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大陆背景的她,在美国当市长……

大陆背景的她,在美国当市长……

题图:趙嬿近照 (照片由趙嬿提供)。
 
作者:晓霜,曾用笔名霜儿,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美国杜克大学法学博士,喜欢文学艺术。本文来自:相约晓霜(ID:gh_a10a3136ca40)。
 
一诺写在前面:
 
今天美国举行新一届总统就职典礼。我们平时看新闻,看美国政治,似乎都在总统、联邦的层面。其实基层社区的政治生态,是美国政治的基础。
 
今天的文章是晓霜访谈最近当选加州 Saratoga 市长的赵嬿女士。访谈中赵女士分享的经历,是了解美国基层政治生态的生动的教科书。去年 11 月美国总统大选,其实同在 11 月到 12 月这段时间,在州、县和城市层面都有选举,有的是涉及人事,更多是涉及政策。每年这时候寄到每个居民家里的投票材料都有很厚一本,所有候选人的介绍和所有投票的议题都有,这些议题覆盖社会的方方面面。各地的社区图书馆在这个时期也会开很多免费讲座,帮助居民了解这些需要投票的议题。这些活动都是所有公民参与政治生活的重要媒介。
 
另外一篇文章是2018 年赵女士当选市议员时候的采访,市议员是投票选举产生的,通过那一篇访谈也可以特别生动地理解这个选举过程。
 
趙嬿在 2020 年 12 月 16 日当上了加州 Saratoga 市市长,周围多个邻里群、家长群,还有趙嬿的朋友们都热烈祝贺她的当选。一些朋友知道我两年前在她当选为市议员时曾采访过她,建议我续访赵嬿。大家想了解更多——她是怎么当上市长的?这两年她都经历了什么?于是我联系趙嬿进行了这次续访,感谢她的时间和分享!
 
晓霜:热烈祝贺您当选为 Saratoga (萨市)的市长!两年前您被民选为萨市的市议员,两年后当了市长。您是(我们所知道的)大陆来的第一代移民中第一位成为加州城市的市长,让我们感到非常骄傲。您可否给大家介绍一下市长是怎么产生的?您是怎么当选为市长的?
 
趙嬿:谢谢大家的祝贺。市长是每年由市议员投票选举产生的,一般与市民/选民无关(不是由选民投票决定的)。一般会考虑市议员的资历,工作经验和能力,很多时候是从市议员到副市长,再从副市长中选市长。
 
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们市有 5 位市议员,其中 2 位白人,2 名印度人,1 位华人。今年一位白人议员和一位印度议员为了当选市长,进行了激烈的竞争,找了二百多名市民支持者来助选。公平起见,市里决定 5 位议员都可以作为候选人。
 
最后投票的结果,我的得票最高,而且我是唯一一位超过半数的(4:1 当选)。在今年的特殊情况下我当选为市长。
 
▲ Saratoga 的市长选举简报
 
12 月 15 日市议会选举以 4:1 通过我当选后,16 号我就正式上任了。没想到,那位印度议员没当上市长或副巿长非常生气,不服输。他发邮件对大家说,这不公正,他应该是市长。随后有人给我和副巿长送黑 Email, 打电话来骂人,发泄私愤,甚至人身攻击。民主总会有不同的声音,选举总有输赢。我痛心这个国家的分裂和民主制度的破坏,不过我很坚强,经历过磨难,我只想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值得做的事情上。
 
晓霜:您觉得自己当选为萨市市长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趙嬿:我想他们选我,是因为他们看到了我的能力。
 
今年我们城市面对很多的挑战。
 
第一,最大的挑战就是因为疫情财政收入降低,一方面州政府拨的财政经费减少了;另一方面因疫情商家生意减少,甚至关门,市里的收入减少,但是服务的需要增加了。
 
第二,我们这个城市,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是老人,老年人口比例高,市里的工作量非常大,尤其在疫情中。
 
第三,今年我们要做8年一次州政府规定的城市规划(Housing Element Planning)。
 
 
▲ Saratoga 城市一角
 
每 8 年我们都需要制定城市未来土地使用的规划,必须得到州政府的审查和批准, 否则城市会失去土地使用权,州政府会直接接管。加州有自己的法律,对于每个城市的住房规划有强制性的要求,包括可负担住房的份额。比如说 2006 年,我还在城市规划委员会(City Planning Commission),那时要求我们萨市未来建房 270 幢,8 年后要求建 439 幢,到了现在要求建 1700 幢。
 
我们这个城市 99% 是居住地,没有空地,所以没办法盖那么多房子。而且我们这个城市不像其他城市,人口增长有限,州政府统一的要求让我们难以做到。
 
面对市里的这些挑战,很多跟我共事过的人觉得我有能力,他们推我上去。虽然我是 2018 年才当市议员, 刚上任两年,也不是副市长,但我做过 8 年的城市规划委员,当过 Chair;我在市里做各种义工,担任各种委员职务有 15 年以上的经验;曾任硅谷工程师协会理事长 7 年;我在高科技公司工作了 20 多年。
 
