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真正喜欢做什么?

我真正喜欢做什么?

作者:晓炜,现居美国。曾从事科研工作,后为两大全球公司工作。提倡带着觉知活在当下的每一刻(Living with Awareness)。用真实和勇气静观自己的内心,用客观的视角观察外面的世界。本文来自:晓炜健康花园HealthyLiving。
 
01 人生重大的决定由外界因素决定
 
在高中时,我曾在一本笔记本上写道:我要成为一名记者或翻译官。当时,觉得这样的专业很神圣,内心也有憧憬。可是,我在文科班只待了两个月,发现自己不喜欢新班级的环境,所以毅然决定离开,回到原来的理科班。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与这两个未来有可能的职业擦肩而过。
 
我在大学专业的选择上也受到一位老师很深的影响。他后来去了美国,成为了一名科研工作者。我也因此萌发了要去美国的想法。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生物科学专业在中国大学里成为了一个很热门的专业,一部分主要原因是美国需要大量国外科学人员来填补实验室空缺的位置。我选择生物化学作为大学的专业,事实上是一个随潮流的非主动选择,或者说这个决定并不是我发自内心而做出的。
 
来美国后,我在哈佛医学院的实验室做科研。我不需要担心科研资金。开始的时候,我会为得到有趣的结果欣喜若狂。但是,一段时间过去后,我清楚地认识到:在实验室做科学研究不是我想要做的一辈子的事,因为我不喜欢一直在重复,常常花很多时间却得不到预期的结果。
 
我决定重返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来美国之前,我曾为一家国际生物仪器公司在上海新成立的办事处工作半年多时间,积累了一些商业销售经验,而且业绩非常好。我好像喜欢做与人打交道的工作。这段公司经历给了我一定的信心:我可能会在商业领域做好。
 
刚入学没多久,911 事件发生,恐怖分子炸毁了纽约市世贸大楼。之后,美国的就业市场急剧下滑和黯淡,当年毕业的不少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最后,我在选择专业时,没有按照自己原来想选择的金融专业,而是选择了信息管理系统作为自己的专业,一个我并不喜欢但能让我找得到工作的专业。
 
毕业后,我先后为两大全球公司工作。当我努力工作并得到他人的积极反馈时,我会感到一丝成就感。但很快,我发现了同样的一个规律:当工作在不停的重复中,我对工作的一份热情开始慢慢消减。
 
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提醒过我仔细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自己也没有细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从一个专业跳到另一个专业,我却很难长时间因工作感受到从心底生出的快乐。我也一直困惑一些问题:为什么我的很多重大的人生决定,都是由外界因素来决定?为什么工作的热情不能持续?
 
02 基于兴趣选择职业才是最理性的
 
人到中年,开始探究这些问题看似已经太晚。但是,我想要探究它并不是因为后悔,而是因为自己不曾好好思量过这个问题,这个我认为生命里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是在尝试和行动中,认识自己的。极少有人从一开始就能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而且在探寻的过程中更像是一种摸索和雕琢。如果在尝试中失败了,或觉得不合适,至少我们可以借此了解自己的特质。这也给了我们暂停和转弯的机会。但是,我们常常受社会主流观点的影响,比如有些专业能赚钱,或由当时正处的外界情况做出专业或职业决定,我们会觉得这样的选择自己会比较安全。
 
2017 年诺贝尔经济学获奖者 Richard Thaler 在一次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让我沉思良久。他说,“没有什么比基于兴趣选择职业更理性的。”早年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弱点 — 他不会是一个很好的下属,所以他决定从事没有人对他‘指手画脚’的工作。在大学做学术研究成了他的选择。但后来他发现研究传统经济学理论非常枯燥,而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是观察人的经济行为。他开始行动。当知道两位有名的以色列心理学家要来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时,他也跟去了。很快,半年后,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努力将心理学与经济学结合起来。后来,开创了行为经济学,他也因此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 来自网络。
 
他的演讲给了我三点启发。第一,当自己不清楚自己喜欢做什么时,特别是年轻的时候,可先从自己不喜欢什么开始思考,而了解自己的性格很重要。也就是他所说的,在职业选择上用一种排除法。第二,在工作中,一旦找到自己真正的兴趣点,立刻开始行动。等确定后,就往一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不瞻前顾后。这种选择是基于自己的兴趣,由内在因素而非由外界因素决定。第三,人的天赋是极为细化的,而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普通人。“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去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那一块,并持续地投入时间和专注力把它做到极致。
 
