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30岁,裸辞转行,履历不完美,如何得到心动的工作?

30岁,裸辞转行,履历不完美,如何得到心动的工作?

作者:每青,当过空姐卖过茶叶的纽约律师,作家,娃妈。作者公众号:每青在美国(ID:meiqingzaimeiguo)、曼岛荒言(ID:mandaohuangyan)。
 
我曾经就是丁辉。跟他一样,本科并不是名校;跟他一样,年近三十才裸辞转行、开始去读法学院。在我开始初轮面试美国的各大律所时,履历上没有大所最喜欢的那种双藤校连读。而我在读法律博士时的 GPA 在前 11-15%,也并非年级前十那种神话级别的。
 
而更不幸地是,我还必须把很多“杂音”老老实实地放在履历上 — 一个做过外贸分析员、当过空姐、曾经有一份正式工作仅仅干了两周就辞职的人,要来面试华尔街大所的律师?
 
大概连人事部的小姐姐们看了都是一声“啊?!”吧。
 
庆幸地是,康奈尔法学院这个单项硬件是勉强过了关的,算是整个纸面上,唯一能“撬”开大所门缝的一个点。(我还拿过工商管理硕士这一项,遇见喜欢员工有商业头脑和金融知识的合伙人,是加分的;遇见喜欢员工人生目标清晰执着无偏差的合伙人,就是一条负资产。)
 
还有就是我曾经在瑞银法务部实习过。一年级暑期能拿到投行实习,也算是小亮点吧。
 
几轮面试下来,我拿到了 5 家大所的 offer。当时金融海啸余波未平,法律就业迎来近期最糟糕的年景;连康奈尔法学院的本土法学博士都有 40% 找不到任何工作。放在那一年里,5 家录取的战绩是我自己没有想到的。
 
前阵子开始看最近热播的《令人心动的 Offer》一剧,不仅感慨:丁辉他走进那个面试间时,大概跟我是一样的心情吧。
 
就是,我们自知自己不是对面雇主心里的“标准答案”。我们是,“有偏差”的人。我们的任务,比“标准候选人”只要顺风顺水的顺利答题更难;别人不会给我们送分题的,我们需要的是自己创造一个“转折点”、一个让本来要合上的文件夹子重新打开,让本来要拒绝我们的人重新审视我们,面露喜悦。
 
这是一场 hard sale,硬仗。那么,硬仗要怎么打呢?咱们就一边看剧,一边聊聊吧。
 
1. 态度
 
做任何事,最基础的一点就是:态度。
 
我想来此地工作,这是一个基本的诚挚态度。
 
如果都没想好(且如此坦言)是否要做律师、却来律师事务所面试,这本身,是对雇主一方极大的不尊重,比如剧面试篇里首位出场的候选人。好在是录节目,大家还风度翩翩地彼此聊了一会儿;在现实中,大所面试官很有可能认为自己的时间被恶意耽误了,会马上下逐客令的。
 
我能够理解,有时候咱们事实上就是举棋不定的,想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可能获得一个机会(比如那个候选人小姐姐还没有想好是当公务员还是做律师、说的是大实话);那么,选择权会有一个自然的反转时刻 — 就是在我们已经拿到了 offer 时。既叫“offer”,就代表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
 
犹豫,是要留在那一刻的。
 
任何提前暴露给雇主一方自己并不确定是否要入职的行为,都属于面试中自杀式的错误。不但说明对该企业甚至整个行业的信念感不足,更说明对形势的判断不机智、不成熟。
 
2. 化劣势为优势
 
丁辉呢,是另一个极端。他有明确意愿要加入该律所。这态度本身很好。只是在谈到裸辞时,其实可以稍微弱化处理。
 
一个小技巧就是,在我们被“逼着”谈任何履历上偏弱的话题(“为什么换工作、为什么换行业”等等)时,都要尽快地从那里抽身出来,把话题引回我们的强项上,让交谈重新回到“正面”的轨道。
 
反复强调“背水一战”,悲壮是悲壮,然而不一定能引起对面几位的共鸣(除非做过调研、知道他们也都曾“背水一战”过)。
 
记得当年我也是,每一场面试里,都需要解释这个年近三十才转行的问题。
 
基本上,我会诚实地告诉对方如下:
 
“我确实曾经不在行业内、然而在其它行业里我获得了很珍贵的财富比如金融知识、比如职业成熟度,同时也被有经验者(资深律师等等)提醒、评价我“适合做律师”,然后去年在投行法务实习中、认识了许多像您这样的大所团队并一起工作,我非常喜欢那一段经历,于是更加坚定了希望来贵司做律师这个信念……”
 
