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疫情之下,为什么西方国家的民众貌似都有点儿傻?

疫情之下,为什么西方国家的民众貌似都有点儿傻?

作者:Joyce Zhou,出生于上海,尝求学于洛杉矶,现居于伦敦,混迹于金融圈。以资产估值与报表分析维持生计之外,平日里爱旅游也爱读书,并热衷用文字记录身体或心灵的见闻。本文来自:乔伊丝行记(ID:joyce_journal)。
 
作者写在前面:
 
大家好,我是 Joyce Zhou,是奴隶社会的老读者和作者啦。我刚刚在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兼职硕士项目,点亮了数据分析的技能。曾经读过我其他文章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这一篇文风比以往更谨肃三分,实在是还未挣脱毕业论文的阴影……
 
疫情之下,眼看着欧洲的感染人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国内的亲友纷纷关切我在伦敦的情形,生怕我被搞不清状况、“傻乎乎”的英国人牵累。
 
然而我在这胆战心惊的几个月里,却日渐明白,其实西方人并不是真的傻。只是如今的世界啊,信息纷杂,人心难测,假作真时真亦假。
 
西方这一片乱象,或许也能给我们一些警示。
 
2020 年的西方,看上去就是个反智横行的地方。
 
从美国人坚持不肯戴口罩、总统公然让大家试试注射消毒剂,再到英国人怒烧 5G 信号塔、首相带头群体免疫进了 ICU,整个美国和欧洲仿佛自上而下都充斥着傻子。
 
在国内的朋友向我灵魂发问:外面有传染病的时候没事尽量别出门,这么简单的道理,乡下不识字的 80 岁老奶奶都懂,怎么伦敦人居然不懂呢?
 
这个问题从不同的角度阐发,可以有诸多解读。而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困于伦敦提心吊胆之余,感触最深的那个答案是 — 三人成虎,人竟是那么容易被愚弄的生物。
 
人的行为,多是基于对现实的认知。
 
在我朋友问题里的那位 80 岁老奶奶,对疫情的反应要比在西方国际大都市的许多人更高明,得有两个基本的认知:
 
首先,她必须相信,疫情是真实存在的。
 
其次,她必须认识到,病毒所带来的风险高于闭门不出带来的不便。
 
但在这几个月里,我确切地意识到,面对同一个世界,每个人对现实的认知都可以千差万别。
 
如果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能成为真理,那么在这个社交媒体上任意消息都可能获得百万转发关注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凑出一整套的“真理”,来给自己构筑一个现实。
 
尤其在言论管控更加松弛、政府话语体系不够强势统一的社会里,五花八门的理论与传闻更容易喧嚣尘上。
 
人和人之间不同的见解与立场是应当被尊重和被鼓励的,然而这种不同若是来源于不负责任的道听途说、哗众取宠的信口编纂、亦或是有心人刻意的煽风点火,那就沦为了一场可悲的闹剧。
▲ 图片来自 Unsplash 网站。
 
那些为了不戴口罩站在街头游行的人,可能是真的认定病毒不过医药公司兜售药物和疫苗的手段。那些放肆聚会(party)无视社交距离的人,或许也是真的听信了新冠死亡率不过与流感等同的谣传。
 
我们可以肆意嘲笑这些人的愚蠢,但与此同时,我并不认同他们应当为这一点愚蠢付出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 — 因为这本就是个人人都可能被愚弄的时代。
 
不论自诩多么理智聪颖的人,都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不实信息的误导 — 事实上,被信息潮流所裹挟的我们,已经几乎不可能有余力甄别自己看过的每一条朋友圈、每一篇微博、每一个小视频是否确真。
 
我所希望的,不过是借着梳理我所看到的谣传,给人们多一点警戒,和多一点看到真相的可能。
 
1 并不是每一个合乎你心意的消息,都必然是真实的
 
人总倾向于相信自己本就愿意相信的东西,并为之寻找支持的证据。而在资讯如此发达而多元的今天,所谓“证据”,遍地都是。
 
那一小撮烧了英国多地 5G 信号塔的极端分子,想来就是为自己的相信找到了证据。
 
这个证据说来只有一条薄弱到一思考就要断裂的逻辑链 — 信号塔越密集的地方,新冠疫情也越严重,因此 5G 必然是传播病毒的元凶。
 
其中的漏洞简直不言而喻。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信号塔密集的地方多是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而人口的集中自然为病毒的快速散播创造了条件。
 