与我共事过的人,都知道我做过很多工作,他们知道我能够团结人,可以跟各种人打交道,可以跟所有的人合作,他们认为我有领导能力。
 
今年他们把我推上去,实际上是肯定了我的能力,但是我也感到一种责任和挑战。
 
市里的财政是不能赤字的,不像联邦政府可以印钞票。我们萨市非常有效,市里只有 50 多个雇员,负责整个城市的工作,警察、交通,防火,路面、公园服务,市政服务,财务等等。
 
我是工程师出生身,有数字概念。我在 2 人的财务规划委员会(Financial Planning Committee)。我马上会着手研究财务计划,与另一位财务规划委员商议,起草财务预算,然后交到市里审批,最后由市议员全体投票通过。
 
另外,我马上要着手准备今年的 Housing Element 的计划。
 
 
▲ Saratoga 山景
 
晓霜:看到您在 12 月 16 号上任后,第一天就开了 9 个小时的会,第一次主持市议会,到了晚上 11 点才想起来还没吃晚餐,非常辛苦。这 2 年您当选为市议员经历了什么?有没有什么预料外的事情?
 
趙嬿:没有什么预料外的大事情,但是工作量很大,而且每一天你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要面对什么样的挑战。我们看到这次大选对立的立场和观点,在城市也一样,市民有不同的心声,有不同的意见。每一天,你都要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
 
市议员的工作主要是为市民服务,每个人的利益不同,所以要尽量考虑大多数人的利益。我希望努力去做,跟竞选时所说的那样,就是全心全意地为大家服务。一句话,就是做实事。
 
我还是在不断学习,也要学习州的法律,以便在市里制定相应的法规。
 
每天要面对很多不同的诉求,不同的声音,面对各种冲突,让这份工作具有挑战。
 
晓霜:您能不能举个例子谈谈遇到的挑战或者冲突的事件。
 
趙嬿: 我们这边的山上有个酒庄(Mountain Winery), 它是我们附近的一个风景点,坐落于萨市西边的圣克鲁斯山脉,风景很美,一直是酒庄品酒和户外音乐会的场所,吸引很多人。
 
 
▲ Mountain Winery
 
这个酒庄属于 Santa Clara County,但是必须经过我们萨市,经过我们市里的公路,才能到达那里。萨市每年提供所有的服务,包括路面的服务,警察的服务和其他相关的服务,所有的经济效应都归 County, 我们只是提供服务,没有管理权和话语权,更没有经济收入。多年来萨市一直讨论这个山庄的归属问题,希望能解决服务(包括财务支出)与权益(管理权和经济收益)不一致的问题。
 
讨论多年后,终于在 2019 年市里提出了一个兼并计划(Annexation Project),并按要求做了一个环保方案。这本来是件好事,可以给市里增加财务收入,我们可以用来服务市民。
 
但是在这个计划中,酒庄提出一个要求,希望他们以后可以在山上盖酒店,虽然现在并没有这个计划,他们希望保留这个权利。这个兼并计划得到一些居民的支持,但是也遭到了很多市民的反对,他们觉得这会破坏城市的环境,影响交通和安全,还有环保问题等等。他们不仅反对,有人甚至要 Recall 市议员,记者涌入,媒体报道,变成了一个非常政治化的事件。
 
我们那次在市里开会,将近 150 人参加,从晚上 7 点到第二天凌晨 3 点半,经过 8 个小时的激烈辩论,市议会最后以 3 比 2 的投票结果终止了这个项目。
 
我们为这个兼并项目忙乎了大半年,跟市民见面,听他们的倾诉,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最后迫使市里放弃了这个项目。
 
 
▲ Mountain Winery
 
晓霜:看到竞选公职的,在职的官员,常会遭受对手的抹黑和人身攻击,您遇到过吗?您会如何对待?
 
趙嬿:民主社会,不可能只有一个声音,大家要发声,肯定会有不同的观点。有时我想,大家参与,充分讨论,然后怎样回归理性,接受大多数人的利益。我现在看到任何的观点,都不会生气,我会去尽量解释,然后依法办事。
 
看到黑我的 Email, 我也不会生气,但我觉得有责任回复。我当选市长以后回复了三百多个邮件,包括前市长没来得及回复的邮件。
 
Saratoga 市的居民财富和受教育程度在美国都是排名很高的。在 2009 年被《福布斯》(Forbes) 评为美国 20 个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小镇之一。根据 2018 年的美国社区调查 (American Community Survey) 的数据,Saratoga 列为美国第 8 最富有的城市。
 
这里注册的选民中 70% 是白人,老居民基本都是白人。你跟他们没有竞争的时候,他们很友好,但是有竞争的时候,老居民心里还是很微妙的。他们会觉得你一个姓赵的华人,怎么到我们这里来当市长了,所以你要做得比别人好才行。
 
我想通过自己努力告诉别人,我们也是这里的主人,不是外人。我要用自己的努力赢得市民的信任和认可。
 
我一张华人的脸,别人自然把我当作华人的代表,我也用不着藏起自己的身份,我肯定会为华人争取利益。比如说我在城市规划委员会工作时,华人要盖大房子,白人反对,不能理解。我就告诉他们,很多中国家庭三代同堂,我跟他们解释,别人就理解了,也保护了华人的利益。
 
但是作为民选官员和代表,我们要面对很多市民,很多议题,华人的利益也不一定统一,希望大家能看到民主社会是如何运作的。
 
我们在市里的工作跟党派无关,只是服务市民。
 
晓霜:美国的华人在各行各业中都有很多优秀的人才,但是参政的,当上议员、市长、在政府部门担任职务的仍然非常少,这是什么原因,有哪些挑战?如果改变?
 
