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如果我就活到30岁,每天都活得很精彩,我也很好啊。”

“如果我就活到30岁,每天都活得很精彩,我也很好啊。”

题图:来自《菊次郎的夏天》剧照。

 
作者:李松蔚,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家庭咨询师,知乎心理学领域优秀回答者。Momself 社群联合创始人。本文来自:李松蔚( ID:therapistlsw )。
 
杨天真自曝做了切胃手术,是为工作做出的牺牲。她放话:为什么不能为工作牺牲健康?
 
这句话上了热搜。
 
可想而知会引发热议:工作有那么高尚吗?所谓的工作至上不是资本家给人洗脑的谎言吗?公众人物可以倡导这么“不负责任”的价值观吗?
 
这不重要,因为她真的这么做了。从她的话里,多多少少能读出选择的背后有一点较劲。
 
对价值的认同没什么好讨论的。问我的话,我个人的排序相反,但我完全支持她这么选。
 
她的健康,她的选择,她说了算。
 
她想表达的重点,在于“为什么不能”,她主动用自己的身体践行了这一点。是啊!为什么不能呢?我猜她说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核心诉求,是在一种看上去天经地义的价值排序中,申明自己有另类选择的权利。这句话的原始语境是:杨天真的妈妈嘱咐她,不要为工作牺牲身体,她反驳妈妈:“为什么不能?身体就这么重要吗?如果我就活到30岁,每天都活得很精彩,我也很好啊。
 
 
▲ 几句话里带着很多情绪。
 
 
你大概会觉得有一点极端吧。
 
但要理解这样的说法,就不能单纯看成一个价值判断,从这句话的情绪来看,她不完全是就事论事地讨论放弃健康这件事是否值得。它是在一个抗争的语境里:别人都说健康优于工作的时候,我就要抛出一个反对意见。“我不要按你们说的来!”
 
 
我有为自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
 
 
当然有了。
 
 
不是为了抬杠,不是为了反抗某人(我不是在对妈妈说气话,我当然知道她这样说是为我好),也不反对健康至上的观点,只是为了确认我的权利,或者说,我想打破这个观点背后的,看似不允许我有相反态度的那样一种‍“禁忌性”的氛围。
 
 
你们说不能牺牲健康,真的是‍“不能”吗?但我明明能啊,为什么不能?我就是有这个权利。我可以不用,但必须先确认我有这个权利之后,才能选择用或不用。确认这种选择权对人是有巨大心理意义的,相比之下,是否有现实利益倒在其次。
 
 
如果仔细观察青少年,就会看到他们常常表现出这种并没有什么理性的执拗。他们不想要别人替他们安排的‍“好”,哪怕真的‍“好”也不行。
 
 
有的父母心疼孩子熬夜到很晚,热一杯牛奶端进房间,他不耐烦地说我不喝,拿走拿走。
 
 
如果父母强硬一点,双方争起来。这杯牛奶甚至可能会被倒掉,倒掉也不喝,就是不饿。
 
 
但孩子是会饿的,如果父母什么都不做,孩子熬到半夜就会摸进厨房,自己找吃的。所以聪明的父母从来不主动走进孩子房间。他们只是把牛奶准备好,默默地放到厨房里,自己就去睡了。
 
 
牛奶是好的,但如果是孩子只能接受的‍“好”,就不好了。人就是这样,拒绝牛奶不代表他不饿。他宁可饿,跟饿相比,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哪怕想要,他是可以选择不要的。
 
 
▲ 《隐秘的角落》剧照。
 
 
人渴望这份权利,有时胜过一切。必须的好和可选的好,看似差不多,后者却值得人放弃一切去争取。前几天有一位读者留言问我,为什么我的文章总在倡导一种‍“不改变”的价值。他想说这样不好。是不好,但我倡导的并不是不好,而是人‍“可以”不好。当你可以选择不好了,你就更容易选择好。如果不能不好,你就要问了:为什么不能?
 
 
说出这句话,代表了‍“你”的意志。
 
 
切胃也是杨天真的意志。那是一个好选择吗?— 或者说,如果从头开始,让她平心静气地权衡利弊,她真的认为这是最有利的方案吗?她究竟得到了什么呢?如果说是事业,这个事业的意义究竟在哪里?这些问题现在是没办法讨论了,因为已经不存在‍“平心静气”的这个前提。
 
 
人们围在她身边,发表着支持或是反对的态度。这不是就事论事的语境。表态的人越多,这件事就越具有‍“社会性”或‍“公众性”的价值,她的选择就越是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一句话怎么说都要字斟句酌。
 
 
选择的重点不再是选事业还是选健康,而是她的生活究竟是由自己决定,还是听人安排。
 
 
这不是说大家有多么霸道。我相信没有人真的想要剥夺一个公众人物的选择权,你有病爱治不治,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想说健康很重要,发出这个声音只是表达我个人的人生态度。我们总是可以有自己偏好的吧?
 
 
但我们的文化有这种特点,很多人同时发出一个声音,它就不再只是一种偏好,而成为了一种有形有质的,趋同的‍“正确”。而问题不在于人数的多少,在于我们发出这个声音的同时,很多人忘记了,这个声音也应该包含它的反面:
 
 
“ 我喜欢,也能接受有人不喜欢。”
 
我们看别人的人生,总是情不自禁地(当然是出于善意)有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不能说没有价值。替别人指出他们自己未必看到的东西,这也是重要的。但指出的同时最好补充一句:我只是这么说说,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 我希望这样的态度在今后的社会,可以被更多地表达出来,我相信可以帮很多人减少不必要的纠结。
 
 
毕竟谁愿意花巨大的代价,选一个不好的答案,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选择呢?
 
这是一份简单的善意。给人热一杯牛奶,无论你有多么确定对方需要这杯牛奶,你要接受这杯牛奶可以被倒掉。— 如果你真的接受了,它在事实上很可能反而不会被倒掉。而很多悲剧恰好是反过来的:我们首先不能接受,‍“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被浪费?”事实上,这可能会造成更多的浪费。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4