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39岁CEO辞职到乡村支教,却收到一封监狱来信……

39岁CEO辞职到乡村支教,却收到一封监狱来信……

 

作者:宋小东,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老师,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2017年至2020年支教于云南保山地区。
题图:来自作者。
 
写在前面:
39 岁前,他是一个忙起来一天要飞三个城市、没有在家里见到过阳光的 CEO,经常为劳斯莱斯、宾利、海信等“高大上”的公司做发布会活动。39 岁时,因为一则小广告,他把自己亲手创立 10 年的这个公司,托付送给了一位员工。
当他只身飞往云南的一个偏远乡村,迎接他的是一份每月 2800 元津贴的工作,以及一间没有厕所、不能洗澡的小破房间。当所有人以为他最多坚持得住 2 年,但 3 年过去了,他依然还在山里,而且正在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们一起,给山里娃娃带来知识和陪伴。他说,来到这里,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你可能和我一样满脸问号:图啥?下面是他的自述:
 
在东方,老子曾经说过:“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在西方,希腊阿波罗神殿上刻着的:“Learn to know yourself(学会了解自己)”。
 
几年前,在北大的开学典礼上,林建华校长发表了一篇题为《发现自己》的演讲:去发现自己,认识自己,选择未来将成为怎样的人!
 
这三年,在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育人的同时,我也在“育”着我自己。在和孩子的不断相处中,我感受到了一段全新的人生,它激励着我,丰富着我,更是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视界”!
 
电影院里的一则小广告,改变了我的后半生
 
2017 年 5 月,我坐在电影院里,那天放映的影片,我已忘得一干二净。
 
但电影放映前 30 秒的广告短片,却改写了我的后半生。
 
那是关于一个招募乡村支教老师的宣传片,乡村孩子的一张张脸庞、年轻的老师带着孩子们走着山路的画面……一下子击中了我。
 
我打开手机,开始搜索关于这家公益机构“美丽中国”的消息,电影还没有放完,我就已经完成了乡村支教老师的报名。
 
我刚过完 39 岁生日。
 
当时,我是一家公关公司的 CEO,这家公司不是别人的,正是我自己亲手创立的。
 
创业维艰,十来年,我常常天没亮就出门,到很晚才回家,很少在家里看到阳光,最多的时候一天要飞 3 个城市。换来的是,能够给像劳斯莱斯、宾利、海信等“高大上”的公司做发布会的机会。
 
每一场活动完美谢幕后,团队跟着我一起享受着鲜花和赞誉。然而,当每一场繁华褪去之后,我都不断问自己:我到底是不是在为自己而活?
 
我想,一个宝马的发布会,如果我缺席了,还会有别的公司去做,而且同样能做的风生水起,因为这是商业角逐的必然结果。在现代商业市场上,从不缺席这样的参与者。可是,面对我内心深处的呼声,如果我缺席了,也许这一辈子,我都没有机会重新开启自己想要的人生。
 
所以,我必须去。
 
这些想法,大概是我母亲去世离开我以后,才不断有的。我开始把很多东西看得不那么重要了,自由轻松了很多。心里开始有一个声音 — 我想做一件“我想做的事”,而不是别人让我做的事,证明我来过这个世间。
 
看到支教广告时的那一瞬间,我就像一个瞌睡很久的人,突然有人给递了一个枕头,就倒下了。
 
我把自己创立的公司,托付送给了我的员工
 
当得知我要去当支教老师,周围的很多朋友表示不理解。
 
我的员工们多少也有些心理波动,尤其是那些跟了我 7、8 年甚至 10 余年的同事,他们从我创业时就跟着我,他们怎么安置?
 
距离前往云南保山当支教老师的倒计时,不足 2 个月。
 
这期间,我尝试着跟朋友的公司合并,但遭到同事们的反对;我也尝试着将自己的股权稀释,分给一直跟着我的同事们,但大家都怕这样公司就没了主心骨。
 
7 月 15 日,当我坐上飞往云南保山的飞机时,公司的事还没有处理完。
 
直到当年的十一假期,我回去,做了一个决定,把我的公司全权过户给一位跟了我 8、9 年的同事。我把所有的外债还清了,给他的时候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公司。
 
不要钱。
 
我唯一请他帮忙的是,帮我交 2 年支教期间的社保和公积金。还有,请他善待我的那些老员工们。
 
当时团队还在忙一场发布会,我们一起做完了这场发布会,彻底做了交接。
 
我又坐上了飞回云南保山的飞机。
 
我放弃的是公司和高薪,换来的是每个月 2800 元的生活补贴,但我没有觉得有心理落差。包括我在内的全体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老师,都把这份事业看得比钱更重要。
 
于是这一待,便已是 3 年。
 
 
做一个小学老师,比做一个公司老总难多了
 
这是一个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学校,300 多个孩子,来自方圆五六公里的村寨。其中一多半,都是留守儿童。
 
因为来到村里,来到学校,我整个人心情很好。当心情很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当校长领着我看我的宿舍,看到床竟然是完整的,还有一个小的办公桌,竟然还有 wifi,我很高兴。尽管厕所在操场的另一边,但里面可以洗澡,我也知足了。
 
我即将要带的那个三年级,这些孩子们,都听话得令人心疼。
 
前几个月,每到周六,我会去孩子家里家访。
 
有一次,我和其中一个 9 岁的孩子,一起去他家家访。为了走近道,我们走的是田埂,田埂上有一些树杈,孩子蹦蹦跳跳,没注意,大腿外侧擦破了皮。我要带他去村里的卫生所擦点药消炎,可这孩子死活不肯。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个画面,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卫生所,他仰着好像没有洗干净的小黑脸怯生生地说:“老师,我没带钱,我怕花你的钱”。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心里酸溜溜的。
 
 
还有一次,快要期末考试了,我们班里的一个小女孩突然大哭,哭得特别特别伤心。因为她得知自己六年级的姐姐,被班里男生欺负,用剪刀划破的皮肤,流血了。
 
这个妹妹听到了姐姐的事,既心疼又担心地一直哭。
 
跟我搭班的数学老师,看到了不由分说地对女孩说:“哭什么哭,都要考试了,还哭!”
 
