最重要,但是,如果你去关注一下青少年自杀的问题,就会想我孩子活着就很好,就不会去想哪个考试没考好。其实孩子只要有健康的身心,能对自己有自信,才是最重要的。
 
我非常倡导“低标准育儿”,之前我看过一本书里讲,就是希望孩子,第一个是不生病,不因为我们照顾不周,或者是育儿不当生病;第二个是不自杀;第三个叫做不犯罪;第四个是能够自食其力,快乐生活。
 
听起来是低标准育儿,如果能够全面做到这些,实际上并不低,所谓的标准是一种戏谑的说法。我觉得这些是教育的核心和根本,有了这些东西之后,剩下的他都是可以做到的。
 
问题 2(来自抖音网友的问题):
 
我是一个十岁孩子的妈妈。现在小朋友日常的学习中,家长和老师的微信群是不可少的。虽然方便了我们和老师的沟通,但是有时候会出现鸡同鸭讲、信息冗杂的问题。因此,想问问嘉宾,家长们应该如何和学校沟通,我们日常又该学点什么,才能和孩子一起成长?
 
一诺:
 
教育是一个社会体验,而且不仅是孩子参与的社会体验,教育实际上是一个全家都不得不参与的社会体验。然后,我们现在中国的问题就是教育体验很差,包括微信群。其实家长痛苦,老师也痛苦。
 
我们当时做一土的时候,就做了个决定,就是老师跟家长不通过微信群讨论,因为微信给人的要求是实时在线、实时要回复。如果你 @老师,老师就得回复,这对双方都是非常有压力的。
 
我们为什么能出版《学校是比家大一点的地方》这本书,也跟这个有关系,我们做了一个叫晨犀的 App,是我们自己的家校沟通平台,这几年下来,有几百万字的记录,才成了这本书。
 
如果是在微信群里面,是不可能有这些积累的,因为它是短的、很实时性的,也是相对来讲,效率很低的一种沟通。
 
但是作为一般的家长,老师用的话你也没法不用。那就还是回到怎么支持孩子,把你的情况告诉老师,哪些事情是我必须要做的,怎么做能够更好地支持老师和孩子,尝试跟老师有这样建设性的沟通,而且也能够帮助老师解决他的一些负担。在现有的环境下,可以去做这样的一些尝试。
 
戴安娜:
 
我想我理解这一挑战,我们在美国也有类似的挑战。我觉得这个问题让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成年人在不停地抱怨?
 
如果你有较大一些的孩子,特别是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练习并学习如何自我指导?我觉得你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成年人的事还是孩子的事?其实孩子才应该是引导他们的教育和交流的人。
 
问题 3(来自百度网友的问题):
 
两位嘉宾既是教育者,又是孩子妈妈,作为学校的创始人,也是特别忙的,想问问如何在工作的同时还能给孩子高质量的陪伴?
 
戴安娜:
 
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丈夫和我经常在早上醒来,对彼此说:“嗯,我今天会是一个糟糕的父母、糟糕的伴侣,还是糟糕的朋友?”因为事实是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做得很好,我们人很多时候从表面上看,一切都很好,很成功,但现实是,工作很辛苦,有很多时候,一天结束了,而我都不满意。
 
我想我要做的就是坦诚、开放地跟孩子在一起,让他明白成功不仅仅是赢得所有的奖杯,而是从欢乐也好、痛苦也好的这些经历中,学到了什么,有什么反思,宝贵的是这些经验和过程。
 
我认为坦诚是为人父母最好的部分,我们能为孩子做的最重要的养育就是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分享成长的过程,让他们不断学习,不断努力变得更好。
 
一诺:
 
我三个孩子,分别是十岁、八岁和六岁。我觉得做母亲是一个充满挫败感的历程,会总觉得做得很差,但这就是生活本身。
 
我可能会去思考更本质的问题,当我的时间很有限,我的精力也很有限,状态也不好的时候,怎么样才能做一个不是很差的妈妈。比方说,我知道要让孩子笑,所以只要陪他们,我们就会玩,每天他跟我在一起大笑了就可以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会让孩子给我反馈。就发现如果让孩子给反馈的话,他们会说非常尖酸刻薄的话。孩子就像一个镜子,这镜子可以反射出你自己,特别是你不想被看到的地方。
 
你在外面看着很光鲜、很厉害。但孩子不会这样看,孩子会给你很多很有意思的观察,是你自己看不到的。比如说,我孩子说过:“妈妈,为什么你说生气是不对的,但是当你生气的时候,你永远是对的。”我觉得好有哲理。
 
所以,我基本上就有这么几个简单的原则,就是跟孩子在一起会玩、会笑,然后让孩子愿意跟我讲真话。我想如果这两个做到了,那剩下的很多东西,会是一个比较自然的过程。
 
主持人(钱小军):
 
所以,其实高质量陪伴不一定是用多长时间来描述和衡量。他更大的衡量是在于你提供的是什么质量的陪伴。在这个过程当中,两位都提到了,反馈、反射和反思。我觉得这样的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可能会让我们成为更好的家长。只有在这种反馈、反射和反思的过程当中,我们才能够跟孩子一样不断地去成长。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