反正就是各种夹带私货,最终落在“为何现在的我,不但适合做法律、还有着别人不具有的无形资产”上。常常这样回答完之后,接下来自然而然就会讨论我当时在某投行具体哪个董事总经理的团队里,暑期都做了什么,等等,“正向”的问题上了。
 
律师嘛,本来也得能够把 bad facts(糟糕的事实)讲述成 good or neutral facts(好的或中性的事实)的。答这种危险的题如果转得漂亮,能从实际上的“弱”项里挖掘出最正面、最积极的意义,并联系到眼前这份工作中,这本身也能体现出我们的思辨能力。
 
3. 措辞
 
整体而言,面试中措辞的庄重和精准感,我们可能还可以进一步斟酌,举个剧中的反例:
 
比如,“我爸爸叫我去考公务员” — 换成“我父亲曾经建议过我去考公务员”,会听上去更正式、更沉稳。
 
律师的一个基础专业质素就是:用词用字精准。这个“精准”并不是全指“内容准确”,而是,选择“能稳稳地引发我们期望听众做出反应的那些词”的意思。有时候,法律文件中、谈判中,需要刻意地模糊,那么,那种语境之下用含混的词汇,就是做到了我们所说的这种“精准”。
 
私下聊天,说“我妈”“我爸”是很亲切的,尤其是,对方先开启了这种亲切私人对谈时,那么讲“哎呀我爸爸也是这样叫我去干啥干啥”就很贴合场景;
 
然而,面试、尤其是律所的初次面试、还是一人对多人的形式,总是以端庄沉稳感为上的。 — 我们无法预知多人面试团里,有哪个面试官是欣赏随性松弛的、哪个人是喜欢庄重严谨的;而基于律师的职业特色,用词稍偏庄重一边,是不会错的。
 
要知道,应试者的任何一句话是“怎么说”的,都会被面试官看在眼里、做一个评估。所以没有任何一个用词是“无关痛痒”的,全都值得反复推敲、深思熟虑。
 
4. 听懂问题
 
有时候,面试紧张感容易让我们忘了仔细聆听,而是净顾着把自己想“兜售”的部分给推出去。这样,很容易导致两个结果:一、发言好像“背词”一样;二、答非所问,没答到点子上。
 
要知道,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深意。我们需要的是触及发问者深层的关注点,这样才能解决问题、说服她/他。
 
剧中李晋晔同学一上来的那段自我介绍,可以打满分。首先,总结的概括度很好。四句话,分别讲了就读学校、英语级别、司法考试的通过、和实习经验。全面、没有无效的废字,既不过份宽泛、也不囿于细节。
 
之后答题的情商也极高 — 被拷问颜值对于律师事业的重要性时,他没有回避问题而是坦言颜值当然在最初入行时有一定的作用,然而实力是往后走的根本。
 
这说明,他听懂了提问者背后隐藏的 concern(关心)并且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疑虑;他还对梁律师说希望自己被录用中“颜值”的比重能小一点。这是一个稳重、诚恳、而聪明的态度。
 
整个人的 demeanor(风度)礼貌而不过份谦卑,庄重而不过份紧张,对答也有张有弛,跟郭律师谈到“发型”问题时能够接得住对方的梗,风度很不错。我是面试方的话,如果只能选一位同学,我是会录用他的。
 
5.调研
 
面试前,我们还可以做的一件事,是调研。
 
就像瞿泽林同学的面试,是有超级亮点的 — 说出了今年法律行业的热点是“不良资产处置”以及君合是一家“一体化”的律所。那是他面试中的重要转折点。之前因为英语不灵光的负面影响,全被这个亮点给盖过了。将行业新动态和雇主一方的特点了解清楚,是每一场面试前的必要准备。
 
美国的大律所面试过程中几乎一定会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选择我们?”虽然每一家大所貌似“都一样”,但是细究起来,还是各有专长和偏向的。他能主动讲出来,这说明了一个人办事的态度。他备战够认真。这作为未来律师,是一大加分项。
 
当我们把面试问题回答完了、刚松一口气,对方又说,“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我们的吗”时,就是最好的一个展示自己“有做足功课”的机会。加分的问题,总是那些,能够联系到具体雇主、甚至面试官本人的问题。
 
比如,“像贵组刚刚协助成功上市的那一类项目中,您觉得作为 Junior(年轻的)新人律师,有哪些值得从实习期就注意培养或者改进的习惯、以便项目到来时能够更好地协助上级律师?”
 