我当时就很上火,孩子即使因为哭考了 0 分,也比她听到姐姐的事无动于衷只顾复习考 100 分强!
 
成绩是一时的,但我更愿意赞美这样的哭,这是孩子最珍贵的“爱”,是人性中最美的东西。她的哭,真的比她的考试成绩重要一千倍。
 
我相信所有的孩子都是天使,无论调皮、无论懂事、无论优秀、无论顽劣,即便他们存在差异,但他们的心里都盛开着单纯而善良的花。
 
带孩子们走出大山,他们也值得被光亮的世界照亮
 
去支教前,我想自己能像太阳,照亮那块地方;到了才发现,我只是一根火柴,只能照亮巴掌大的地方。
 
你可能完全想象不到,简单的英文 one(1)到 ten(10),教两个星期,学生们还说不全。很多时候他们只会说云南话,你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
 
接下来的就是日复一日,甚至是枯燥的训练和练习。
 
 
有一次考试,题目是“秋天,人们都喜悦地去香山看红叶。请找出这句话中的错字。”
 
有几个孩子,都把“香”字改成了“高”字。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为什么山会是“香”的,山不是高的吗?
 
我才意识到,他们从没听说过“香山”。
 
这种丢分真的太可惜了!
 
所以,每当有假期我外出,就带着孩子们一起去。
 
我带过一个三年级的留守儿童,去广州看他在外打工的妈妈;后来还众筹了一些钱,带了一个班大部分的孩子出去游学。我陆陆续续带着孩子们去了北京、上海、青岛,甚至香港。家长也特别信任我,愿意把孩子交给我,让我带出去见世面。
 
我知道,我只是一根火柴,照了会儿亮。但是既然来了,我就要做一根持续发光发热的火柴。
 
 
我收到了一封监狱来信
 
2019 年 11 月,因为《保山日报》以“灯塔之光,照亮留守娃”的标题报道了我的故事。
 
不久,我收到一封来自监狱的信。
 
来信的,是一位父亲,他是云南保山施甸县本地人,他看到我带着孩子们外出游学看世界的报道,就试着给我写信,服刑已八年的这位父亲,信里请求我可以将他的孩子也一起带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我想,他作为一个父亲,对孩子的愧疚,以及对孩子的期望,可能比一般的父亲,来得更为深沉。
 
看了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找到了当地政府,联系了相关部门和保山监狱的干警,走访了这家人所在的村委会,探望了他的父母,拜访了两个孩子的学校领导。
 
并在 2019 年 12 月 31 日当天,带着两个老人、两个孩子,一起前往监狱探访这位父亲。
 
这位父亲,看到家人和我,激动地哭了好一会儿,他说:受过冷挨过冻的才最懂得什么是人间温暖。
 
后来,这位父亲积极改造,努力用剩余的刑期学习一技之长,将来回归社会好让孩子过上好生活。
 
冰心在赠给葛洛的一首诗中这样说到:
 
“ 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的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
 
我唯一想要留给孩子们的东西:一个念头
 
在城市里的时候,每周周一,我就高度紧张,又有一大堆事来了!
 
但当了支教老师以后,我特别盼着星期一的到来,因为我终于又可以见到孩子们了。
 
现在,我结束了 3 年的支教,继续留在了美丽中国支教项目,成为了一位项目主管,现在,我就憧憬着见到即将到来的老师们。
 
来支教,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要慎重思考,因为我的决定不仅仅关系我的人生,也许还关系到几十个孩子的未来。
 
 
我非常喜欢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广告语:育人,育自己。
 
对这一句话有着这样的理解:每一个孩子都是蒙尘的镜子,老师就是帮助他们擦亮这面镜子,其实在擦亮的过程中,老师也能越来越清楚的从镜子中看到我们自己。
 
美丽中国支教项目老师吴泽民老师的一段话,可以为我们的支教生活做最好的注解:
 
我唯一想要留给孩子们的东西:一个念头。
 
如果我所教的一班学生里,有一个孩子日后时时想着我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那是我绝不敢奢望的。
 
但即便这样的孩子一个都没有,却有一个孩子日后在做某种选择的时候,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闪过我说过的一句话,做过的一件事,终于帮他或她做了一个不错的选择,那也该算我教书生涯之中,一个莫大的荣幸了。
 
有为之身到有众生之处,无用之木在无何有之乡。我这样专情小事,算得上是无用之木了,但花两、三年时间,去种一个念头,却又常使我为之四顾,踌躇满志,自以为不枉有为之身了。但愿我将来重新身处喧嚣的时候,能时时想起今天的自己。
 
我的念头,不独是为孩子们种下的,也是为自己种下的。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