那么,相信这个理论的人必然是愚蠢到连如斯明显的漏洞都看不出吗?未必见得。
 
换位思考,假如我得到了确切的科学证据,表明信号塔真的会传播病毒,我会积极地冲出去放火烧塔吗?必然不会,我只会痛心疾首 — 这个问题解决之前眼看着没法愉快地玩手机了。
 
会掉入这个谣言陷阱乃至采取极端行为的人,多是本就反 5G 或是反科技的人。疫情的发生,不过是提供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 图片来自网络。
 
而现代的社交媒体无疑加速了这个从愿意相信、到寻找证据、再到坚定立场的过程。
 
社交软件如此聪慧地洞察人心。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在上面消磨时光,它们不遗余力地挖掘你喜闻乐见的内容。它们喂养你的偏见,证实你的直觉,让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 — 政客、专家、学者 — 都在愤怒你的愤怒,忧愁你的忧愁。
 
你只需对任何一种理论表现出在意,它们就能找出成千上百条推送来证明这种理论的正确性,将你所需要的证据奉送到你眼前的客户端。
 
它们在为你创造了更佳的用户体验的同时,也让你更难以注意到有别于你先验立场的盲区。因此,有意识地拓宽自己的信息来源是很必要的。
 
与自身立场不和的东西很可能是不令人愉悦的,比方转发科普文章说不定会让你被常年看养生号的长辈们踢出家庭群。
 
但正是这点不愉悦能够反复提醒你,不要因为某些消息更得你欢心,就不问缘由毫无保留地相信它们的真实性。
 
2 并不是每一条看似真实的数据,都告诉了你完整的故事
 
任何消息,如果能加上有确凿的、可以被查实的数据,立刻就平添了许多可信度。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对 — 数据支持,总比主观臆断要可靠。
 
但当脱离了上下文的数据被刻意利用,以营造一种不完整的、带有偏向性的叙述时,其迷惑性会比空穴来风的谣言更强大。
 
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初,有人义愤填膺地指责民主党不作为,因为民主党治下的州确诊新冠的人数占据全美感染人数的大头。这种说法直到共和党治下的德州和佛州也深陷疫情泥沼之后才渐渐平息。
 
然而,和信号塔的理论无法成立一样,确诊人数其实也难以作为衡量党派执政能力的指标,毕竟民主党治下有人口密度奇高的纽约和加州。
 
北京新发地市场的三文鱼案板上检测到新冠病毒的时候,由于据传市场的三文鱼是挪威进口,一夜之间沸沸扬扬地冒出了许多“曝光挪威三文鱼养殖真相”的文章,让这原本备受追捧的高级食材瞬间沦为人人喊打的智商税。
 
我看到的几篇都提到了挪威三文鱼奇高的死亡率。确实,根据挪威食品安全局发布的数据,挪威每年三文鱼的死亡率大概在 15% 到 20% 之间[1]。不管有没有上下文,这诚然都是一个骇人的数字。从动物保护主义者到挪威渔业部都对此表示过不满,也都在寻求解决之道。
 
然而放在养鱼业的大环境里,这个数字并不显得多么出奇,也无法证明挪威的渔场环境就比别家恶劣。苏格兰的养殖三文鱼平均死亡率(包括出逃率)约有 21%[2]、中国自己草鱼养殖的死亡率也在 12% 左右[3]。
 
高密度的鱼群导致的水质、寄生虫、乃至高死亡率问题,是全世界渔业养殖都普遍面临的痛点。
 
挪威三文鱼在全球市场上得到认可,本来也就不是因为挪威解决了这些痛点,而不过是因为欧洲较为严格的食品管控,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病鱼或死鱼流入市场的风险。
 
除了将数据脱离于大环境来谈之外,掐头去尾、只摘出一小段时间范围里的数据也可能造成误导。
 
比方特朗普的支持者非常喜欢列举的一项功绩 — 特朗普上任后的两年内,全美暴力犯罪数据有所下降,而这一数据在他上任前的两年是在增长的。由此可见,特朗普让美国变得更安全了。
 
乍一看,这个说法完全可以得到证实。根据 FBI 官网的数据[4],美国在 2014-2016 年的犯罪率的确在增长,在 Trump 上任的 2016 年达到了一个峰值,并在随后的两年中有所下降。
 
但如果把时间线拉长一些看,奥巴马在任期间,犯罪率的下降比特朗普上任之后要明显多了。那是不是就一定说明奥巴马对美国的安全做出的贡献要比特朗普大呢?
 