03 生命长河里的每一个点会以某种方式连起来
 
美国学者 Nissim Nicholas Taleb 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三大最有害的上瘾物是海洛因、碳水化合物和月薪。”前两者很易明白。为什么月薪会是其中之一?一份月薪表面上会带给我们安全感,但长期做一份工作,因为习惯了,人便会在舒适区滋长出惰性,不愿再去打破常规和接受新的挑战。因此要离开一份做顺手的工作变得很困难。我记得自己在第二家公司工作的第二年,有人推荐我另一份新的工作,但是我没有接受。其实,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的项目已经建成,离开去接受新的挑战完全是可以的。但是,那时我并没有这样去思考。当确定一份工作不再让我们继续成长时,说明它已经不合适自己,我们需要意识到,并有勇气离开,去找寻新的突破。也许,此刻的我们还没有真正找到自己喜欢的事,但这样做至少可以让我们学到新东西,让我们保持一份尝试的勇气。冥冥中这可能会为下一个机会做准备。
 
每一个机会、每一段经历就像是生命长河里的每一个点,它们终会以某种方式连起来。乔布斯,已故苹果公司前 CEO,在斯坦福大学毕业演讲上说过这样一段话:
 
“你不能向前看去连接你生命里的点,你只能朝后看将它们连接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这些点将会以某种方式在你的未来里相连。你必须相信某些东西 — 你的直觉、命运、生命、因果等等。这种方法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它使我的生活变得不一样。”
 
直觉从本质上讲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声音。我们常常在所谓的理性思考中丢失了我们的直觉,而做出偏离自己内心声音的决定。我们首先要能接受到自己的直觉。这需要我们让自己的大脑安静下来,远离各种来自大脑的声音。乔布斯常年打坐,这培养了他对直觉极度敏感的能力。他不仅能听到自己的直觉,还能遵从它。我因此更加相信,不断向内探索和自我内省能让我们更靠近自己内心的声音。
 
04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拥有丰富人生的基石
 
有些人认为,工作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生活的目的。我不敢苟同。当一个人花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那生活无疑便少了一份乐趣,有时甚至会带来痛苦。所以,在决定自己专业或工作的选择时,我们应该首先探寻自己感兴趣和擅长的事,而不是以赚钱多少来作为自己做出决定的首要考虑因素。我们要始终对自己的感受保持觉察,因为感受是真实的,体验它,我们就会听到内心的声音。当我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并日益投入,做好做精它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这个时候,钱也会伴随而来。
 
我认为:
 
关于“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这个问题应该在孩子小的时候,家长就可以有意引导孩子去问自己的一个问题,并鼓励他们去做出根据自己喜好的决定。父母对孩子最大的责任是帮助孩子去发现他们的特质并鼓励他们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以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主做出的人生每一个阶段的选择,很可能会帮助我们避免很多中年危机,就像精神作家 Wayne Dyer 说过,“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拥有丰富人生的基石。”在这个被物欲控制的世界里,如果一切都以赚钱多来很衡量,来决定自己的专业或职业,那最后无论钱赚了多少,灵魂都只是在昏暗和迷失中游荡。
 
要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绝非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我们不断思考、实践和调整。我更愿意相信,生命就是一场探索的旅程。走过自己人生的一个个点,犯错没关系,只要能不断思考并赋予行动,我们才有可能找到那件让自己真正欢喜的事。
 
这些年,自己在身心疗愈的过程中,开始阅读大量书籍,并在每一天的生活里一点点实践着。我相信,任何能服务于自己的,也能对他人有用。开始时,我想传播自己学到的以科研和临床研究为基础的饮食知识,提倡健康饮食的重要性。然后,我创建公众号,开始去做。慢慢地,我发现饮食其实比较容易改变,最难的是如何摆脱思维的束缚,放下过去,原谅自己和他人,学着真正地接纳和关爱自己,并能全然地活在当下。于是我将重心放在了心灵疗愈上,坚信带着觉知活在当下的生活理念才能让我们放飞自己的灵魂。在实践中,我用文字和读者分享,也收获着他们的共鸣。做这件事让我保持着一份鲜活的生命力。
 
我清楚地听到我内心的声音,它邀我继续做这件有意义的事情。我问自己,这就是我内心的大提琴吗?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生命音符。
 
任何利人利己的事都是有意义的。与我而言,首先是利己,是自己想为自己做的事。当我确定我在做的事正在改变自己的生活时,我便想与更多的人去分享。
 
人一生最大的幸运的是找到自己很想做的事,并且确信这件事是有意义的。所以,无论年龄,去探寻“自己真正喜欢做什么”这个问题都为时不晚。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