趙嬿:这与我们华人的教育背景有关,我们都觉得政客不可信,好像一提到政客就觉得是一个不道德的人,他们只会玩权术,不可信。很少有人来赞扬他们做得如何好。
 
华人的文化更注重孩子的教育,家庭和工作,美国文化更注重让孩子出去参与社区活动,当义工。举个例子,在国庆节,Memorial Day,圣诞节的活动,我们城市的这些义工中,你所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白人带着孩子在一起做, 庆祝活动中大家装饰节日,摆桌椅, 送水, 点灯,清理场地等等。
 
华人不太愿意出头组织这些活动,也很少参加,很多人觉得这些跟我没有关系。你如果不把自己当作主人,不把这些当作是自己的事情,把自己当外人,你不去付出,你不出现,你怎么可能得到社区的承认呢?
 
我们在美国的生活跟在中国很不一样。在中国,我们从小没有这种风俗和文化。美国小政府,很多社区的工作和活动都是靠民间的义工来做的。我们就是要为自己的社区付出时间和精力,就是要出现,去付出, 才能得到大家的承认,这种参与社区是一种文化意识。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很多的华人站出来发声,支持他们的候选人,这很好。我们还要让更多的华人参与,融入社区,应该有更加广泛性的参与和融入。
 
 
▲ Saratoga 城市一景
 
晓霜:怎么鼓励华人参与到自己城市和社区的建设?
 
趙嬿:首先要改变我们内心的观念,不要觉得跟我自己没有关系。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参与进去,当作自己的事情。
 
我当了市议员后,希望推动更多的华人参与到城市的服务。现在我们城市的 Commission 至少有 3 位华人了(一位城市规划委员;一位图书馆委员;一位管理公园的委员)。萨市 2019 年成立的野火防卫 Task Force, 现在 6 人中有 2 位华人。
 
每个城市有很多 Commission,可以到你所在城市的网站去查,他们会不断招人的。有时招一个,有时两个。你看到感兴趣的位置就可以去申请,然后经过面试录用。面试时,他们会看你的兴趣,问你过去做过哪些义工,不一定要有相关的经验和专业背景。
 
我看到市里有什么空位子的话,都会马上转发,让大家看到。
 
这些城市委员会的工作,也包括市议员,市长,实际上都是义工,没有工资,市议员每个月也只有几百美金的车马费,但是可以做很多工作。
 
你怎么理解呢,可以把市议员当作是一个公司的董事会,市长就相当于董事长,一个月开两次听证会,但是他们负责城市的管理,决定城市发展的方向。
 
美国的小城市,都是小政府,依靠义工做事。
 
晓霜: 这次竞选,看到挺川与反川两大阵营价值观的冲突,看到美国社会的分裂,华人社区的分裂,我们应该怎么对待,有什么建议?
 
趙嬿: 我们华人有时候非黑即白,觉得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面对社会的分裂,我们要提醒自己,其实我们的共同点比我们的不同点更多。
 
在城市和社区的层面,除了挺川与反川,我们还有太多其他的事情,有太多的共同点。
 
我们城市规划委员会有 7 人,我们市议员 5 人,你不可能跟每个人,或者某个人的观点永远一致,往往是在这件事情上,你跟这个人观点一致,但在别的事情上,可能你跟他观点不一致,跟另外一个人观点一致,所以这是变化的,不同的议题就有不同的结论。
 
我想做到对事不对人,不以观点论敌友。民主就是有不同的意见,大多数人说的算。
 
我不会把自己政见不同的人当作“敌人”。有时我看到一些华人非黑即白,对这种思维方式也不是很理解。我们的出发点可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华人的利益和后代的发展,但得到的结论可能不同。
 
作为市议员,也会有自己的观点,但希望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
 
 
▲ Saratoga Hakone Park
 
晓霜:您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市长?
 
趙嬿:我就是想实实在在地为我们的城市和市民做点事。
 
前面已讲到,今年市里有很多挑战,这些都是我要做的工作。
 
第一,房屋规划,马上要参与,肯定也是一个有很多争议的事情。
 
第二,控制疫情,服务市民。我建议和推动我们城市每个月建一个临时的测试站,可以给老人每月提供一次免费的新冠测试。
 
第三,安全问题等等。
 
这些工作都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我希望能起到推动的作用,大家一起把它做好。我感到自己的责任,这一年有很大的挑战,时间也很短,我会尽一切努力把工作做好。
 
我要用十倍的努力去做事,希望能给后面的华人铺路。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