其实把时间线拉得更长一点就会发现,美国从 90 年代到现在,暴力犯罪率的大趋势始终在下降,和谁是总统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 数据来源:https://ucr.fbi.gov/crime-in-the-u.s/2018/crime-in-the-u.s.-2018/topic-pages/tables/table-1;processed by: Statista。
 
今天的互联网上,优质的内容可以转化成流量,流量则可以带来利益。于是各色内容都力求做出一副客观可信的姿态来 — 哪怕有些是故作客观和部分可信。
 
这让分辨真假的难度骤然拔高了许多。最可靠的方法大约还是勤奋一点去查阅一手资料,以戳穿二手消息所进行的加工。
 
虽则费时费力,也无可能面面俱到,但若一篇推送将促使你付诸实际行动 — 比方再也不吃三文鱼了 — 那花点时间核实这足以改变人生的信息,还是值得的吧?
 
3 并不是每一个重大事件,都会有一个重大的起因
 
阴谋论之所以深入人心,在于其抓住了一种心理弱点。
 
我们总是本能地不愿意相信世界可能是随机的、无序的,而灾难的发生可以是没有预谋也毫无预兆的。
 
相反,我们愿意相信,一个重大事件,一定有一个轰轰烈烈的起因。
 
比方戴安娜王妃不可能只是简单死于车祸,一定是英国皇室谋害了她。911 也不可能只是几个没人听说过的恐怖分子撞了世贸大楼,必然是美国政府的自导自演。
 
那么一个能席卷全球让近百万人失去生命的病毒,更不可能就是几只野生动物引起的吧?它可能是政客操纵民意的手段,可能是医药公司牟取暴利的渠道,可能是某国生物实验室里合成的武器。
 
又或者,它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吧,至少没有媒体宣传得那么骇人听闻。
 
其实许多阴谋论本身没有太大的危害性,甚至很有些娱乐效果。它们是如此符合人性,教你明知道没什么确凿的证据,也忍不住畅想一下它成真的可能。
 
比方我私下里一直觉得,美国登月是伪造的,不然怎么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们再登一次呢?我要是有登月的本事,不得隔三差五炫耀一回?
 
理智上我也知道这种相信完全是自娱自乐 — 要把一个这样的弥天大谎维持这么多年,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封口费,大概也够登一次月了。
 
但在一个全球性的健康威胁面前,阴谋论的存在就不那么有趣了。只要有一小撮人受到阴谋论的蛊惑,无视社交距离、拒绝佩戴口罩、或是在疫苗面市之后坚决不肯注射,那就足够毁掉大部分人抗疫的努力了。
 
更糟糕的是,证伪阴谋论几乎总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有美国人拍下空荡的医院大堂,作为病毒是个谎言的证据。医护人员茫然地表示,他们显然不可能放任传染病患者大剌剌地挤在大堂里。
 
但这并不妨碍他听而不闻,把照片上传社交媒体,吸引更多受众。
 
对于阴谋论的拥护者而言,任何表示质疑的人,都可能是阴谋的一部分。
▲ 图片来自网络。
 
在中国,这等居心不良社会影响恶劣的帖子估计几秒之内就该被删了。但在欧美这样缺乏自上而下的言论监管体系的社会里,遏制阴谋论的传播只能依赖于社交平台本身的技术和良知了。
 
在社交网络出现的最初,恐怕不管是 facebook、twitter 还是微信微博,也都不曾想到会有一天,这些看似无害的交友小工具,竟然可以掀起信息的狂潮,甚至在现今,成为维护公众健康的关键。
 
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换作几十年前,最疯狂的阴谋论,大约都不敢这样杜撰。
 
写到这里,或许你也发现,这篇文虽侧重于新冠相关的假消息,但并不仅仅只为了疫情中的那些谣言。
 
在过去的几年里,欢欣于全球化、憧憬于世界大同的意识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已渐渐趋于沉寂。
 
今天的世界,充斥着尖锐的对立、矛盾与分裂。疫情所折射的众生百态,引发的真假难辨,不过是一个缩影。
 
所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裂本身,或已无可避免。但可以避免也值得警惕的,是被过滤出的证据、筛选过的真相、编织好的谣言所恶意营造和放大的分裂。
 
参考资料:
 
[1]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norway-salmon/norways-fisheries-minister-seeks-to-cut-salmon-mortality-idUSKCN1IG24K
 
[2]https://www.gov.scot/publications/foi-18-02806/
 
[3]http://pdf.dfcfw.com/pdf/H3_AP202002201375286585_1.pdf
 
[4]https://ucr.fbi.gov/crime-in-the-u.s/2018/crime-in-the-u.s.-2018/topic-pages/tables/table-1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