没有人,不爱聊他们自己。没有人,不想听“我怎么能更好地帮你”这个话的变体*。(*当然要自然、平顺、具体,切忌假大空和谄媚太过。)
 
6.道
 
“你为什么要想加入我所当律师”,和“你为什么想当律师”是不一样的问题。前者的重点是“why us”,后者“why law”。
 
“女朋友能看得起”、“爸爸妈妈能高兴”、这一类别人怎么看的动机,都不是一个良好的“动力支撑”。如果女朋友离去了呢?如果妈妈有天不喜欢你当律师了呢?难道就不愿意再当律师了么?(当然,也可能真就会转行了,但是,这是面试啊……不是小酒馆里掏心掏肺的吐真言时间。)
 
我知道,的确有一些面试问题,是几乎会逼着人不得不说些并非“全面的、百分百真实的话”。
 
就像我们当年被问“为什么想来华尔街大所当律师”时一样。“哈哈哈哈”,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互相做 mock interview(模拟面试)时都乐爆了,“当然是因为、能特么尽快地还清十几万美金的学生贷款啊!”
 
可是,笑归笑,没人会真的这么说。
 
没办法。面试,就是有某种程度的“打官腔”在里头。几乎所有能私下开的玩笑、而不宜放在头条专栏上刊登出来的话,都是不宜在面试里讲的。
 
尤其:不要提名和利。
 
钱这个因素,就像是房间中大象,大家都看得到、都不可说。
 
“能提高社会地位”、“让人看得起”,跟“钱多”差不多,也是不可说的。
为什么要当律师?要挖掘更深刻的理由。工酬之外的理由,其实一定是存在的(不然的话,贩毒还赚钱呢,为何我们选择做律师而不是贩毒?)。
 
丁辉说到“被女朋友看得起”时,说实话听得我内心一软 — 这一听就是很实在的孩子;然而,我是面试官的话,这个答案,也不得不含泪给低分。
 
因为首先:场合、场合、场合。这是,咱俩私下出去喝酒你可以尽情对我说的话,不是官方记者发布会上该讲的。这是一个情境判断上的谬误。
 
其次:格局。如果被女友看得起,是最高追求的话,这是稍有一点,凄艳了……说明还是没有琢磨透这件事:被女友看得起,满足的又是什么呢?终究还是自我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啊。
 
而自我实现也仅仅是第一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我们拥有更多的东西时,我们就肩负有更大的责任泽被他人、造福社会。这个筋骨,和大道,我们得有、得懂。
 
“每青,你(一个 MBA/空姐/茶叶买手),为什么想要当律师?”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退一步想一件事:
 
其实美国的大所、中国的“红圈所”,为什么那么看重双藤校/五院四系?因为这是一道 pre-selection(预选)的滤网,说明了该学生、一贯的勤奋认真、一贯的智商在线;更因为从 18 岁就选择了政律道路的话,比较少的面试官会怀疑该生会有一天后悔、中途退出。
 
而我和丁辉需要做的,是打破面试官脑海里“这个人没进名校、那她/他一定没有一贯的勤奋认真、智商在线→那她/他来了我们这里,也会不合格;她/他没有从小想好了要干律师这一行,还经常跳槽→那么她/他来了我们这里,也会很快就走的”这一条逻辑链。
 
“我会首先承认,自己十几岁时,对于未来要做什么确实没有清晰的概念。当初选的专业、商科,也并非不喜欢;然而在实践的过程中,渐渐地越来越了解自己,越来越发现自己更适合、更擅长做的是什么。所以不惜中断一个本身做得不错的行业路径,重新开始。
 
虽然起步比别人晚,然而我已经试过其他的,更清楚什么才是更适合我的 — 律师就是。它的智识挑战性强、对思辨能力要求极高,是一份能够充分自我实现的工作,更可以在掌握了法律的工具后帮助到很多人、甚至对社会产生影响。
 
有过比较嘛,我会因此而更加珍惜做律师的机会,尤其是跟像刚刚完成某某项目(该所项目)的谁谁谁(该所合伙人)这样大律师学习的机会。”
 
这样回答,接下来 90% 的面试官要惊喜地抛出“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所这个项目”这种题了。
 
落在喜欢接受挑战和追求自我实现上,这个动力,比“让男票/女票看得起”更接近本质一些。而“能够帮助别人、对社会产生影响”,会让对方感受到你的格局。(同时也像前面讲过的,多做调研、把落点落在联系眼前人、化劣为优、把拦路型问题引向送分题上。)
 
当然啦,说了这么多,幸运地通过面试、拿到实习资格仅仅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实习期间(以及入职之后也该),每一件事,要动脑筋,要做得尽善尽美,才能收到最后的 offer。
 
这就不光是一个做什么,还是一个怎么做的问题了。



推荐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